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花娇灌日常 山茶不渣 两a相逢必有一o

夏安然吃完早餐之后,没立刻到楼上,而是在楼下走了一圈,先熟悉这里的环境。

等再回楼上时,见孙管家正在房间。

此刻又有一个男护工在给凌墨做按摩。

夏安然凑近,本来想要问一些关于凌墨情况时,手机猛地响起来。

在孙管家嫌弃的眼神下,夏安然连忙拿着手机到了门外接通。

接通之后,就听着一个年轻男人石破天惊的哭泣声。

“本来学妹你休假处理私事,我不应该打扰,可老师他劳累过度被送到急诊室了!”

夏安然惊了。

而电话那端的人,梨花带雨的继续哽咽。

“现在研究所乱成一团糟,更倒霉的是,投资方五天后就要看凝血酶药物项目,我们如果鸽了投资商,我们声誉肯定受损,以后谁还敢投资我们的项目?四舍五入下,我们所要完蛋,gameover了!”

夏安然宽慰了对方两声之后,无奈的挂了电话。

休假什么的果然都是妄想,还是乖乖做个打工仔吧。

只是,想要开工,家当得先到位,可行李还在夏家。

夏安然只得又联系了夏德海。

夏德海接到电话,还没等夏安然说话,就痛苦难受道:“安然啊,我知道你受苦了,是父亲对不起你,是父亲无用……”

夏安然乖巧的听着夏德海说了一堆话,才温软的开口,“我在凌家还好,就是之前行李箱没送过来,能不能麻烦你送来?”

夏德海愣了下,当即说:“好,我这就安排!”

然后,不等夏安然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夏安然拿着手机,重新回到了房间。

此时护工已经完成了今日份的按摩任务,正准备离开。

孙管家看到夏安然进来,朝着她深深的看了一眼,眸光里的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夏安然立马乖巧的保证,“我绝对不碰你家少爷。”

孙管家:“你知道分寸就好!”

孙管家离开后,夏安然松了一口气。

走到了床边,伸手不客气的戳着凌墨的脸蛋,奶凶奶凶的哼道:“我就碰你了,咋滴了,哼!能给我什么好果子吃?”

戳了几下后,夏安然想到了凝血酶项目,又开始头疼了。

五天就要弄好,有得她忙了。

……

下午,夏安然的行李到了,佣人将行李箱搬到了房间。

夏安然行李箱里面的衣服不多,主要就一笔记本电脑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

夏安然将笔记本拿出来,坐在到了书桌前。

打开电脑,刚点开一个文档里面的文件,屏幕忽然一闪,本来的文件不见了,变成了一张血淋淋的图片。

图片上,鲜红的血液,狰狞的写了五个字。

你被盯上了!!!

夏安然瞬间一凛,下意识的就想要关掉电脑。

可就在下一秒,屏幕中的图片破裂成碎片,转瞬就消失不见。

屏幕又回到了原本的文件页面。

如果不是心在狂跳,她都怀疑刚才那一幕是幻觉了。

夏安然拍了拍胸脯,软糯的声音里透着强烈的不满,“居然黑我电脑,太没公德心!”

夜深了。

凌宅的某栋楼,某个安静的房间。

一个男子毕恭毕敬的进入,来到一贵妃椅面前。

贵妃椅上躺着一闭着眼睛的人。

男子低头,本本分分开口。

“碎片上检测到了毒素,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情况,那碗流食现在就应该在大少爷的腹中了。”

说的更清楚点,如果没意外,大少爷从活死人会成为“死人”。

躺在椅子上的人,眼睛都懒得打开,漫不经心道:“知道了。”

男人低着头,本分的问:“需要做什么吗?”

“不过是有人想提前结束一个将死之人的命而已,这种小事不要再报告给我了。”

语气中充满了对人命的不在意。

候在一边男人听到这样的回答,神色中也没多少意外。

大少爷如今就是凌家的一个弃子废物。

对一个废物,他死不死有什么问题吗?

只是,男子忍不住提及了一句,“那碗流食是被大少奶奶意外打碎的,是不是有点太巧合?”

躺在椅子上的人,语气中带着满满的不屑,“一个乡下出生,连高中都没读完的女人,能有什么能耐?”

……

高中都没读完的乡下少女夏安然,在电脑到手之后,就进入了忙碌状态。

关于凝血酶所有项目资料虽然都在那边,可将这些资料重新整合成详细的资料数据库,就很费时费力费脑子了。

夏安然一门心思扑在了项目上,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忙起来时,不要说“碰”凌墨了,就连着下楼吃饭都免了。

不过,夏安然还是不会亏待自己的肚子。

她对吃只有一个要求,凌墨吃什么,她也跟着吃什么,不麻烦厨房重新给她做。

孙管家对于夏安然这古怪的要求,并没多言什么。

只要夏安然不祸害他们家少爷,什么都好说。

……

一连着几日熬夜赶工,夏安然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提前完成了。

将凝血酶药物项目邮件发了出去后,像个无骨人一般,慢悠悠的晃倒了床边。

软蔫蔫的一头栽到了床上。

侧头,看着床上躺着的绝美少年。

有气无力的伸出手,戳了戳凌墨的脸蛋,“快点让我撸一撸,恢复元气!”

就在夏安然还没戳两下时,就有敲门声。

夏安然吓了一跳。

脑海里闪过了孙管家的警告,不许对凌墨动手动脚。

难道孙管家在房间里装监控了?她才一碰凌墨,对方就找过来了?

夏安然也不顾疲累,忐忑不安的去开门,见着门口站着一个佣人。

只是,在她开门之后,佣人立马后退一步,宛若看世上最恶心的事物一般,用着无比嫌弃口吻说:“你父亲在楼下客厅等你!”

说完这话,这佣人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夏安然费解了,小声嘟囔道:“跑什么跑?”

而且,她那位父亲怎么忽然来找她?

夏安然疑惑间去了洗手间,准备收拾下去楼下见人。

进入洗手间,抬眼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

夏安然呆了片刻后,直接被丑吐了……

镜子中的人蓬头垢面。

头发因为上时间不洗,还总被挠的关系,乱糟糟的都打结了。

至于脸……

虽然不肿了,变成了巴掌大的小脸,可脸上尽是一些斑斑点点的黑乎乎污垢。

之前做实验,夏安然的脸部严重感染了,肿的和猪头一样。

因为褪去红肿的关系,一些毒素排了出来,在脸上凝固成一块块污垢。

这几天她忙着项目,哪里顾得着清理?

此刻现在这脸,就和干掉的臭水沟一样让人看着恶心。

夏安然忽然明白为什么刚才佣人的眼神,就宛若看到了恶心的东西。

她自己看了都恶心!

夏安然速度冲澡。

头发洗干净了,脸上的污垢也被清理了。

夏安然摸着恢复好的容颜,眉头纠结在了一起,“这样不能见人啊!”

目光落在了一侧的化妆品上,其中有一堆面膜。

夏安然拿了一张海藻面膜贴上后从洗手间出来。

还没换好衣服,就忽然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和呼唤声,“安然,是父亲,我来看你了。”

夏安然没想到夏德海直接上楼了。

过去开门。

门打开,夏德海看到一贴着黑乎乎面膜的夏安然,被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谁?”

夏安然声音软糯,“父亲,我是安然啊!”

夏德海:“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夏安然委屈,“就想要打扮一下,父亲怎么就上来了。”

夏德海缓过神之后,故作亲近道:“我就是想要见见凌女婿。”

夏德海说着就进入了房间,根本没看床上的凌墨一眼,注意力都在门口那边。

见着门口还没来人,速度从怀里掏出一药包,塞到夏安然手里。

夏安然不解的看着夏德海。

夏德海速度解释,“这几天我好好想了,虽然凌家大少爷如今是个活死人,顶多也就一两个月的命了,可是父亲真不能看着你在凌家受苦!既然这样,还不如我们帮他解脱,他好你也好!”

伸手指了一下夏安然手中的药包。

“这是慢性毒药,你给他喂下去,到时他死的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怀疑你,只会认定他是自然死亡。”

夏安然目瞪口呆的看着夏德海。

夏德海拍了拍夏安然的胳膊,慈和道:“父亲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你能重新获得自由!”

就在这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夏德海见状,立刻换了话题,“安然啊,你好好留在这里,记得要照顾好凌墨啊,你们现在可是夫妻了,要好好过日子啊!”

就在夏德海这话落下,孙管家过来了。

孙管家板着脸,“夏先生,我家少爷并不喜欢陌生人随便进入他的房间。”

孙管家没想到,一个没注意,夏德海居然趁机上楼,还到了少爷的房间。

就算少爷如今躺着,孙管家也轻易不会让人踏足少爷的房间。

对于夏德海不守礼数,冒然上楼,孙管家无比排斥。

夏德海闻言,露出不悦,“我是凌墨的老丈人,我怎么是陌生人?你这个当下人的,什么时候对主子指指点点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1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