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在调教室SM惩罚 亲密无间PO推荐1 V1

李潘文尖叫了一声,匆忙的从赵六月的身上下来,抓紧时机,她赶紧起身,解开右手的绳子,匆匆的朝着门外跑去。

李潘文捂着脖颈,冲了上来,抓住赵六月的手

孙韵可匆匆走了过来,极为关心赵六月,牵起她的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

赵六月浑身发软,目光越过孙韵可看向了言楚。

他穿着浅灰色的休闲装,一米八五的身高,站在人群中显得分外惹眼,英俊帅气的脸引来了许多护士的瞩目。

他的黑眸幽幽的看了看赵六月的手,走近后,和她的目光对上了。

那瞬间,她看到的只有冷漠和冰冷。

“六月,你这样不行,走,我带你去包扎,还有,你这是谁弄的?我们去报警。”

孙韵可倒是极其关心赵六月,牵着她的手就往楼上走,赵六月竟然也没反抗,乖乖的跟着孙韵可,听着她的唠叨和关心。

到了包扎的地方,孙韵可拿出手机:“六月,你这肯定不是自己弄伤的吧?我报警。”

“别。”赵六月握住孙韵可的手机,苍白着脸色说:“不用麻烦了,舅母,我没事,你们先回去吧。”

“这怎么能行?要不这样,周钰,你待会送六月回去,我刚好有个朋友在警察署,我过去做个登记。”

言楚微微挑眉,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很愿意送赵六月回去,可心底里大概是真的爱孙韵可,即便不愿意,却也点了点头:“好。”

孙韵可走了,护士也去拿纱布和药水,赵六月垂着头,抿着唇没有言语。

言楚坐在椅子旁,看着她汩汩流血的手腕,又看见她的唇角有淤青,等了几分钟,护士还是没有来,言楚便坐到她身旁,拿起旁边的药水,冷冷的说:“手拿过来。”

赵六月一愣,抬头看着言楚,见他垂眸,轻轻倒着药水,睫毛纤长,即便多年未见,可他的身上依旧有当年不羁的影子。

“别一天到晚到处混,许誉是个顾家的人,你既然决定要嫁给他,就好好学做一个贤妻良母。”

他轻轻擦拭着她的伤口,小心翼翼。

赵六月没忍住,鼻子一酸,眼泪‘吧嗒’一下就落了下来。

言楚看着她的模样:“很疼?”

赵六月抬起头,冲着言楚甜甜的笑了,泪水横挂在脸上,莫名的让人心疼。

“谢谢你,舅舅,我不疼,许誉还在家等我,我要回去了。”

舅舅?言楚一愣……赵六月怎么突然就改口了。

“我送你回去。”言楚站起身来。

“不用,舅舅你去看舅母吧,我自己一个人可以。”

说完,不等言楚回应,赵六月拔腿就跑,边跑便捂着嘴,任由着泪水滑落。

她可以和言楚只当侄媳和舅舅的亲人关系,也可以把之前的事都抛到一边,可是她受不了言楚关心她。

赵六月蒙头大跑,跑出医院后,就朝着人行道一直跑,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跑去哪里,反正她不想待在那,看着言楚和孙韵可。

跑着跑着,赵六月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

孙韵可怀孕了,言楚娶妻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渴望、期待的东西,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摧毁。

赵六月突然就觉得人生没有什么再值得她好好对待。

“赵六月,听说你要嫁给一个超市老板的儿子?”

耳边,突然传来阴冷的声音,赵六月一惊,抬头看去,只见这条胡同里莫名其妙多了好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手里拿着木棍。

“马三?你怎么跑这来了?”赵六月缓缓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将眼泪擦掉,眸光一转,便看到马三身后的李潘文。

此刻的李潘文早已经没有之前的嚣张,脖颈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可脸上的伤却十分明显,他被人提着后领,畏畏缩缩的站在身后,头也不敢抬起来。

马三是瞢县现在的地痞老大,想当初他和言楚争那块地的地痞老大的时候,马三不知道被言楚打了多少回,回回都是鼻青脸肿,以至于每次看见言楚,马三都得绕道走。

后来言楚跟她私奔,再离开她,远离瞢县后,马三就成了瞢县的地痞老大。

李潘文嗜赌,跟马三借了三万块,输了个精光,好不容易借钱还上了,马三却还要利息,李潘文是还不上了,天天带着吴雅和李初冬躲债。

可没想到,马三居然还能跑到京州来寻人?

看着李潘文那鼻青脸肿的样子,赵六月就知道,肯定又挨揍了,她心里暗爽,从兜里掏出烟盒,点燃抽了一口:“你们要钱找那老头要去,我身无分文。”

李潘文悻悻的看着赵六月,想要发怒,又不敢,只能咬着牙说:“闺女,你爸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就不能帮帮我吗?”

“帮你?”赵六月真是觉得一阵恶心,一口一个‘闺女’叫的倒是挺好,现在孬了,刚才那么凶狠的模样去哪里了?

马三将木棍扛在肩上,流里流气的说:“赵六月,你爸说了,你要嫁给这京州市的一个超市老板的儿子,家里可有钱了,把欠我的十万还给我,这件事就算完。”

“十万?”赵六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指着李潘文:“他不是还给你三万了吗?哪里又跑出来个十万?”

“十万是利息,你爸借了我三万,整整半年才还,你说该不该要这利息?”

半年利息十万,马三真不愧是瞢县的地痞老大,这利息滚的,比高利贷还要可怕。

赵六月笑了笑,夹着烟,指着李潘文:“那你找他要去好了,我没钱,一分都没有,还有,我不是他闺女,他闺女在他身后呢。”

马三眯着双眸,冷冷说:“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帮他还了?”

李潘文一听,吓得浑身颤抖,如果今天赵六月不帮他,马三打死他的可能都有,他脸色惨白,就差没跪在地上了。

赵六月抽尽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冷冷吐出两个字:“不帮!”

说完,转身就走。

马三双眸狠戾,一把拿起手里的木棍,一棍就打在了李潘文的肚子上。

李潘文尖叫了一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站在身后的吴雅和李初冬也是吓得脸色惨白。

“该死的婆娘,你快点叫你女儿啊……”李潘文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吴雅战战兢兢的回过神来,惊恐的看着马三,然后冲着赵六月喊道:“六……六月,妈求你了……帮帮你爸……”

赵六月身子一僵,停住脚步:“你求我干嘛?他对我做那种事的时候,你帮我了吗?”

,怒骂:“JR,想去哪里!”

赵六月握着圆珠笔,咬牙切齿:“你敢过来,我就刺死你!”

“来啊,小JR!”李潘文捂着脖颈,怒气冲冲的抓住赵六月的手,两人一下子就扭打在了一起。

李潘文虽然是个男人,可在这么危及的时候,赵六月也使出了浑身的力气,跟李潘文厮打,挣扎的过程中,李潘文夺过赵六月手里的圆珠笔,狠狠的扎在了赵六月的手腕上。

她吃痛的咬住了嘴,一脚踹在李潘文的裆部。

只听李潘文尖叫了一声:“啊!JR!”然后就匆匆捂着裆部,跪在地上,神色极为痛苦。

赵六月紧紧捂着流血的手腕,赶紧开了门走出去。

一出门,就看见吴雅和李初冬站在门口,浑身颤抖,脸色发白。

赵六月冷笑一声,喊道:“真是个好妈妈。”

吴雅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就像是被堵在咽喉,怎么也说不出口。

李初冬看着赵六月的手,怔怔的说:“姐……你流血了。”

赵六月勾起唇角,看着李初冬:“以后还想好好活着,离这对夫妻远点,好好读书。”

说完,赵六月便匆匆离去了。

八岁那年,吴雅抛弃了她那个只懂得干农活的生身父亲,嫁给了有块地皮的李潘文,从此,她的噩梦就开始了。

回想起这些过往,赵六月只庆幸自己很早就懂得男女之间的事,否则在八岁那年,她就被李潘文给连哄带骗的搞上了。

这么多年里,她都选择住校,要是放假,她也不在家里呆着,才躲过了这么多的劫难。

所以在言楚出现后,她以为自己的一生终于有了托付,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象。

赵六月恍恍惚惚的跑出酒店,刚出门,就打了一辆车朝着去医院。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赵六月的手:“哎哟,姑娘,你的手怎么了,流血呢。”

赵六月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象,压根就没有在意。

流血又如何,这种事,她不是早就习惯了吗,以前被李潘文打的时候,打的骨头都断了一根,她硬是没有哭,现在不过是留了点血,有什么的。

司机很快的将车开到了医院,赵六月已经习以为常,付了钱后就直接进去包扎。

但没想到,一拐弯,就看见言楚和孙韵可,两人正从妇产科里走出来。

赵六月怔怔的看着他们,脑子‘嗡’的一下发了白,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孙韵可的肚子。

难不成……孙韵可怀孕了吗?

走廊来来往往的病人很多,可孙韵可一眼就看到了赵六月,看见她右手流着血,整个人就像失了灵魂的木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呀,这不是六月吗,你怎么回事?受伤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0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