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调教道具PLAY高H小说 又硬又粗又大又爽时间持久

挂断电话后,许誉走到言楚跟前,说:“舅舅,那你送六月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言楚的黑眸一动:“我待会也有点事,不能送她回去,让她自己回去吧。”

许誉愣了愣,回头看着赵六月,略显得有些担忧:“六月,那你自己回去,可以吗?”

赵六月的心情低到了谷底,哪里顾得上许誉说了什么,懵懵懂懂的点头。

许誉见此,笑了笑,走到她跟前,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回来给你买蛋糕吃。”

说完,当着言楚的面,在赵六月的脸颊亲了一口。

赵六月并没有任何波动,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待许誉走后,言楚也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和赵六月说。

她默默的看着言楚的背影,鼻子一酸,总觉得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抓紧了包包,跟上言楚。

言楚并没有开车,直接穿过人行道,赵六月跟着,却发现,他去了以前他们常去的一间酒吧。

这间酒吧,是言楚和他工地上的朋友干活干累了,就会来这里消遣,赵六月跟他来过那么一次。

没想到三年后,言楚再次回到京州,还会来这个地方,他是怀念以前的工友,还是怀念他们以前一起呆过的时光?

赵六月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才走了进去。

三年,时过境迁,这间酒吧也跟着时间发生了改变,据说换了老板,改了装修,从原本的低档会所变成了高级会所,进去的时候,每人就要先交五百,赵六月从包里拿出钱包,拼拼凑凑,才凑齐了五百块,给了酒保。

她看见言楚去了楼上,于是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哟,瞧谁来了,老大来了,赶紧坐。”

楼上的气氛比楼下还要热烈,一看四周,只有他们一桌客人,三三两两的,喝着酒、唱着歌,身边还坐着几个‘公主’,赵六月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衬衫的男人叫着言楚,众人也纷纷给言楚让开一条道。

不知道为什么,赵六月觉得那些人似乎很怕言楚,只有那个穿蓝色衬衫的男人不畏惧,一坐下便拉着言楚喝酒:“老大,这刚回国,这么也不跟我通个气,害兄弟没有给你接风洗尘。”

言楚一坐下,一股子痞帅的气质迎面而来,游刃有余的掏出香烟,点然后夹着修长的手指间,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的模样,让赵六月有些恍惚。

这样的言楚,才像三年前的言楚,而之前在许家人面前的成熟稳重,并不是他。

赵六月曾经说过,她没见过哪个男人抽烟有这么好看得,除了言楚。

事实也确实如此,言楚一坐下,旁边的‘公主’便蠢蠢欲动,纷纷的坐到言楚身旁,恨不得整个身子都贴到他的身上去,娇媚的喊着:“老大,今晚让小妹好好伺候你。”

言楚冷冷的看着那‘公主’痞气十足的扬起笑意,,伸出手勾起那女人的下巴,似乎要贴上去。

赵六月瞪大双眸,心有不忿,立刻冲到了言楚跟前,将几个女人拉开,厉喝道:“别碰他,他是我的人!”

赵六月的突然出现,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言楚轻轻将烟雾吐了出来,眯着黑眸,浑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赵六月?”

蓝色衬衫的男人上下打量着赵六月,帅气的脸上微微露出几分兴致:“这女人是谁?长得不错,过来,陪哥哥喝两杯。”

言楚听到这句话后,情绪并没有多大波动,可赵六月的心,却莫名的疼了。

以前,言楚带她的时候,那些工友也逼过她喝酒,言楚意气风发的将她抱在怀中,如同宣誓一般,说:“她是我的女人,她的酒,我来喝!”

可现在,言楚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这么任由别的男人调侃她,在夜色下,他就如同沉睡的狮子,垂着眼眸,什么话也没说。

赵六月咬了咬牙,忍住哭意,走到男人跟前,大胆的坐下:“好,要喝酒是不是,我喝!来!”

说完,她直接开了一瓶酒,递给男人后,就瓶吹了起来。

赵六月喝的很猛,一下子就将气氛点燃,在场的所有人纷纷尖叫起来。

男人稍微一愣,露出笑意:“有意思,有胆量,我喜欢!”

说完,男人也当着众人的面,将一瓶酒喝下肚。

赵六月看了看言楚的表情,始终没有什么任何波动,只是一根烟抽到底了,他却任由着烟火烧完,灰烬落在他的衣服上。

“小妹妹,你和我说说,你跟他咱们的周公子什么关系?难不成,你也和他露水姻缘过?”蓝色衬衫的男人轻轻的抱住赵六月,笑着问道。

周公子?赵六月愣了愣,周芳他们也喊言楚周钰,这些人也喊他周公子?难不成,言楚这个名字,从头到尾都是来骗她的吗?

赵六月咧开嘴笑了笑:“露水姻缘?你要是喜欢,我们也可以。”

赵六月笑得很开心,可心底里却只是想要气言楚,她不相信他没有任何动静,他们曾经那么相爱,那么刻苦铭心,绝对不会就这么淡忘。

可是,她失望了,言楚的表情始终很淡,甚至听到赵六月的这句话的时候,也没有情绪。

反倒是男人笑得很欢:“好啊,没想到你这女人性子那么野,爷爷就喜欢你这样的,来,跟爷爷走。”

说着,男人直接抓着赵六月的手,朝着隔壁包厢走去。

赵六月不死心的看着言楚,从他跟前走过的时候,赵六月突然说:“阿楚,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吗?”

言楚连头都没抬,只是沉默的从口袋里拿出香烟,继续点燃。

赵六月的心,突然凉了,就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一样,男人拉着她走,她也没有任何感觉,就跟着他去了。

男人将她带到包间,将她推到在床上,解着自己的衣服,而赵六月则愣愣的看着天花板,泪水就这么淌了下来。

她做了这么下贱的事情,他不为所动,她跟别的男人开房,他也不为所动。

看来,他真的不喜欢她了,这五年的思念,全都是自己在痴心妄想。

“放心吧,小妹妹,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男人笑了笑,欺身而上,就在要吻上赵六月的肩头时,门突然被‘哐当’一声给踹开了。

赵六月抬头一看,就见言楚慵懒的靠在门边,形骸不羁的点燃香烟,露出痞帅的笑意,指着赵六月:“白少爷,这个女人,有病。”

白谨城微微皱起眉头,又看了看赵六月,当下就脸色发青,匆匆从她身上下来,穿上衣服后,骂了一句:“晦气!”

说完,走到言楚的跟前,小声说:“周公子,明天赏个脸去吧。”

言楚笑了笑,拍拍白谨城的肩膀,黑眸幽暗无比。

赵六月慢慢的坐起身来,看着昏暗的灯光下,言楚慵懒而俊美的脸,显得如此不羁。

她抽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到他的跟前,抬头看着他:“你还在乎我,对不对?”

赵六月的眼里充满了期待,只要言楚现在愿意,她就可以抛下一切和他走,哪怕付出所有的代价。

可言楚的态度显得这般无所谓,他深深抽了一口烟,吐在赵六月的脸上,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赵六月抓紧他的手,哭着喊道:“阿楚,我不相信你不爱我,你来救我,说明你心里还有我。”

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此刻将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全部展示在言楚的面前。

只是如此柔情的话语,在言楚的耳里听来,却已经不再动人,甚至这个女人站在他的跟前,他都已经不在乎。

毫不留情的甩开她的手,看见她的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只是不屑的笑了:“赵六月,许誉是我侄子,我怎么能看着我的侄媳被别的男人给上了吧,。”

“侄媳?”赵六月呢喃着:“那你怎么不告诉许誉,我的第一次给了你?”

言楚深深的抽了一口烟,神色冷峻:“赵六月,男人都是爱玩的,你碰着许誉,是你的幸运,他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这一点,我可比不了。”

“不相信……”赵六月踉踉跄跄的退后了一步:“如果你真的这么爱玩,你当初怎么会选择和我私奔?我不相信!”

“天真!”言楚将烟头扔掉,不羁的扭头离去,丢下一句:“回去吧,还有,别把我和你之间的事告诉许誉。”

赵六月不甘心,身子摇摇晃晃的追了上去,哭着说:“言楚,我只求一个答案,当年你离开,是不是因为……孙韵可?”

当年房东说言楚离开是因为傍上了大款,她不相信言楚会是这样的人,她紧紧的看着他,却见他俊美的脸上微微露出讥讽的笑意,甩开她的手,冰冷的薄唇慢慢吐出一个字:“是!”

赵六月身子一踉跄,就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先是错愕,紧跟着唇角便突然咧开,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她就哭了,嘴里喃喃说道:“不会的……你不是这样的人……”

言楚看着她这个模样,微微皱起眉头,走到她跟前,贴近她的身子,右手扶着她的纤腰,气息温热的喷洒在她的脖颈上,沙哑的说:“男人的心,会停留在很多女人身上,你不过是其中一个,但韵可不同,对于我来说,我这辈子要的人,只有她。”

赵六月的泪‘吧嗒’一下,落在言楚的掌上,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低着头,褪去了之前的不可一世。

言楚突然觉得有些闷,放开她的纤腰:“你是许誉这辈子要的人,好好珍惜,别折腾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08.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