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腿扒开让你桶个够,老师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此刻,正在某SPA会所的唐青青,挂完了母亲的电话之后,她立即想联系另一个人,那就是宋姗了。

当年她们联手合作,让唐知夏失身,又让她滚出家门,现在她和宋姗成了好姐妹,只是这两个星期,宋姗和她联系少了,她的店也关门了,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那端宋姗的声音接起了电话,“喂!青青。”

“姗姗,你最近在干嘛?怎么关店门了呢?”

“哦!我…我在旅游呢!有事吗?”

“姗姗,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唐知夏回国了。”

某豪华的别墅里,正在沙发上享受佣人侍候的宋姗,直接吓得手机摔在沙发上,她赶紧捞起来,喘息了一下,紧张的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为什么回国?”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还怕她啊!”

“不是,我就是问问。”

“我爸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她现在回来和我抢家产了,可能也会找你的麻烦。”

宋姗的眼底闪过一抹恶毒,唐知夏怎么不死在国外呢?这样,她也就不用惊恐失措了。

现在她所享受的一切,全是托她的福,当年的女人是唐知夏这个真相,她这辈子都不能让席九宸知道。

“青青,我也怕她会报复我,以后她的事情你都告诉我好吗?我也好做准备。”宋姗朝唐青青道。

唐青青应了一句,“行,以后我们一起对付她。”

挂了电话,宋姗咬着唇,她现在完全成了富家小姐的待遇,她的吃穿用的全是最好的,席九宸为了补偿,把一切她想要的都捧到她的面前,可宋姗更贪心,她想要的不止是物质的补偿,她想要成为席九宸的妻子。

席九宸这种极品男人,能成为他的女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所以,她绝对不许唐知夏坏她的事。

连唐青青也不能知道,不然,唐青青也会嫉妒她,拆穿她的。

她必须要好好的掌握唐知夏的一切,最好,找个时间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五点,唐知夏准时出现在幼儿园接儿子,小家伙开心的和老师再见,跑向她。

“妈咪。”

“在学校上课开心吗?”

“很开心,老师很喜欢我,同学们也喜欢我。”小家伙开心的汇报。

“晚上我们吃面条怎么样?”

“好呀!”

唐知夏很幸运的生了一个天使宝宝,从小到大,没让她操什么心,不挑食,性格好,小暖男一枚。

逛完超市回家煮晚餐,小家伙玩乐高,唐知夏煮着两个人的晚餐,小小的公寓,充满了温馨气息。

“妈咪,今天工作顺利吗?”小家伙关心的问。

“嗯,很顺利。”唐知夏弯唇一笑,在儿子面前,她从不抱怨人生,抱怨工作,即使生活很苦,可儿子的笑很甜,能治愈一切不开心。

“晨晨,妈妈过两天带你去见外公好吗?”唐知夏朝儿子唐羽晨问来。

“嗯,晨晨也很想见外公。”小家伙期待的眨巴着大眼睛。

唐知夏的心情却复杂,李婕母女一定不会欢迎她儿子的。

她也不会让唐青青知道,儿子是五年前那一场意外的失身得来的,她会告诉父亲,这是她和相爱的男人一起生下的。

晚上,唐知夏搂着儿子睡觉,窗外的月光洒进来,母子相依偎进入梦乡。

清晨。

唐知夏送完儿子,便打车到公司,瑞宝阁坐落在市中心一栋八层大厦里,被旁边的摩天大楼衬托得有些不起眼。

但这个牌子在国内,却是打响了一定的知名度,如今被QR收购,更提升了它的市场价值,并且,一个月后,瑞宝阁被邀请参加国内一场珠宝秀展。

唐知夏手中有几个系列被选入参赛作品之中,这也是打响品牌效应的一种有效模式。

唐知夏下了的士,由于早餐买得有些迟了,她一边啃着手里的面包,一边付了车钱,快步朝大厅走去。

儿子八点半上学,她九点上班,有些赶。

电梯门口。

唐知夏尽量在进办公室面前吃完,以免造成不好影响,刚往嘴里塞满了最后一大口面包。

她鼓着腮帮子咀嚼之际,电梯门开启,一道俊美成熟的身影冷不丁的出现在她眼帘。

唐知夏僵硬了几秒,有些吃力的咽下嘴里的面包,尽量优雅的走了进去。

“早!”席九宸低沉磁性的声音打着招呼。

“早!”唐知夏回了一句,下一秒,她却被自己一个突如其来的饱嗝给吓了一跳。

“咯!”好大一声。

唐知夏的脸刷得红了,真是噎死她了。

更悲惧的是电梯还是镜面的,这下,她的窘态无处可藏,她捂着嘴,可无奈身体抗议她吃得太快,又是一个不太优雅的饱嗝响了。

席九宸深邃的目光透过镜面落在她的脸上,唐知夏厚着脸承受着他的“观看。”

终于,六楼到了,唐知夏在电梯门刚开启,她就挤了出来,真是要丢脸死了。

席九宸那张宛如上帝精心雕刻的冷静面容,似有破功迹象,他漆黑的眼底,一丝笑意在酝酿。

这个女孩竟莫名有趣。

唐知夏回到办公室,赶紧喝了几口水,才把饱嗝给治好了,可她丢脸的场面却挽回不了。

换个男人她也不尴尬,可偏偏是席九宸。

他一定笑话她了。

十点半。

“知夏姐,开部门会议了。”

唐知夏应了一句,“知道了。”

会议室。

总设计师李玫坐在了会议室一侧,她的手下是包括唐知夏在内的八名设计师。

“稍等一下,席总会到场。”李玫喝了一口水,有些紧张的耸了耸肩膀。

谁想到一个部门会议,大老板也要参加?这令她感到不小的压力。

“唐知夏,请问你之前和席总认识吗?”艾雅意味深长的看着唐知夏。

唐知夏直接否认,“不认识。”

“不认识席总为什么昨天一直盯着你看?”另一个女设计师不满的问。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席总。”唐知夏优雅的应对出声。

“工作是工作,公司不是谈情说爱的地方,更不是走捷径的地方,你们都给我记明白了。”李玫有些严厉的盯着手下警告。

艾雅睨了一眼唐知夏,在她的眼里,唐知夏就是想勾引席九宸走捷径的人。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推开,一道气宇轩昂的身影迈进来。

席九宸优雅的迈进来,他在为首的位置坐下,看到这个男人,就能知道上天到底有多不公平了。

给了他富可敌国的财富,人神共愤的帅脸,太阳神阿波罗般的完美身材, 优雅如王子的气质,更有帝王般的威严气场。

这个男人活着,就是让女人膜拜爱慕的。

连李玫都赶紧抚了一下头发,散发出女人的温柔气质,虽然三十五岁了,可她也有豪门梦啊!

“开始吧!”低沉迷人的嗓音简洁清冷的响起。

李玫立即咳了一句,“好,今天的会议主题是争对我们这次参赛事件的,先恭喜入围的两位设计师,艾雅,唐知夏。”

唐知夏抬头,撞上艾雅那双挑衅的目光,这次如果获奖了,公司将有一笔不小的奖金,这可是利益竞争。

李玫立即分析了这次的赛事情况,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总监,她对作品是非常有信心的。

唐知夏正在盯着桌面,冷不丁的感觉一道视线一直在她身上盯着,从方向来看,是席九宸无疑了。

这个男人真是没事做了吗?一天到晚盯着她干什么?

母亲为了他而牺牲,说实在,她真不想看见他,虽然当年他只有五岁,不能怪他什么,可唐知夏内心有一种怨恨。

“知夏,你来说说你的观点。”李玫突然点名她。

唐知夏刚才开小差严重,这会儿完全不知道李玫讲到哪个点上了,她抬起头有些懵的看向李玫,“呃…总监指得是哪一方面?”

李玫的脸色立即不好看了,在她的会议上,还有开小差的?

“唐知夏,虽然你是总部调派过来的设计师,但你也不能过于自信,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刚才说什么,你完全没听是吧!”李玫可是母老虎,必须要教育她一顿。

其它的设计师都看笑话似的看着她,唐知夏的脸也有些热,她正不知如何下台时,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说说你参赛作品的卖点方向在哪里。”

席九宸提醒她。

涉及到她的专业,立即自信了起来,“我这次的作品采用的是最适合镶嵌的铂金品质,加入了铑、钯两种元素,其光泽度,硬度,耐性非常好,产品类稀有,尊贵,不易贬值,保证不变色,稳定性好,适合收藏价值,我的目标客户是喜欢收藏、购买奢侈品类的人群。”

唐知夏说完,冷不丁的触上对面的男人深邃目光,她闪躲了开来。

“就是贵呗!”艾雅冷笑了一声,“我和你不一样,我更突出时尚元素,现在的人们喜新厌旧的速度太快,我觉得我的作品更适应于市场。”

唐知夏抿唇一笑,“各有各的卖点吧!”

会议终于结束,席九宸就是来听的,没有过多发表他的意见。

“好,会议结束。”李枚宣布一句。

“唐知夏留下,其它人散会。”席九宸突然启口。

唐知夏正打算喝一口水润润喉,听到这句话差点呛水,她瞬间被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包围,特别是艾雅,她更是怨恨的瞪了她一眼。

仿佛她用了什么手段勾引了席九宸似的。

唐知夏也是无语,这个男人看不出她在公司的处境吗?她已经被其它人排斥了,他还非要和她弄得暧昧不清。

所有人离开,唐知夏往倚背上一靠,冷淡道,“席总有事?”

“昨天我送你的房子,你为什么不收?”席九宸眯眸盯过来。

“你送我就要收?我说过,我不接受你们席家的报恩。”唐知夏再一次强调出声。

“你应该为你儿子着想,我选的这座小区,拥有非常完美的配套施舍,小区里设有贵族幼儿园,安全性好,很适合你带孩子生活。”席九宸放下他高贵总裁的身份,变成了销售员。

这个条件是很诱人,对于唐知夏这个母亲来说,能给儿子提供最好的教育和环境,是她最开心的事情。

“不用了,我能给我儿子最好的。”唐知夏不以为然,对于他这种商人来说,根本体会不到最珍贵的,并不是物质,而是情感陪伴。

只要儿子和她在一起,哪怕住得差劲些,吃得差劲些,都是最幸福的。

席九宸拧了拧眉宇,看着这个浑身带刺的女人,他竟犯难了。

“以后在公司,若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请席总不要再找我。”唐知夏说完,拿起她的资料起身离开。

下午,唐知夏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她明天回家吃晚饭,他想见她了。

唐知夏答应下来了,她是该回家一趟了。

总办室。

席九宸优雅的坐在位置上,聆听着身边助理的工作汇报。

“替我去查唐知夏儿子父亲的资料。”

物质不能打动她,只能在其它的方面下手了。

“好的。”楚皓立即领命去查。

就在这时,席九宸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是宋姗。

“喂!”他尽可能温柔的接听。

“九宸,工作忙吗?今晚能不能陪你吃顿饭。”

“好,我订餐厅。”席九宸答应了。

“那我等你来接我。”那端宋姗开心激动起来。

“好。”席九宸挂了电话,脑海里出现宋姗的面容,不知为何,他竟然从宋姗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那晚的气息。

他隐约记得那晚上的女人,唇瓣柔软得不可思议,身上有着淡淡的香,虽然全程带着哭声,但音色动人,宋姗的声音有些过于尖税了。

五年了,一个人的变化是足够大的,现在席九宸只想补偿她,毕竟那一夜给她的人生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高级西餐厅里。

宋姗穿了一套香奈儿新款裙子,盛装打扮,在昂贵的化妆品,以及化妆师的巧手下,把她并不算漂亮的脸提高了几个档次,但宋姗依然不是那种绝色之人。

她属于一般漂亮的女孩,不丑,却也不够惊艳。

可今晚,她却是全餐厅里最让人羡慕的女人,她的对面坐着一个顶级男人,帅气,优雅,迷人,浑身散发着帝王气场。

“九宸,干杯。”宋姗主动举杯,一双目光渴慕的看着对面的男人,虽然和他相识快三个星期了,可席九宸一直以礼相待她。

可她想要的,远不止这些,她想要这个男人,想要和他发生男女之情,想要做他妻子的身份。

如今正因为得到了这一切,宋姗就很害怕失去,不,是绝对的恐惧失去这一切。

做有钱人的感觉真得太快乐了,她想要什么,下一秒就捧到了她的面前,她最喜欢的香奈儿新款,直接送上门让她挑,她想要包包,几个颜色都可以一起拿货,她想要钻石珠宝,随便选。

这种感觉,就像是飘在云端,她这辈子不想摔回地下。

可宋姗现在有恐惧感了,唐知夏突然回国了,如果那一夜的真相揭露,她就会瞬间一无所有,打回原形。

不,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吃完晚餐,席九宸亲自送她回别墅,下车之际,宋姗不由娇羞的邀请他,“九宸,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不了,我还有事。”

“可我一个人害怕,我想你陪陪我。”宋姗立即使出心机了,假装很害怕的样子。

“我让林嫂过来陪你。”席九宸说完拿起手机。

“不用,不用了,我只想要你陪我。”

“我还有工作要处理,下次吧!”席九宸温柔的看着她,“好好休息,晚安。”

宋姗内心失望,但席九宸的温柔她也不好再撒娇了,只得委屈的点点头,“那好吧!”

目送着席九宸的车离开,宋姗咬着红唇,浑身酥了几分,她多想被他抱在怀里疼爱啊!

以后,以后一定要把他勾引到手。

她要做全国女人都羡慕的那个人。

又是美好的一天开始。

唐知夏今天要陪李玫去巡店,时间过得也很快,下午四点半她就提前下班了。

她要带儿子回家见父亲。

唐宅。

由于唐俊提前打过招呼了,李婕让佣人准备晚餐,唐知夏喜欢吃的菜一样没有,她只顾着准备女儿爱吃的菜。

“夫人,老爷说大小姐喜欢吃虾,我给买了,不做吗?”佣人上前问。

“做,给我往死里放辣,辣死她这个小贱蹄子。”李婕火大道。

佣人立即领命去了,李婕气得浑身不舒坦,唐俊这几年发达了,公司上市了,家族资产也快过亿了,唐知夏这个时候回来,不就是想要哄她老公开心,以后好分家产吗?

只要有她在,她想都别想。

“妈,唐知夏要回来吃晚餐?”唐青青从门外冲进来,气呼呼的问。

李婕点点头,“你爸非要她回来吃顿饭,我也不能说什么。”

“五年了,也不知道她混得怎么样。”唐青青撇了撇嘴道。

“能混成什么样?她当年十九岁出去的,大学都没有读完,我看就是混得差劲,才想着回家抢家产的。”李婕哼了一句。

“妈,那你可不能让她抢走,爸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唐青青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当然,她一分也没有。”李婕更是坚定这一点。

“我得上去补个妆,换上我的新裙子。”唐青青说完,便上楼去了,她绝对要让唐知夏看看,现在唐家最受宠的人是谁。

驶往唐家的一辆的士上,唐知夏正在教儿子今晚该做的事情,小家伙聪明懂事,一个劲的点点头。

唐知夏抱住他亲了一口,“真是妈妈的乖宝宝。”

也是心疼啊!换别得孩子,哪个不是掌心宝?而她的儿子,却要在父亲的家里不受欢迎。

唐俊也提前从公司回来了,他站在门口,盼着这个失踪了五年的女儿回家。

终于,一辆的士驶过来了,他赶紧迎过去,的士停下。

一道纤细苗条的身影从车里下来,不正是他的女儿唐知夏吗?

可紧接着,他就看见唐知夏的身后,又跳下来了一个小男孩,他直接震惊错愕了。

女儿的身边怎么会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难道…唐俊直接要惊呆了。

唐知夏看着父亲,五年不见,老了不少,这令她对当年的事情,多了几分谅解,也为自己这五年没有联系他而自责。

“爸,我回来了。”唐知夏牵着儿子走到他的面前,紧接着,她朝儿子道,“晨晨,快叫外公。”

“外公。”唐羽晨扬着小脑袋,甜甜的叫。

外公?唐俊真是猝不及防的听着这个称呼,看向唐知夏,“这是…这是我的孙子?你有孩子了?”

“是的,爸,他叫唐羽晨,我的儿子,今年三岁半了。”唐知夏提前把儿子的年纪给改了,不然唐青青会推算出儿子的出生时间。

“三岁半长这么高了。”唐俊简直是不敢相信,他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大孙子了。

“是啊!”唐知夏笑了一下。

“那孩子的爸爸呢?”唐俊赶紧问。

“孩子是我一个人生下来的,我和孩子的父亲没有生活在一起。”唐知夏只能这么解释。

“外公,我只和妈咪生活。”小家伙也解释。

唐俊的眼眶一红,这么说他这个女儿在国外独自抚养了一个孩子,而他这个做外公的没能帮上忙,还在五年前将她赶出了家门。

“是我的错,是爸爸的错,知夏,原谅爸爸,爸爸一定会补偿你的。”唐俊的心里满是内疚。

“不用了,我和晨晨生活得很好。”唐知夏也不想父亲内疚。

“快进家里吧!晨晨,让外公抱抱。”唐俊说完,俯下身就把孙子抱在怀里,果然养得很好,很结实,而且,这五官长相也太好看了。

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孩子了。

唐知夏跟着父亲走进了别墅大厅,李婕冷不丁的就看见老公抱着一个小男孩进来,她忙惊讶的问,“老公,这孩子是谁家的?”

“阿婕,这是知夏的儿子,她在国外生了一个孙子回来。”唐俊激动惊喜的说道,而且还是个男孩。

虽说他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但这辈子没生儿子,也是他的遗憾,现在女儿的儿子也成了他的心头肉,也是他的血脉。

“什么?”李婕直接惊住了,这个小男孩是唐知夏在外面生的?

“婕姨。”唐知夏不冷不淡的打了一句招呼。

“哟!这五年不见,你竟然生了一个孩子,怎么也不说一声。”李婕立即假装热情,在老公面前,她也是要演戏的。

“这孩子父亲是谁啊!没回来吗?”

“阿婕,孩子只是知夏在抚养。”唐俊立即提醒她不要乱问。

李婕瞬间就明白了,唐知夏回国抢财产,还带着帮手,故意生个儿子回来多要一份的,瞧老公对这小男孩喜欢的样子,将来说不定就能多分一些给他们。

“哦!这样啊!真是伟大啊!做单亲妈妈呀!”李婕的语气里,多了几分嘲弄的笑意。

小家伙也听出来了,他看向李婕道,“你是谁?”

李婕立即朝小家伙睨了一眼,“来,叫我一声奶奶。”

“我为什么要叫你奶奶,我妈咪说我外婆不在世了。”小家伙大声问道,孩子的心灵是最纯净的,他们能一眼判断出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

“哟!这孩子竟然不叫人,真是没礼貌啊!知夏,你也不好好教教,将来可怎么做人啊!”李婕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的儿子用不着你来操心。”唐知夏怼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4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