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YIN荡的公司聚会 小雪早被伴郎摸湿出水了

餐后……

宠儿将柏宇宸抱下餐椅,看向坐在一旁的柏景澜问:“澜爷,刚吃饱饭不适合剧烈运动,我可以带宇宸去花园里走走吗?”

“一起!”

柏景澜回答的毫不犹豫,显然他是不信任她的。

或者说,他根本不准许她跟儿子单独相处。

不过也无所谓,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那我们走吧。”

宠儿上前准备推上柏景澜的轮椅。

男人却操控轮椅自行离开了餐厅,把她丢在身后,很明显不屑她的好意。

也好,这样她就有时间多陪儿子了。

在这样的家庭生存,她能做的也只有宽慰自己。

好在,这些年练就了她内心的强大。

“走吧,宇宸。”

拉上儿子的手,母子俩离开了餐厅。

萧然守在别墅门口,别墅大门是敞开着的。

男人提醒:“澜爷在花园。”

“好。”

宠儿带着儿子走到门边,花园里突然传来柏景澜冷漠无边的声音。

“什么事,这么心急火燎?”

“澜爷,老太太让我请少奶奶过去,说是有急事商讨。”

一个小女佣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宠儿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萧然也因此皱起了眉头。

小女佣口中的老太太是柏景澜的祖母。

那老人家默守陈规,从来没把澜爷当成是柏家人,平日里称呼柏景澜私生子,这么些年几乎不跟柏景澜往来,这突然要见宠儿,着实有些蹊跷。

宠儿知道对方是谁。

因为没有调查到二儿子的情况,她把柏家上上下下都调查了一遍。

然而并没有找到线索,只是了解了每个人的个性。

“少奶奶,麻烦您跟我走一趟吧,老太太要见你。”

小女佣跑进别墅,看起来没什么敌意,只是格外着急。

宠儿她看向柏宇宸知会:“宇宸等等我,我去去就回。”

不要!

柏宇宸心里头这般想,可话未出口,只是用小手紧紧地握住了宠儿的手。

小家伙知道老太太十分严厉刻薄,很不待见他和爹地。

他担心宠儿去见对方会受委屈。

宠儿看出了儿子眼底的担忧,心里升起了几分暖意。

可这会儿即便是龙潭虎穴她也得去,不然绝对会让人并购她这位少奶奶摆架子。

为了能有个和谐的环境跟儿子相处,她必须走上一遭。

“放心,妈咪是有功夫的。”

伸手揉了揉儿子的头顶,宠儿笑得格外自信。

此举一出,当真安抚了小家伙的情绪。

他怎么忘了,新妈咪是有功夫的呢,她会保护自己的。

小家伙放开了宠儿的手。

站在宠儿面前的小女佣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快走吧,老太太性子急,晚了她会发脾气。”

说着,她便急急地迈开了脚步。

宠儿没有挣扎,顺着对方的意思,跟着对方离开。

两人来到花园,柏景澜的轮椅停留在花园里。

男人看着宠儿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完全没有阻拦她的意思,也没有要出面保护的想法。

这人根本指望不上。

他怕是巴不得有人能将她赶走。

宠儿故意扬起笑容:“澜爷,我去面见一下老太太,很快回来。”

回来那两个字她故意咬重了音节。

意思是什么,她相信柏景澜听得懂。

男人也确实听懂了她的意图。

柏景澜在心中烦闷了一下,面上冷若冰霜:“但愿。”

“那稍后见。”

宠儿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情绪,跟着小女佣前往了老太太的住处。

“知不知道老太太找我是什么事?”

跟着小女佣来到老太太的花园,宠儿试探。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总得了解点情况。

可小女佣一无所知。

“不知道,柏老也在,我们快走吧。”

女孩着急交差,应酬一声,拉着宠儿跑了起来。

两人迈进别墅大门,室内的景象着实让她震了一下。

梨花木的大沙发边上坐满了人。

柏枫晏和他的原配夫人苏晴,一左一右的围坐在老太太身边。

长条沙发边,柏耀阳母子面对面地坐在单人沙发上面。

这情况……怕是柏耀阳那人渣搞的鬼。

柏枫晏没能帮他出了那口气,他把事情捅到老太太这里来了。

“跪下!”

心里才这么想着,沙发边就传来了苏晴格外严厉的声线。

宠儿抬眸,气场凌然的女人正怒瞪着她。

对方的气场很强,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

当年柏枫晏娶她进门,是为壮大柏家实力,很明显苏家是个什么背景。

苏晴有多么心狠手辣,调查资料上有显示。

当年她为了阻止柏枫晏跟柏景澜的母亲私奔,逼着柏景澜的亲妈喝下了毒药,丢下了紧紧两岁半的柏景澜。

柏枫晏当时差点杀了她,可在老太太的劝说之下,忍下了那口气。

这个家里的人际关系着实有些复杂,她必须硬气一点,不然非被人欺负死不可。

“请问,让我下跪的理由是什么呢?”

宠儿摆出一副不卑不亢的态度向大家走了过去。

老太太瞅见她面容上的自信皱起眉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那私生子的亲妈不在了,苏晴就是他的母亲你的婆婆,你怎么能对你的婆婆大不敬?”

“奶奶,您想多了,我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请教一下。”

来到茶几前,宠儿规规矩矩地站定,看着一群人的眼神淡定如初。

苏晴冷眼看她,心里头早已燃起怒火。

今天之前,她还不相信那个道士说的话。

可柏景澜真的醒了,她就不得不相信了。

都是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唤醒了她的死对头。

柏景澜一醒,她可能会忧虑到睡不着觉。

那个男人太聪明,如果被他查出那场车祸是她的所作所为,她不敢想象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来人!”

怒火灼烧心头,苏晴又大喝一声。

伴守在别墅门口的保镖们立刻迎上前去。

柏枫晏扫了苏晴一眼:“你要做什么?”

“既然是柏家的媳妇就该懂柏家的规矩,我不介意亲自教诲她。”

有老太太在身旁力挺,苏晴这话说的理直气壮。

坐在她身旁的老人家瞥向柏枫晏催促:“你回去吧,我们女人家的事情你参与什么?”

“妈……”

柏枫晏想帮宠儿争取宽大处理,毕竟能被柏景澜看上的女人实在少之又少,他担心这群人会吓跑了宠儿,然而老太太不给他插话的机会。

“怎么?为了这么个小丫头,你连你母亲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柏家算不上是豪门世家,家中的产业都是柏枫晏父亲一手打下的江山。

老太太不仅陪着丈夫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还因为丈夫英年早逝独自扛起了家中的重担。

她一边打理公司事务,一边照顾三个未成年的儿子。

她的百般辛苦都看在儿子们眼中,在家中十分受人尊敬,儿子们都不敢轻视她。

柏枫晏也不例外。

老人家这般说,他根本不敢反驳。

男人暗暗地叹了口气,又爱莫能助的扫了宠儿一眼,随即起身离开。

苏晴和老太太目送他走出别墅,双双瞪上宠儿,摆出来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

“你们还不动手,傻站着做什么?”

苏晴扫了眼守在宠儿附近的保镖,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很清楚。

两名保镖上前架住了宠儿的手臂。

老太太瞟向守在楼梯口的小女佣吩咐:“去,把我的戒尺拿来!”

戒尺可是柏家最高的惩戒。

放在古时候那就叫挨板子。

柏耀阳一听这话喜从心来,洋洋得意地瞟上了宠儿。

李秀琴也挺欣慰,原本她还担心儿子会把事情闹大,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

宠儿撞上男人的眼神,差不多想到了什么。

戒尺这东西,不是拿来打手板,就是用来打屁股,打哪里她都不愿意!

“奶奶,我还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您要惩罚我,能把话说清楚吗?”

宠儿依旧不卑不亢,甚至有些理直气壮。

苏晴恨得咬牙切齿:“那么丢人的事情你都干得出来,你还有脸来问奶奶为什么惩罚你,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要脸的很!”

“我哪里不要脸?不管是您还是奶奶要责罚我,我都希望你们能拿出证据,否则就是诬陷,我不认。”

很明显就是柏耀阳捣的鬼,宠儿瞥上男人补充:“如果您们只想听片面之词,那就是欲加之罪,我不会任人宰割,因为我问心无愧!”

“好大的胆子,给我拿下!”

苏晴岂能容的她如此嚣张,女人发狠似地瞪向保镖。

挟持宠儿的保镖们腾出一只手,按着宠儿的后背将人按倒在梨花木大茶几上。

凹凸不平的雕花隔得她胸口生疼,有些难耐地皱起了眉头。

可她没有动,现在还不是时机。

“老太太,戒尺拿来了。”

抱着戒尺的小女佣气喘吁吁地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整整一米长的板子,是一整条铁桦木做的。

这种木材十分坚硬,堪称木材中的钢铁。

柏耀阳欢喜的要命,恨不得宠儿的屁股开花,面上却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看向老太太求情:“奶奶,您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您要是真把她打坏了,我小叔八成会心疼,到时候他要是找您们算账……”

他故意没把话说完。

老太太不待见柏景澜,苏晴更是把柏景澜视为眼中钉,他这般说,不过就是想挑起两人更深的怒火,让他们更狠地教训宠儿。

到时候,他就把宠儿捡回去羞辱,出了他那口恶气。

“打,重重地打,打到她求饶,打到她不敢再水性杨花,我会怕那个私生子嘛!”

老太太明显上了套,已然没了往日和善的模样,看着宠儿满脸不耐烦之像。

依着她,她根本不会给柏景澜娶亲,她巴不得那个私生子一睡不醒。

“还傻愣着做什么?没听到老太太的话?”

苏晴又瞪向了两名保镖。

她故意把事情闹大,也是为了给自己立威。

她这是打狗给主人看,让柏景澜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说白了,也是为了自保。

“给我吧。”

保镖们自然不敢反驳什么,其中一名保镖接过了小女佣怀中的戒尺。

下一秒,被按压在茶几上的宠儿翻身而起。

那迅猛又疾驰的速度吓了保镖一跳,挟持她的保镖踉跄地退后一步。

宠儿迅猛上前,拉起男人的胳膊,动作熟练地来了一记过肩摔。

“呯”地一声,被撂倒在地的男人苦不堪言,一口气梗在喉头,连痛呼都卡在了喉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0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