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俏媳妇小说在线阅读 爸爸的大还是我的大呀

兰溪溪进门本想看看小墨有没有踢被子,可,大床上的男人什么鬼?

他躺在那里,面容淡然,眼线细长,即使睡着了,都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

他居然和小墨一起睡?

没想到,他对孩子还挺负责。

兰溪溪生怕吵醒小墨,放低脚步,很轻很轻地走到床边,替小墨盖好被子,然后检查驱蚊液,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轻轻退出房间,带上房门。

原本,她想趁夜想亲亲儿子的,但有男人在,她还是克制了。

房门关上后,薄战夜清冷的眸子睁开,眸中一片讳莫如深的诧异。

刚刚他特意装睡,想看看兰溪溪到底玩什么花样,结果她只是来照顾小墨?甚至目光从未停留在身上。

怎么感觉,她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她,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咔”思绪间,对面房门落锁的声音响起。

薄战夜变得更冷了。

该死的女人,以为他会对她做什么?

想太多!

一晚安然。

早上。

“爹地。”薄战夜还在睡,薄小墨好听的声音响起。

很少听他叫他,他睁开眼,眉眼自带柔意:“怎么了?嗯?”

薄小墨伸手拉他,一路把他拉下楼。

步伐微快,神色喜悦。

大清早,怎么回事?

薄战夜不解间,被薄小墨拉到了花园后,然后,他就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原本花园里的奇珍异草,全被修剪的变了样。

圆滚滚的熊猫,可爱的兔子,飞跃的山羊,美丽的花仙子……每一个都立体真实,惟妙惟肖,精致富有神韵。

不仅如此,布局也十分讲究,恰到好处,如同奇妙的动物世界,森林花园。

十分美丽。

薄小墨童心泛滥,走到一只山羊面前,扬起从未有过的笑脸:“喜欢这个,每个都喜欢,爹地你送我的惊喜?”

他的声音很单纯,笑容很甜。

薄战夜从没见儿子这般天真,说这么多话,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能道:“你先玩。”

然后,等小墨去玩后,看向身后的莫南西:“你找人修剪的?”

莫南西摇头:“不是,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也很意外,要是知道小少爷喜欢这种,一定早去拜师学艺,博小少爷童颜一笑。”

不是莫南西?那是谁?

薄战夜好奇间,莫南西说:

“我调查监控时,看到是兰溪溪修剪的。”

兰溪溪?

薄战夜剑眉一挑,很是意外。

随即他想起了,昨晚他让她打扫整个别墅,只是他刻意刁难,原以为她会哭,没想到她居然把花园修剪成这般模样?

而且她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儿,还会这样的手艺?

薄战夜对兰溪溪,有了新的认知。

莫南西感慨,若是兰溪溪是兰娇,还没有那么多不良行为,该有多好?

……

中午11点。

兰溪溪醒来,震惊的掉下床!

11点,她居然睡到11点!

啊,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她快速洗漱下楼,意外的,看到薄战夜坐在客厅落地窗前翻看书籍,他居然没有去上班!

她尴尬的不知道该早安,还是午安,瞧见薄小墨的身姿,她快速走过去拉住他:

“小墨,昨天说好带你去买新衣服的,我们走吧。”

薄小墨嗯了声,点头:“爹地,出发了。”

“什、什么?”为什么要叫薄战夜?

兰溪溪吃惊。

薄小墨说:“我人生中第一次买衣服,老爸不能缺席,你不想他去?”

额。

“没有没有。”她岂是不想,是非常不想!

兰溪溪尴尬笑笑,牵着薄小墨出去,坐上车。

她坐的位置很靠边边,座椅遮挡,不看那尊神。

薄战夜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眸子几不可见寒了一个度。

这女人,不是应该想方设法靠近自己,怎么露出抗拒的表情?是在欲擒故纵?

第一次,薄战夜觉得看不透一个人。

车子到达商城的第一秒,兰溪溪就推开车门,牵着小墨下车。

这是上下几层的批发市场,物品应有尽有,热销喧嚣。

薄小墨似乎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很激动。

兰溪溪带着他,左挑挑款式,右摸摸布料,十分认真严谨。

一行三人,吸引不少人瞩目,尤其是薄战夜身上与身俱来的高贵优雅气质,让无数女人竞折腰。

薄战夜不太喜欢这样的场所,声音低沉命令:“注意办事效率。”

兰溪溪看向他,摇头:“薄先生,抱歉,快不了。

小孩子皮肤娇细,要挑选纯棉布料,还要避免安全隐患,像这种有绳子的衣服,容易挽到脖子,不适合孩子,所以要千挑万选,你要是等不及,就去忙吧?我会照顾好小墨的。”

该死,她这是命令他,还是希望他离开?

薄战夜寒着脸,没搭理她。

兰溪溪缩了缩脖子,苦逼的继续挑,足足一下午,才挑选到满意的30套衣服。

正打算带小墨离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突然撞了上来。

薄小墨猝不及防被撞出去,小身子碰在栏杆上。

“砰!”玻璃栏杆居然瞬间破裂,小墨的身子不受控制朝外倒去。

“啊!啊!”

“天啊!”

这是二楼,层高整整6米,摔下去,可要死人的啊!

周围看到这突然意外的人们,吓得大惊失色,尖叫连连。

薄战夜只是付个款,听见声音,回头,就看到小墨的身子飞出去,俊脸骤然变了颜色:“小墨!”

他健步冲过去。

然而,刚迈出去半步,站的极近的兰溪溪就已经从惊愕中反应过来,想也没想,直接扑出去,抱住薄小墨。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一大一小,就那么齐刷刷掉落下去!

啊!”人们的尖叫声更高了。

两秒后,“砰!”的一声,坠落声响起。

瞬间,楼上楼下乱成一团。

薄战夜完全没想到兰溪溪会扑出去,他恍惚了瞬,随即反应过来,转身下楼。

宽敞的大厅,已然被群众包围。

诺大的充气城堡上,两人落在上面,清晰可见孩子在上,女人在下。

“还好有充气城堡,不然死定了。”

“那位母亲居然不顾一切扑出来保护孩子,太伟大了。”

薄战夜推开人群,迈步过去,迅速扫了眼薄小墨,确认他没事,视线落在被压着的兰溪溪身上。

只见她小脸儿苍白,好看的眉拧着,明显很痛。

他道:“你情况怎样?”

兰溪溪只觉得内脏好痛,但她顾不得,望怀里的小墨:“小墨怎样?有没有受伤?”

这个时候她还在问孩子!

薄战夜内心被什么牵动着,他目光一暗,将薄小墨抱开:“他没事,你先躺着。”

然后,他摸出手机,给肖子与打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过来银河广场。”

肖子与就在附近医院,听说情况后,马不停蹄赶了过来:“小祖宗,你摔了?怎么样,快让叔叔给你检查。”

这可是九哥的心尖宝,薄家的继承人,可不能出任何意外。

然。

“小墨没事,替她检查。”第一次,薄战夜没以小墨为第一,而是先让检查那女人。

肖子与惊了,九哥什么时候在意别的人了?

注意到男人投递过来的冷凝视线,肖子与不敢有二话,快速替兰溪溪检查。

“还好摔在气垫上,没大事,手臂骨折,治疗一下就好。”

闻言,薄战夜拧着的眉方才渐渐舒展。

这时,商场负责人终于敢站出来了:“对不起,对不起,发生这样的意外,我们很抱歉,这位小姐和孩子的医药费,我们愿全权承担,也会加强设施维修。”

他的道歉很是诚恳。

但薄战夜冷俊的容颜没有丝毫动容,他薄凉唇瓣掀开:“不必,这商场没有再开的必要。另外,那位撞人的小姐,最好自己去自首。”

丢下话语,他抱着孩子,径直离开。

不到半个小时,银河广场“母子坠楼”的事件,就上了新闻热搜。

不知谁认出是薄战夜和“兰娇”,新闻更加轰动。

#兰娇救儿#

#薄小少爷坠楼#

新闻里,铺天盖地的描述当时的现场经过,还附有惊心动魄的高清视频。

网友们炸了:【天,好惊险!】

【那是著名经纪人兰娇耶!好善良】

【难怪配的上薄九爷!】

【爱了爱了。】

与此同时,兰娇被关在暗室里整整两天了。

她的手上脚上绑着麻绳,嘴里也缠着纱布,那个王麻子还给她服了软药,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根本反抗不了。

这两天,她遭遇的只是虐待,绝望痛苦极了。

外面的电视里,传出声音“薄战夜携妻儿逛街,突发意外,妻子竟为了救儿子,不顾一切。”

战夜?战夜!

兰娇发了疯的摞动身子到门口,透过门缝看外面的新闻播报,然后,整个人更加的崩溃了!

那不是她!不是她!

该死的兰溪溪,说过不出现在战夜面前,为什么会和战夜一起逛街,还带着孩子!

她不会放过她!

“唔……唔!”放她出去,她要出去,撕了那个贱人!

王磊打开门,走进来:“叫什么?看来还有力气啊。”

“唔,不!”

……

塞纳国际。

薄小墨从发生意外开始,就受到惊吓,一整晚没有言语,守在兰溪溪身边,不肯离开。

最后,还是肖子与担心他的状况,千说万说,发誓兰溪溪没有大事,他才肯跟薄战夜回屋。

薄战夜带着他回房间洗澡,哄他入睡,等他安睡以后,整个屋子安静下来,他自己的心却怎么都无法安静。

初见兰溪溪,她骂他眼瞎,邻牙利齿,粗鲁无礼。第二次见面,她在老男人怀里,不知自爱。第三次见面,她再次以兰娇的身份闯入别墅。

在他印象里,她性格差,品行不良,做什么都别有预谋。

但今天发生意外时,他亲眼看到她不顾一切的扑出去,将小墨牢牢地护在怀里,若不是她,小墨可能根本无法周全。之后,她甚至连自己的安危都没顾,第一时间关心小墨。

她的行为,勇敢,果断,毅然,完全把小墨放在第一位,看起来,并不是心机深沉,只是个单纯,特别善良的女孩儿。

是否,对她有什么误解?

“叮咚叮咚叮~~”

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思绪。

薄战夜担心吵醒儿子,拿出手机,才发现是之前兰溪溪摔跤后,他暂时保管的她手机。

此刻,宽大的来电屏幕上愕然显示:“亲亲宝贝”四个大字。

这是对男人的备注?如此亲密?肉麻!

薄战夜剑眉微蹙,盯着屏幕足足3秒,才关闭静音,拿着手机轻声起身,去对面兰溪溪的房间。

兰溪溪手臂打了石膏,这会儿正在浴室里冲洗身子,听到敲门声,她皱起秀眉。

这么晚了,谁来敲门?

难道是小墨还放心不下她?要来陪她?

她快速拉过一旁的浴巾裹上,跑出去。

“卡兹”房门拉开。

意外的,外面站着的人居然是薄战夜!

他一如既往的冷漠尊贵,西装革履,仅是往那里一站,都如同神的存在,自带气场。

他声音听不出情绪:“有男人跟你打电话。”

男人?

兰溪溪好奇,茫然的拿过手机,点开通话记录,然后看到上面的“亲亲宝贝”后,恍然过来。

原来是丫丫的来电,他误会了。

还好误会!不然丫丫被他知道,就完了!

“谢谢。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吧。”兰溪溪有丝心虚不自然的掩好手机。

薄战夜拧起剑眉。

就这样?不解释?还真是男人打的电话?而她催促他离开的表情,是嫌他妨碍她煲电话粥了?

莫名的,薄战夜心里一阵异样的酸意,随即又觉得,她给男人怎么备注,煲不煲电话粥,和他有什么关系?在意什么?

他冷嗤一声,高冷转身,准备离去。

兰溪溪也第一时间打算关门,进屋回丫丫的电话。

可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她本就因为手伤没系好的浴巾,瞬间散了!

“呀!”

兰溪溪一声惊呼,整个人猝不及防,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灯光之下。

薄战夜听见声音,下意识转眸,然后就看到——

灯光下,女孩儿曼妙年轻的身体。

精致小巧的香肩,如蝴蝶般美丽的锁骨,身上每一寸,不多不少,曲线恰好。

有水滴从肌肤上滑落,清纯中带着美丽,秀气中透着勾人。

娇若晚香,纯若茉莉。

薄战夜眸色一深。

“……”空气陷入死亡般的窒息。

一秒……

两秒……

三秒后……

“啊!”尖叫声划破别墅,窗外的鸟儿惊飞!

兰溪溪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薄战夜:“……”

大晚上她这样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非礼。

何况……

他锁着惊慌失措的她,嗓音因为某种情绪异常暗沉沙哑:“还打算让我看多久?还是说,你故意的?”

这语一落,兰溪溪才猛然意识到她捂的是自己的脸和眼睛!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她更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脸红跺脚道。

“才不是!你、你快转过去!”

那惊羞尴尬的模样,倒不像装的。

薄战夜喉结滚动,转身,看向别处,抿了抿干涩的唇。

兰溪溪在男人转身后,立即蹲下去,捡起地上的浴巾,想要裹上。

只是她一只手打着石膏,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很是不方便,加上心慌,半天都没裹好,反倒将手弄得有点疼。

薄战夜没听到声音,回眸,看到兰溪溪蹲在地上拙笨艰难的姿态,拧起眉头,伸手拉她起来。

意外的,掌心触碰下的肌肤异常细滑,他本就深邃的眸愈发深邃。

该死,他在想什么?

他快速替她将浴巾裹好,暗哑道:“受伤了就不要洗澡。”

然后,迈步回屋。

兰溪溪惊在原处,如遭雷劈。

他……他刚刚面对面,替她裹浴巾!

“啊啊啊!”兰溪溪关上门跑回屋,一头栽在床上,脸狠狠地埋进枕头里,猛锤床。

不想活了~~

在男人面前掉浴巾,还让他亲手帮她系上,怎么可以那么丢脸!

让她死了算了!

“嘟嘟嘟……”视频通话响起。

兰溪溪看到又是丫丫的来电,担心有什么急事,快速深呼吸一口气,接听电话:

“喂,宝贝。”

丫丫看到妈咪,很是开心,不过下一秒,小眉头却一皱:

“呀,妈咪你咋啦?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兰溪溪:“……没,没有啊,可能光线问题吧,晚上光线不太好。”

“可是妈咪,你其他地方也没有变红耶,只有脸红?”

额emm……

这个机灵鬼!

兰溪溪转移话题说:“你别瞎想啦,妈咪不在,你有没有听朵儿阿姨的话?”

江朵儿出现在视频里:“你放一万个心吧,丫丫跟着我很听话的,就是想你了,跟你打个电话。”

“那就好,这段时间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江朵儿说着,声音忽然压小:

“你悄悄跟我说,你是不是和九爷发生什么了?大晚上的,孤男寡女……脸才会那么红吧?”

噗咳咳!

“你想什么呢,没有!绝对没有!”兰溪溪红着脸否认。

江朵儿笑道:“双重否认表肯定,即使没有,也不远啦,期待ing。”

兰溪溪:“……”

这闺蜜真的有毒。

生怕聊下去会更犀利,她直接挂断电话,趴在床上,逼迫自己不去想之前的事情。

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会觉得丢脸了!

……

一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兰溪溪顶着厚厚的黑眼圈起床。

由于手受伤,她没有做饭,莫南西已经准备了早餐,意大利面。

此时,薄战夜和薄小墨坐在餐桌上,一大一小,大的优雅绝伦,小的冷酷可爱,如同一幅贵族世纪的画作,格外和谐。

似听到声音,男人抬起那双潋滟如星辰的邃眸,瞬间,四目相对,电光火石。

兰溪溪看到他,一下想起昨晚在他面前掉浴巾的画面,脸颊一热,飞快地移开视线。

好尴尬!

“阿姨,你脸和耳朵好红,是昨天摔到哪里了吗?”薄小墨还在担忧兰溪溪,走过去关心询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4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