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纯肉H教室第一次——18禁高h高辣小说文

“很疼?”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

顾青芒使劲点点头,抿着嘴唇,“很疼!”

这个时候不拉多一些委屈值,怎么能让这个男人消气呢。

当然是有多委屈多惨装作多惨!

为了证明她的话,小手拉住男人的大掌往脑袋上摸,“不信你摸摸看,都起这么一个大包了……”

“你说我要是被敲傻了怎么办,下回要是让我再碰见他们,我一定宰了他!”

顾青芒絮絮叨叨控诉在工厂发生的事情,除了拉委屈值,更重要的是,转移男人的注意力。

前世的时候她可知道,偷跑出去在酒吧私会赵郗源,被男人找到的时候,下场有多惨。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前世她没有怎么受伤,而今生,她脑袋却被人砸了。

男人大掌的温热,让她舍不得离开,给了她无比的心安。

显然这招有用,男人被她的委屈值给成功转移,大掌轻轻覆在女孩的脑袋上,眸光变得深不可测。

“医生怎么说?”陆衍牧轻启薄唇,醇厚如陈年酒酿的声音更显性感。

顾青芒撅着一张嘴,“医生说要静养几天,不然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嗯。”男人淡淡应了一句,深沉的目光却在打量眼前坐着的女孩。

事实上,在他过来之前,医生已经向他汇报了她的情况,显然,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

至于她撒谎的目的,不言而喻。

气氛骤然冷了下来,坐在床上的两个人,仿佛各有心思。

顾青芒虽然是死过一回,可是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多多少少心里还是会有一些害怕。

“那个……你还有事情吗?我有些困了,想睡觉……”顾青芒捏住衣角,小心翼翼开口。

可是说完她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她要想改变前世的一切,首先得抱紧眼前男人的大腿,必须跟他好好相处。

陆衍牧不动声色,把手从她脑袋上收回,淡淡应了一声。

青芒等不来其余的话,只好掀起被子躺下,闭上眼睛装睡觉。

即使闭上眼睛,她也能感受到专属于男人身上的那股凉意从未消失半分,事实上只要他不走,她不会放松下来。

男人眸光灼灼盯着那张白皙的小脸,想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不知是他错漏了什么,还是女孩隐藏的太深,今晚她的表现,有些出乎预料。

至少,不该是这么平静。

僵持许久,男人帮她掖好被角,冷若冰霜的脸上,覆着一层淡淡的柔光。

转身欲离开时,衬衫一角,却被一只小手拉住。

垂眸看向女孩,却跌进一双明亮澄清的眸光里,闪着璀璨的星辰,让他挪不开眼。

“陆衍牧,晚安。”

专属于女孩软糯娇俏的声音响起,像三月清风,堪堪吹进他心里,荡起一丝丝的涟漪。

陆衍牧若无其事应了一声,伸手摁了灯,迟疑几许,最后轻轻在女孩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而后往门外走去。

可是在手碰上门把的那一刹那,身后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衍牧……”

听到女孩怯怯生生的声音,他稍稍侧头看过去,一双璀璨如星辰的眼睛,在昏暗的卧室,显得格外亮眼。

就是这么一双眼睛,让他在不知不觉中,沉沦。

在他转过身来之后,顾青芒裹紧身上的被子,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眼神直勾勾看向他,声音软软糯糯,“你今晚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吗?”

没错,她就是想撩骚他!

“嗯?”陆衍牧难得好脾气应了一声,眉宇间没有不耐烦。

“那个……”顾青芒眼睛骨碌碌在转,明亮的眸底透着一丝的狡黠。

站在门口的男人将这一闪而过的狡黠捕捉在眼底,心里约莫明了她的动机,只是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站着,等她开口先说。

顾青芒有一瞬间的挫败,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傲娇,先开口会死嘛~

好吧,谁让你傲娇。

把被子稍微扒拉下来一些,摆出委屈的样子,“你能不能…唔…留下来陪陪我,今晚的事情,我有点怕……”

陆衍牧虽然冷是冷了一些,不喜任何异性的接触,但是对她却是颇为迁就,对她的要求,几乎不会拒绝。

即便今晚出了这样的事情,惹得他发怒,可是只要顺毛顺的好,一样可以化危机为优势。

只是担忧突然改变那么多,会引起他的怀疑,现下只好先利用今晚被绑架当做一个借口,开了这个头,何愁以后没有机会慢慢亲近他,一点点改变。

陆衍牧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眉头微蹙,看向她的眼神,有一丝的怀疑与探究,久久不曾说话。

顾青芒原本的勇气满满在看到他这样的反应之后,有一瞬间的失落。

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不着急这一时,可是拉委屈的样子,还是得做做。

看着他幽幽叹了一口气,然后耸拉着脑袋,尽量用很委屈但又不在意的声音开口,“如果没空的话那就……”

然而还没等她话说完,陆衍牧已经抬脚向她走来,沉沉的脚步声在静谧的卧室格外惹耳。

躺在床上的顾青芒只觉得床的一侧往下塌陷,淡淡的松木清香又重新将她包裹住。

闻着熟悉的清香,心霎时开朗起来,看向他的眼睛里,都添了光芒。

陆衍牧垂眸看向她,岂料女孩像怕他反悔一般迅速躺下盖好被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连唇角都是遮不住的笑意。

他看着女孩闭上眼睛开始睡觉,可是还没过三秒又睁开,抬眸看向他,柔声说一句,“陆衍牧,晚安。”

因着女孩这一句晚安,他心头微微一荡,泛出丝丝的涟漪。

人端坐在床沿上,若无其事淡淡应了一句,万年寒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波澜。

一时之间,偌大的卧室里,只有轻微的呼吸声萦绕在二人之间。

陆衍牧坐在床沿上,眸光环视一圈屋内,最后落在了女孩的脸上,这张脸,熟悉中透着丝丝的陌生。

思索不得其果,慢慢闭上眼睛假寐,于他而言,只要身边的是她,任何的改变,都无所谓。

过了一会儿,陆衍牧裸.露在空气里的手背,突然被一只暖暖的小手试探性覆上,继而被轻轻握住。

惊讶之余垂眸看去,不知何时从被子底下伸出的小手,此时正一点点驱除他身上的寒意。

往上扫去,躺在床上的女孩,似乎什么都没有做的样子,闭着眼睛依旧在睡觉,只是轻颤的睫毛泄露此时的紧张。

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的笑意,心情大好,连带着今晚所有的不悦,都被驱除。

顾青芒在握住他手的一刹那有些不安,前世的她,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今晚过于反常,他会不会有所怀疑。

如果不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她还真想睁开眼睛看看他的反应,是惊讶还是一如往常的淡漠,想想还真是有点期待。

在昏暗的环境下,陆衍牧此时的神情隐晦不明,变幻莫测。深邃的眼底,蕴着一层探究。

在被女孩握住的一瞬间,深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某样东西,似乎慢慢开始裂了一道缝隙。

抬眸望向被风扬起的窗帘,外头漆黑一片,跟往常并无不同,可不知为何,这寂寥的夜晚,变得不太一样了。

又过了一会儿,大掌被轻轻拉了一下,女孩不知何时睁开眼,正盯着他看。

“陆衍牧,你困不困?”青芒小声问了一句,带了几分的小心翼翼。

这么骚扰他,会不会让他生气呢?

陆衍牧闭着眼睛伸手按了按眉心,颇为无奈,“想做什么?”

顾青芒躺着往旁边挪了挪,敛着笑意,“你要是困了就躺着睡一下吧。唔……可能比不上你房间,将就一下还是可以的。”

其实她的吃穿用度跟陆衍牧是一样的规格,房间的物品跟他自然也是一样。

陆衍牧以前不是没跟她一起睡过,只是那个时候的她,极为抗拒。久而久之,陆衍牧也不再强迫,只是每晚回来,不管多晚,他总会进来瞧一瞧,这些事情,也是后来才知道。

陆衍牧难得僵住了一会儿,深邃如渊的眸底似乎要将她吸进去。

顿了一会儿,大掌掀开被子,在她挪出来的位置躺下,反手握住女孩想要抽离的手,沉声开口道:“睡吧。”

青芒抑制住扑通扑通狂跳的心,她从未有这么主动接近他的时候。

心虚不安一阵阵袭卷而来,连带着重生前后的事情,都一幕幕重新浮现在眼前,一点点要将她撕裂开来。

赵郗源、何媛、萧薇,这些人她这辈子一个都不会放过!

陆衍牧感受到旁边女孩突如其来的情绪变化,身上的戾气像不受控制一般肆虐开来,让他眉头微蹙,这种感觉像极了在工厂外见到萧薇时候的样子。

敛了心神,缓了缓最后轻轻在她手背上拍了拍,“没事,有我在。”

因着他这一个动作,顾青芒所有的焦躁不安瞬间消散开来。

躺在床上,侧头看了他一眼,俊挺的鼻子,紧闭的薄唇,果然怎么看都是好看的。

他身上特有的淡淡松木清香将她包裹住,给了不可取代的安全感,以前她怎么净想着逃离,而不是好好珍惜呢?

也许重来一次,是到了她弥补的时候了,闻着熟悉的松木清香,此后是一夜好眠。

陆衍牧听着旁边均匀的呼吸声,女孩今晚的各种反常一一在脑海中浮现,此后是一夜无眠。

……

“啊!”

顾青芒从梦中惊醒,冷汗打湿了整个后背,明明是夏季,却让她如坠冰窖,蚀骨的寒冷。

想到前世的种种,连手指都在颤抖,她不想再经历一遍!

绞住身下的床单,眼眸底下,是冷漠刺骨的寒意,刻在骨子里的决绝。

门蓦然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男人高大的身影。

顾青芒看到进来的人后,心里骤然一痛,眼眶蓄满了泪水,轻声喊了一句,“陆衍牧……”

尚且在书房跟手下交代事情的陆衍牧听到这凄厉的一声叫喊,鹰眸一敛,脸上神色严肃,起身就往卧室赶来,素来稳健的步伐,此时显得有些急促。

打开门之后,见到顾青芒满头大汗,神色惊恐,眼眸底下是他从未见过的坚决与陌生。

听到她充满绝望的轻喊,脚下一滞,随即快步走上前,将女孩揽在怀里,在她背后轻拍,“怎么了?”

怀里的女孩只哭不语,窝在他的胸膛上,像溺水的人抓紧稻草一样,哭得凶狠。

不一会儿,衬衫已被泪水打湿,可怀里的女孩非但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因为他的安慰有越哭越凶的的迹象。

紧随在陆衍牧后头的宋垣站在门外看到这副景象,顿时目瞪口呆,不禁张大了嘴。

他跟着主子那么久,也跟顾小姐打了交道,她哪一次不是抗拒主子的接触。

这回顾小姐怎么转了性子?居然还能抱着主子哭?

素来冷若冰霜的主子,竟然还能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陆衍牧察觉到门口那道眸光,侧头冷冷一扫,宋垣瞬间收回了视线,盯着脚下的地板不敢再看。

好吧,早知道是这样的后果……

一向杀伐果断英明神武的主子在顾小姐面前,从来就没有原则。

过了好久,怀里的女孩总算是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抬起头,看着那一张俊脸,对陆衍牧说道,“你的衬衫被我弄脏了……”

“不值钱。”男人不起波澜开口道。

宋垣朝他送去无语的目光:主子,请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

你身上穿的这件衬衫,差不多能抵得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啊喂。

陆衍牧冷冷一扫,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

宋垣瞬间低下头盯着脚底的皮鞋,好吧,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顾青芒自然是知道他全身上下穿的衣服有多烧钱,不过嘛,她不会不识趣。

她要复仇,首先要抱紧眼前眼前男人的大腿。

要抱紧男人的大腿,首先要做的,就是跟他打好关系。

“要不你脱了,我给你洗?”顾青芒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开口。

陆衍牧手上一僵,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同样,宋垣也是瞪大了眼睛,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顾青芒被这两道目光看得心下发杵,讪讪道:“不愿意就算了……”00888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1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