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调教道具PLAY跪趴NP,穿丁字内裤带着震蛋被SM

浴室中。

柏景澜又有些懊恼,却不想再跟对方争执。

他有些烦闷地扯下睡裤,穿好,张口想要睡衣,宠儿却先一步拿着他的睡衣走了过来。

但见,女人不顾三七二十一,拉起他的胳膊将衣物套上他的手臂,十分熟练地帮他穿上了睡衣,随即开始帮他系身前的纽扣。

她的动作很麻利,看不出是个什么心情。

柏景澜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不受控地开口:“很不耐烦?”

“有吗?难道澜爷想娶个温吞乌龟做老婆?那可真不好意思,你面前的这个人做起事情向来雷厉风行。”

宠儿也不看他,自顾自地系着最后一颗纽扣,好似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柏景澜当即又燃起一股子火气,故意说:“离婚协议准备好了,明早签一下,别搞不清自己的身份,你不是这里的女主人。”

“至少现在还是,离婚协议不是明早才签吗?”

宠儿根本不把男人说的话放在心上。

说白了就是不想给自己添堵。

看起来单薄瘦弱的女人拉起男人的两条胳膊,转回身说道:“趴上来,配合一点,我背你出去。”

这女人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柏景澜想到傍晚被她拖进浴室的场景,暗暗地咬了咬牙,前胸却乖乖地贴上了宠儿的后背。

感受背部压上来的重力,宠儿屏住了一口气。

背起男人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她能做的也只是把他背出浴缸。

她暗暗地咬住牙关,一个用力将柏景澜背起,随即便失了力气。

男人的双腿垂落在地,柏景澜吓了一跳,还以为两人会摔倒。

结果并没有。

宠儿弯下身子,拖着他离开了浴室。

两人来到大床边,宠儿把他放到床上就不管他了。

但见,女人一句废话没有多说,绕到大床的另一边,看着被窝里的柏宇宸询问。

“宇宸想听什么故事?我去拿故事书还是想听我讲新故事?”

“新故事。”

小家伙乖乖地回答。

下一秒,宠儿掀开被子,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侧躺在了柏宇宸身旁。

“你要睡这里?”

柏景澜有些烦闷地皱起眉头。

他可没想过让这女人睡他的房间,睡他的大床,他对女人是有洁癖的。

“澜爷若是不介意,可以一起听故事,说不定可以助眠。”

宠儿根本不在乎他的态度。

他明明表现出反对的情绪,她却不放在眼里。

这女人……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

“好了,我们开始讲故事,宇宸把眼睛闭上。”

面对柏宇宸,宠儿可不是对他的那副态度。

他看着女人释放着充满母性光辉的的笑颜,聆听着她无比柔软的言语,感觉这女人就是个妖孽。

她怎么可以把暴力和温柔融合的这么好?

“爹地,我们睡觉吧。”

柏宇宸见他坐在那里不动作,轻轻地开了口。

他看向儿子的脸颊,看着孩童眼中消失不见的淡漠,心尖柔软了一下。

是他太自私才让儿子失去了母亲。

那女孩已经过世五年了,他是不是也该给儿子找个母亲了?

下意识地,柏景澜瞟了宠儿一眼。

他只是想给儿子找个母亲,并非给自己找个老婆,这女人靠谱吗?

如果还行,他也懒得麻烦。

反正明天离婚协议签好,什么时候让对方离开是他说了算的。

男人在心里盘算着,身体缓缓地躺下来,没有了戒备之心。

一旁,宠儿见他不找茬了,便想开始给柏宇宸讲故事,结果她还来不及开口,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很快,萧然的声音也传了进来:“澜爷,楚小姐来看您了。”

“言楚……我怕……”

“别怕……”

话音落下,少女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色,双手紧紧抓着少年的胳膊,紧跟着……

言楚是个混混,经常在瞢县打架、收保护费,十八岁已经是瞢县的‘地头老大’,瞢县三中的学生都很怕他。

可偏偏言楚还长了一张俊美无双的脸,按照学校里的人说,言楚就是瞢县的县草。

赵六月第一次见言楚,是自己被继父欺负,跳窗逃跑,结果砸中了要去收保护费的言楚。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惹了继父,还打中了传说中的地痞老大。

但没想到,言楚给她交了医药费,就走了,甚至连怪罪她的话都没说。

“六月,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少年轻轻吻着她的额头。

赵六月依偎着言楚:“阿楚……我们逃出来了,接下来怎么办……”

今年高考,赵六月跟言楚私奔了,带着三百多的私房钱,跑到京州,在这个一晚只收三十块的旅社里相互依偎。

言楚紧紧抱着她,英俊帅气的脸上露出坚定:“我一定会闯出一片天地,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富有、最幸福的人!”

赵六月笑了,抱着言楚,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为了能够生存下来,言楚开始去工地找零工打,没有学历,没有能力,能做的,只有苦力活。

每天二百,没半个月就攒下了一千多,言楚咬咬牙,租了一间房,每天晚上,两人依偎着躺在只有一米宽的床上,他紧紧的抱着赵六月,笑着说:“等赚够了五万,我们就租个店面来,让你当老板娘!”

二十岁的言楚,第一次给了赵六月一个方向和梦想。

一个店铺的老板娘,简简单单,温馨自在,然后和言楚结婚、生子。

起初,赵六月的梦想就这么简单。

可没想到,就在半年后,言楚攒够了四万,在赵六月生日那天,给了她致命的打击。

赵六月的生日,就在六月一号儿童节,言楚老笑她一辈子都是孩子,还说今年的生日一定要给她一个惊喜。

“你说什么……阿楚他……他走了?”

“嗯,他退了租,带着个女人,走了。”

六月一号,赵六月很是兴奋,言楚说今天是她生日,要去买蛋糕,让她去菜市场买菜,结果在回来的途中,接到了房东打来的电话。

她浑身颤抖,脑子一片空白,手里的菜也不知觉的掉落在地。

“哦,对了,他说,让你以后别找他,他不想见你。”

说完这句话,房东就把电话挂了。

赵六月愣了很久,很久,明明是六月天,可是她的身子却如同寒冬腊月般阴寒,缓过神来,便立刻朝着家里跑去!

这一定是假的,言楚那么爱她,怎么会跟别的女人走了?

她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只希望这一切是房东开的玩笑话。

本要二十分钟的时间,赵六月仅用了十分钟就跑到了家里。

门没关,大概是房东刚从里边出来,赵六月浑身颤抖,往里一看,二十平米的房子里,除了沙发和电视,其他什么都没了……

赵六月颤抖的走进去,走到电视柜下,将抽屉打开,里面放着的三多万现金,也没了,只留下一个吊坠。

“你也别难过了,你男人长得好看,追他的女人多的不得了,跟他一起走的女人,长得可漂亮了,听说是什么集团的董事长,能给他好多钱,他那么年轻,肯干吃苦,跟着你呆在这个地方,一辈子都出不了头。”

房东见有人,便折了回来,看见那人是赵六月,就多了嘴,说上一说。

赵六月抓着那块吊坠,哭得泣不成声。

……

五年后。

赵六月二十三岁,十八岁那年跟言楚来了场爱情的私奔,换来的是心如刀绞的下场。

后来,她被继父给抓了回来,打了她一顿,将她关在家里饿了好几天。

几天后,继父将她放了出来,恶狠狠的警告她,如果再逃跑,就打断她的腿。

赵六月不再叛逆,重回校园参加高考,高考后,考上了一个三流大学,虽然不好,但也算是脱离了那个‘家’。

大三,学校里的文学才子许誉对她展开了追求攻势,赵六月笑兮兮的说:“许誉,我没有心的,这样你也要跟我在一起?”

许誉点头道:“我爱你就行了。”

赵六月就这样和许誉在一起了,她不爱他,可是许誉能给她钱,而且家里是开店铺的,她开始最大的梦想,不就是要个店铺吗?

毕业后,赵六月直接跟许誉回家了,在他家开的超市里做管理工作。

半年后,许誉提出结婚,赵六月同意了。

“六月,今天双方家长见面,我……我有些害怕……”许誉紧紧握着赵六月的手,帅气的脸上还有些担忧。

赵六月化着浓妆,吻了吻许誉,见他的脸逐渐红了起来,笑着说:“这么害羞,新婚之夜,难不成还要我主动?”

许誉是第一次谈恋爱,招架不住赵六月的这些举动,却又不想在她面前失去尊严,便抱住她,一字一句的说:“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赵六月神色一闪……

这句话,曾经某个人也和她说过……

只可惜,誓言根本就不可信。

赵家就来了几个人,继父、母亲和同母异父的妹妹。

而许家几乎能来的都来了,地点就定在京州最豪华的酒店。

许家人在京州算得上大户人家了,有几家连锁的超市,另外还有店面,车、房子,所以当两人赶到酒店时,许誉的母亲给了她一个红包,她拆开一看,里面有三千块现金。

站在大门寒暄了好一会,见人都到齐了,便去了包厢。

二十多个人,包了一个大包厢,桌子都差点坐不下,赵六月眼瞅着还剩下一个位置,便问:“留着那位置做什么?”

“那是我舅舅的位置,他等会就到。”

“你还有舅舅呢?”赵六月有些讶异:“我在你家做那么久的事,怎么都没听过这回事。”

“我那个舅舅是家里抱养来的,从小跟我们就不亲,小时候没少在外惹事,后来还离家出走好几年,最近听说在国外混的不错,可能也是觉得有面子了,所以家里人就试着跟他联系了一下,没想到真联系上。”

“行啊,这么皮的舅舅,你们还抱养来做什么,没事找事做吗?”

“这不是当初那算命的说我妈克母克父什么的,说要找一个男人压宅,所以就去孤儿院把我舅舅抱来了,我妈当时才几岁啊,当老公肯定不可能啊,所以就变成弟弟了,也就是我舅舅。”

赵六月不禁笑了笑,这许家还真迷信,压宅这种事也信,抱来这么个野种,吃了这么多年饭,还离家出走,看样子关系也不怎么样,简直就是个白眼狼。

许家人是第一次见赵家人,周芳上下打量着赵六月的父母,越看就越觉得不对劲。

这怎么这么穷酸,连件西装都不穿,破破烂烂的穿个皮衣就来了,不伦不类。

两家人正寒暄着,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先生,里边请。”

门,开了,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

赵六月还没回头,就听见许誉喊了一声:“舅舅。”

赵六月一听这话,也赶紧站起身来,以示欢迎。

但没想到,一回头,她看见的,是消失了五年的言楚。

赵六月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和言楚会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他消失的那段时间里,她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他,梦见他抱着她,跟她说自己不是有意离开,还和她说,他爱她。

每次梦醒过来,看见的都是黑漆漆的房间。

她一再告诫自己,言楚走了,不要她了,和别的女人私奔了。

可是……她心疼,疼的就好像被刀子一刀一刀的割。

后来的后来,她就习惯了,习惯夜晚里没人抱着睡,习惯夜晚里听不到别人和她说故事,哄她睡觉……

再后来,她就决定把言楚忘了,重新开始。

可她没想到,她在有生之年,会遇上言楚,更没想到,她要嫁的人,是言楚的侄子。

上天真是跟她开了一个非常大的玩笑。

赵六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席位的,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也没听到许誉说了什么,慌慌张张,甚至手足无措的拎着包跑到卫生间,用冷水拼命拍打着自己的脸。

背靠着墙壁,赵六月双手颤抖的从包里拿出香烟,又颤抖的点燃。

抽了一口后,情绪依旧不能稳定。

那人是言楚吗……是他吗……

赵六月拼命的抽烟,一口一口的抽着,浑身颤抖,嘴里咒骂着:“骗子!”

她那么义无反顾跟着言楚这个混混私奔了,他每天搬砖,赚钱养家,还说存够了钱,就买下一个店铺,让她当老板娘,衣食无忧。

在破旧的出租屋里,她无限的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可是结果呢?全他妈都是骗人的。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声音。

“那就是赵家人啊?怎么一副穷酸样,你看见那六月的父亲没,浑身脏的要命,裤腿上还有泥巴,像是刚干完农活。”

“可不是,看她那母亲和她妹妹,典型的乡下人,刚才还把酒桌上的纸巾和鸡蛋全塞到包里去了。”

“我们家许誉要娶这种女人……我真有点担心,你说她是不是一开始就冲着我们家钱来的?”

“保不准,父母都这样,孩子肯定也差不多哪里去。”

“这可不行,我得跟许誉说说去。”

周芳和许誉姑姑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入赵六月的耳里。

她抽尽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进水池,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卫生间。

再次走进包厢,她看见三年不见的言楚,长相越发俊美,那时,还是个毛头小子,现在,已经风度翩翩,即便是一身休闲装,也挡不住他非凡的气质。

赵六月坐了下来,许誉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赵六月笑着说:“许誉,你妈不同意我和你在一起,要不我们分手吧。”

许誉脸色一变,握住赵六月的手:“六月,你怎么了,别瞎说,我妈可喜欢你了。”

赵六月一把甩掉许誉的手,站起身,冷冷说:“许誉,我跟你玩完了,结婚的事就算了,咱们分道扬镳。”

“六月!”许誉慌了,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惹得赵六月这般生气。

场面一度尴尬,周芳也忍不住指着赵六月:“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赵六月冷笑:“您就别藏着掖着,瞧不起我们直说,实话告诉你,我就看上你们家钱了,不过现在呢,我瞧不上!”

话音刚落下,赵六月继父李文冲上来,狠狠的给了赵六月一巴掌。

猝不及防,谁都没料到这一巴掌会这样落在赵六月的脸上。

‘啪’的一声,惊得在场的人,哑口无言,目目相觑。

柏景澜郁闷至极,低垂着眼眸静坐在浴缸中。

宠儿步入浴室,感受到男人烦闷的情绪,心里头也有些愤愤不平。

她都做到这般了,这男人却毫不领情,换谁也平衡不了。

心里头突然有些不爽,恶魔心态跃跃欲试。

她瞟见浴巾架上的毛巾,冒出来一个主意。

随即,随心而动。

她走到浴缸边上,扯下毛巾,直接招呼上柏景澜的头顶。

按着男人的脑袋,用力擦拭他的头发。

沉醉在自我思绪里的澜爷,先是一惊,而后恼怒不已。

这女人暴力到像是在擦拭一个皮球,她是故意虐待他吗?

“喂,你别太过分了!”

澜爷怒了,伸手去抢毛巾。

宠儿一把扯下毛巾,砸到了男人身前:“身体你自己擦!”

说完,她按下了排水开关。

返回来的一瞬,她看到了顶着鸡窝头的男人。

澜爷这头乌黑的短发着实被她蹂躏的不轻。

“噗——”

着实忍不住笑,她捂住了嘴,撞进男人眼底的双眸弯成了两道月牙,开心到无法掩饰。

柏景澜顿时黑脸:“你是故意虐待我?这就是你所谓的照顾!”

“对,情感是需要互动的,澜爷既然选择虐待,那日后也别想好过,我听说虐恋才表示情深,日后咱俩就互虐吧。”

宠儿瞟了眼逐渐流失的池水,又道:“澜爷不想被我虐待就赶快擦干净自己,我出去给你拿衣服。”

说完,她转身离开,那叫一个潇洒。

该死的!

柏景澜气得咬牙。

这女人已经骑到他头顶上了,他却压制不住她。

这感觉该死的烦躁!

“怎么样?澜爷可以出来了吗?”

宠儿返回浴室,浴缸里的水已经差不多流干净了。

柏景澜孤身坐在浴缸中,湿哒哒的浴巾遮着男人的下半身,手中紧攥的毛巾已经湿透了。

他还没擦干身体,想来是郁闷到了极致,正琢磨怎么报复她呢。

宠儿看破不说破,拎着男人的睡衣来到浴缸边上,将衣物放到干燥的浴巾架上,然后不顾男人是什么想法,抢过对方手里的毛巾,扭干,强行擦拭男人的肩头、前胸以及后背。

因为柏宇宸在房间里,她不想跟男人发生争执,这会儿不似刚刚那么暴力。

柏景澜冷眼睨着她的一举一动,这会儿也想不到怎么报复这个女人。

毕竟她是在服侍他,他暂时挑不出什么理。

“好了,下面澜爷自己擦!”

再次把毛巾甩到男人身前,宠儿转回身送给男人一道背影。

“内裤!”柏景澜冷道。

这女人指不定还是个女流氓,他不能不防。

他只要扯掉身前的浴巾就会被这女人看光光,那是他最后的尊严,他得保护好。

“给!”

宠儿也不迟疑,拉过男人的内裤举到他面前。

他一把抢过,冰冷道:“转过去!”

“你以为我想看你!”

宠儿嘴上不饶人,身体却配合着转了过去。

柏景澜盯着她的背影又咬了咬牙。

这女人牙尖嘴利,他着实怼不过她。

算了,今晚暂时不跟她计较。

自行擦干身体,柏景澜撑着浴缸边坐到了一旁干爽的平台,穿上了内裤。

莱卡平角裤遮不住某处风光,他只好又开口:“睡裤!”

“接着!”

因为他坐去那里,两人之间有些距离,宠儿扯下睡裤直接丢了过去。

真丝睡裤不偏不倚地落在柏景澜的头顶,蒙住了男人的脸颊。

这么大不敬的举动也就她温宠儿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06.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