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撩就心动1V1 午夜男女羞羞爽爽爽视频

姐夫?

呵,她可不认!

只能说,人至贱无敌。

“我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多了一个姐姐……请问我们有血缘关系吗?”

“哦对了,你和权少,一没办婚礼,二没领证,你就当真自己是权太太了么?”

“安如沫,你这么着急倒贴,还能要点脸吗?”

安盛夏这几句,完全踩到了安如沫的痛脚。

“盛夏,我知道你一直讨厌我,什么都要跟我争,但是他不行,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就要结婚了,你不要跟我争!”若不是心中有鬼,安如沫这番话,也不会说的如此委婉。

怎么?

安如沫以为,她喜欢权耀?

真是有意思。

她哪里表现的,爱慕这个男人了?

“嗯,权少一表人才,女人都会想争的。”说实话,安盛夏是有点见不得,安如沫如愿嫁给权耀。

若事事都如安如墨的愿,安盛夏第一个不答应。

她不是不会反击的小白菜。

“安盛夏,你来晚了!”安如沫话中有话。

“我只知道,不是你的,强求不得!”安盛夏玩味一笑。

等着,如果安如沫的过去,公布与众,那就有意思了。

不知不觉,所有的焦点,引到了权耀身上。

这个金贵的男人,惜字如金。

安大山不得不发话,“权少,今天这个事,真是给你闹笑话了。”

“权少,你是来找如沫的吧?”李美玉喜不自胜。

等安如沫嫁进权家,整个安家都要跟着沾光。

那么,在安大山面前,她的地位也会提高,安盛夏也就彻底没了后台。

“当然了,姐夫来家里,自然是找姐姐的。”安以俊得意的昂起头,不怕事的模样。

“耀,你这次过来,怎么也不……”

不等安如沫把话说完,安盛夏咬牙道,“爸,刚才的事,我们还没说清楚!”

“安盛夏,你真是够了!但凡有点脑子就知道,这可是在家里,以俊不会把你怎么样!我看是你,故意想冤枉以俊!”

安如沫紧紧挽着权耀,简单的三言两语,就把安盛夏的后话全部封死了。

而安大山呢,他只有安以俊这么一个儿子,但凡说得过去,也不会狠下心的去怀疑安以俊。

“也许他就是利用了别人的这点心理,他差点就把我……!”安盛夏双目深红,眼眸中堆积着恨意。

“安盛夏,你要说我侵犯你,那么,你有什么证据?”安以俊双手抱臂,那神色,十分的悠然。

“对,如果你说以俊对你图谋不轨,你有什么证据吗?”安如沫好笑的问。

“不错,盛夏,我也不能单凭你的话,去做判断。”安大山沉下了眸光。

“他给我下药的咖啡,我还没喝,就在爸你的书房……”安盛夏说罢,立即看向安大山。

她就怕,爸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此作罢。

安大山抬头,看了安盛夏一眼,沉默了好一阵子,仿佛在做什么重要的决定,最后叹气道,“来人,现在去拿那杯咖啡,去做检查!”

“可是爸……”咬了咬牙,安如沫不安的看向安以俊,随后看向了李美玉。

“好了如沫,既然你爸决定做检查,那就……做吧!”脸色还算淡定,李美玉却猛然的回头,望着安以俊!

安以俊捏了捏掌心,随后看紧权耀!

“爸,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愿意做检查,谢谢你了……”安盛夏的内心,还是有点小震撼的,看来爸对她,还是信任的。

现在只要查清楚,那杯咖啡杯下了药,安以俊也就无话可说。

十分钟后……

“回先生,结果已经出来了!”

因为是当场做的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咖啡中,没有迷药的成分,也许是二小姐误会了……”

“什么?这不可能!”

听到检查结果,安盛夏脸色为之一怔,猛然的后退。

没有迷药?

这怎么可能?

当时,安以俊那么迫不及待让她喝下那杯咖啡,不是下了东西,还能因为什么?

“安盛夏,是你非要做检查的,现在结果出来了,你还要狡辩?”

眼看结果不利于安盛夏,安如沫再接再厉的说,“盛夏,我知道你一直看我和我妈很不顺眼,没关系,我可以让着你,但你也不能随便冤枉以俊!”

“没错,以俊是准备接手安氏了,我知道你一直不服气,但就算如此……”

停顿两秒,安如沫饶有意味的说,“你也不能故意往他身上泼脏水,好歹以俊也是安家的男人,他继承公司也没有什么不对!”

字里行间,在暗示,安盛夏想挑事!

“爸,你要相信我……”检查结果,不会有人动手脚,安盛夏不知道,是哪出了错。

“美玉,这件事你怎么看?”刚才做检查,安大山很不给李美玉的面子,此刻当然要询问李美玉的意见。

安盛夏内心冷笑。

这个继母早就看自己不顺眼,李美玉要说什么,她清楚的很。

李美玉长舒了一口气,她和安大山睡在一张床上这么久,说话自然是有分量的。

李美玉以退为进,“盛夏,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过去五年,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肯定经历了不少,真是委屈你了,不过……”

下一秒,李美玉话锋一转,“以俊是我的儿子,也是我亲自带大的,我了解他,他虽然贪玩了一点,还是知道分寸的,我怎么都不信我的儿子,会在家对你做那样的事……”

言下之意,安以俊被冤枉,安盛夏故意挑事!

“盛夏,你这个脾气,也该收一收了!”安大山身为人父,也不信自己的儿子,会对自己的女儿做畜生不如的事。

“爸,你宁可信他们,也不信我?”

失望,悲切。

当年妈妈在世的时候,是不是也因为他们,被爸爸冤枉过?

眼神越发冷漠,安盛夏可笑的问,“爸,你是不是忘了,我妈怎么死的?”

“够了!”

提到前妻,安大山全无耐心,“我念你妈去的早,从小把你惯坏,所以才让你这么没家教!”

“我没家教?他安以俊,分明就是个畜生,根本不配继承我妈的公司!”

一个试图侵犯姐姐的男人,不是畜生,是什么?

“安盛夏,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如果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爸又是什么?”安以俊真会见风使舵。

“安盛夏!你给我滚出去!你来看我可以,但不要回来气我!”安大山此刻气的浑身颤抖,一眼都不想多看安盛夏。

“好,好,好,既然你们一家人,一个鼻孔出气,那我再也不会回来!”

原本还想回家看一眼爸,结果呢,却再次被赶出门。

一如,五年前一样。

安盛夏只觉得可笑,她果然不该回家。

“……”眼看安盛夏要走,安大山猛然撑大眼瞳,他对这个女儿有愧,可她这次挑事,也确实让他失望。

“盛夏,既然你回国了,还是住在家里吧……”李美玉走过去拉住安盛夏的手。

“滚!你碰我一下,我都觉得恶心!”安盛夏伸手一推她,动作很急,却没用多大力。

李美玉却夸张的摔在地上,“盛夏,你今晚住下吧,我想你爸,也是这个意思……”

“安盛夏,你给我道歉!”

不论身后,安大山发多大的火,安盛夏却走得头也不回。

权耀从头到尾,都置身事外。

他不是一个多事的人。

手机忽而响起。

“我是权耀。”他只是漫不经心的接听。

“权少,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权少,那两个孩子,并不是老爷的私生子。”

“孩子的亲生父亲,是……是您!”

不知对方之后说了什么,权耀眼瞳猛然阴鸷,浑身散发可怕的气场,拔高声音质问,“什么,安盛夏?”

回神,只见安盛夏头也不回的背影!

安盛夏……

居然是她?

“耀……”到了晚餐时间,安如沫当然想留权耀吃饭。

再加上,刚才安盛夏输的那么狼狈,她姿态轻快。

可察觉权耀脸色阴郁,她意外的问,“谁的电话?”

“急事。”捏紧手机,权耀一把挥开安如沫,匆匆离开。

夜,雷电交加。

安盛夏刚走出安公馆,天就下起了雨。

内心,无比荒凉。

她这个样子回家,恐怕会让儿子担心。

却意外,头顶突然出现黑色的伞。

抱着自己半蹲的安盛夏,迷茫抬起头,一眼对上那双黑曜石般的眸,也就忘记了伤心。

怎么是他?

“上车。”就这么高高在上的姿态,男人仿佛是暗夜中的王者,低头瞥向她。

“多谢,但是不用了。”抱紧了自己,安盛夏只想安静蹲着,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起来!”他见不得,她这么没出息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帮我作证,其实你都看到了……”

磨了磨牙,安盛夏终于把自己的不满,发泄了出来。

“你为了安如沫,所以包庇安以俊!”她讽刺的笑了笑。

安如沫到底有什么好的,爸爸喜欢他,就连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也对她倾心。

她当时,很想让权耀帮自己作证,但也只是想想。

他怎么可能,帮她呢?

“为什么不说,是你自己太冲动!”男人的言语,没有丝毫波澜。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盛夏狐疑的问。

“是你自己非要认定,咖啡杯加了东西。”

闻言,安盛夏眼眸闪烁,仿佛很不能接受一样,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恶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原来你早就知道,他没下药!”

他知道,却什么都不说,也不提醒她,而是冷冷的站在制高点,看她怎么掉进深渊。

这些话,他还不如不说。

说了,只会给她添堵。

“他就是希望你认定,被下了东西。”权耀现在说,还有什么用?

安以俊故意设计她,害她被爸爸赶出家门。

她和爸的关系,也闹得越来越僵。

一切,无法挽回了。

“我现在被赶出来,你们都高兴了?”擦肩而过的瞬间,安盛夏用力撞开男人的肩膀,“你这么高贵的身份,跑过来看我的笑话很掉价!”

“安盛夏,我不是什么好人。”他及时伸手,抓紧她的手腕,“那么我问你,当时,即便我提醒你,你会信我?”

“……”安盛夏动了动唇,却始终吐不出半个字。

答案很明显,她不会信。

“上车。”

他将她拦腰抱起,扔进车内!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急切的护住自己,安盛夏仿佛在看一头恶狼那样,脸色防备。

可一路上,权耀也只是在开车,没有任何的越界。

看到窗外熟悉的路,安盛夏原本就紧张的神经,更加紧绷,“搞什么,你去我家做什么?”

“下车。”顺手解开她的安全带,权耀已经先一步跨开长腿,下了跑车。

“为什么,门口这么多车,这么多人?”

晚上十二点了,路上不该有人才对,何况她住的只是一个普通小区。

门口清一色的跑车,无比吓人。

安盛夏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一只修长的手,却先一步把门推开。

“爹地,你是来接我和哥哥的吗?”

安小白早已换上干净的小西装,纯白可爱的小脸充满了崇拜,笑盈盈抱住了权耀的小腿。

“儿砸!”安盛夏惊呼不已,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小白,露出这么乖巧的小表情,简直萌翻了。

“妈咪,怎么样,和我爹地相处的还好吗?”安大白好奇的问。

什么?

儿子们叫这个男人,爹地?

这一刻,安盛夏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6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