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人妻1―10雨柔——隔壁传来娇妻的呻吟1

柏宇宸不自觉的握紧双拳,转过头看向宠儿:“你不是我妈咪,我不要你做我的妈咪!”

话说到最后,鼻头一酸,冷漠地眼底泛起泪光。

他连忙转回头,望向窗外。

他不配拥有妈咪,他不配拥有幸福。

即便渴望,他也要克制住。

“宇宸……”

宠儿心痛的要命,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刻的柏宇宸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竖起身上坚硬的倒刺,在自我保护着。

她该怎么跟患有自闭症的儿子沟通?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子解释她这五年的缺席。

当年是为了钱才出卖自己,这样卑微下贱的事情,她哪好意思跟儿子说。

车内陷入死寂,宠儿心底发凉。

豪车缓缓地发动起来,柏宇宸含在眼眶里的泪珠终是因为憋不回去,滑落下来。

小家伙抬起小手默默地擦掉了眼泪。

这一瞬,宠儿有种心碎的感觉,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

“妈咪回来了,妈咪会守护你,不管你承不承认我,我都会保护你。”

她凑上前抱住儿子的小身体,泪珠滑落下来,顺着脸颊滑落到柏宇宸的脖颈上。

小家伙感受到那抹凉意,小心脏又突突地跳了两下。

他好想有个妈咪。

好想被妈咪保护。

可是他配吗?

柏宇宸抿紧小嘴唇没有说话。

宠儿也不再多说什么,就默默地抱着儿子。

这一次,柏宇宸依然不理会她,却没有再推开她。

小家伙感受着她身体传导给他的温暖,竟燃起几分不舍推开人的心情。

可是他是不会轻易承认她是他妈咪的。

他只是贪婪这份温暖,不是这个女人。

宠儿能感受到儿子需要妈咪的能量。

到底是小孩子,他还能倔强到哪里呢。

这一刻,她犹豫了。

她似乎还不能跟柏景澜摊牌,至少在儿子接受她之前还不能!

返回柏家别墅区的一路,母子俩就这样抱着。

两人都不说话,车内安静到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少奶奶到了。”

管家将车停至柏景澜的花园门前,原本喧闹的别墅早已恢复安静。

“放开我!”

柏宇宸冷冷开口。

他有些痛恨自己贪恋这份温暖。

管家听到小家伙的声音忍不住瞄了眼照后镜。

刚刚听到柏宇宸开口说话,他震惊到现在都回不过神来。

整整两年,就连澜爷都无法让小少爷开口,这个女人还是有点能耐的。

刚刚见她在幼儿园的表现,也确实是个彪悍的主。

挺好,这副性格应该是柏老喜欢的。

“妈咪抱你下车好不好?”

现今这种情况,只能先和儿子和平相处。

宠儿放开小小的身体,试图帮儿子解开安全带。

柏宇宸却制止了她:“我自己可以。”

小家伙恢复了冷漠,自顾自地打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跳下车。

“宇宸!”

宠儿只能追下车去,跟在儿子身后一路跑到了别墅门口。

柏宇宸突然想到什么,望向她:“你刚刚是不是说爹地醒了?”

“是,爹地醒了。”

宠儿点头。

柏宇宸的眼底闪过一道几不可查的暖意。

可她没有错过。

看来,儿子跟柏景澜的感情是很深厚的,想要把他带走并没有那么容易。

那她,就只能按原计划办事了。

“少奶奶,小少爷请。”

管家跑过来,打开了别墅大门。

柏宇宸小火箭似地跑进门,将两人丢在了门外。

宠儿跟上楼梯,那道小身影早已不见。

她想着儿子可能是去找柏景澜了,直接前往了男人的房间。

来到房间门口,柏宇宸怯怯地定在门边。

主卧的房门掩着一道小缝,室内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宠儿走上前去,透过门缝看到了室内的一片狼藉。

地板上躺着打翻的餐盘和茶杯,萧然低垂着脑袋站在床边。

大床上,柏景澜的脸色冷到极致,额角边青筋爆起,整个人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

这男人正在发怒!

“滚!”

暴气到极致的一个字,吓得萧然赶快离开。

宠儿见他向房门走来,裹上柏宇宸的小肩膀退后了一步。

萧然出门,看到她微微一愣。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率先开口:“他怎么了?”

萧然直言:“刚医生过来给澜爷看了腿,情况不太妙。”

言外之意,柏景澜很可能一辈子落下残疾。

这样的消息对那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来说,无疑是最伤自尊的打击。

“我进去看看他。”

这一瞬,宠儿打消了跟柏景澜摊牌的心情。

儿子一回家就来找父亲,显然他们父子的关系很不错。

她若强行将儿子带走,肯定会伤害小朋友的内心。

更何况,柏景澜这个样子,她带走儿子似乎有些不讲情面。

“滚出去,谁准你进来的!”

宠儿刚进门就换来一声暴吼。

肉眼可见,男人脖颈上的青筋都暴凸起来,这怒气还真是大得很呢。

“你冷静一点。”

她保持冷静,心平气和地稳步上前。

柏景澜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晶烟缸向她砸了过来:“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呃……”

本想躲开飞来的烟缸却来不及,水晶烟缸砸中宠儿的左手臂,掉落在地,碎成两半。

皮肉之下传来剧痛,她下意识地伸手捂住。

大床上的男人再次吼道:“我说了,我不会承认你,你给我立刻消失!”

“如果我说不呢?”

缓解了些许疼痛,宠儿继续走上前去。

柏景澜冷冷盯着她,似乎觉得她死皮赖脸,又似乎不屑跟她争辩。

索性,她堂而皇之地站到了大床边。

男人望着她的眼神越发阴鸷,好似恨不得将她撕碎一样。

她知道这时候该服个软,可是面对如此强势的男人,服软真的有用吗?

“不就是双腿残废了嘛,轮椅代步怎么了?”

出人意料的,宠儿一把掀开了盖在柏景澜推上的棉被,暴露出男人的双腿。

“你做什么!”

柏景澜暴怒,伸手想要将棉被拉过来盖住双腿,宠儿却没给他机会。

她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竟不管不顾地坐到了男人的大腿上。

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进,柏景澜无比恼怒,伸手想将她推开,她却一把抓住男人的大手,十指紧扣地握住了他的五指。

一瞬间,柏景澜愣住,冰冷的双眸扫了眼两人紧握的双手。

宠儿突发灵感,浅浅地弯起了红唇:“这就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

曾经呼风唤雨的澜爷从未听人表白过,这一刻竟无语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宠儿看着他,软硬兼施:“一双腿就击垮澜爷了吗?这可不像是您的风格,以澜爷的品性,难道不该把东西抢回来,再把那些人打入十八层地狱吗?”

“你知道什么?”

柏景澜知晓他出车祸不是意外,可这件事对外没有声张过,宠儿这么说,让他充满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我说,我愿意当澜爷的第三条腿,如果澜爷能冷静下来,日后我就是您的轮椅,您的左膀右臂,如果澜爷安静不下来,我就只能请医生过来给您注射镇定剂了。”

她不回答男人的话,直接翻身下床。

柏景澜盯着她的背影,有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

然而,他没有再发火。

“澜爷,您的儿子还在门外,您最好收敛一下您的脾气。”

余光瞄到还守在门外的柏宇宸,宠儿忍不住提醒。

柏景澜因此往门外扫了一眼。

柏宇宸撞上他投递来的目光,转身跑走。

宠儿看到了却没有去追,毕竟在家里是安全的。

她俯身将地上的杂物收进餐盘,然后端着一堆杂物离开,一句话未说。

柏景澜盯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皱起了眉头。

这小女人不简单的,他看得出来,他不能不防。

至于有多不简单,那就要慢慢看了。

门外,萧然定立在一旁并没有离开。

刚刚看到宠儿坐上柏景澜的大腿,他都快吓死了。

要知道,除了当年那晚的女孩,澜爷可不准其他女人近他的身。

这些年主动贴上澜爷的女人们是什么下场他还历历在目。

如今,这小女人竟安然无恙地站在他面前,实在是令他感到吃惊。

“暂时让他一个人待着,叫厨房在准备些菜品,待会我送过去。”

宠儿将手中的餐盘送到萧然面前,询问:“小少爷的房间在哪里?”

“在楼下,他们父子每人一层楼。”

萧然把托盘接过来,道:“我带你过去。”

“不用,你帮我送些创伤药膏,我自己去找他。”

宠儿丢下这话,独自下楼。

楼下同样四间房。

楼梯口的两间都敞着房门,其中一间简直就是迷你型儿童游乐场,另一件极其商务化。

长长的书桌边,并排摆着四台电脑,柏宇宸背对着她坐在电脑前。

小家伙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低垂着小脑袋一动不动。

“宇宸……”

她担心吓到儿子,轻唤一声才走进门去。

对方没有理会她,没言语,也没看她。

她走到儿子身边,蹲下身体,试探:“宇宸是害怕了吗?他吓到你了吗?”

柏宇宸不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个被称作小哑巴的人,想来也不会话很多了。

宠儿也不难为对方,她目测了一下浴室的位置,起身走过去,洗了条温热的毛巾再次返回到柏宇宸身边。

儿子脸颊的淤青越发严重,她送出毛巾轻轻地擦拭伤处。

“嘶……”

柏宇宸发出一声轻呼,紧张到她的手部一抖,连忙道歉:“对不起宇宸,我太不小心了。”

小家伙抬起头来,薄凉的小眼神望着她的脸颊,出人意料地问道:“刚刚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会陪着爹地吗?”

果然,他们父子的感情很深!

宠儿从儿子的眼中看到了希冀。

想来,小家伙是有心计的,他知道柏景澜现在需要帮手。

“会!”

宠儿毫不犹豫地回答,随即蹲下身体安抚道:“宇宸不用担心,妈咪会陪着爹地会护着你,有我在,谁都别想欺负你们。”

柏宇宸:“……”

好温柔好有力量的感觉,他似乎想要抱抱她。

淡漠的小眼神闪出一抹柔光,却瞬间被收敛了起来。

宠儿并没有感知到儿子的情绪,送出毛巾轻拭伤处,试探:“今晚妈咪陪宇宸睡好不好?妈咪很会讲故事,宇宸想不想听?”

“我要洗澡。”

柏宇宸没有回应她的话,推开她,跳下椅子,跑出了房间。

小家伙的心里还拿不定注意。

他还不知道该不该要这个妈咪。

“宇宸,你慢一点,小心摔倒!”

宠儿追出门去,跟着儿子的小身影,来到了儿子的房间。

柏宇宸似乎很独立,他跑进房间直接进了浴室。

她追到浴室,小家伙已经脱掉了上身的校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30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