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H密室情趣道具体验,乖灌满道具调教囚禁NP

半山别墅。

银色劳斯莱斯缓缓驶入,两侧已然恭敬的站立着两排佣人。

“少爷好!”

砰,车门甩上,席慕寒拎着两盒打包好的蛋糕,着急的往楼上走。

“席凯怎么样了?”他冷声问着身侧的管家。

“刚才又吐血了……”老管家声音都是发颤的。

你们席总?

额,果然是席家的小太子,这样奇特的称呼,也只有这位小少爷才能想出来了。

但这男人还是特意强调:“小少爷,您爸爸,我们席总,让您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轩宝心里窃喜,表面上却煞有其事的点头,还聪明改了口。

“啊,对啊,我爸让我来找一个女人。”

称呼爸,顺耳多了。

男人恍然大悟:“女人?是席总走的时候,吩咐一步不准离开的那个吗?”

轩宝眸色一沉,怪不得妈咪这么久不回去,原来是被这个叫什么席总的老变态囚禁在这了!

小手暗暗握拳,妈咪,等我,轩宝会救你出去的!

“对,就是她,带我去看看。”

“好,小少爷您跟我来!”

轩宝来到关着林念儿的房门前,小手一挥,“把门打开!”

几个保镖相互对视,犹豫。

“小少爷,席总吩咐过,这女人……”

“这女人我爸让我带走的!我爸的话你们敢不听?”

“这……”

保镖有些为难,也觉得有些奇怪,席总怎会让小少爷一个人来带这女人离开?

还有,这小少爷向来寡言少语,问十句不回一句是正常情况,问二十句回一句,是给天大的面子,今天倒是反常啊!

为了谨慎,一个保镖提出:“小少爷,我觉得还是给席总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要不要派人把这女人和您一起送回去。”

这番话,让轩宝瞬时紧张起来。

如果这个电话打过去,那他就露馅了,还怎么救妈咪?

“我爸着急见她,要是耽误了事,我会告诉我爸,你们不听他的命令,故意为难我,到时候,你们肯定会倒大霉的!”

他们故意为难他?

这……

众所周知,小少爷可是席家的掌中宝,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故意为难他啊!

如果小少爷真的跟席总告状,他们简直不敢想,以席总护犊子的个性,会如何处罚他们。

权衡利弊,他们决定按照小少爷吩咐的做!

门突然被打开,吸引了正来回踱步,为脱身犯愁的林念儿的目光。

看到门外站着的轩宝,她一脸疑惑。

轩宝生怕妈咪的反应让他露馅儿,赶紧开口。

“喂,女人!我爸要见你,跟我走!”

说着话,轩宝还特意给林念儿递了眼色。

起初林念儿被他的话惊到,接收到他丢的眼色时,才恍然。

轩宝这是……在救她?

瞧着妈咪浑身湿哒哒的模样,轩宝小眉头瞬间皱起。

敢把他妈咪关起来,还把人弄得这么狼狈,这仇他记下来!

等离开后,必定加倍奉还!

“快跟我走!别磨磨蹭蹭的!”

轩宝催促后,转身往外走,林念儿快速跟了上去!

看着一小一大两人离开,保镖们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

相互对视,得出一个结论。

小少爷脾气一向古怪,跟他沾上边的事儿都不正常就对了!

出了浓情酒吧,林念儿彻底松了口气,她刚要开口问轩宝话,就被轩宝一个噤声的小动作制止。

他澄澈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提防谨慎。

林念儿瞬间觉得,如果今天换做是儿子遇到她的处境,以儿子的敏锐机智,肯定不会落到席慕寒手里。

唉~该怪她运气不好,还是智商不够?

“少爷,小少爷喝了药睡着了,做梦还不断念叨着要妈妈……”

说到这儿,老管家心疼的叹气。

伫立在窗前的席慕寒,脸色冷到了极点。

要妈妈……

那个女人,值得席凯这样?

她凭什么!

她有什么资格值得席凯这样!

席慕寒手指攥紧,眸中划过一抹凌厉,突然转身,拿了外套径直往外走。

“少爷,您去哪儿?”

去哪儿?

去问问那个女人怎么还有脸活着!

去让她付出代价!

劳斯莱斯快如闪电,朝着浓情酒吧疾驰。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席慕寒按了接听键。

之后,他眉头微蹙,一个华丽的漂移,瞬间调转车头,朝着公司驶去。

突如其来的紧急状况,让公司的临时会议持续了三个小时。

会议结束后,席慕寒回到总裁办,有些疲乏的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眉心。

想起那个还被关在房间里的女人,一股邪火又窜了出来!

他立刻拨了电话出去,

“那女人怎么样了?”

“女人?……席总,那女人不是被小少爷带走了吗?”

席慕寒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什么!?”

“席,席总,小少爷把那女人带走了,说是您让带走的啊……”

席凯把林念儿带走了?

席慕寒眸中划过一抹不可置信。

“确定是小少爷?”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问。

“席总,这还能错?我们几个亲眼所见!小少爷口口声声说,是您的意思,您要见那个女人……”

席凯这么说的?

那是他一手养大的儿子,从来不会说谎!

可如今,席凯竟然为了救那个女人,编造这样的谎言!

更重要的是,儿子是什么时候和那蠢货见面的!

那女人果然心机深沉!

林念儿,你居然还有脸利用我的儿子,我看你真是找死!

“立刻把那该死的女人给我找回来!”

席慕寒歇斯底里的怒吼声,惊得电话那边的保镖心颤,连连回是。

挂掉那话,保镖们面面相觑,这……

难道不是席总吩咐小少爷做的?

“小少爷这也太……”

“行了,赶紧找人吧!听席总这吼声,杀人的心都有。”

“那女人和席总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能被席总恨得咬牙切齿?我看她是死定了!”

……

席慕寒一腔怒火,正不知该如何发泄,总裁办的门突然被敲响。

“进来!”

冷冽的声音,让门外的助理林阳心里一紧,推门,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席慕寒抬头看他,冷眸锐利如刀,林阳惶恐不安的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来。

“…你最好有事!”

席慕寒提醒,林阳才想起来总裁办的目的。

赶紧回道:“席总,咱们公司网络遭遇黑客侵袭,电脑全都瘫痪了。”

“什么?”

席慕寒立刻打开电脑查看,果然,网络密钥被篡改,黑色的屏幕上,几行红色字体格外刺眼:

席慕寒难难难,公司系统全玩儿完!

席慕寒烦烦烦,欺负女人是大坏蛋!

小爷给你的教训,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这是谁干得?!”

“没,没查出来!”

想到屏幕上面的字,林阳伸手摸了摸鼻子,低头,不敢直视席慕寒那张冷到结冰得脸。

下一秒,只听砰得一声,限量版水杯应声落地,水花四溅,玻璃片碎成渣。

林阳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

“去把这无聊的奇葩找出来!否则,你知道后果!”

“是,是是!”

没敢多停留,林阳快速转身离开,走出总裁办,他有一种出了阎王殿的感觉,长长喘了口气。

怎么办?

要怎么把这无聊的奇葩找出来呢?

公司顶尖高手都无计可施,这还真是个难题啊!

……

名苑小区。

轩宝坐在电脑前笑得开心,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席慕寒公司的网络依旧处于瘫痪状态,想想他都觉得痛快!

敢欺负小爷的妈咪,敢用水泼妈咪,这就是代价!

“轩宝,你在笑什么?”

一旁的暖暖,看着傻笑的轩宝疑惑的蹙眉。

轩宝回头看了她一眼:“嘘,这是秘密。”

暖暖上下打量着一本正经的轩宝:“秘密?我看你肯定又做坏事了,你不说我去告诉妈咪!”

说着就往客厅走,轩宝赶紧起身将她拉住。

“别,别告诉妈咪,我说,我说。”

接着小声在暖暖耳边低语起来。

“你说,欺负妈咪的是席氏集团的总裁?你是在给妈咪报仇?”

“没错!浓情酒吧的人,误把我当成席总家的小少爷,我查了,浓情的老板就是席慕寒!”

“那他为什么要欺负妈咪?”

“这个……我还没查出来。”

轩宝摸了摸脑袋,在机场撞见席慕寒时,他就察觉到妈咪很害怕席慕寒,想来应该是有旧仇。

“真没用!”

暖暖丢下这三个字的评价,抱着胳膊走了出去。

“……”轩宝对着她的背影不服气的吐舌头,做鬼脸。

暖暖这脾气比萌萌可差远了!

一个妈生的两个女儿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轩宝,轩宝你快来看啊,你上电视了!”

萌萌奶声奶气的声音传进书房,勾起轩宝的好奇。

好吧,虽然他承认自己有点帅,

但这也太夸张了吧?刚一回国就上电视了?

轩宝小脸存疑的走到客厅,看向电视屏幕,不由得睁大眼睛。

电视上那个穿着西装的小男孩……跟他,除了穿着外,真的一模一样。

暖暖和林念儿听到萌萌的喊声也来到客厅。

电视上正播放着席氏集团总裁重金寻人的新闻。

林念儿心里咯噔一下,四年前席慕寒就曾要花一百万找她的下落,这回该不是又……

接着画面切换,帅气无比的席凯再次出现在屏幕上。

这是……

林念儿一颗心瞬间提起来,快步走到电视屏幕前,激动得看着他。

这是当初她留给席慕寒的那个儿子?

真的跟轩宝长得一模一样啊。

真的……

林念儿伸手抚摸屏幕上的席凯,手指不由得发颤,眼睛里氤氲出了水雾。

“妈咪,他为什么跟轩宝长得一样?”暖暖疑惑不已。

“妈咪,这个小哥哥好像生病了,他爸爸在找神医,好可怜哦。”萌萌眨巴着小眼睛,一脸天真。

“妈咪,席慕寒在找神医,他在找神医杜莎!”

杜莎……说到这两个字,轩宝忍不住看林念儿。

席慕寒苦苦要找的神医,就是他们的妈咪哎!

“药呢?喝了吗?”

管家叹了口气,“又被小少爷倒了。”

席慕寒步子瞬间一顿,剑眉拧了拧,“好,知道了。”

上了楼,席凯的房间果然被反锁了,席慕寒试探的拧了下,拧不开。

“我不要喝药!”房间里传来奶声奶气的抗议声。

“席凯,开门,我是爸爸!”

席慕寒冷声催促,浑身是不可抗拒的威严。

里头的动静没了,

很快,房门咔哒一声开了,

一个长相精致的像个洋娃娃般的小男孩,红着眼睛,委屈巴巴地站在门口,仰着苍白的小脸看着席慕寒。

“爸爸,我不要喝药。”

“席凯听话,生病了,喝了药才会好。”席慕寒弯腰摸了摸席凯的小脑袋。

也唯独对这个儿子,向来杀伐果决的席慕寒才有这般罕见的耐心和温柔。

“我不喝药!就是不喝!我没有生病!”

席凯突然急了,将席慕寒的手推开,小脸写满抗拒,像只发怒的小老虎。

“席凯,你到底想干嘛!”席慕寒怒了。

席凯那双葡萄般清亮的眼睛顿时又红了,小嘴一颤一颤的,“我想要妈妈。”

妈妈?

席慕寒顿时想起那个和自己装疯卖傻的蠢女人!

四年前,那女人利用车祸去世这个借口,狠心将襁褓中的小凯送到席家,

可事实上,这四年她一直活的好好的!

小凯却自幼多病,备受渴求母爱的煎熬!

可恶!那该死的女人她根本不配做母亲!

席慕寒一字一句的回他,“席凯,我再说一遍,你妈妈死了,你只有爸爸!”

“我不听不听,你骗人,你就是骗人!”席凯小手捂着耳朵,小脸尽是恼火。

砰的一声,席凯直接又将门关上,迅速反锁。

“少爷,小少爷毕竟还是个孩子……”

管家小心翼翼道……

“下午把他的乐高和平板全都收起来,让他好好反思一下!”

席慕寒沉着脸转身就走,可没两步,又忽的停下,“另外,吩咐厨房,继续熬药!”

……

浓情酒吧门口,

轩宝两只黑曜石般的小眼睛,盯着灯光璀璨的酒吧滴溜溜转。

之后垂眸对照小手腕上的定位追踪器,没错,妈咪就在这里。

轩宝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进前厅,就看到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晃动身体,如同群魔乱舞。

动感强劲的音乐刺激着耳膜,嘈杂的氛围吵得他小脑袋疼。

没多停留,他径直朝着后面的包厢跑去。

定位显示妈咪就在后面的区域。

可是看到后方一模一样的包厢,轩宝有些犯难,这么多房间,要怎么找妈咪?

正当他蹙着小眉头思考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小少爷,您怎么来这里了?”

轩宝回头,抬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黑衣男人,这是在跟他说话?

小少爷?

是在喊他吗?

见他不作声,男人俯身,毕恭毕敬的继续问:“小少爷,您是来找席总的?席总刚离开了!”

席总……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轩宝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反正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找到妈咪,不如……

他咳了一声,俨然一幅小领导的模样。

“是你们席总让我过来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9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