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吗你个小浪货叫大声点,宝贝~夹得好紧我进不去了

“再多喝一点。”刘爽怂恿着,就怕白雅喝少了,药性没有发挥。

白雅以为是醒酒的,她头重的厉害,咕噜咕噜又喝了两口。

肚子里太撑了。

胃里翻腾的厉害。

她跑去洗手间,哇的一下,全部吐了。

吐完,头更晕了。

刘爽扶住白雅,担心药性被她吐光了,她就白忙活了。

她把水杯顶住白雅嘴唇,“再喝两口,一会就好了。”

白雅不疑有他,全部喝光了。

不一会,热量从脊椎出发,到处乱窜,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身体软绵绵的。

她靠在刘爽的身上。

刘爽扶着白雅,走到钻石包厢门口,敲门。

顾凌擎打开了门,一双幽眸淡漠的看着她,冷声道:“你找谁?”

刘爽被他的气场震撼住。

静距离看,他简直帅的令人屏息。

为了姐妹的幸福,她豁出去了。

“你女朋友喝醉了,麻烦你送她回去。”刘爽把白雅推出去。

顾凌擎警觉的闪开,睿眸掠过锋锐,扫向白雅,微微一顿,很是诧异。。

眼看着她快摔倒在地上,他更快一步的拉住白雅的手。

白雅软绵绵的靠在了他的肩头。

身上浓重的酒味扑在他的脸上。

他的心中闪过疑惑,看向门口。

刚才那个女孩已经不见踪影了。

“她是你女朋友吗?”苏畅浩诧异的看向白雅,扬起嘴角,“挺漂亮的,看来,我妹要伤心了。”

白雅半眯着眼睛,热的难受,她扯着V字领,含糊道:“不舒服。”

顾凌擎低头看她,一眼,就看到她的呼之欲出,眼眸一紧。

再这样下去,她就该曝光了。

他把她抱起来,背对着苏畅浩,冷酷的说道:“我先送她回去。”

“我们重点还没有说呢。”苏畅浩站起来。

“感情你前面铺垫的都说废话,重点电话里面再说。”他抱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白雅歪着脑袋,迷糊的看着顾凌擎。

眼前是很多个重叠的影子。

她压根就看不清楚是谁。

隐约中,还出现了幻觉。

身体的难受,燥热,越来越明显,有些湿湿的感觉,让她难以启齿。

顾凌擎进了VIP专属电梯。

她捧着他的脸蛋。

顾凌擎全身一怔,平视这前方。

“今晚,要我好吗?”白雅温柔的出声。

他毫无表情的脸上微微拧眉,墨莲的眼眸更加深邃,俯视向她。

三年前的记忆涌上心头。

他清晰的记得,在她身体里的感觉,因为欲罢不能,所以,就算她求饶,在药物的作用下,崩溃的理智中,他没有停止。

甚至,渴望得到更多。

“你喝醉了。”顾凌擎移开眼神,冷酷的说道。

白雅不甘心。

他就那么不想碰她吗?

她摆过他的脸,送上红唇。

嘴唇接触的瞬间,闪烁出流光溢彩。

顾凌擎背脊僵直着,没有反应,也没有后退。

她的红舌扫过他的唇形,深入他的口中,满满的柔情尽用在这亲吻之中。

一阵娇吟从她呼吸之中毫不保留的溢出。

顾凌擎的腹部开始紧绷了起来。

喝了酒的她,主动的她,更加的魅惑。

她比三年前成熟了,妩媚了。

是他让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也变得更加迷人了。

叮的一声

电梯打开。

顾凌擎别过脸,快速朝着车子走去。

白雅难受,够不着他的嘴唇,亲吻着他的喉结,在口中婉转,吸取,留恋,弄出一个红色的印记。

尚中校守候在车旁,看到他们高高在上的首长第一次遇到强吻居然没有暴怒的推开。

他瞠目结舌的张开了嘴巴。

“还不开门。”顾凌擎命令道。

“哦。”尚中校赶紧的拉开后车门。

顾凌擎把白雅放在后车位上,他坐到了她的旁边。

她扑了上去,手忙脚乱的解开他的纽扣,低头吻上去。

小巧的舌头划过他的肌肤,寻寻觅觅,到他心口。

顾凌擎拧起了眉头,紧握住了拳头,理智在挣扎之中。

得不到回应,白雅非常的难受,水雾弥漫了眼睛,娇柔的说道:“吻我,嗯?”

顾凌擎快要在崩溃之中。

三年前,她什么都不懂,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现在的她,火热的就想是蚀骨的妖精。

尚中校好奇,想要回头。

顾凌擎一道锋锐的目光扫向尚中校,下巴紧绷,霸气的命令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头,除非你眼睛不要了。”

尚中校不敢看了,挺直了腰杆,看着前面。

白雅苦闷他的无动于衷,心中涩涩的发疼。

她亲吻他的耳垂,委屈的问道:“你就那么不想碰我吗?”

顾凌擎喉节性感的滚动着。

天知道他现在需要多大的意志。

除了那次和她外,他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本来就是血气方刚的年龄。

他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凛然的目光带着几分侵略性,呼吸浓重的吐在她的脸上,“你确定想要?”

白雅睨着他。

那种感觉是陌生的,让她微微有些害怕但是又期待的。

她和苏桀然是夫妻,早就应该睡过了,不是吗?

她水盈的大眼被谷欠望折磨的发红,羞涩的点了点头。

他墨染得黑眸灼灼发光,刚毅的脸孔紧绷,沉声道:“你不要后悔?”

“不后悔。”白雅确定的说道。

尚中校听的都面红耳赤,小心翼翼的问道:“首长,我是在路边停下来下车,还是送你去酒店?”

“去军区。”顾凌擎命令道。

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温热的唇舌勾起她的缠/绵婉转,那升起来的阳刚之气,灼热的像是要把她燃烧,烧尽。

手掌,不知觉的在她心口流连,慢慢的移向左边。

白雅轻呼出声。

她那,除了被那个神秘男人碰过外,没有被其他人碰过。

非常的敏感,身体微微颤动着。

她的反应生涩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难道,她跟苏桀然从来就没有做过吗?

怎么可能,他们都结婚三年了。

意识到这点,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特意不去想这点,握住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的呼吸在狭窄的车中变得急促,混乱,暧昧。

温度也越升越高……

一回到房间

他把她放置到床上,纠缠纠缠再纠缠。

片刻,她的裙子丢在了地上。

露出黑色裹衣。

他解开她背后的卡扣,往上推起裹衣。

她粉嫩的一如三年前。

感官刺激着他所有的神经。

顾凌擎含上,捻转……

她的乐音绝对是他荷尔蒙的催化剂。

他忍住紧绷的痛苦,温热的唇沿着她的腹部往下。

他不想像三年前那样,让她感觉到的只有痛。

白雅有些害怕,陌生异样的感觉让她觉得某处的暖流蜂拥而至。

“桀然,轻一点。”白雅颤抖的说道。

顾凌擎身体一怔,手下动作停止,拧起眉头,黑眸染上复杂的情绪盯着她绯红的小脸。

她眼睛闭着,睫毛轻颤着。

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

墨莲般的眼眸紧了一圈,他烦躁的起身。

某处雄赳赳,气昂昂着。

他快步走向浴室,打开水龙头。

冰冷的水从头上淋下来。

他的目色更加深邃,幽暗。

平息后,他走出去。

白雅已经睡着了,衣服还丢在地上。

她修长的美腿微微弯曲,平坦的小腹上有道人鱼线。

性感,妖娆却又冷艳。

他帮她把衣服穿好了,轻柔的把她的小脑袋放在枕头的中央,盖上毯子。

坐在床头,凝望着她。

房间中很安静,安静的仿佛刚才的热情四溢,灵魂叠交是一场错觉。

三年前,是他毁了她的第一次。

她现在和丈夫的关系这么差,是因为他造成的吗?

他的眼中流淌过内疚和怜惜。

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尚中校手里拿着毓婷,“首长,这个让她72小时内吃下去,不会怀孕的。”

顾凌擎好看的剑眉蹙起,“她不需要吃这个”

“她安全期吗?”尚中校诧异的问道。

顾凌擎幽冷的目光看向尚中校,沉静中,好像杀人于无形。

尚中校不敢对视,低下了头。

顾凌擎睨了一眼尚中校手中的苏婷,幽邃的目中有种看不清的复杂,“我没有碰她。”

“啊?”尚中校顿了顿。

那岂不是首长还没有开荤。

那真是……太不幸了。

他一点都不了解首长的口味,怎么能那么禁欲的。

“你现在去安排一个女勤务员照顾她,今晚的事情你脑子给我洗的干干净净。”顾凌擎命令道。

“哦。”尚中校应道。

“另外,去买些最高档的化妆品。”顾凌擎又吩咐道。

“哦。”尚中校狐疑的看向首长。

首长到底怎么想的啊?

到口的肥肉不要,还要倒贴。

他不懂。

早上

白雅睁开眼睛。

因为宿醉,她头疼的厉害。

坐起来,环视了四周。

毯子是军绿色的。

床头柜上整齐的放着两一本,一本合着,夹着书签,一本是俄语书,打开着,满满的做着笔记。

床对面是书架,上面全是书。

书架上两盘吊篮,一面红旗,几十个奖杯。

整个房间充满了阳刚的味道。

不是她的。

白雅拧起眉头,记忆终结在刘爽递给她一杯水上,之后,完全不记得。

她喝断片了。

正预起身,勤务员端着盘子进来,盘子里放着洗漱用的工具。

白雅诧异,“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勤务员对着白雅微笑着,“首长昨晚让我来照顾你,这是你的洗漱工具。”

“首长?”白雅毫无记忆。

“嗯!您先洗漱吧。”小秦推开卫生间的门,把东西放在梳妆台上就出去。

白雅心里狐疑,走进卫生间。

梳妆台上整齐的放着男士用品,一丝不苟。

她心里有种怪异的尴尬。

她昨晚睡在了一个男人的床上。

走到镜子面前,看到里面的自己,白雅吓了一跳。

她眼圈下面都是黑的,假睫毛不翼而飞,脸上都花了。

她赶紧刷牙,洗脸。

可是,那些黑眼圈顽固的洗不掉。

一只卸妆油递到她的面前。

白雅抬头。

顾凌擎深幽的看着她,浓眉下一双俊美而凛冽的双眼,不怒而威。

白雅认出来,他就是那天救人的首长。

她怎么来这里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好意思,我昨天喝的很醉。”白雅抱歉道。

“嗯。”他从喉咙口发出这声音,沉声道: “拿这个卸妆油洗吧。”

“哦,谢谢。”白雅接过。

他把手里的一套化妆品放在梳妆台上。“这些你用吧,我这不用女士的。”

说完,顾凌擎转身。

白雅看向牌子,是法国娇兰。

这个牌子,一瓶30ML的润肤露价格在15000以上。

她是用不起的。

她拎着化妆品礼品袋出去。

顾凌擎坐在沙发上。

他连坐姿都刚正不阿,矜贵优雅。

手上拿着刚才做笔记的俄语书,专注的看着。

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放着一碗粥,一根油条,一杯牛奶还有一碗不知道什么汤。

白雅走到他的跟前。

他头也没抬,仿佛她并不存在的疏离。

“那个,这个我不能要。”白雅把礼品袋放在了沙发的旁边。

他目光还在书上,像是不想搭理她的样子。

白雅很是尴尬,准备离开,向门口走了一步。

“把桌上的早餐吃了再走。”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看向顾凌擎,他还是没有看她。

要不是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会觉得他是跟别人说的。

白雅坐在了餐桌前。

“旁边的那碗是醒酒的,先喝。”顾凌擎又说道。

白雅狐疑的看着他。

他明明不看她,她怎么觉得,他全部都看在眼里呢。

她确实头疼,端起碗,喝光了。

心中狐疑。

顾凌擎对她态度这样怪异,不会是她昨天喝醉后,胡言乱语了。

“我昨天喝醉了,没有说过分的话吧?”白雅担心道。

他优雅的翻过一页书,漫不经心的问道:“你以为,你会说什么过分的话?”

难道她真的说了?

一抹红霞飞到她的脸上。

白雅尴尬笑笑,“听我损友说,我酒醉后会胡言乱语,首长不用相信。”

他抬起头来,墨染得黑眸染上一抹看不透的深邃,在她红润的脸上停留了一秒,把她的紧张和羞赧看在眼里,冷眸紧缩了一份,迸射出一道寒意。

白雅心被提了起来。

“你没有说什么!”顾凌擎冷声说道。

白雅这就放心了。

她觉得这里不能久呆了,站起来,对着顾凌擎恭敬的颔首,“多谢首长昨日的收留,我先回去了。”

“把化妆品带走。”顾凌擎命令道。

“不用了。”

“特意为你买的,你以为你不要,谁还能要?”顾凌擎口气冷了几分。

白雅有些害怕这样的他,拎起礼品袋,“钱我回去后再打给你,麻烦你给个账号。”

“有钱了,到军区来还我就行了。”他在纸上飞快的写下手机号码,递给白雅,“来了后,打我电话。”

“哦。”白雅恭敬的接过。

顾凌擎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拨打电话出去,吩咐道:“送顾小姐出去。”

*

今天是她休息。

回去后,她把礼品袋放在了茶几上,换了衣服,去精神病院看望自己的母亲白冰。

白冰自从被离婚后,就患有了精神类疾病,五年前在苏桀然的帮助下获得了医治,情况好转。

她三年前被绑架,被强J的事情让白冰崩溃,出现伤人的情况,被强制性的送进了精神病院,以至于现在都没有出过病房。

白雅怀着愧疚之前走进病房。

白冰安静的坐在窗口,愣愣的发呆,眼神很空洞。

白雅拿起梳子,走过去,帮她梳头。

白冰回头看向白雅,问道:“我女儿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白雅眼眸一沉,帮她扎好了头发,坐在了她的对面,轻柔的说道:“妈,我是白雅。”

白冰顿了顿,打量着白雅,又看向她的身后,眼中恐慌,“桀然呢,他怎么没有来,你们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白雅扬起苦涩的嘴角,眼中的氤氲加深。

当初白冰精神崩溃,以死相逼,让她一定要嫁给苏桀然,她理不清自己的情绪之下,嫁给了苏桀然。

如果妈妈那个时候清醒着,不被自己的回忆折磨着,还会这么逼她吗?

“我们没有问题,他对我很好,对了妈,我马上会成为副主任了。”白雅微笑着说道。

“那他怎么不过来看我,你让他明天就来看我,必须的。”白冰霸道道,眼神之中都是不相信。

“他明天要上班。”白雅解释着。

白冰一巴掌甩在了白雅的脸上,吼道:“你下次来的时候带上他,否则不要来见我了,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白雅脸上火辣辣的疼,望着眸色腥红的白冰。

如果妈妈没有得暴力型精神病,不会这么对她的,对吧?

“好。我知道了。”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水雾。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你。”白冰狰狞道。

白雅站了起来,轻柔道:“妈,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滚。”

白雅转身,从精神病院走出去,回头,看了一眼白冰的房间。

她记得高三那边,她成绩很好,但是家里很穷。

白冰跪在闹市区的地上乞讨。

不管是炎炎夏天,还是寒冬腊月,跪了整整一年,得到了她上大学的学费。

她知道,她的妈妈是爱她的。

只是,人都不想生病,生病的时候,精神混乱,却又无能为力。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妈妈担心,影响病情。

去菜市场买了菜,去苏桀然那里。

别墅门的密码还是19920316,她的生日,密码没有改。

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她领着菜走进去,房间中冷冷清清,厨房里面的垃圾桶里安安静静,显然这个男人不经常回来吃饭。

她打开冰箱,里面放满了酒,还有……冈本。

白雅的眼眸一沉。

心,瞬间,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冰湖。

寒气侵入,凉到大脑。

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她今天来不是查房,不是叙旧,而是让他帮忙的。

白雅把多余的食材放进冰箱里,走进厨房。

从橱柜里找出了曾经放进去的围裙。

围好,洗菜,切菜,烧菜,炖菜。

一切就绪。

她想把他的家里打扫一遍。

却发现……除了客厅,厨房,卫生间,其他房门都紧锁着,包括他们曾经的新房。

而她还没有钥匙。

白雅扯了扯嘴角,拿起座机,给苏桀然打电话过去。

三声。

苏桀然接了。

“喂。我是白雅。”

苏桀然勾起嘴角,嘲讽道:“你在我家,捉奸去的?”

她听得出他的阴阳怪气。

习惯了。

“不是,我今天休假,给你准备了晚饭。”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苏桀然的声音陡然变冷。

“呵。”白雅轻笑一声,“我允许我这么做的。”

她直接挂上了电话。

眉头拧了起来,眼中闪过烦躁。

她有求于他,应该忍着一点的。

“咔。”电子门打开了。

白雅看向玄关处。

苏桀然走进来,魅眸紧锁着她,里面闪烁着流光溢彩,邪魅的勾起嘴角,“你不会是过来道歉的吧?不想离婚?”

她并没有觉得做错了什么。

“苏桀然,我同意离婚,但是,我有条件。”白雅不想再坚持了。

只要他一个月陪她见一次白冰。

她愿意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苏桀然眼中掠过一道锋锐,愤怒燃烧了眼眸,死死的盯着她,“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吗?”

白雅沉静的看着他,知道,他说出来的话肯定不好听。

苏桀然上下比划着她,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围着围裙,穿着拖鞋,不修边幅的欧巴桑。你配的上我吗?跟我离婚还要跟我谈条件,你是哪里来的自信。”

白雅冷然的看向苏桀然,“如果我昭告天下,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你的仕途一定会被影响的吧。”

“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我是不可能在她们的肚子里留下我的种,你想多了。”苏桀然自负道。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我跟你离婚,你以后想怎么玩都不会有问题,我只需要你一个月陪我去见一次我妈。”白雅理智的谈判道。

苏桀然嗤笑一声,“一个月见一次,你怎么想得到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以退为进,对我没有用。”

“条件我已经开了,想通了给我打电话。”白雅懒的辩驳,拎起沙发的包,朝着门口走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7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