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跪夹玉势SM调教NP——被吊起来张开腿供人玩弄

包厢里空无一人。

厉薄深进来后,还顺手关上了门。

一时间,包厢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江阮阮环顾了一圈,没由来的感觉到危险,剧烈地挣扎起来。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下一秒,便被男人毫不费力地按在了墙角。

两人的身体几乎紧贴在一起。

男人滚烫的鼻息,喷洒在她耳侧。

江阮阮挣扎的动作瞬间停住,靠着墙,僵硬地绷直了身体,甚至连呼吸都无意识地放缓了。

这个距离,只要她呼吸的幅度稍微大一些,都有可能碰到面前的人。

包厢里一片死寂。

江阮阮牙关紧咬,脑子一片混乱。

不管过了多久,这个男人给她的压迫感,都是一样的强烈。

只是……他们的关系早已转变。

江阮阮用力地掐了下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们已经离婚了!

她跟厉薄深,现在没有一点关系!

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想到这儿,江阮阮深吸了口气,淡然开口,“厉薄深,你放开我,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

听到她淡漠的语气,厉薄深微怔,片刻后,退开半步,但还是没有放开对她的桎梏。

江阮阮心下松了口气,面色愈发坦然。

“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厉薄深看到她神情的变化,眸子微眯。

也许是想开了的原因,江阮阮听到这话,心下倒是没再起什么波澜,疏离道:“厉总,我们已经离婚六年了,我似乎……跟您没有什么好说的吧。”

话音落下,江阮阮的下巴,立刻被厉薄深用力捏住。

他被迫抬眼,对上了男人的眸子。

“你叫我什么?”

厉薄深眼底的怒意,简直要喷薄而出。

江阮阮忍着痛意,撇开视线,没有再开口。

看到她沉默的样子,厉薄深更是怒不可遏。

厉总?

这个称呼,还真是生疏啊!

也是,六年了!

这女人,不是一直这样心狠吗?

狠到,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抛下不要,形同陌路!

没有人比她更狠心了!

“江阮阮,在我面前,装什么陌生人?”

厉薄深紧了紧手上的力道。

江阮阮吃痛,眉心紧蹙地回眸对上他的视线,眼里满是抗拒。

厉薄深讽刺地勾起唇角,“当初口口声声喊着喜欢我、爱我的人,不是你吗?现在跟我装陌生人?你是忘了当初对我做的事了吗?你忘了,我可没忘!”

没想到他会亲口提起六年前的事,江阮阮不由得愣了几秒。

那天晚上的事,她怎么会忘?

那晚,自己近乎献祭一般靠近他,就是为了那点温存。

想到当时的心情,江阮阮心下微冷,垂在身侧的那只手,死死地攥着拳,毫不示弱地开口,“我记得,怎么?厉总现在觉得自己吃亏了,想讨回去?说吧,想要我怎么赔偿你?”

厉薄深周身怒意愈盛,包厢里的气压,低的吓人。

下巴的痛意,越来越明显,江阮阮还是强撑着,面不改色地把剩下的话说完,“说实话,那天晚上,你没什么意识,我也没什么感觉,现在想起来,也不过如此。但我的确是对你下手了,所以,你想要补偿,我也不会有意见。”

很好,几年过去,这女人知道挑什么话,来气他了。

厉薄深危险地眯了眯眸子。

那晚,他确实是没有什么意识,具体情况也记不清了。

但江阮阮这样的语气,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被惹怒。

几秒的沉默后,厉薄深往上抬了抬她的下巴,语气幽冷,“不过如此?既然让你产生了那样的误会,我不介意再为你服务一次。”

江阮阮眼里闪过一抹慌乱,眼看着男人倾身而来,想要躲开,却依旧无路可退。

男人滚烫的唇,覆在她的唇上,两人呼吸交缠。

江阮阮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她没想到,厉薄深居然真的会做到这个地步!

男人捏着她下巴的手,甚至还在用力,想要让她张开嘴。

江阮阮猛地清醒过来,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厉薄深,放开我!你疯了吗?这里是包厢!随时都可能会有人进来!”

厉薄深因为她的挣扎,稍稍退开了些距离,听到这话,冷冷地扯了下唇,“那又如何?不是你说的,要补偿我吗?我要你还我一次,你怕了?”

江阮阮眸子微颤,想到那天晚上的经历,心下一阵抗拒。

那天晚上,或许是因为被她下.药的原因,厉薄深的确没什么意识,但本能还是在的,整个过程中,动作不管不顾,力道也很重。

以至于,现在想起那件事,她除了疼,就没有太多感觉了。

现在,身边又萦绕着男人的气息,甚至还夹杂着淡淡的酒气。

听到他这么说,江阮阮甚至开始微不可察的发起抖来。

厉薄深看她没有反应,眸色一暗,再度倾身吻了上来。

比起刚才,吻得愈加用力。

江阮阮被他桎梏的动弹不得,心下却是渐渐感到慌乱。

六年了,她的身体,居然还是对这个男人,没有招架之力!

要是被他发现自己的反应,现在的自己,跟六年前的那个自己,在他眼里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儿,江阮阮眸色瞬间清明。

察觉到男人试图深入的动作,趁势狠狠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血腥味,很快在两人口腔里蔓延开来。

男人的动作顿了顿,下一秒,攻势越发猛烈!

江阮阮被他吻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来,身体也渐渐软了下去,全靠男人按着她的那只手,才没有滑落。

半晌,厉薄深停下动作,几乎是贴着她的唇开口,“不是没有感觉吗?怎么软成这样?江阮阮,你的身体,可比你这张嘴老实多了!”

男人的声音喑哑的厉害。

江阮阮大口地喘着气,正想反驳,突然感觉到一只大手,探到了自己胸前!

察觉到他的动作,江阮阮犹如一只受了惊的猫,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一把将人推开,还顺势给了他一巴掌!

“厉薄深,不是你说,想娶傅薇宁的么?我成全你了,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报复我吗?如果是,那你确实做到了!

当初,是我不懂事,才用了那么激烈的手段对你,但我也如你所愿,没有再缠着你,今后我更不会再去烦你!所以,我们到此为止!”

说完,江阮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开门跑了出去。

门口,路谦收拾完那几个杂碎,正在包厢门口,给自家爷守着门,突然看到前少夫人从里面跑了出来,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匆忙进去看自家爷的状况。

刚一进门,便看到里面一片昏暗,自家爷就站在离门不远的角落,头偏到一边,脸上有些红,嘴唇还渗着血,周身的戾气,几乎要化为实质。

“爷,您……没事吧?”

路谦心下颤了颤,小心翼翼地上前关心。

厉薄深脸色阴沉沉,抬手碰了碰脸颊,又用拇指在嘴角处蹭了一下,指尖一阵湿润。

那女人咬的倒是用力,一如既往的狠。

看了眼指尖上挂着的血迹,厉薄深咬牙切齿回应,“没事。”

说完,抬脚走出包厢。

江阮阮,你跑,尽管跑!

既然已经回了海城,我倒要看看,你还想跑到哪儿去!!!

出了包厢门口时,刚才的那个醉汉和他的手下,还倒在地上,抱哀嚎不断。

厉薄深冷冷地扫了眼地上的人,回身对路谦下令,“哪只手碰过她,都给我废了。”

路谦察觉到自家爷周身的低气压,垂头毫不犹豫地领命,“是!”

厉薄深没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

江阮阮从包间出来后,无处可去,只好躲到楼梯间内。

她靠着墙,大口地喘着气,不忘抬手,碰了碰被吻痛的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男人的温度。

片刻后,江阮阮自嘲地垂下眸子。

这么多年,她以为自己已经对厉薄深没有了感觉,却没想到,只是一次见面,她的心湖,便被男人轻而易举地搅乱了。

缓了一会儿,等到情绪稳定下来,江阮阮才重新回了包厢。

里面的员工们还在热闹,看到她进来,也只是稍微收敛了一点。

顾云川看着她似乎跟离开时的状态不太一样,眉心微拧,“怎么去这么久?发生什么了么?你……好像看起来有点不对?”

江阮阮若无其事地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跟我儿子打了个电话。”

说完,便径自坐了下来,没再给顾云川追问的机会。

她离开的确实有些久,回来没一会儿,众人已经吃喝的差不多了。

江阮阮也没什么心情,干脆让大家散了。

大家一起走到楼下,员工们纷纷向江阮阮跟顾云川道别。

之后离开,只剩下他们两个。

顾云川温声提议,“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吧。你今晚喝了不少,我也不放心。”

江阮阮微微颔首,没拒绝,“麻烦你了。”

回国后,她还没来得及给自己买辆车代步。

看来,这件事得提上日程了。

“我的荣幸。”

顾云川上前为她打开车门。

江阮阮又道了声谢,径直上了车。

与此同时,餐厅门口,路谦心惊胆战地看着自家爷的背影。

这……怎么这么巧?

正好就让他们看到江阮阮,上了别的男人的车。

眼看着那辆车缓缓驶走,路谦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眼自家爷的脸色。

厉薄深面色阴沉,目光紧紧地锁在那辆车上。

半晌,才收回视线,咬牙切齿地吩咐路谦,“去查一下,那个男人是什么人!和她是什么关系!!!”

路谦连忙应下。

厉家庄园。

厉薄深进门时,已经九点,看了眼客厅,没见小星星的身影,眉心微拧,“小星星呢?”

负责照顾小星星的张婶,正从楼上下来,“少爷,小小姐已经洗完澡,在房间呆着了,您要上去看看她吗?”

厉薄深微微颔首,往楼上去。

“少爷,还有件事……”

张婶迟疑着开口,“今晚小小姐回来的时候,手腕处有一个很重的淤青,我问了她,她不肯跟我说。不知道是不是在幼儿园被欺负了,这件事,我觉得还是得重视一下。”

厉薄深面色微沉,“知道了,我上去看看。”

说完,加快脚步走到了小星星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很快,小星星过来给他开了门,看到他来了,也没什么反应,开了门,便转身进去了。

厉薄深跟在她身后,看到小丫头回到桌边,拿着画笔不知道在画什么。

看到她认真的样子,也没有打扰她,在一旁等了一会儿,看到她放下笔,才沉声开口,“张婶说你受伤了,让爹地看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37.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