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被房东玩的好爽,调教小奴高潮惩罚PLAY露出

工厂内的温度骤降,带了丝丝的凉意,透过夏季薄薄的衣物,渗入肌肤,带来一阵的战栗。

刀疤男被男人强大的气场震慑住,原本扬起要打下去的手,在他进来的时候瞬间僵住,落在距离几厘米的距离,呆住在原地,竟忘了早已准备好的话。

单是那一眼,他只觉得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结一般,冷到发颤。

明明是盛夏,却像寒冬腊月。

这就是传言中杀伐果断,冷漠嗜血的陆衍牧?

青芒虽然心里已经有所准备,甚至在他来之前,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想好。

可在真正看到他的那一刹那,眼泪蓦然就流了下来,不受控制。

原来真的还能再见到他,因为任性错过的男人。

重来一世,她绝对不会放手。

“呜呜呜……”青芒要开口说话,可到嘴的话全都变成了呜咽声,在静谧的夜晚,倒显得格外明显。

此时的她有好多的话想说,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到了最后,只能任由眼泪模糊了视线。

还记得前世被绑架刚见到他的时候,她也哭过,可那时是因为被绑架吓到的惊慌失措,这回却是重生之后失而复得的喜悦。

如果可以,她现在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抱住,感受那久违的温暖。

只有死过一次,才能明白哪些人是好是坏。

刀疤男先反应过来,转身掐住她的脖子,厉声喝道:“别过来,不然老子弄死她!”

陆衍牧面无表情看着他,脸上不起波澜,语气散漫极为不屑开口道:“很久没有人敢这么不知死活。”

刀疤男被他盯得有些心慌,强行镇定心神,“陆衍牧,你事事下杀手,不留后路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像你这样的人,怎么知道我们的痛苦!”

陆衍牧面露不耐烦之色,转了个身,轻轻理了理衣袖,“啰嗦。”

话音刚落,不知何时从角落冒出来的人,已将他们全部制住,就连掐着顾青芒的男人,也已经被按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青芒对暗卫的速度有些目瞪口呆,即便是前世见识过一次,这回重来,还是觉得有些惊讶。

在青芒发神中,男人径自越过他们,最后在她面前停定,目光阴冷看着她,深邃如渊的眸光透着丝丝的危险。

她坐在椅子上,感受到他的眸光,有一股寒意,从脊背猛然窜上心头,带着微微的战栗。

前世的经验告诉她,这个时候的陆衍牧很生气,不,应该说是临近暴怒的边缘。

陆衍牧的控制欲占有欲非常人能比,私自跑出来还是为了跟赵郗源会面,俨然触犯了他最后容忍的底线,借着昏暗的光,她甚至还能看见陆衍牧眼眸底下蕴着的一层怒火。

她要怎么熄灭这个男人的怒火呢?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很久,久到顾青芒以为他会转身直接走人的时候,男人却伸出手,毫不留情直接撕下胶布,一瞬间疼的她龇牙咧嘴,倒吸一口冷气。

冷漠无情,毫不手软,倒是符合他的作风。

好吧,谁让她是真的做错了呢。

青芒深吸一口气,收拾了所有的心情,抿着一张小嘴,对着他软软糯糯开口,“陆衍牧,我疼……”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委屈。

如果她想改变前世的一切,首先得抱紧眼前这个男人的大腿,这个时候,示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男人闻言微愣,深如古井的眸底闪过一丝的惊诧,随即恢复自然,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起伏。

缓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哪里疼?”声音低沉如同陈年酒酿,透着性感。

青芒看出他的诧异,心里倒也明了,前世的她,可不会这么跟他撒娇,因为不喜欢他的控制,总是喜欢跟他唱反调,几乎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可是重来一世,什么都会不同。更别提站在她眼前的男人,是最爱她的人。

青芒的一双剪水秋瞳直勾勾看着他,撅着一张嘴,“手疼,脚疼,脸疼,脑袋疼,哪里都疼……”

然而身体上的痛,怎么比得上前世的痛。

一想到临死前知晓的那些东西,连带着心脏都开始抽痛。

陆衍牧微眯着眼睛,借着厂外昏暗的灯光,探究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他对顾青芒的表现,有一丝的疑惑。

在看到她面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巴掌印时,森冷戾气瞬间不受控制往四周席卷开来。

“谁打的?”冷漠如修罗的声音,透着蚀骨的冷意。

他的人就算再怎么惹他生气,在他这里都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谁给的狗胆居然敢动手。

青芒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戾气吓了一跳,难怪觉得脸上有些疼。

垂眸转了一圈,然后抿着嘴朝着那群人努努嘴,“喏,就是他们。”

其实她心里知道,这一巴掌并不是这些人打的,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在她绑架的背后,蕴着一层惊天的阴谋。

陆衍牧闻言往后头冷冷一扫,带着嗜血的寒意,惊得他们微微一震,慌忙开口,“不是我们,我们抓到的时候,已经有了……”

老实说,他们也算是在道上摸爬滚打过的人,可是在陆衍牧面前,气势被全方位碾压,毫无反驳的余地。

明明不是他们做的事情,连辩解的语气,都格外不足,什么世道这是。

“呵……”陆衍牧看着他们,唇角勾出了一丝的笑意。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笑的时候,更为惊悚。

如果说他不笑的时候是渗人,那他笑的时候,则是暴风雨的前奏。

青芒默默替他们哀悼了一下,能够让陆衍牧笑,显然是让他发怒了。

通常惹他发怒,死的会很惨。

果不其然,还未等他开口,站在他身边的暗卫已然出手,像拖残破的木偶一样,清理了出去。

一时间,偌大的工厂,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陆衍牧慢慢转过身来,冰冷的眸光越过昏暗的灯光,缓缓落在了她的身上,带着蚀骨渗人的寒意。

顾青芒感受到这道目光,暗叹不好,陆衍牧这是要跟她算账的节奏?

“私逃?私会?”陆衍牧居高临下看着她,带着极强的压迫。

顾青芒看着他蕴着一层薄怒的脸,心里暗暗在盘算该如何回答。

陆衍牧早在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一切,更何况,还有她的“好闺蜜”在一旁煽风点火。

在私逃私会上面,她的确无法将所有的一切撇清楚。但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点她还是懂的。

“薇薇说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酒吧,你今天刚好不在,想带我去玩玩,我觉得新奇,就跟着一起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出门就被人绑架了……”顾青芒低垂着脑袋,说的很是懊悔。

这个时候,她一定不能承认出去是为了找赵郗源,尽量得往不相干的事情上扯,否则,绕在赵郗源这件事上,她一定会死的很惨。

没有听到男人的回答,她又絮絮叨叨开口,“要是知道会被人绑架,我一定会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出去,等着你回来。”

“呵……”陆衍牧嗤笑一声,显然是对她话的不信任。

青芒盯着地上投出来的影子,这个男人一点也不好糊弄。跟他玩智商,简直没人能玩的过他。

可是如果真的承认她是为了见赵郗源跑出来的话,估计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陆衍牧对于自己看中的人,是绝对不会容忍背叛和别人的染指,违者杀无赦!

想明白之后抬起头很认真看着他,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陆衍牧,你看我不但被绑架,还被打了,浑身上下都疼,你就不能先松开我?”

陆衍牧微微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看不出息怒。青芒看着他在眼前,可是却丝毫猜不透他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

要说心思深沉,没有一个人比得过他。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青芒以为他不会搭理她的时候,她看到如同神邸一般的男人就这么在她面前蹲下,伸手去解开绑住手脚的绳子。

在她印象中,陆衍牧似乎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难道是重来,连带着他也变了?

因为离得近,她还能闻到属于男人身上特有的清香,将她笼罩住,在一刹那给了她无比的心安。

她甚至还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上下扑扇,像一片羽毛,轻轻扇在她的心里。

想到前世的事情,心中骤然一痛,强忍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滴在男人的手背上。

闻着这久违的清香,忍不住伸手环住他劲瘦的腰腹,头靠在他的肩膀,贪婪吸取他身上的香味。

只有亲手抱住他,才能心安,才能确认,他真的就在眼前。

他们真的还有重来的机会。

男人先是侧目看一眼滴落在手背上的泪水,还没等他抬眸往上看,腰已经被紧紧抱住。

在女孩的手抱住他的那一刻,浑身一震,僵直着身子,瞳孔紧缩,眸光瞬间变得隐晦不明。

顾青芒自然感觉到他身上的变化,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前世她到底是把他伤的有多厉害,才能让他这么震惊。

头窝在他的怀里,手搭在他腰间,轻声呢喃,“陆衍牧,我想回家……”回属于我们的家。

男人沉默,弯下高大的身子,伸手轻轻把她抱起来,大步超外头走去,一言不发。

只是原本森冷阴寒的气息,在女孩的脑袋靠在胸前的时候,柔和不少。

顾青芒窝在他的肩膀处,心情缓和些许,可是在看到远处的粉色身影时,眸光瞬间阴冷,带着显而易见的恨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14.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