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把腿张开嗯让你爽 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诺筱颖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真的很冤!

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组长杨阳好心过来给她践行。

“筱颍,我听说,我们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苏漫雪!你说,我们这个女老板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闺蜜呀?”

临别前,小组长杨阳覆在她耳边,小声地八卦着。

诺筱颖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那你好自为之噢!别泄气!”小组长杨阳咧嘴一笑,握着拳头给诺筱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诺筱颖点点头,微微一笑。

这一刻,算是她最狼狈的时候。

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份带薪的实习工作,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诺筱颖回头看了看这家装饰装修公司,心里突然有丝不舍。

这是她正式步入社会,人生第一次奋斗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某个深山老林里扎营的傅夜沉,不顾自己身上有伤,仍旧在跟敌人周旋。

大少奶奶只喜欢一切高消费的东西,比如:高档化妆品、珠宝首饰、名牌衣服、名牌香包、名牌高跟鞋!——刘管家。

傅夜沉看完刘管家发过来的信息后,不由地压低了眉头。

难道,是他看走眼了?

哎,算了。走眼就走眼吧!再怎么说,他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这也是他唯一一个有感觉的女人,他又能怨谁去?

大不了,将来等他退役了,他便负责赚钱养家,苏漫雪负责貌美如花便是。

“四少,秃鹰他们下一步,会选择什么方式走私?”战友韩剑锋的问话,拉回了傅夜沉的思绪。

傅夜沉收好手机,单指点了点地图上的一条河,果断道:“秃鹰一定会选择这条河水运!但是,他还会选择这条旱路作为掩护运输。”

他的判断,从来都没有失误过。

唯独失误在对一个女人的判断上!

傅夜沉本想着等这次任务结束后,回去买件她喜欢的同时又比较特殊的礼物送给她,于是询问了刘管家关于苏漫雪的喜好。

既然苏漫雪喜欢的都是那些常见得不能再常见的奢侈品,傅夜沉觉得自己还不如给她苏漫雪一张刷不完的信用卡会更省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当刘管家接到傅夜沉的指令后,替苏漫雪办了一张信用卡交给苏漫雪时,苏漫雪拿着那张信用卡,兴奋得欢天喜地,尖叫了好几回。

甚至,她还喜极忘形地对刘管家又搂又抱,一点贵太的矜持也没有。

被苏漫雪弄得非常尴尬的刘管家,不禁嗤之以鼻,并莫名其妙地对苏漫雪心生厌恶。

这种拜金女,压根就配不上他家大少爷!

因为有了钱,苏漫雪很快就在临海城的名流圈里混出了头,还结交了不少千金名媛和贵族公子。

这人脉一广,苏漫雪挥金如土,做什么事都非常顺心。

但,她的心却一直轻松不下来,因为诺筱颖的这根刺,一直扎在她的心脏上。

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诺筱颖在临海城混不下去。。

被公司辞退后,诺筱颖消沉了几天,然后重整旗鼓的去找工作。

可谁知,她就像瘟疫一样,那些公司一听到她的名字,就说不要,到最后,她不仅没有找到工作,回到出租屋里,就连房东都拿涨房租来逼迫她。

可是诺筱颖哪有多余的钱来垫付房租费,无奈之下,只好退了出租房,去投奔男友何明旭。

临海城有市中心,也有县区。

何明旭的大学,就在县区里,她从市中心坐公交车过去,要转三趟车,花两个半小时才能到。

等到诺筱颖拖着行李箱下了公交车,站在“临海大学”的校门口时,天都已经黑了。

男生宿舍是十点钟关门,诺筱颖事先并未给何明旭打电话,而是直接找了过去。

何明旭的宿舍她知道在哪儿,以前,每个周末,她一有空就会过来帮他洗衣服,以至于这里的宿管阿姨都知道她了。

而何明旭的另外三个室友也都认识诺筱颖,并且对诺筱颖都非常地友好,把她当妹妹看待。

当诺筱颖拖着行李箱,站在何明旭寝室门口时,宿舍里的三个男生看到诺筱颖后,立即连游戏都不打了,一个个全都凑过来,十分热情地欢迎她过来。

因为每次过来,诺筱颖不仅仅只是帮何明旭洗了衣服,就连何明旭他这三个室友的衣服,在何明旭的要求下,她也一并洗了,而且还把他们的寝室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所以,他们都很喜欢她。

此时,剪了一个球头,皮肤稍微黝黑的章海昌,非常殷勤地问候:“筱颍,今天不是周末啊!怎么也过来了?还带着这么大一个行李箱!”

方浩博搬来凳子,让诺筱颖坐下歇一歇。

戴着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的马智杰则给诺筱颖倒来了一杯凉开水:“筱颍,你喝口水。”

“谢谢啊!”诺筱颖端过水,微笑着坐下,目光却四下看了看,“怎么不见阿旭?”

一提起何明旭,三个人相互交换了眼神,停顿了一下,章海昌才笑嘻嘻地说:“他去上自习了!”

“是、是啊!”方浩博有些支支吾吾地接话。

马智杰却皱了下眉头,不吭声。

诺筱颖总觉得他们三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于是从自己手提包里掏出手机,准备给何明旭打电话的时候,马智杰突然走过来,将她的手机给夺走了。

“电话就不用打了,我直接带你去找明旭吧!”马智杰忽然冷冷地说。

章海昌和方浩博立即对马智杰挤眉弄眼,示意他不要多事。

马智杰瞥了章海昌和方浩博一眼,完全不顾他们的提醒,将手机又还给诺筱颖后,接着说道:“筱颍,你跟我来!”

他说完,便只身走出了寝室门。

诺筱颖连忙交代了一下让章海昌和方浩博照看一下她的行李箱,她提起自己的手提包后,立即跟随马智杰而去。

留下章海昌和方浩博两个人面面相觑。

诺筱颖跟上了马智杰的步伐,见马智杰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地抿了抿唇,关心地问道:“马智杰,你这是怎么了?”

“待会见了何明旭后,答应我,不要哭。”马智杰一边往前走,一边深沉地说道。

其实,这是何明旭和诺筱颖两个人的事,他何必插手?

但是……

马智杰想到这里,眉头紧锁。

诺筱颖以为何明旭出了什么大事,急得嗓子都发出了嘶哑的声音:“是不是阿旭出什么事了?他要不要紧?”

“他没事,而且,活得很好。”马智杰冷淡地回答。

随后的这段路程,不管诺筱颖怎么问,马智杰总是用“到了之后,你就知道了”来搪塞诺筱颖。

诺筱颖不得不识趣地闭上了嘴。

两人去了学校的后门,后门外面是一条宽敞的马路,马路对面则是一幢又一幢的五六层的居民房和小吃街。

马智杰带着诺筱颖进了一条胡同,然后拐弯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张不锈钢栏珊门。

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成双入对的青年男女。

诺筱颖隐约间明白了什么,但是仍旧不敢去相信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

马智杰拉开了不锈钢栏珊门走进了去,诺筱颖微微低着头,随后默默地跟了进去。

他们上了三楼,在一张墨绿色的防盗门前停下了步伐。

马智杰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开了门,只身走了进去。

诺筱颖也跟着进去后,才知道,这房子里有四居室,带客厅、阳台、餐厅和厨房,是她和苏漫雪一起租的那个小出租屋的三倍大。

马智杰径直走到最左边的那张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后。

房门里传来了何明旭的声音:“谁啊?”

“是我!”马智杰应了声。

何明旭又问道:“你不是说今晚回寝室去住吗?怎么又回来了?”

“你出来,我找你有事。”马智杰接着说道。

“那你等会儿,我穿上衣服后再说。”何明旭也应了声。

紧接着,房门内还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马智杰,真是的,来得一点都不是时候。”

“亲爱的,别急。等我问了他是什么事情,回来再跟你继续。”何明旭温柔地哄道。

从房门内传出来的声音并不大,虽不足以听清楚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但是却能分辨出里面的人,除了何明旭以外,还有一个女人。

诺筱颖就站在马智杰的身旁,听的一清二楚。

房间里除了何明旭,还有一个女人。

现在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何明旭为什么要穿好了衣服才能出来?

诺筱颖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当何明旭打开房门后,看到站在马智杰身旁的诺筱颖时,瞬间惊怔了。

“明旭,你发什么愣啊?”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下一秒,声音的女主人便出现在了诺筱颖的眼前。

女人长发披肩,唇红齿白,脸上化了淡妆,身上还穿着何明旭的白衬衫,下露两条雪白的大长腿。

“哟,马智杰。你这书呆子,终于找女朋友了啊!”女人将诺筱颖打量了一番后,红唇微扬地嘲讽。

马智杰不以为然地斜睨了林若琴一眼,嘴巴刚一张,准备对何明旭说什么的时候,何明旭抢先了一步,打断了马智杰欲要说的话。

“她是我表妹!乡下来的!”何明旭微笑着说。

这一刻,诺筱颖心痛到就连眼泪都无法流出来了,只有唇瓣在微微颤抖着。

“对,你表妹突然过来找你。所以,我就把她带这儿来了!”马智杰冷冷地附和着。

何明旭微微侧身,温柔地对身旁的女友林若琴说道:“若琴,我先带我表妹去吃晚饭,安顿好她后,就回来陪你。她从乡下坐长途大巴过来,一定还没吃晚饭。”

“嗯,好。正好,我也不想出去了。就不陪你的表妹了!”林若琴撒娇地说道,顿了顿后,转眼看向诺筱颖,微微一笑,“小表妹,初次见面,你好呀!我是你表哥的女朋友,林若琴。”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诺筱颖的声音有些哽咽。

林若琴腼腆地笑了笑,然后亲密地挽着何明旭的臂弯,回答道:“快一年了吧!旭,对不对?”

“先不说这些了,我带我表妹吃饭去了。”何明旭连忙岔开话题。

林若琴微微点头,放开了何明旭的手。

何明旭从房间里出来,并带关了房门,脸色突然一变,愤恨地瞪了马智杰一眼。

诺筱颖什么话也没再说了,而是转身就走,甚至大脑不听使唤地跑了起来。

何明旭连忙追了出去。

两人在楼道里拉拉扯扯,何明旭怕影响到自己的形象,索性牵住诺筱颖的手,拉着她飞快地下了楼,去了一条人少的后街。

后街的路灯,只开了一盏,昏昏暗暗的一条路上,压根就看不清来往的行人。

诺筱颖甩开了何明旭的手,什么话也不问,就呆呆地站在墙边,一言不发。

何明旭双手插在裤袋里,低着头,深沉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

“以前不说,现在才来跟我说,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吗?”诺筱颖声音嘶哑地质问。

何明旭顿时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回答道:“筱颍,不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两虽然是高中同学,又都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但是,我是本科生,前途无量,你只不过是个大专生而已,将来也只能找到一份安稳微薄收入的工作。而且,这一年里,你拿钱给我花。只不过是想在我身上投资,将来等我有成就了,好娶你为妻,带你在这大城市里生活罢了!”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诺筱颖难以置信地看着何明旭。

何明旭抬眸看着诺筱颖,反问:“不然呢?你本身就是这样的女孩子啊!”

“既然如此,我要你把我这一年来拿给你的钱都还给我!连本带利一起还给我!”诺筱颖气恼地向何明旭伸出手来。

何明旭瞥了诺筱颖一眼,瘪了瘪嘴,微微侧了侧身:“瞧瞧吧!我看人一点都没错。你果真是那种女孩子!算了,谁叫你是农村里出来的女孩子了!人没志气也就算了,眼里果真就只有钱钱钱,也是没办法的了。”

“你……”诺筱颖抬起手来,气得咬牙切齿,直指何明旭的鼻子,欲言又止。

何明旭顺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钱包,将里面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塞到了诺筱颖指着他鼻子的这只手中。

“筱颍,你配不上我。你的身份,你的学历,你的家世,统统都配不上我了。而且,以后,我若是娶了你,就相当于娶了你一家子。不仅要养你,还要养你吝啬的妈妈,残疾爸爸,连着你那个没出息的哥哥也要一起养着。这样一来,我将来会很累。这点钱你先拿着,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等以后,我研究生毕业了,找到好的工作后,再把钱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何明旭一边叹息着,一边感慨地摇了摇头。

诺筱颖却直接将钱甩在了何明旭的脸上。

何明旭一脸懵然地看着诺筱颖,并未因为她如此放肆地侮辱他而生气,而是蹲下身去,一张一张地将钱给捡了起来。

诺筱颖怔怔地看着何明旭将捡起来的钱,重新塞回了他自己的钱包里。

何明旭还一脸不耐烦地碎碎念叨:“这是你自己不要的,算了,是我有错在先,你生气是应该的。”

“何明旭,我们高中同学三年,大学恋爱快满一年。我真的没想到,你除了会脚踏两条船以外,还会如此虚情假意!”诺筱颖声音哽咽道。

她真的没想到,她在为了他勤工俭学,每个周末都来照顾他的时候,他却瞒着她在学校里交了另一个女朋友,而且还同居了!

何明旭瞥了诺筱颖一眼,沉默了片刻,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闷不吭声地转身就走。

他何必在这里跟这个女人计较呢?

反正已经东窗事发,从今以后,他和她就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其实,诺筱颖长得比林若琴漂亮,但是她的出身没林若琴好。

林若琴就是这临海城里的人,家里在临海城还有好几套房子,她爸妈在临海城里还有个关系很硬背景很强大的大人物关照着。

将来他娶了林若琴,他可以少奋斗十年。

将来他娶了诺筱颖,他那得辛苦一辈子!

如此对比一来,何明旭自然是嫌弃诺筱颖,喜欢林若琴。

诺筱颖看着何明旭渐行渐远的背影,直至黑暗将他吞噬,她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最痛心的那一刻,她哭不出来,那痛过后,她终于哭出来了。

明明,爱情那么美好,为什么,他要将这美好的爱,给摧毁得一丝余温也不剩。

何明旭并非没爱过诺筱颖,只是,这样的爱,经不起现实的考验。

他不可能陪她一起跑马拉松式的柏拉图爱情,所以,为了能让自己更好,他必须抛弃她。

诺筱颖去了何明旭的寝室,拿回了自己的行李箱。

何明旭的室友章海昌和方浩博很替诺筱颖担心,但看到诺筱颖脸上那坚强的笑容后,就安慰了诺筱颖几句,便和马智杰一起送诺筱颖去了长途汽车站。

临别前,马智杰深沉地说道:“筱颍,别怪我。你是个好姑娘,我不想你被瞒在鼓里。将来,你一定会再遇上一个你爱的同时又爱你的,对你好的男人。”

“就是!何明旭就是个渣男!你别太伤心!”章海昌随声附和道。

方浩博也忍不住插嘴安慰了一句:“何明旭渣,我们三不渣!这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对爱情,千万别灰心。筱颍,你要保持初心啊!”

“嗯,谢谢你们。”诺筱颖欣慰地笑了笑。

这三个大男孩,算是对她重情重义了吧!

“看来,以后没人再帮我们三洗衣服喽!”章海昌又感慨道。

方浩博立即拍了一下章海昌的头顶:“你这个混球,衣服自己不会洗吗?”

诺筱颖忍不住噗嗤一笑。

“车要开了,筱颍,你上车吧!路上小心,注意安全。”马智杰叮嘱道。

诺筱颖点了点头,挥手和他们三告别后,转身上了大巴车,踏上回家的路途。

大巴车驶动后,慢慢地出了站。

方浩博一手绕过马智杰的肩头,一手挂在方浩博的肩膀上,三人并排走在了一起。

“智杰,你是不是喜欢筱颍啊?”方浩博一边走,一边问。

章海昌随之起哄,侧身拍了拍马智杰的胸膛:“肯定是喜欢。从认识筱颍开始,这一年来,你这暗恋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你们想多了,我只不过是看不惯何明旭而已。”马智杰淡淡地回答。

方浩博和章海昌不约而同地相视而笑。

大家彼此,就当心照不宣了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5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