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了被做到高C 和离婚女儿相互弄了好多年了

车子回到了陆家的豪宅。

陆老太太听到汽车的刹车声,就走出大门,看到从车上走出来的两人,瞬间笑眯了眼睛,“呦,夫妻两终于回来了,一起回娘家怎么样了,一切都好吗我?”

姜月直接丢下陆靳寒,走上去,笑道,“奶奶,都好的。”

“好就是好,吉利。”陆老太太顿了顿,又笑眯眯的抓住了姜月的手,“孙媳妇儿,我让人给你炖了鸡汤,过来,跟奶奶一起喝!”

“啊?”

“鸡汤补啊,身体好才容易生孩子。”

姜月忍不住红了脸,怎么奶奶十句有九句都脱离不了孩子啊?!

她下意识求助性的看向了陆靳寒,想要他帮忙说几句。

谁知,他来到她身边后,竟然俯身下来,微凉的薄唇紧贴着她柔软的耳垂,似要含住,“其实,要一个也不是不可以……”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带着成熟男性清冽的气息,一并窜入她鼻息。

姜月呼吸微窒,再加上旁边还有陆老太太的窃笑声,她窘迫得不行,不回应他,拉过陆老太太的手就往厨房走过去,佯装淡定,“奶奶,走吧,我喝鸡汤!”

陆老太太看到两人极好的相处氛围,感觉一切都在往她所期待的方向发展,笑着回了头,问,“靳寒,这鸡汤我特地差人熬制,很补肾,你喝不?”

姜月面色又一窘。

陆靳寒双手抄兜,淡定得很,“奶奶,你这是瞧不起谁?!”

“我这不是为我孙媳妇好嘛?”

“她能承受得住,我没意见。”

姜月尴尬得无地自容,恨不得用脚指头扣出三室一厅。

她赶紧推着陆老太太走,“奶奶,他不喝的,我喝,我全喝!”

陆靳寒看着姜月落荒而逃的曼妙身姿,嘴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

这女人,时而冷静睿智,时而娇憨软萌,真是每时每刻都会给人惊喜。

他发现,他对她的兴趣更浓了……

姜月刚喝完鸡汤,就接到姜申的电话,略带歉意一笑,“奶奶,抱歉,我先去接个电话。”

陆老太太看到那一碗汤已经被姜月喝见了底,满意的点点头,“去吧去吧!”

姜月走到楼梯口一处无人的角落,这才接通电话,她直接问,“爸,我今天回家并没有看到你,你说要给我母亲的遗物,什么时候给?!”

姜申夹怒的语气传来,不答反问,“姜月,你还好意思说?你今天回去是不是去找你继母麻烦了?!”

姜月听了,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爸,宋如兰是这样告诉你的?她说我回家里是找她麻烦?!她怎么不告诉你,是她找了几个男人差点在家里把我强了?!”

姜申一时语塞,然后疑惑的看向了一旁的宋如兰。

宋如兰理直气壮道,“我都跟她解释了这件事是误会,是姜月一直不肯把那段录音删了,我就想个办法恐吓一下她,让她交出录音,谁知道她当真了,还把我的脸都打肿了,你看,都肿得跟猪头似的,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姜月听到电话里传来宋如兰的声音,嗤笑着开口,“那是你活该,我还觉得下手轻了呢!”

宋如兰恼羞成怒,“你,姜月,你留着小雪的录音,是何居心啊!还有,我告诉你,离苏泽远一点,你配不上她,他跟小雪情投意合,就快订婚了!”

姜月勾着唇,“不是我不离他远,是他主动追着我出来的,我魅力太大没办法,谁让姜雪栓不住自己的男人,怪谁呢?!”

“你!”

“别你你你的了,说起来,我跟苏泽有婚姻的时候,姜雪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姜申怒喝,“姜月,够了,她可是你妈,有你这么对待妈的吗?”

姜月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心里却一阵冷笑,妈?宋如兰她配吗?!

这种随时都会算计人头上的后妈,她可无福消受!

姜月深吸一口气,眼眶有些雾气,不是不想反驳,是不想做无用功。

因为她说再多,姜申也不会听,只会指责她不听话,天生反骨。

姜申没有再听到姜月咄咄逼人的话,以为她后悔了,语气缓下来了几分,“月月,爸爸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虽然当年你跟苏泽的婚姻只是双方家长的口头约定,但是还是需要你们双方亲自提出解除婚姻的事,再加上你已经结婚了,这件事就比较简单了,我明天把苏泽约出来,你到时候出来跟他说清楚就行。”

姜月定神,让她当面跟苏泽说清楚?

怎么?他们是怕她跟苏泽断不干净,所以一起来见证,让他们一刀两断是么?

也好,她倒要看看,宋如兰跟姜雪还要玩什么把戏!

姜月收敛了思绪,冷笑着应了一声。

见姜月同意了的,姜申笑了,“行,明天我会发地址给你。”

姜月没有忘记正事,“爸,妈的遗物……”

“明天再说。”

姜申匆匆的敷衍一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显得很迫不及待。

姜月抿紧唇,明眸划过一丝晦色,父亲这么遮遮掩掩是什么意思?

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她心里不太舒服,甚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怕母亲的死跟父亲有关系。

她深吸一口气,摇摇头,算了,一切等明天过后就知道了。

姜月回到了卧室,发现陆靳寒正从浴室走出来。

湿润细碎的黑发垂落在他额前,微微调和了他冷硬如雕刻般的五官,少了一点成熟,多了一点少年韵味。

他身上穿着薄薄黑色睡衣,细致昂贵的睡衣柔软服帖的包裹住他健硕有力的身躯,腰间束着一条松松垮垮的腰带,衬得肩宽窄腰,双腿笔挺修长。

胸前的布料大大的敞开,露出一大片令人遐想连篇的蜜色肌肤。

从性感凸起的喉结以及精致的锁骨,往下则是若隐若现的胸肌,以及线条流畅,令人垂线的八块腹肌跟人鱼线,每一块都格外的有型有力量。

姜月忍不住后退一步,被这美男出浴图惊得差点狂飙鼻血。

陆靳寒环着胸,宽厚的背脊慵懒的倚靠在浴室门前,从浴室里飘出来的水雾缭绕在他周围,朦胧了他英俊的轮廓,多了一丝神秘的诱惑感。

他凝着已经面如火烧的女子,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薄唇微掀,“陆太太,你的眼神是想引诱我犯罪?”

姜月假装用手挡脸上,然后稍微侧过身,脸如同熟透的浆果,“你...,快点把衣服穿好!”

陆靳寒笑意加深,语气添了几分逗弄,“我穿的已经够多了,陆太太貌似不知道,我以前一个人睡的时候,都是裸睡,全裸的那种。”

什么?还全裸!

姜月脑海一晃而过某个某男人全裸图,脸色瞬间爆浆,话都说不利索了,“可,可是现在不一样……”

说话间,男人的气息已经逼近,一把搂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后背紧紧贴着他,呼吸越来越近,“和我说说怎么不一样,嗯?

姜月的身子瞬间僵硬,手都不知道往哪摆放,“陆先生,请你自重!”

陆靳寒目光落在她饱满透红的耳垂上,轻呵一声,“奶奶说让我们要个孩子,如果自重的话,怎么制造出孩子?”

姜月稍微避开了一下男人在她耳边灼热的呼吸,轻咬着红唇,“可是我们明明已经约定好了,婚后各过各的……”

陆靳寒忽然搂紧了她,下巴磕在她柔软的肩头上,“嗯,这并不妨碍我想跟你加深夫妻感情。”

“你……”姜月刚想出声说什么,却被他捏住了下颚,面对着他。

男人漆黑的眸子如同一汪深潭一般,神秘又深不可测,“相信一见钟情么?”

低哑性感的嗓音徐徐而来,似春风拂面,搅乱了一汪春水。

姜月怔了怔,凝着他深邃迷离的眸子,心跳一时有些加快。

陆靳寒微凉的薄唇渐渐靠近她,一张一合中,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压低过后的嗓音,格外的醇厚醉人,“或许,我对你,就是一见钟情……”

姜月一瞬间心跳如雷,呼吸都忍不住停滞下来。

陆靳寒说什么?

他说对她一见钟情?

怎么可能?

姜月第一时间表示不信,缓了三秒之久,深吸一口气,“可陆先生听说过一句话么?”

男人挑眉,“什么?”

姜月对上他深谙的视线,佯装镇定,“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是耍流氓行为!”

对,肯定是这样,她为自己找到的理由鼓掌!

陆靳寒目光在她那张雪白如玉的脸蛋上游移,最后落在她胸口上,眼神讳莫如深,“嗯,还挺有道理。”

“……”

顿了顿,他目光灼灼,一本正经道,“如果陆太太决定对我以色事人,兴许我会忍不住,像古代里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昏君,把陆太太往死里宠……”

什么以色事人?!

鬼才会对他以色事人!

姜月红了脸,又气又羞,“呵呵,陆先生,我不陪你开玩笑了,因为轮到我洗澡了!”

说完,她立即躲进浴室里,把门关上,锁紧。

此刻的她已经面如火烧,愤愤的臭骂一句,流氓,变态!

还真以为自己是古代里高高在上的帝王?

想得倒美!

姜月为了平复着自己心,洗澡洗得格外的久,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

洗完后,她发现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进来,只能扭捏着穿浴袍走出去。

刚开门,就嗅到了一股催眠的药香味,很浓郁,熏得她昏昏欲睡。

而且房间里不止有陆靳寒一个人,还有管家以及一个穿着灰色袍子的外国老者。

那老者手中拎着一串风铃跟一块钟表,正在陆靳寒面前轻轻晃动。

姜月愣了愣,意识到那老者是催眠师,正在给陆靳寒催眠。

而陆靳寒的脸色不太好,手臂上环绕的青筋因为隐忍而剧烈鼓动,又是准备发病前的征兆。

明明刚刚还能淡定的站在她面前调情,现在才刚过了一个小时,就……

许是察觉到了姜月看过了的视线,陆靳寒汹涌如寒潮般的黑眸射过来,在看到姜月身上一件简单的睡袍以及裸露在外的精致嫩滑的小腿时,眸底瞬间迸发出犀利的冷锐,“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进去!”

姜月目光担忧的看了陆靳寒一眼,不想刺激他,只能乖乖的退出去,把旧衣服重新换上,这才走出来问管家,“怎么回事?”

宋管家看向姜月,叹口气,如实道,“少爷每天晚上九点左右都需要催眠安抚心中躁郁,不然会彻底失控。”

“这种情况有多久了?”

“五年了。”

这么久?!

姜月看向坐在单人沙发上的男人,他骨节分明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两边的扶手,俊逸的脸色略微比平时的苍白,额头青筋微微鼓动,眼底血丝明显。

哪怕是极为难受跟痛苦,他也能够极力控制,表面依旧保留着自己的风度。

这个男人,自控力真是强大到了极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92.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