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多人强伦的小柔小说片段,这木马就是专门为你设计的

把眼睛闭上!”

柏景澜实在忍不住尿意,有些沮丧地喝了一声。

“好,你尿吧。”

宠儿十分配合地闭上眼睛,还转过头,送了个后脑勺给男人。

然而,她并没有平息男人恼火的情绪,大名鼎鼎的澜爷觉得颜面尽失,暗戳戳地思考要怎么惩罚这个女人。

这个敢骑到他头顶上的女人实在是可恶的很。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的胆量,让他觉得勇气可嘉。

从来没有女人敢这样挑战他!

“好了?”

没有再听到异样响声,宠儿转回了头。

柏景澜扫了眼她还紧闭的双眸,恼怒的情绪散了几分。

“我要洗手。”

他不在咆哮,平静寡淡的口气停在宠儿耳中有种他在认输的感觉。

师傅说过,男人最不能伤的就是自尊。

宠儿不多言语,睁开眼扫了眼盥洗台的位置,将男人架过去,帮他打开了水龙头。

柏景澜一边洗手一边在镜子里瞄着她。

宠儿垂着头并没有看对方,他在洗手,她无事可做,模样看起来有些百无聊赖。

这态度看在柏景澜眼中有些不爽。

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好似那种不被在意才燃起的烦闷。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你的大言不惭是否打脸的太快?”

男人一掌拍上水龙头,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手,镜子中瞟着宠儿的眼神带着几分轻蔑和嘲讽。

宠儿从口气里就听出了男人的情绪。

果不其然,一抬头就从镜子里看到了男人充满蔑视的眼神。

这家伙简直就是卸磨杀驴,没有她,他今天非尿裤子不可!

可是跟他硬碰硬似乎也不妥当,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嘛。

“呵!”

宠儿故意轻笑一声,又故意垂眸瞟了眼柏景澜的下半身,再抬起头来对着镜子里的男人嘲弄一笑。

“澜爷的双腿虽然不中用了,可是某个功能似乎还很正常,你若不相信我说的话,不如今晚咱们就洞房?”

“你……”

主动的女人倒是见过不少,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不故作矜持的。

柏景澜就像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一样,盯着宠儿的眼神异常复杂。

宠儿说是说,可绝不会那么做。

说白了,也就是在回怼男人。

眼见柏景澜紧皱的眉心,她伸手压下那处凸起,巧笑嫣然:“我只是在提醒澜爷一个事实,我幻想的洞房可不是我主动的,我相信澜爷早晚还会生龙活虎的,所在这事咱们以后再说。”

说完,她搀扶着男人迈开了脚步。

柏景澜垂眸瞟着她,有种遇到妖孽的感觉。

从前都是他拿捏女人,现在有种要被这女人拿捏的感觉。

该死的不甘,也不知道该怎么怼人,他没有跟女人独处的经验。

当然,除了当年那晚。

然而,那晚的女孩是那么的乖巧懂事,明明那么疼却一声没吭,窝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她太小了,才十八岁而已。

现在想想,他简直就是禽兽。

“好了,澜爷这会儿消气了,能安安生生地吃饭了吧。”

把男人扶坐到床边,宠儿瞟了眼床头柜上的餐盘。

堂堂澜爷虽然失势了,却不影响伙食,餐盘里都是山珍海味。

可见,柏枫晏真的很宠溺这个儿子。

也是,柏景澜的母亲因为爱他才丧命,他也该对这个儿子好一点。

宠儿伸手拿起饭碗和筷子举到了柏景澜面前:“澜爷自己吃还是我喂您?”

“你出去!”

依旧赶她,柏景澜不接她手里的碗筷也不看她,好像在无视她的存在。

这么下去可不行,她想好好照顾儿子,不想在这人身上浪费时间。

他们的关系不和谐肯定是要浪费精力的。

灵机一动,宠儿把碗筷放回到餐盘,拿起放置在一旁的勺子,盛了口米饭,在柏景澜完全没留意的情况下,一把捏住男人的双腮,强行将米饭送到了男人口中。

她这动作虽不暴力却也透着几分强势的感觉。

柏景澜看着她好一阵愣神。

她才不管那些,送出勺子盛了一块红烧肉,用同样的方式送到了男人嘴里。

澜爷被塞了一口的食物,根本说不出话来,怒意横生地瞪着她。

她看出了男人的情绪,故意弯起嘴角痞笑:“澜爷不乖,我有很多法子治你,你不吃饭我就强行喂你,你不睡觉我就叫医生过来给你注射镇定药物,你喜欢作闹我就给你收拾残局,总之我不会离开,澜爷最好不要白费心机。”

说完,她拉起男人的右手强行将勺子送到对方手中,转身就走。

时间不早了,儿子还没有吃饭呢,她不想跟这人浪费时间。

她这样忽冷忽热的举动,看在柏景澜眼中就是个奇葩,是个怪物。

他拿她一点办法没有,只能目送她的背影消失。

门外,宠儿关上房门的一瞬,心尖徒然一抖。

她不知道柏宇宸站在门外,突然看到对方,吓了一跳。

“宇宸,你怎么在这里?”

她走到儿子面前蹲下身体。

柏宇宸抿了抿小嘴唇,垂下眼眸:“你可不可以对爹地温柔一点?”

这女人对他很温柔,可是对爹地实在暴力。

他看到她把爹地拖去了浴室,然后又看到她捏着爹地的脸,逼他吃饭。

这样的态度,他接受不了。

“小傻瓜,对付你爹地来软的是不行的,以后你就懂了。”

大概看出了儿子的情绪,可宠儿并不多做解释,因为说了也没用,小朋友怎么那可能理解大人的想法。

她将儿子抱起,走向楼梯口。

柏宇宸这会儿没有挣扎,不想看她却忍不住看,小眼神飘忽不定,还有话要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只好又抿住了小嘴唇。

宠儿没有过分关注儿子的心思。

脑海中晃动着柏景澜刚刚站立起来的身影,她打算给他请个中医。

这事得着手办起来。

七七不能长期安顿在贺子忻那里,那家伙时常不靠谱,她有些担忧。

柏景澜好起来就能东山再起,届时她也就不算欺负人了。

儿子她是势必要带走的。

“少奶奶,晚餐准备好了,您跟小少爷开餐吧。”

萧然守在一楼大厅,眼前他们下来便知会了一声。

“好的。”

宠儿点了点头,在萧然的指引下走进餐厅。

长方形餐桌上摆满了菜品,跟送给柏景澜的菜色一模一样,柏家人并没有差别对待她,又或者是因为柏宇宸的关系,也不能吝啬了餐品。

“我抱着宇宸吃还是你坐下来自己吃?”

将儿子抱到餐桌边,宠儿询问。

柏宇宸指了指他的儿童餐椅:“我自己可以。”

“好的。”

这种事没必要强求,宠儿将儿子放到了儿童餐椅上。

下一秒,别墅的门铃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

萧然匆匆跑走。

片刻,大厅传来犀利的女性声线:“那个女人在哪里?”

这口气貌似来者不善。

宠儿微微挑了下眉,伸手揉上儿子的头顶:“宇宸乖,我出去看看是谁来了,你乖乖吃饭不要出来,知道吗?”

“嗯!”

小家伙本就不喜跟其他人接触,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

宠儿起步离开,来到大厅便看到了坐在沙发边的三人。

柏耀阳那个人渣还真是小气的很,他竟然把柏枫晏给叫来了,还有那人渣的母亲。

从前她接触过的女人,对方的性格刁钻又刻薄。

那时她还要叫对方阿姨,现在却是同辈人了!

“爸,你给我们耀阳评评理,这才刚进门的媳妇就对您的孙子大打出手,这日后家里头还能安宁才怪!”

李秀琴还挺会装,在柏枫晏面前俨然就是一副忍辱负重、受气小媳妇的模样。

柏枫晏也是挺宠着柏耀阳的,所谓隔辈亲,他对孙子们都挺好。

男人瞟着宠儿皱起眉头:“你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爸,我不是都跟您说了嘛,耀阳过来看他小叔,结果碰到了小婶婶,我们耀阳风流倜傥您是知道的,是个女人见了都得春心大动,她勾引耀阳不成,恼羞成怒才动了手。”

不等宠儿开口,李秀琴倒打一耙,说的跟真事一样。

一旁,薄耀阳补充:“爷爷,我小叔现在那个样子,你给他娶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进门合适吗?指不定哪天她就得送我小叔一顶绿帽子!”

好家伙,真不愧是母子俩。

宠儿在心中冷笑一声,并不开口。

所谓一招制敌,她倒要看看他们还要怎么抹黑她。

李秀琴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被吓到了。

底气一来,她大言不惭地搬弄是非:“是啊爸,景澜已经醒了,这女人也没多大用处了,不如给景澜换个媳妇,咱们柏家可容不得如此水性杨花的女人,哪天她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传了出去,全北城都得笑话咱们。”

“是啊爷爷,我听说我小叔还没跟她领证呢,不如直接将人赶出门,我小叔肯定不会怪您的。”

柏耀阳扫了眼宠儿,眼底几不可查地透出来几分胸有成竹。

人渣就是人渣,他耍得什么心思,宠儿清楚的很。

这人怂恿柏枫晏将她赶出门,无非就是想让她无家可归。

他们母子都知道,温家人不待见她,她在北城没有避风港。

她若被赶出柏家,虽不至于流落街头,却可以任这人渣践踏欺凌。

他们的小算盘打得响亮,却不知她早已不是当年任人宰割的小女孩了。

“爷爷,我跟你说实话吧,这女人本就不是什么好饼,她十八岁就出卖色相,还帮人家生了孩子!”

柏耀阳是下定决心要把宠儿赶出门的,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就像宠儿想的那样,把人赶出去他就可以肆意践踏,他柏耀阳就不相信他治不了这个女人!

“耀阳说的是真的?”

柏枫晏顿时皱起了眉头。

为了柏景澜,他倒是可以不介意宠儿是不是完璧之身。

但,如果她生过孩子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你怎么不说话?心虚了是吗?”

眼见柏枫晏变了脸色,柏耀阳得意的很,看着宠儿摆出了胜利者的趾高气昂。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等宠儿开口,二楼楼梯口突然传来了柏景澜的声音。

沙发上的几人纷纷抬头。

停留在二楼缓台上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膝上搭着一条薄毯,上身还是那间纯黑色的真丝睡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04.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