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手指按压高潮G乖 揉捏蜜核 (H)

说完,潇洒的转身,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容凌眸光微动,好嚣张的女人,还八抬大轿抬她?也真是看得起自己。

不过,她自信的神色,让容凌想起了七年前的时候,那一天,也有一个女人,跟他共度一夜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今都还没有她的下落。

现在想来,真的是跟这个女人胆子一样大!

他冷笑一声,收回目光,看向苏金,“让你找狡兔寻找神医安南的事发布了吗?”

苏金急忙回道:

“发布了,但狡兔到现在没接,可能还要再等等,不过您让我打听的那个无忧散配方今晚要在一个酒吧进行拍卖,您要不要去看看?”

容凌想了想,应了声,“嗯,去看看。”

——

这边慕安歌气呼呼的出了容氏集团,满脑子不下一百种弄死容凌的画面。

这个男人,他!死!定!了!

她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准备回家。

然而在等红灯的时候,旁边的一个男人忽然直挺挺倒在了他们车前。

司机赶紧往旁边拐,路过的行人也纷纷避开,没有一个人有想上前帮忙的意思。

“停车,我去看看那个人怎么了。”

见死不救,不是她们这行的人能做出来的事儿。

“小姐,我劝你最好别下车!这年头碰瓷的多了,万一赖上你可说不清楚了。”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慕安歌,蹙眉提醒道。

慕安歌分析道,“他突然倒地,可能是病了,我下车去看一眼。”

司机一听来了脾气。

“那你结账,结完账你想干嘛干嘛!我可不想摊上这烂摊子!”

慕安歌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果断地掏了一百块钱扔给司机。

下了车,她几步走到那人面前。

男人长的很帅,一张脸白的过分,双眼紧闭,人事不省的躺在地上。

慕安歌给他号了号脉,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人年纪轻轻的,身上毛病倒不少。

不过眼下的情况,多半是低血糖引起的昏迷,吃点糖就好了。

她摸了摸男人的衣兜,正常来讲,一般低血糖的人,口袋里都会常备糖块、饼干什么的。

可她翻了半天,什么能吃的都没找到。

她正打算掏手机准备叫救护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机不见了。

不会是落在出租车上了吧?

她叹口气,幸好她刚才摸到了男人的手机,匆匆拨打了急救电话。

然后,她又拿着这个手机,拨打了自己的电话。

手机响了几声,没人接,然后被挂断了,接着对方直接关了机。

慕安歌的一张脸瞬间沉下来。

这司机,没有半点同情心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想昧了她的手机?

真是痴心妄想!

她拿着手机又给她宝贝儿子打了个电话。

“宝贝,查一下妈咪手机在哪,刚落在出租车上了。”

“好的,妈咪,你面试还顺利吗?”

听着小魔头软糯的声音,慕安歌赶紧答:“嗯,还行!”

她含糊应着,生怕他唠叨没完。

其实慕安歌这次回国本没打算找工作,她完全可以自己创业。但小魔头不知为何,非说找工作比创业稳定,还亲自给她挑了这家公司来面试。

谁知道,这还没进去呢,就遇上了这样一个老总!

慕安歌暗暗吐槽,自家的儿子眼光也实在是不咋地!

解决了手机的事,救护车也到了。

她救人救到底,好心的又跟着去了趟医院,给交了点手术费,又帮忙联系了家人,等她家人到了才离开。

容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助理苏金握着手机过来汇报:“容总,您看,这照片里的人是不是二少爷?”

容凌接过手机,上边是一则刚更新的帖子,标题:

“世风日下,美男当街晕倒,女人趁火打劫~”

下边配有一张清晰的图片,一位年轻男人晕倒在地上,被一个女人上下摸索。

那女人神色紧张,从某个角度看起来,的确有几分鬼祟。

容凌的面色沉了下来,眉间褶痕加深。这躺着的确实是他弟弟,而这个女人,呵呵!

不就是刚刚来公司面试,因为人品问题被他打回去的女人吗?怎么,现在又来偷他弟弟的手机?

容凌把手机还给了苏金,然后打了一个电话:“阿盛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没事,就是老毛病,刚才在路上晕倒,被急救车送到医院来了。现在人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闻言,容凌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一个叫安南的神医,等我找到他,让他也给阿盛看看。”

电话里女人停顿了一会,然后传来一声很轻的叹息,“阿盛的身体就这样,怕是什么人过来也治不好了。都这么多年了,你给他找的医生还少吗?这些年来,也真是辛苦你了。”

“没事,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我弟弟。”

两人又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得知弟弟没事,容凌的心也就放下了。手机是小事儿,重要的是阿盛的身体。

苏金在一边无奈的摇摇头,容总其实很关心他这个弟弟,特别是二少的身体。

而画面上的这个女人。三番两次触上容总的霉头。她可能要倒大霉了!

慕安歌回到家,刚进门,就看到电脑前的两个脑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们在干什么?”

沈乐萱回头,“你回来啦?你知不知道你火了?现在网上到处都是骂你的贴子,小宝贝正在帮你处理。”

沈乐萱是慕安歌的闺蜜,这次回国,慕安歌也只告诉了她一个人。

听到这话,慕安歌一头雾水,“什么帖子?”

她转头看向屏幕,一眼就看到了那篇世风日下的报道。

“我这是在救人,怎么还说我偷东西啊?偷东西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偷的?”

沈乐萱撇嘴:“你再往下翻,说你是小偷还是客气的,还有说你……”

她话到了嘴边,但看了眼那个不到七岁的小包子,还是堪堪收住,到底是凑到慕安歌的耳边,才将那两个不算文雅的字说出来。

“猥亵。”

慕安歌气的差点爆了粗口:“谁这么会断章取义?难道他们没看到我救人的时候吗?没看到我还跟着救护车去医院吗?没看到我还自掏腰包帮他垫付医药费吗?我这么美的小仙女,竟然被他们说成了这样?”

她越说越气,“宝贝,你好好查查到底谁报道的,然后封了他的账号!今天特么的出门绝壁没看黄历,什么倒霉事都遇上了。”

慕熠南应了声,两只小手快速的在键盘上忙碌着,神情专注,屏幕上的各种代码不停的变换,看得人眼花缭乱。

沈乐萱看着她问道:“对了,你不是去应聘了吗?怎么样?”

不说还好,说起来慕安歌就是一肚子的火。

“别提了,差点把我气死!”

沈乐萱眉头微蹙,“怎么了?容氏集团总裁容凌,商界大佬,听说他长得帅又有钱,是全锦城姑娘们最想嫁的男人!最主要的是听说他一直在找一个女人……”

慕安歌头疼的摆手,

“可闭嘴吧!这狗男人没你说的那么好!”

坐在电脑跟前的慕熠南,小眉头也渐渐拧紧,竖起耳朵听。

慕安歌叹口气,把面试的经过说了一遍。

末了气呼呼道:“说我人品不好,还放了狠话要封杀我,笑话!我慕安歌想找工作,谁不是抢着要?用得着他封杀?”

沈乐萱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好了,不气不气,让咱小宝贝收拾他。”

慕安歌闻言,使劲的点点头。

此时的慕熠南,才是真的觉得心累,他这个爹地真是不知道什么是作死。

其实他早就调查过,虽然妈咪总说他爹地的坟头草都一尺多高了,还叫他不要提也不让问,但他才不信,暗中调查了好久,才查到了容凌的头上。

这次趁着谦哥家的事,将妈咪给哄回国来,又想方设法说服了妈咪去容氏面试,他就是想把妈咪安排到爹地身边去,让他们日日相对,然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可这俩人倒好,明明一副好牌,他们给打的稀碎。

“妈咪放心,宝贝会给你报仇的。”他扬起小脸一脸郑重的说。

慕安歌闻言,顿时凑过来在他的小脸亲了亲,“宝贝最疼妈咪,来说一说,宝贝准备怎么帮妈咪报仇?”

慕熠南神色认真的看着慕安歌,

“妈咪想让他亏多少?”

慕安歌想了想,“我在他办公室里里外外呆了五分钟,就五千万吧。”

慕熠南小手在电脑上忙碌着,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是鬼火总部发过来的消息。

“有一个大额订单,查一个名叫安南的神医,出场费一千万,接吗?”

慕熠南的小手微微停顿了片刻,眉心也敛了敛,随即打了几个字,“发布人底细有吗?”

“是一个叫做苏金的人,其他信息没有说太多。”

苏金?

这个名字好像听过呢。

是了,这不是他那个爹地的特助吗?

他像个小恶魔似的邪恶的扬起唇角,直接回了俩字,“不接。”

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把妈咪得罪的这么彻底,现在又求到妈咪这来了,爱找谁找谁去,他妈咪还忙着呢。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低调行事,虽然妈咪经常的治病救人,但没人知道她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神医安南。

现在,他还是教训一下他那个不知所谓的爹地比较好。

容氏集团。

“总裁不好了,公司系统的防火墙被人攻破,对方是个高手,我们损失惨重,现在保守估计已经损失了三千万。”

苏金满头大汗,几乎是冒着被打死的危险过来汇报。

容凌脸色发黑,声音震慑,“立刻让信息安全部想办法拦截。”

安全部拼了命的找漏洞打补丁,但对方是个高手,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能被对方轻易的找出破绽,每一次反抗,都是迎来更沉重的打击。

十分钟后,对方潇洒的撤了回去,还嚣张的留下一串代码,翻译过来居然是:“警告。”

核算过后,公司账面上足足损失了五千万。

容凌坐在电脑前,狠狠眯眼,这个人不仅技术高超,胆子也不小!

容氏集团的技术人员,是业内最顶尖的技术人员,容氏的防火墙每天承受十几亿次的攻击,但却很少有人能够攻入进来。

但是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竟全无对抗的能力!

到底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这个警告,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金——”容凌喊。

“容总。”苏金匆匆赶过来。

“狡兔接单了吗?”

苏金垂眸,十分没底气,“刚、刚回复了说不接。”

容凌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钱不够?回复他,我给双倍的价格。”

“是,容总。”

——

慕安歌看着容氏损失的五千万,一口恶气总算是顺了气儿。

在沈乐萱的撺掇下,他们晚上来到了当地最大的娱乐场所——乐天酒吧。

当然还带上了林谦。

几个人找了一个四人台的卡座,点了三杯鸡尾酒,林谦特意给慕熠南小朋友要了杯牛奶。

“听说今晚有拍卖会,安歌一会你相中什么了,跟我说我给你拍下来。”

林谦挑眉看她,一副“你看我对你多好”的样子。

慕安歌瞥他,“顾好你自己就行!”

而此时,二楼的雅座上坐着三个男人,为首的那个,赫然是刚拒绝了慕安歌面试的容凌。

他身边的两个人,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陆远程和秦羽。

陆远程和秦羽今晚是跟着容凌过来的。只是容凌今天兴致不高,喝酒也没个气氛。

陆远程的眼睛四处乱转,直到看到慕安歌他们在台下,忍不住轻笑出声。

“带着小孩儿来酒吧,还真是第一次见。”

他的话音落下,坐在他旁边秦羽也朝下边望了眼。

“嗯?容凌,你看那个男人像不像林谦?”

闻言,本来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容凌,微微转头。待他看到那一桌四人时,一双狭长且深邃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

秦羽轻笑着说道,“我就说看着像他,这小子什么时候偷偷溜回国了呢?”

陆远程见容凌一直没有收回目光,也禁不住劝道:

“差不多就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能总不让他回来?也不过是年轻好心办坏事罢了。”

容凌没吱声,任由那两个家伙在他的耳边叽叽喳喳,始终一语不发,那双讳莫如深的眸子,却一直盯着下边的四人。

不,准确的说,是慕安歌一人。

他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神通广大,什么时候又跟林谦搞到了一起?

莫不是想打林谦的主意?

此时台下传来主持人的声音,“接下来我们要竞拍的是无忧散的配方,起价五十万。”

容凌闻言,瞬间收回了视线。

他今晚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无忧散的配方!

据说这个配方对重症病人有奇效,他留意很长时间了,现在爷爷的情况很不好,他只能指望这个东西,能够给他争取点时间找到那位神医。

而此时,坐在下面卡座里的慕安歌,也对这个无忧散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林谦拍这个,我很早就听过这个无忧散,可能对你太姥爷的病症会有帮助。”

“好。”

林谦闻言想也没想的答应下来,很快参与叫价。

一度从五十万,叫价到了五百万,林谦眉头微微蹙起,这个东西不就是辅助作用,又不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至于这么多人抢破脑袋的要么?

就在他犹豫还要不要参与的时候,二楼传来冷沉的声音,“一千万。”

他的话音掷地有声,众人闻言皆是咝了声,这价格,可以说高的有些离谱了,直接翻了二十倍。

林谦被气得火冒三丈,抬头望去,这特么哪个冤大头有钱没处花了?

结果这一看不要紧,让他恐惧到骨子的那张脸,就这么出现在他的视线,他嗖的一下坐下,然后将卫衣帽子直接罩在自己的脑袋上,就这么掩耳盗铃似的藏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94.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