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唇扒开玩弄花蒂H——揉弄花蒂高潮不停颤抖

苏泽顺着姜月的视线看过去,微愣,“宋阿姨?”

宋如兰惊愕问,“姜月,你怎么在这?!小雪呢?苏泽,小雪下去接你了,你没看到她吗?”

“我没看到小雪,我只看到了月月。”

苏泽话音刚落,便听到了房间里传来惊慌失措的呼救声,

“救命啊,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嘿嘿,小美人儿,你妈都把你送到我们床上了,就别挣扎了,来,一起好好享受吧!”

“不,不要,你们不要这样,苏泽哥哥,救我啊,快救我!!!”

宋如兰脸色大变,连忙刷卡推开门,打开房间的灯。

床上的一幕印入眼帘。

只见姜雪衣衫凌乱的躺在床上,而她身上,竟然趴着三个浑身光裸,肥肉颤颤的男人!

宋如兰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球仿佛被刺激到爆了, 疯狂的扑过去,“啊!!!住手,都给我住手!!!”

被打扰了兴致的王总,陈总,刘总不悦的看向了宋如兰,“姜夫人,你干什么?!”

“弄错了,我弄错了!”

宋如兰急忙把哭得梨花带雨的姜雪抱进怀里,然后求助性的看向了苏泽,“苏泽,快点来带小雪离开啊!”

姜雪抱紧自己的胸口,手臂上几处掐痕触目惊心。

她泪流满面的解释,“苏泽哥哥,呜呜呜,我没有被侵犯,没有被侵犯,你要相信我……”

苏泽惊愣了一瞬,随即冲向床上那几个男人,凶狠的一人拳,然后抱过宋如兰怀里的姜雪离开。

穿过姜月的时候,苏泽忍不住停下来跟姜月解释,“月月,你等等我,我先把小雪送去医院,一会儿我再回来找你!”

姜月看着他怀中的姜雪淬毒含恨的目光,嘴角勾了勾,挥挥手,“去吧去吧!”

“姜月,是不是你搞的鬼!”

宋如兰气得理智丧失,愤怒的朝姜月冲过来,但是却被三个老总拦住。

“宋如兰,怎么回事,我们不能无缘无故被打一拳,你必须得给我们个说法,不然休想我们再给姜氏注资!”

“我……”

宋如兰看着三个老总一副要找她算账的表情,慌乱的后退,眼睁睁的看着姜月的身影消失在她眼前……

姜月下了酒店一楼,电梯门打开,便看到一名容颜胜雪的女子朝她缓缓走了过来。

女子一身干练的黑色外套,白色衬衫以及一条修长的黑色阔腿裤,整个人意气风发,气场强大。

苏檀眼底绽放出一抹醉人心弦的笑,挑着秀致的眉形,娇艳欲滴的红唇微掀,“怎么样?戏结束了?”

姜月走过去跟她汇合,亲昵的跟她来了个大拥抱,笑了笑,“嗯,不结束也差不多了,谢谢亲爱的鼎力相助!”

两人分开后,苏檀亲昵的捏了捏姜月的脸蛋,大姐大的开口,“这有什么,能跟小姐妹一起虐渣打脸,我感觉也超爽的!”

姜月眨了眨一双漂亮的美眸,提议道,“既然那么爽,那咱们一起去庆祝一下?”

苏檀立即跟姜月勾肩搭背,一起走出酒店,“走,去云城消费最高的酒店,我请客!”

“亲爱的,我也不是没钱啊,出得起的……”

“你是有钱,但是你抠啊!”

姜月义正言辞,“我这是勤俭持家!”

苏檀挑眉,“何必呢,你忘记自己嫁的男人有多有钱?再不坑点就没机会了!”

闻言,姜月连连摇头,心有余悸,“陆靳寒是什么男人,老虎身上拔毛,嫌我自己活得太长了吗?”

第一天到陆家他动手教训手下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呢,是个危险性十足的男人!

虽说这几天他们的关系有点改变,但是像他那种阴晴不定,随时暴走的脾性,她还是小心为上!

苏檀眨了眨杏眸,“或许,你可以试着勾引他,让他做你的裙下臣,为你所用……”

姜月想起昨晚陆靳寒忽然贴近她耳边的悄悄话,脸颊突然红了,“咳咳咳,别闹……”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

…………

苏泽把姜雪送到医院病房就想离开,但是姜雪却死死的抱住他的腰,哭着不肯他离开她半步。

“苏泽哥哥,留下来陪陪我,陪陪我好不好?!”

“我真的没有被他们侵~犯,我是清白吧,待会儿让医生给我检查开个证明,我是干干净净的,不要嫌弃我!”

“好,我相信你……”

苏泽抚摸着姜雪的脑袋,心里五味杂陈,虽然嘴上说着相信,但是姜雪被三个老男人压在身下那一刻历历在目,他如鲠在喉。

姜雪听到苏泽口中的相信,心下稍微松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她便想到了来龙去脉,忙抓着苏泽的手道,“苏泽哥哥,是姜月,一切都是姜月算计我的,她心思歹毒,想要把我在你心思的美好形象全部破坏掉,苏泽哥哥,你不要放过她!”

苏泽眉头一皱,“小雪,你说这一切是姜月算计你的,你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不要乱污蔑人,尤其那个人还是你姐姐!”

“我……”

姜雪一时语塞,她哪里有什么证据啊,这场局本来就是她跟母亲一起针对姜月的,本想让姜月那个贱人名声扫地。

哪里想到姜月那个贱人早就识破,将计就计,她还未下电梯就被人迷晕了,醒来后就看到三个老男人在她身上做恶心的事。

发生的那一幕幕,她恨不得把姜月给杀了,不,她要把姜月给折磨得生不如死才甘心!

看到姜雪迟疑的样子,苏泽眉头一皱,随后把她环在他腰上的手拿下来,“我先去给你找医生检查一下,你先待在这里。”

姜雪回神,见苏泽转头就走,忙开口,“苏泽哥哥,你待会儿一定要回来啊……”

苏泽没应,修长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病房门口。

苏泽刚离开,宋如兰后脚就到了。

姜雪看到宋如兰,泪水一下子就坍塌了,“妈,都怪姜月那个贱人,她毁了我,毁了我!”

“呜呜呜,要是苏泽哥哥不要我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妈,我不能没有苏泽哥哥……”

宋如兰抱着姜雪的脑袋安慰,“好好好,不哭了不哭了,你放心,不管你想要多少个苏泽,妈都给你弄过来!”

姜雪哭着,双眸忽然迸发出歹毒的凶光,“妈,不要放过姜月,我这一切全都是拜她所赐,我不甘心,我要让她的下场比我还要惨上千百倍,不,是千万倍!”

“这事不用你说,我也不会放过那个贱人生的女儿!”

宋如兰如今对姜月恨到了骨子里,比对姜月的母亲还恨!

她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大的闷亏!

本来今天的事算计得天衣无缝,没想到竟然还被姜月利用了,不止惹怒了三个老总,还搭上了自己的女儿!

好,她小瞧那个小贱人了,不过没关系,下次,那个贱人可就不会那么走运了!

思绪未落,姜申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劈头盖脸的怒骂,“宋如兰,怎么回事?!王总,陈总,刘总怎么突然反悔不给姜氏注资了?!是不是你惹怒了他们?!”

公司出现财务漏洞,刚得到陆家的五亿聘礼填补漏洞,但是五亿还不足够,还需要寻找更多的投资人!

眼下关键时刻竟然有三个准备投资公司的老总突然撤资,对公司的打击该有多大?!

宋如兰当然清楚里面的利害关系,所以更加不能承认是她破坏的,不然,极有可能影响到她在姜家的地位。

突然,她眼中精光一闪,语气忽然委屈了起来,“我,我没有,是姜月,是姜月不配合,把他们都激怒了,所以才……”

说完,她还给姜雪使了一个眼色。

姜雪立即哭着控诉道,“爸,而且姜月还算计我,把我弄上那三个老总的床,呜呜呜,苏泽哥哥现在都不理我了!”

“什么?!姜月胆子肥了,竟然敢这么做?!”电话那头的姜申怒不可歇,咬牙切齿道,“这不要脸的死丫头,这件事,我一定要让她给你们个说法!”

随后挂断了电话。

宋如兰跟姜雪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姜月跟她们斗,还是嫩了点!

…………

姜月跟苏檀刚来到1314酒吧的吧台上坐一会儿,就接到了姜申的来电。

姜月听着姜申在电话里头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声,抿紧殷红的的唇,然后挂断电话,把这联系人拉黑,耳根子终于清净了。

苏檀一个外人都忍不住要掀桌了,“你父亲也太没品了吧?连给你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这么为那母女两简单粗暴的骂你,我特么的听着都想爆出口了!”

姜月继续抿唇不语,随即仰头喝尽了手中的一杯鸡尾酒,空荡荡的酒杯搁在吧台上,白皙粉嫩的指尖轻轻的抵着透亮的杯壁,往里推了推。

吩咐酒保,“再来一杯血腥玛丽!”

苏檀伸手过去阻止,“算了,别喝了,你已经喝第五杯了,这酒后劲太大,我怕你受不了。”

姜月眨着澄亮的美眸,笑容很甜,甜中却带着涩,“不是有姐妹你吗?我对你很放心!”

苏檀微愣,随即无奈一笑,知道姜月心里有着不得不发泄的郁气,只能任由她放纵一下了,“行吧,那我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不让自己喝多了。”

姜月笑了笑,伸手刚想接过酒保调好的血腥玛丽,再次一饮而尽。

而此刻,她眼眶已经开始湿润,一些狂压在心底的情绪就这么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宣泄而出。

眼泪就是最好的宣泄方式,而酒就是最好的催化剂。

她吸了吸鼻子,哑着嗓子,“再来一杯!”

忽然,眼前闪过了一道人影,姜月垂落在身下的手忽然被抓住了。

姜月恍惚回过头,稍微迷乱的双眸渐渐聚焦,赫然是苏泽那张白净儒雅的脸。

怎么是他啊?!

心里有一丝莫名的失落,也不知道在失落什么。

苏泽看着精致漂亮的眉眼间添了几分磨人醉意的姜月,明明有着一双无比清纯干净的双眸,却偏生的透着几丝媚骨的蛊惑,再加上她眼眶微微泛红,妖气十足,看得他喉结不停的滑动。

他紧握着她的柔嫩纤细的肌肤,眼里透着激动,“月月,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找了她好久了!

陆靳寒跟好友邱雨泽一同出现在了1314酒吧。

两人都是身高腿长的大帅哥,一来就引起了不少轰动,几乎在场的所有女性都忍不住盯着他们看。

尤其是陆靳寒,一身熨帖整齐的手工定制黑衬衫,挺括健硕的身材,配着那张如妖孽般颠倒众生的颜值,矜贵淡漠的气质,几乎可以吊打在场所有的男性。

邱雨泽似笑非笑问,“哥,今天怎么想约老弟我出来喝酒了?泡妞吗?我听说你家老太太给你又找了一个冲喜媳妇儿,你在外面乱搞,不怕被……”

话还没说完,他就察觉到陆靳寒身上的气势变了,漆黑如墨般的双眸盯着某一处,阴森可怖。

邱雨泽微愣,寻着陆靳寒的视线看过去,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在吧台上,最为出色两位美女,身材曼妙,双腿纤细匀长,完全就是人群中的焦点。

不过其中一个女子身边已经有一个男人了,两人的距离挺危险的……

陆靳寒黑着一张脸,迈步过去。

邱雨泽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跟在陆靳寒后面,看戏的心态居多。

毕竟,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陆靳寒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突然变脸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9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