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

安家老宅并没在青城市区。

坐落在青城市郊区外的一个城镇上,安家这个老宅子,基本上就占了镇街的一半。

随着城市城镇的开发,很多城镇都没有了原本的样子,唯有安家这里,保留了所有古色古香的建筑。

刚开始也有开发商想要购买安家这座老宅,当然价格是谈不拢的,所以这里就成了一块“风水宝地”,城市规划局看这里没办法开发,灵机一动变成了一个旅游景点,也吸引了不少游客,安家这座老宅的大门,也经常出现在各大网红的微博上,渐渐成了一个网红打卡点。

安暖和黎雅菊走进安家大宅朱红色的大门。

迎面就是一个大型庭院,穿过庭院便是一座假山溪水,紧接着是布满莲叶的池塘,通过一座青色小桥,走过几道深巷小径,从形形色色的古色房屋两边进去,入眼才看到一间威严的挑高大门,里面才是安家大宅的堂屋,堂屋考究精致的雕刻建筑,尽显辉煌大气。

而此刻,安家唯一的长辈安老太太文清翠就坐在了堂屋最中间的位置,表情相当的不好。

坐在两边的是安岩坤一家人。

安岩坤本来在市区是有自己的别墅的,但为了表现自己的孝顺,就让全家人近些年又搬回了安家老宅,做足了儿孝母慈的戏码!

安暖环视了一周,不动声色的主动叫了一声,“奶奶。”

“只叫你来,你让她跟着来做什么!”文清脆根本不给安暖好脸色,劈头就指责她的不对,“怎么,还怕我这老太婆欺负你了不是!”

“婆婆误会了,是因为听说您让暖暖来大宅,我想着好久没有看到您老人家了,所以想过来看看你。”黎雅菊连忙解释道。

“弟妹说得倒是好听,我可没看到你提半点东西过来,你这份诚意也真的是够好的!”柳凤一脸讽刺,表情也是相当的鄙夷。

安暖转头看了一眼柳凤。

之前帮她教训安晓的时候,她还能顺着台阶走,现在想要在婆婆面前争宠,就瞬间变了一副嘴脸了。

“谁说我们没有给奶奶送礼物了?”安暖回怼。

“带什么礼物了?拿出来啊?!”柳凤显得咄咄逼人。

黎雅菊有些尴尬。

因为太急,确实没想太多就过来了。

此刻被这么质问,终究有些面子过不去。

她给了一个眼神给安暖让她忍忍。

每次遇到她奶奶这家人,她妈都是忍气吞声。

安暖正欲开口那一刻。

文清翠直接说道,“说稀罕她的东西!”

安暖抿了抿唇,她直言道,“奶奶叫我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什么事情,我也就回去了,免得让奶奶添堵不是?”

她拉着她母亲就准备离开。

“站住!”文清翠一声怒吼,“我让你走了吗?!这么没规没矩,果然是小户人家带出来,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

显然是在讽刺黎雅菊出生不好。

黎雅菊听着也是听着,其实并不是不难过,以前很多次她看到她母亲从安家老宅回去之后,眼眶都是红红的,只因为不想让她父亲为难,也不想引起家里的不得安宁,所以什么都忍着。

但事实上,隐忍的结果并没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让文清翠对她母亲的贬低讽刺,越来越变本加厉,越来越得寸进尺!

安暖脸色明显变得很彻底。

文清翠还在继续讽刺,“怎么着,还是因为继承了我安家的遗产,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奶奶,你可别忘了,你姓文。”安暖毫不留情,“这安家的财产,还谈不上你的!”

“你!”文清翠目瞪口呆,脸红耳赤,从没想过一向懦弱的孙女,此刻居然当面给她难堪。

“安家的产业,是爷爷的遗嘱上明文规定的,奶奶要是有什么不满……要不你去给爷爷说去。”安暖阴冷的笑了一下!

“放肆!”安岩坤此刻也动怒了,“安暖你如此大逆不道,居然诅咒你奶奶!”

“大伯,我随口一句话,你想哪里去了?”安暖显得一脸无辜,“难不成是大伯有这种想法,才会这么想?!”

“你乱说什么!”安岩坤脸都绿了。

安暖冷笑了一下,“我今天回来也不是和你们吵架的,当然也不是来让你们欺负的,我回来只是因为奶奶说有事情,奶奶如果只是想要骂我一顿,抱歉,我恕不奉陪!”

冷冷的话语,就是让人心口一颤。

是真的觉得安暖瞬间就变了。

变得口齿伶俐,变得气场十足。

她就这么对视着文清翠,半点都没有畏惧。

倒是让她身边的黎雅菊真的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前两天打了安晓一巴掌的事情,她就已经对她这女儿有些另眼相看了,今天能够这么气势冲冲的和文清翠说话,她都在怀疑安暖还是不是她女儿。

但不得不说。

面对文清翠这么多年对她的欺压,没有一次这么舒服过。

那一刻不由得什么都没说。

她决定让她女儿发挥。

大不了。

大不了就和安家大宅子这些人,断绝关系。

她也看明白了。

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家人,她怎么讨好都没用。

“你,你,你……”文清翠被安暖怼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大声怒吼道,“你给我滚!”

安暖眼眸一紧,“奶奶,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个安家老宅子房产证上的名字是我爸的,也就是说,你住的地方是我们家的,你觉得让我们滚合适吗?”

“安暖!”

“当然,我也没有让奶奶滚的意思,我只是忠告奶奶一句,用别人家的东西,不要这么理直气壮,很遭人嫌的。”安暖说得一脸鄙夷。

就是让文清翠半点面子都没有。

“反了反了,安暖你给我反了!”文清翠指着安暖的鼻子破口大骂,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显然完全接受不过来。

“我只是在做事实陈述,有什么冒犯到奶奶的地方,还请奶奶大人不计小孩过,别放在心上。倒是,奶奶一把岁数了,很多事情应该也想得明白,可别为老不尊的,到时候真的让大家不痛快了,谁都会翻脸不是。”

安暖义正言辞的一段话,硬是把文清翠说得哑口无言。

第十一章 气死安家一屋子人
安家老宅堂屋。

安暖顿了顿又说道,“对了,我猜想奶奶今天叫我回来是说我和顾言晟婚姻的事情是吧?”

文清翠一怔,明显是没想到安暖猜到的。

当然也不是安暖上一世经历过,毕竟上一世没有发生昨晚上的事情,也就没有今天的新闻热搜,她能够猜到完全就是因为,安家老宅子这些人和顾家一直有私下勾结,暗地里就是想要通过顾家把他爸手上的继承权夺过去。

现在安暖让顾家难堪了,文清翠自然就要来帮顾家教训她。

只是没想到,安暖现在这么不好欺负,三两句话倒把她的老脸说得臊到不行!

“在这里也不妨直白的告诉奶奶,昨晚上我确实收了叶景淮的一颗宝石,当着众人的面,让顾言晟丢了面子。”说着,安暖把那颗璀璨的蓝宝石拿了出来。

炫彩的光芒,剪裁完美的刀工,加上历史传承,又世间仅有,无不让女人爱之若狂,连文清翠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表现出来的,却又是满脸对安暖的看不起,“你还好意思说出来,简直就是没羞没臊的!”

“我收下宝石有我的原因。第一,我们安家是商人,商人不会拒绝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对于叶景淮的赠予,我没道理拒绝。第二,我很清楚奶奶是宝石收藏者,我当时看到这颗宝石的时候我就知道奶奶一定喜欢,所以如果不是叶景淮捣乱,我就拍下了,不过虽然没有拍到,但叶景淮愿意拱手相让,我自然就欣然的接受了。”

文清翠还没听得完全明白。

就听到安暖说道,“我原本是打算把这颗宝石送给奶奶的。”

文清翠眼眸微动。

显然是有些心动了。

这颗珠宝她也是听人说起过,但知道自己没能力拍得到,也就没有提过,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会完全无动于衷。

“刚刚大伯母不是在问我妈没有给奶奶带礼物吗?我们带了。可惜的是……”安暖嘴角一勾,“奶奶刚刚说了我们的东西你都不稀罕。”

文清翠那一刻真的是被打脸都打肿了。

她到嘴边的那句“你要是有心”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显然安暖没有给她任何反悔的机会。

她就这么狠狠的看着安暖,看着安暖手指上那颗璀璨的蓝宝石,真的让她整个心都痒了。

“你少在这里炫耀了!婆婆是这么世俗的人吗?”柳凤连忙插嘴,为了助长自己的气焰。

文清翠狠狠的瞪了一眼柳凤。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安暖看着文清翠的脸色就知道,此刻文清翠大概肠子都悔青了,她应该没想到,她会送宝石给她。

但看她是真的把宝石都带来了,又不得不相信她刚刚是有心要送的。

此刻大抵是越想心里也越不是滋味。

安暖连忙附和着柳凤,“大伯母说得对,奶奶怎么能这么世俗,而且说过的话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那是当然!”柳凤一口答道。

文清翠的脸色黑得都要发紫了。

安岩坤这一刻立马就看明白了,连忙叫住自己老婆,“够了,你少说两句。”

柳凤睨了一眼安岩坤,满脸不爽。

文清翠咽了口气,她说,“我不管你昨天晚上是因为什么原因接受了叶景淮的宝石,我也没空和你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我就是警告你一句,你和顾家的婚事别给我搞砸了,顾言晟这种好男人,你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你给我有点自知之明!”

“我的婚事儿就不劳奶奶你费心了。”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插图

“你以为我想费心吗?我也是怕你被顾家退婚,以你的条件,你以为顾言晟真的非你不可吗?!”文清翠逮到机会就恨不得把安暖往死里贬低。

安暖在想,她上辈子的妥协,不自信,大抵就是拜文清翠所赐。

“他是不是非我不可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我不是非他不可!奶奶也不用表现得有多关心我这段婚姻,毕竟当年,爷爷要把我许配给顾言晟的时候,奶奶可是极力反对的。”安暖把那些原来说都说不出来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反正撕破了脸皮,难堪的人不是她。

“你说什么浑话!”文清翠又被安暖刺激了。

“当年奶奶不是想要把堂姐许配给顾言晟吗?甚至用过各种手段威胁逼迫我爷爷,虽然最后没有得逞,但你现在突然这么关心我的婚姻,还是会让我误以为,奶奶别有用心!”

“安暖,你这个不孝女,你,你……”文清翠真的被安暖说得脸都绿了。那一刻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这个小贱货。

“滚什么的话,就别说了,我刚刚已经提醒过奶奶了。当然我也没那么不知趣,留在这里让大家都添堵,我走之前就再多啰嗦几句。”安暖完全不顾文清翠的愤怒,她表情还相当淡定。

她说,“安家的事情,奶奶现在最好还是少管,你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是安享晚年好好过日子的时候了。何况儿孙自有儿孙福,奶奶还是放手的好。”

“怎么,你在讽刺我管得太宽吗?”文清翠冷哼。

“宽不宽,奶奶心里没点数吗?”安暖现在真的是半点都没给文清翠台阶下。

文清翠脸都绿了。

“奶奶注意保证身体,我们就先回去了。”安暖完全不在乎文清翠的情绪。

她真的太了解她这位奶奶了。

只要给她一点颜色,她就能够给你一间染坊。

不过从现在开始,她要把她不可一世的气焰彻底打压了下去。

安暖拉着她母亲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她转头。

这次是对着安岩坤说的,“大伯,今天不是周末,怎么没去公司上班?”

安岩坤脸色陡变。

“堂哥和堂姐也没去?”安暖眉头轻扬。

“你想说什么!”安岩坤狠狠的盯着安暖。

“没什么。”安暖淡笑了一下,“就是突然理解了爷爷当年挑选继承人为什么的是挑选我爸了,要是交给大伯,早该倾家荡产了吧。”

“安暖你真的以为你可以无法无天了!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安岩坤上前就要打安暖。

第十二章 安暖的阴谋诡计
黎雅菊被安岩坤这个架势吓到了。

她连忙护着安暖。

安暖眼眸紧了紧。

眼睁睁看着安岩坤就要甩她两巴掌。

安暖直接拿出手机,对着安岩坤大声说道,“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绝对把你告上法庭!我说到做到!”

安岩坤扬起的手顿了顿。

“我拍着视频,你敢打吗?”安暖问他。

安岩坤气得身体都在发抖,那一刻却就是没有打下去。

“爸。”安昊连忙拉着他,“别和这个小贱人计较,她就是小人得志,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安岩坤狠狠的放下了手。

他冲着安暖怒骂道,“总有一天你们家会死得很难看。”

那是上一世。

这一世。

没有任何人欺负得了他们家任何一个人。

安暖拉着她母亲直接离开了安家大宅。

在把安家老宅子一屋子人搞得怒火冲天那一刻,扬长而去。

“这个安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柳凤看着安暖嚣张的模样,也气得够呛。

“你给我闭嘴!”文清翠终于把自己心里的不爽发泄了出来,冲着自己大儿媳妇,狠狠的怒骂道,“不知分寸的东西,白疼了你这么多年!”

柳凤被文清翠骂得莫名其妙。

她可是一直都在帮着骂安暖,此刻怎么她还撞枪口上了。

她心里不爽得很。

安岩坤此刻气得火大,他冲着柳凤骂道,“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颗蓝宝石我妈关注了很久了,被你一两句话就让安暖收了回去!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用!”

“……”柳凤被突然讽刺得满脸臊红。

是无言尴尬到了极致。

她根本没想到,她刚刚几句话,居然上了安暖的道。

这个小贱人。

她总有一天会弄死她。

“其实,想要想要对付堂姐很容易的。”安晓突然开口,声音还是诺诺弱弱,让人就觉得她毫无杀伤力,乖巧得动人。

“你能有什么好建议!”文清翠不屑的看了一眼安晓。

对比起安晓的出生,在她心目中连安暖都不如,从来就没给过安晓好脸色。

“其实堂姐今天骄傲的所有资本都是因为她父亲继承了安家产业,还有就是她和顾言晟的婚姻。一旦婚姻没有了,安暖就不敢这么放肆了。”

“这还需要你说吗?”柳凤正愁自己一肚子火没气发,看安晓说话,就忍不住出几口气。

安晓说,“我的意思是,如果让姐和顾言晟在一起了,就没有堂姐什么事情了。”

柳凤怔了一下。

安昭在旁边也抬了抬眼。

她此刻没开口,心里倒是也这么想过。

她分明才应该是安家的大小姐,凭什么什么光环都被安暖抢了去,甚至北文国最好的男人也成了安暖的,她也不服气。

“婚礼还有一个多月,只要我们阻止了安暖和顾言晟结婚,安暖就不敢这么嚣张了!”

“说得倒是轻松,你看不出来顾言晟那么喜欢安暖吗?”安昭忍不住讽刺。

“一个多月让顾言晟爱上你确实不是很容易,但是……”安晓欲言又止,似乎有些话说不出口。

“你倒是有话就说啊,吞吞吐吐的,果然是下贱胚子生的。”

“安昭!”安岩坤脸色一冷。

安昭翻了翻白眼。

这小贱货,硬是讨得了她爸的欢心。

“我怕说出来,惹姐不开心。”安晓故意不说。

“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不开心,你不说我更不开心!赶紧说!”安昭没耐心的吼道。

安晓又看了一眼他父亲,得到他父亲的鼓励,她才战战兢兢的说出来,“但是让男人和女人上床,就会很容易。”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安晓。

安晓被看得有些无地自容,连忙解释道,“这只是只是我想的主意,如果不合适,就当我没有说,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不想看到奶奶还有爸,小妈以及哥哥姐姐被安暖这么欺负,我只是……”

说着,眼眶又红了,就是一副楚楚可怜,生怕被人骂的模样。

“够了,一天哭哭啼啼的,以为我们安家多欺负你似的。”柳凤最看不惯就是安晓这副模样。

安晓抽泣着,尽量不发出声音。

“行了,安暖和顾言晟结婚的事情,后面再说,我今天也被气够了,我要去休息了,岩坤,扶我回房去。”文清翠叫着安岩坤。

安岩坤连忙答应着。

事实上很清楚,他母亲肯定是认可了安晓的建议想要找他商量,否则以安晓的地位,说什么话都该被骂死了。

文清翠和安岩坤离开后,安昭就忍不住对安晓一阵讽刺,“果然下贱胚子,就只能想到一些下三滥的功夫,是不是你那死去的妈教你的,你说,你到底勾引了多少男人,你应该身体都被人搞烂了吧。”

“姐,我没有,我只是,真的只是为你好……”安晓眼眶又红了,委屈得很。

安昭又骂了一句“贱货”之后才离开。

安昊和柳凤对安晓自然也是不屑一顾,也没停留的走了,就剩下安晓一个人在偌大的堂屋内。

没人的时候,安晓自然不用再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

她嘴角冷笑。

她很清楚她的提议安家人肯定会用,而她当然没她表现的那么好心,她就等着安昭自己作死,而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取缔安昭的位置!

然后再取缔安暖的位置,成为真正的,安家大小姐!

……

安暖和她母亲坐着家里的轿车回安家别墅。

坐在小车上,黎雅菊似乎才控制住自己的心跳频率,冷静了下来。

她有些激动,“暖暖,你今天怎么能这么,这么……厉害,简直让妈妈刮目相看。”

安暖轻笑了一下,“妈,以后我再也不会让奶奶欺负你了。”

“可是……可是你到底哪里来的勇气,和你奶奶这么对着骂,还把你奶奶骂到脸都绿了。”

“那也是因为奶奶她逼人太甚。”安暖说,“妈,你别再遵守什么道德孝义了,我奶奶那种人,不值得你去这么尊重她。”

你尊重她,她却想方设法想要害你!

“虽然你奶奶这些对我是过分了些,但她毕竟是你爸的亲生母亲,我也不想你爸为难。”

“放心,我就是让奶奶不敢对你怎么样而已,不会真的……”不会真的要了她的命!

但前提是,文清翠能够学会知难而退。

要真的死不悔改,她也可以,大义灭亲!

版权声明:
作者:爱尚健康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7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