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

通完电话。

安暖也睡不着了。

她伸了伸懒腰,起床下楼。

刚走到楼下大厅,就看到她大伯安岩坤一家人的到访。

这家人从来都是来者不善。

只因她爷爷死之前把安家大部分祖业都传承给了她爸,她大伯记恨在心,时不时就来找茬。甚至为了抢夺家产,一直暗中和顾言晟勾结,最后加速了安氏一族的衰败。

安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客厅的人,看到安岩坤今天把他私生女都带上了。

如果没有记错,安岩坤今天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她的私生女进安氏集团上班。安氏集团现在的负责人是她爸,得通过她爸的同意,特别是安岩坤还想要给他私生女一个好的职位。

上一世她爸也确实卖了安岩坤的面子,答应了私生女进安氏,倒是这个私生女野心不小,把安氏搞得乌烟瘴气。

重生一世,她怎么可能还让他们得逞!

她漫不经心的过去。

“堂姐,喝茶。”私生女安晓,殷勤的递上一杯茶,显得很是恭敬。

安暖伸手。

刚接过那一秒,安晓手一滑,眼看滚烫的茶水就要全部倒在了安暖的手上,好在重生之后的安暖太清楚她的伎俩了。

前世她装得楚楚可怜,一脸单纯,背地里阴险狡诈处处陷害她,甚至还爬上了顾言晟的床!对于这种白莲花,来一个撕一个,来两个撕一双。

这一刻,安暖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安晓想要离开的手,翻倒的茶水就硬生生的倒在了安晓的手上,动作之快,让人完全没看出来。

只听到大厅中安晓一声大叫,“啊!”

紧接着是茶杯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

“怎么了?”安岩坤有些紧张。

“我知道堂姐不是故意的。”安晓连忙说道。

此刻梨花带雨,别提多娇弱了。

也难怪虽然是私生女,也一样得安岩坤的宠爱。

然而下一秒。

“啪!”

安暖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安晓惨兮兮的脸蛋上。

安暖真的用了十成的力气,直接把安晓扇懵在了当场。

安晓不相信地看着此刻气势逼人的安暖。

她太了解安暖了,她分明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分明性情温和,绝不会做这种事情,甚至看不得她掉眼泪。只要她一哭,她就会心软,只要她一哭,全家人都会心软。

现在,安暖居然打了她一巴掌。

“知道这套茶具是爷爷生前最喜欢的吗?现在被你打碎了,你赔得起吗?!”安暖大声呵斥,威信十足!

安晓脸红了一半,眼泪流得更厉害了,她可怜巴巴的说道,“不是的,是堂姐刚刚没有接住,是堂姐刚刚……”

“我没接住还是你没有等我接住就放手了?!”安暖打断她的话,“怎么?现在学会撒谎了?”

“不是的,分明是你……”安晓连忙摇头,一脸委屈。

“还在狡辩!”安暖脸色一沉,“果然不是在安家长大的女儿,真是半点都上不了台面,递个茶都能把茶杯打碎了。”

安岩坤听到安暖对自己女儿的讽刺,脸色一下就变了。

但又不知道刚刚到底是谁的对错,加上安晓确实是私生女的身份,在上流社会难登大雅之堂,他一时竟找不到词去反驳,只得忍着一口恶气!

“堂姐。”安暖转头看向安昭,安岩坤正室的女儿,“你这个妹妹,可真的半点都比不上你。”

安昭其实和安暖也不合。

分明她才是真正的安家大小姐,却因为爷爷把家产留给了安暖一家,安暖成了安家的正牌千金,她反而成了旁系,一直耿耿于怀。

但这一刻,因为安暖讽刺了安晓,她心里倒是痛快得很!

安晓那贱女人要不是她爸宠着,早该被乱棍打死了。

“也不知道跟着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长大的,除了装可怜什么都不会,我都劝我爸别带着她到二叔家了,免得丢人现眼。现在好了,打碎了爷爷生前的茶杯,打死都不能解恨!”安昭厌恶的说道。

“够了!”安岩坤一脸难看,他冲着安昭吼道,“你给我少说两句!”

安昭不爽的翻白眼。

“好了。”安岩垣从沙发上站起来,充当好人的身份,“虽然是爸生前留下来的,但他老人家肯定也不想因为一个茶杯就闹得家里不开心,所谓碎碎平安,我让佣人过来收拾了就是。”

“就是就是。”黎雅菊也连忙打圆场,“我看安晓的手都烫红了,还是早点送去医院让医生处理处理吧。”

虽然一片好心,黎雅菊却绝口不提被自己女儿扇肿的那半边脸。

安暖忍不住笑了笑。

她妈也还是有小心思啊!

“惹得二弟一家人开心了,我们这就带着安晓回去。”安岩坤的原配柳凤说道。

大抵也不是真心想要帮助安晓进安氏集团,就算容忍了安岩坤把私生女接回了安家,也绝不可能真心待她,不过是安岩坤宠着,做做表面功夫而已!

柳凤边说边拉着安岩坤。

安岩坤脸色难看得很,本来今天是要来说安晓进公司的事情,现在安晓被讽刺到这个地步,他根本就说不出口来。

他狠狠的甩手,生气的离开。

一家人都跟着离开了。

安晓离开的时候,终究难掩眼底的愤怒。

是完全没有想到安暖会突然这么对她,甚至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她原本想要利用自己的柔弱烫伤她一直嫉妒的安暖,反正安暖也不会计较,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被安暖打了一巴掌,还搅黄了自己进安氏。

不。

她绝对要进入安氏集团!

凭什么大家都是安家人,她会被人这么讽刺?!

她要让安家所有人对她刮目相看,还要让这些人不得好死!

……

安暖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嘴角冷笑了一下。

安晓暗地里在想什么她清楚得很,她就等着安晓作死。

“暖暖。”安岩垣叫着她,“今天怎么这么霸气?”

以前为了息事宁人,他们对这家人总是处处忍让,倒是没想到一向温和的女儿,突然这般硬气。

心里还莫名有些舒坦。

安暖回神,甜甜一笑,“突然懂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的道理。”

“还说是你爷爷的遗物,亏你想得出来。”安岩垣带着责备的口吻,分明都是宠溺。

安暖吐了吐舌头。

对付白莲花,不需要有道德底线!

大厅中。

安暖的电话响起。

安暖看了一眼来电,接通,“柒柒。”

“对了,明天有一个慈善晚宴,你参加吗?”今天分别的时候忘记问她了,似乎是现在才想起。

安暖顿了一下,回忆着曾经的时间轴。

今晚青城有一个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青城大部分达官贵人都会参加,但一般她不会出席这种宴会,所以基本上都是拒绝的。而顾言晟也很体贴,从来不要求她陪他去应酬。

以前真以为顾言晟是对她好,现在才知道,他只是把她圈在笼子里面,不让她和任何人交际,到她一无所有的时候就可以毫无翻身之力!

“我去。”安暖回答。

“我没听错吧,我只是随口问问。”夏柒柒特别喜欢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就是巴不得也有个人陪她一起。

但并没有抱希望。

“明天一起去挑选礼服。”安暖提议。

“你没骗我吧。”夏柒柒还是有些不信,以前怎么劝她都不去参加这些宴会的。

“明天见。”安暖不多做解释,把电话挂断了。

安岩垣听到女儿的话语,也有些诧异,“暖暖,你要参加明天的慈善宴?不是不喜欢这种应酬吗?”

安暖觉得自己的上一世真的很不孝。

把所有精力全部放在了一个男人身上,从来没有为家人付出过什么,最后还导致他们家,家破人亡。

她承诺,“爸,从今以后,我会守护我们安家,我会帮助爸一起管理安氏集团。我会让我们安家历代这么辉煌下去,谁都没办法从我手上夺走,包括,大伯一家人!”

安岩垣再次对她女儿另眼先看。

从前,暖暖没有这么大的抱负。

他也想过让她来担负家族企业,却从未强迫过她,是知道她一心在顾言晟身上,也想着到时候两家联姻,就把安氏交给顾言晟来打理。

不过当然是自己女儿亲手接更好,安岩垣不禁心情大悦,“好,爸相信你!”

安暖嘴角一笑。

这一世,她一定要把安氏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上,再也不会蠢到白白送给了顾言晟!

……

翌日。

下午时分。

安暖和夏柒柒一起去奢侈礼服区挑选高定晚礼服。

她们各自选了自己中意的礼服,换上。

然后坐在化妆间,梳妆打扮。

“你恢复正常了吗?”夏柒柒问安暖。

安暖一怔,“什么?”

“昨天和叶景淮……”

“柒柒。”安暖脸色微变,叫住她。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插图

夏柒柒咬了咬唇瓣,嘀嘀咕咕,“都不知道你看上他哪里?!”

他当然指的是叶景淮。

“我听说肖楠尘要回来了。”安暖转移话题,是真的怕口无遮拦的夏柒柒就这么说了出来。

这里是高档礼服区,接触都是上流社会最顶端的人,说不定一个隔墙有耳,什么都传出去了,那她计划的所有,全部都会功亏一篑。

“他回来干我什么事儿。”夏柒柒一脸不以为然,“话说我怎么没听说他要回来了?他不是在国外好好的吗?回来干嘛?!”

口吻,分明很不好。

“我以为大学毕业就该回来了。”安暖打了个马虎眼。

“最好别回来。”夏柒柒满脸嫌弃。

安暖有些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两个人又聊了些其他无关紧要的话题。

用了一个下午时间,终于打扮完毕。

安暖刚从化妆镜前站起来,就听到了夏柒柒突然的尖叫声。

耳朵都要震聋了!

“安暖暖!”每次夏柒柒激动的时候,就会给她的名字加一个叠词,“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漂亮,你到底是想要把我踩到土里面去是不是?!”

安暖对夏柒柒无语透顶。

“每次你的好看都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夏柒柒控诉。

“走了。”安暖懒得搭理。

夏染染其实也不丑,还是那种五官精致长相洋气的女孩子,只是因为常年和安暖为伍,才会让她看上去普通很多。

而安暖。

真的很美。

很难用词语来形容她的五官,就是每一个都很美,合在一起,变成完美。

青城男人都想要娶安暖,不是传闻!

而想要娶她的原因也不是她有多才华横溢,就是她好看。

好看到,是个男人都拒绝不了。

夏柒柒一路上一直喋喋不休的“打击”安暖的长相,两个人一起到达目的地。

门口处的小厮,恭敬的给她们打开车门。

安暖深呼吸一口气。

很久没有参加过这种活动,难免有些紧张。

她保持最好的状态,纤细的小腿伸出车外,缓缓落地。那一瞬间,无数闪光灯照耀,在外面守候的记者媒体几乎震惊。

从不参加宴会的安家大小姐,此刻美得倾国倾城的走了出来,却也没有给媒体采访的时间,只拍下她绝美的照片,看着她和夏柒柒,走进了宴会厅内。

大厅内,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安暖的身上。

她穿着一条银色长尾紧身裙,娇美的身段包裹得一览无遗,此刻在灯光下,礼服上闪烁着如星辰般的微光,配上她完美的脸蛋,白皙细腻的皮肤,犹如误落人间的精灵,美得惊心动魄!

“暖暖。”

顾言晟迅速的走到她面前。

分明有些生气的脸上,又在极力的掩饰。

“你怎么来了?不是不喜欢这种应酬吗?”顾言晟问她。

“只是突然觉得,不能一直当一只金丝雀。”安暖淡淡的回答道,这一刻终究还是会把他捅死她的那个画面重叠。

她极力隐忍。

那一刻眼眸微转,看着顾言晟身边,挽着顾言晟手臂的御用女伴许紫曦,顾言晟的床伴之一。

当年她到底是怎么觉得,他们只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

“安小姐。”看到安暖的视线,许紫曦恭敬。

“我听闻许特助一向能力出众,做事极有分寸,言晟也经常在我耳边说起你,对你赞许有加。”安暖微笑着开口。

“得顾总赏识,我倍感荣幸。”许紫曦表现得落落大方,话语间也是谦逊得体。

心里却对安暖充满鄙夷。

要是让她知道,顾言晟赞许的是她的床上功夫,这个女人会不会被气死!

外人都说安暖贤良淑德,知书达理,上流千金的典范,在她心中却是草包一个,她从来没有把安暖放在眼里,此刻也不过是做做面子功夫。

“只是,不知这般毫无规矩的挽着我的未婚夫,许特助到底是工作必须,还是另有所图?”安暖口吻一冷。

那一刻瞬间让许紫曦瞬间,花容失色。

第六章 慈善宴会(2)卡还我!
许紫曦愣在当场。

因为做贼心虚,加上压根没想过一向温温柔柔的安暖,会说出这样的话。

安暖也没有给许紫曦面子,眼眸一瞥,看着他们挽着的手臂,“许特助是觉得,你更适合陪在我未婚夫身边吗?”

顾言晟反应了过来,连忙把许紫曦的手推开。

许紫曦那一刻更下不了台了,只得颤颤的笑着,“因为安小姐很少参加这种宴会,所以我陪着顾总应酬,让安小姐误会了我很抱歉。”

“你是在说我不够大度吗?”安暖扬眉。

在许紫曦想要辩解那一刻。

安暖直言道,“何况,我计较的只是从刚进入宴会大厅到现在这5分钟时间内,许特助一直挽着我未婚夫不放。让我以为,许特助在给我宣示主权。”

许紫曦被安暖说得脸色煞白,因为身份悬殊,又不敢大声反驳,只得不停的解释和道歉,“不是的安小姐,是我刚刚没注意到分寸,下次我一定注意。”

安暖轻笑了一下。

也并没有要原谅的意思。

夏柒柒在旁边是真的看傻了眼,这还TM是她认识的安暖吗?

这么霸气侧漏!

她曾经就提醒过安暖,说许紫曦是只骚狐狸,每天贴顾言晟那么紧,明显就不怀好意。

不过安暖说信任顾言晟,夏柒柒想着顾言晟确实是挺好,所以也就没多说了。

但她终究是看不惯许紫曦的,仗着自己有那么点姿色,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年纪轻轻成为了严氏集团总经理的特助,就一副小人得志,狗眼看人低的架势,还明里暗里讽刺她们这种上流千金,大抵意思就是仗着自己好命,一无是处。

此刻被安暖当众教训,她怎么都觉得痛快得很!

“暖暖。”顾言晟突然开口,主动拉着她的手。

安暖心里排斥着,终究还是忍下了。

“没想到你今天会突然来,我很高兴。”绝口不提,刚刚她教训许紫曦的事情。

没有给许紫曦说一句好话,也没有解释他放任许紫曦一直挽着他。

顾言晟从来都很会避重就轻。

安暖也聪明的不多说,教训了许紫曦就已经扫了顾言晟的面子了,过于急功近利,不利于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走吧,我带你过去见见我父母,他们肯定都想见到你。”顾言晟微微一笑,永远都是那么温柔。

安暖点头,给夏柒柒说了一声,挽着顾言晟,走在宴会大厅。

男才女貌,总会吸引很多目光。

“安暖果然不愧是北文国第一美人,之前还以为是传闻而已。”

“她没怎么在公众露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还以为不够漂亮怕被打脸,果然是我小人了。”

“以前总以为安暖配不上顾言晟,现在这么来看,安暖似乎锋芒更甚。”

……

那些议论的声音,也传入了安暖和顾言晟的耳朵里。

当年因为安暖不太出席这些活动,顾言晟又很会表现自己,所以青城的人都觉得她配不上顾言晟。

现在听到这些声音,顾言晟心里自然不爽得很。

他一向喜欢把自己摆在最高的位置,见不得任何人说他不好,见不得任何人比过他,安暖也不能。

不过他习惯伪装,没人看得出来。

两个人一起走到了顾言晟的父母面前,主动问好。

安暖以前真的以为顾家人是真心待她,对她嘘寒问暖,对她照顾有加,后来才知道,只是为了取得她的信任骗走她的家产而已。

她伪装着自己的情绪,和顾家人应酬着。

宴会厅来来往往很多人,顾家作为四大家族,讨好攀谈的人多,渐渐安暖就不着痕迹的走开了,而她走开那一刻,顾言晟甚至并没有发现她的离开。

以前总以为他为了工作废寝忘食,忽略她是情有可原。

曾经总是不停的为他找借口……

安暖转身走向了后花园。

果然不太喜欢太热闹的地方,一到后花园就觉得放松了很多,却在那一刻。

“安小姐。”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她一大跳。

她转头,看着一个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来。

他穿着黑色冷灰色西装,白色衬衣,一条银灰色领带。不拘一格的剪裁和色调,配上他立体而深邃的五官,即使惊鸿一瞥,便已惊艳众生。

安暖不着痕迹的让自己转移了视线,开口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安小姐。”叶景淮好看的嘴角上扬。

等她做什么?

何况他怎么知道,她要来后花园。

“找我有事儿?”安暖不动声色,问他。

“卡还给我!”叶景淮直言。

安暖脸色微变。

果然对这货不能抱太大希望。

她说,“不是对女人一向很大方吗?”

“所以安小姐在提醒我,你已经是我女人了?”叶景淮邪恶一笑。

那一刻帅气的脸颊靠近,带着逼人的气势,让人很有压迫感,还觉得很危险。

安暖避开。

叶景淮笑得吊儿郎当。

“种马。”安暖没好气的说道,“卡在家,下次还你!”

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重生一世,她目的很明确,不打算给自己太多放松的时间,所以她也要学会应酬。

那一刻,看到了从宴会厅出来的顾言晟。

似乎才发现了她不在他身边,所以出来找她。

看到她的时候,脸色明显不太好,大概是理所当然的觉得他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她都应该安分守己的默默待在她身边。

然而在下一秒,瞬间就可以变成另外一个斯文高雅的模样,他口气温和,“怎么一个人出来了,突然没看到你,害我担心了很久。”

“有些闷就出来透透气,正打算回去。”安暖淡笑。

“下次让我陪你。”顾言晟亲昵的将她搂紧怀抱里。

安暖有些不自在,特别是,被叶景淮的视线看得毛骨悚然。

也说不出来他到底什么眼神,总之就是……让她有一种罪恶感。

分明。

他们也不过合作关系而已。

顾言晟也注意到叶景淮的视线,他依旧文质彬彬,还主动伸手问候,“叶三少也在?好久不见。”

叶景淮看了一眼顾言晟,没伸手。

他冷傲的从他们身边走过,丢下一句话,“顾大少的未婚妻貌美如花,可要看牢了。”

版权声明:
作者:爱尚健康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2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