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震动器写作业的感受 啊…公交车坐最后一排视频

她上一世可是医药世家的传人,自小精通药理。为了让她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家里更是请了隐世高手传她武艺。本来她在原来的世界活得风生水起,精彩绝伦,哪知道出去旅游遇到个山洞,好奇心极大的好,进去就觉得一阵吸力袭来,再睁开眼睛已经穿越到了这具身体身上。

真是好奇心害死猫。

好在,她的本名也叫月微凉,让她还不至于太崩溃。

“小姐。”丫环站在身后泪眼汪汪。

“站住,你是我月家买回来的下人,这个贱人没权利带你走。”月寒依白皙的脸上全是得意,天知道,她等这一刻等了多久。可能是太得意忘形的缘故,把原本颜值不错的一张脸,愣是降了几个档次。

“真丑。”月微凉回头。不待她反应,看着丫环叹了口气,抬腿就走。不是她心狠,是她目前养自己都成问题,实在是无法顾及别人。

出了月家,她长舒一口气,以后,她就要靠自己的双手在异世打拼了。

月微凉,加油!

走出月家所在的街道,向路人打听出想要找草药的话,要出城到南山。反正自己身无分文,想要填饱肚子,也必须要到城外。

一路疾驰,出了烈焰国都城焰城,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南山。打了一只山鸡,用火烤了填饱肚子。可她总不能一直耗在山上吃野味啊!

看到南山上遍地都是药材,她轻笑出声,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忍下心中激动,她用枝条编了一个简易药筐,往背上一背, 看到有用的药材,挖了直接扔在里面,半个时辰就弄了满满一筐。临下山时,又打了二只山鸡给自己当晚餐和明日的早餐。

进城后,找了处空置的茅草房,住上一晚。第二日,早早吃了早饭,背上药筐去卖药。

找了几家药铺,都没人肯收。她不禁一阵失望,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药材啊!怎么会没人肯要。

看看临近中午,她正好来到一家门面比较大的药铺前,揉了揉发酸的肩膀,鼓起勇气推开药铺的门。

“野种,你还没饿死吗?”没等她看清里面的情形,披头盖脸的就迎来一句话。她眸色一沉,这个刺耳的声音,不是月寒依是谁,真是阴魂不散,冤家路窄。

幽冷的目光射过来,落入眼中的是月寒依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她两旁的那二位也好不到哪去,月云柳正咬着一口银牙,月明双已经攥起了拳头。

“看来这间药铺是月家的产业,不欢迎我,我走便是。”她想快点把草药换成钱,解决眼下的生存问题,哪有心情搭理她们。

“想走?先跪在地上给我学几声狗叫, 再爬着出去。”月寒依恶狠狠的看着她,一使眼色,月明双已经堵到了门口。

欺人太甚!

“你们月家人真是不要脸。”月微凉冷笑,“真是不长记性,身上都不疼了?”她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三人的脸立马铁青。

“给我打,打死这个贱人,一起上。”月寒依怒喝。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月微凉的对手,她真想冲过去直接撕了她。

月微凉抬脚,猛地一用力,直接将月明双踹出了门外,狼狈的坐在地上。回手一勾,迎上月寒依攻过来的手臂,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接连甩了她三个耳光。让你不长记性,没那本事还想欺负人……

月寒依被她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流血,半边脸以看得见的迅速肿起。颤抖着嘴唇,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嘤嘤哭泣。

月云柳胆怯了一下,心一横,抓起柜台上的算盘用力扔过来,月微凉侧头,一个利落的抬脚,将算盘又踹了回去。

“啊!”一声惨叫,被大力攻回来的算盘直接打断了月云柳的鼻梁骨,鲜血顺着鼻子涮涮往下淌,把她今早特意穿上的白衣染成了鲜红一片。

店铺里的伙计原本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没想到转眼间,家主的掌上明珠就被人打了。赶紧将月微凉围住,想把她押到家主面前请罪。如果解释得好,他们还不至于丢了这份工作。

月微凉全身一冷,目露寒芒,吓得众伙计一呆。无视这些趋炎附势的小人,推开伙计,来到月寒依面前,手指勾起她光滑的下巴,目露森寒,却柔声道,“月寒依,再有下次,我就扒光你们几个的衣服。那个小子喜欢你好久了吧?你说,后面会怎么样?”

月寒依心下骇然,吓得脸都绿了。还是逞强道,“你……你敢?”

“我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了。”月微凉放开她,幽冷的目光扫过店内的众伙计,“挡我者……全都扒光衣服。”

伙伴们只觉得全身一冷,当着大小姐的面被扒光衣服,那种毁小姐名声的事,一旦出了,他们就是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你这个贱人,真是不要脸,我今日非杀了你不可。”月明双从地上起身,正好听到她威胁月寒依的话,气得差点当场吐血。

妓子生的女儿,就是恬不知耻,连女孩子该有的矜持都没了。他呸了一声,“真不要脸。”

他一直最听月寒依的话,她就是他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哪容得了别人如此侮辱于她。气血上涌,双目泛红, 手臂一挥,直接冲了过来。

月微凉目光微眯,由着他的拳头打向自己,眼看就要落到脸上时,才一错脚,手指成爪抓住他腕部,咔嚓一声脆响,直接掰断了他腕骨。

月微凉蹙眉,她真的不是有意的,再说自己只是借了巧劲而已。哪知道他这么不禁掰,不过他倒是个有骨气的,手腕断了,只是哼了哼。倒是愤怒,羞愧,自卑,绝望……这些表情,轮番在他脸上上演。

“以后,要是再不长眼睛,就别怪本小姐说到做到。”清亮的目光,故意在月寒衣身上扫来扫去,眼中的警告意味颇浓。

月寒依紧紧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襟,生怕她当着大家的面扒了自己衣服,那她的脸该往哪搁,还怎么活?最后,药铺里的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月微凉消失在街上。

“我还不信了,贱人你等着,你到底是谁?你不是月微凉……”见人走远了,月寒依才愤愤的冲着街道大喊。

她认识的月微凉,懦弱自卑、胆小怕事没主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十年来,那个一直在她眼前活得如同阿猫阿狗一般卑微弱小的贱人,哪去了?这两天的月微凉一定是别人假扮的。她,月寒依是月家千金,一呼百应,有的是法子整治她。

呆住的伙计们这才回神,赶紧扶着月寒依、月明双和满脸是血的月云柳去后堂。因为鼻梁断掉被吓傻的月云柳,此时才哇的一声大哭,她一定是毁容了,呜呜……那个该死的女人。

“去,给我盯着她。”月寒依忽然扯住一名伙计,让他去跟踪月微凉。伙计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月明双和月云柳,面露难色,他实在是没胆去惹那位煞神。

“你信不信我马上就能开除你?”月寒依怒不可遏,一脸狰狞。

伙计脸色一黯,“大小姐,她出去那么久了,我怕我找不到人……”

“废物,去药铺,挨家的给我找。”

伙计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出去找人。心里打定主意,一找到月微凉,就远远跟着,绝不靠近。

月微凉一口气走出二条长街,直到远远的离开月家药铺,才选了一家店面比较干净的铺子进去。

“请问,你们铺子收草药吗?”她目光清亮,脸上一片平静。

柜台里面的伙计有点意外,他们药铺进药都是大批量的从商家手里进货,还从未从个人手里零星的进过。又一看说话的是个小丫头,身上的衣服不仅破破烂烂的,好像还有血迹,估计是生活遇到了什么难事。心下不忍,“你等等,我去给你问问掌柜的。”

月微凉心下一暖,说了声谢谢。她走了这么多家药铺,还是头一次有人好心的帮他去问掌柜,前面的都是直接把她打发了。

伙计和旁边的人说了一声,转身去了后堂,很快又脸色讪讪的出来。不好意思的对月微凉道,“小姑娘,真是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收零散药材。”

月微凉收起脸上的失望,浅笑着又道了谢,出来后特意看了一眼药铺的名字,同生堂。虽然还是没卖出药材,可是伙计的善良,让她看到了希望。

她才刚走,从外面跑进来一名伙计,直奔后堂。没多久,刚才的伙计就被叫了进去,很快他又出来,到外面去追月微凉。

“你有事吗?”见刚才的伙计突然拦住自己,月微凉笑着问。

“小姑娘,我们掌柜的想要收下你手中的药材。走,快跟我回去。”伙计伸手从她肩上接过药筐,眼中闪过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就要自谋生路,看着好辛酸。

虽然不明白掌柜的为何突然改变主意,她也懒得问。她要的最终结果就是,把药材换成现钱,让她在这陌生的异生生存下去。

“小妹妹,你叫什么?”伙计边走边问。

“额,月微凉。”

“我叫吴忧,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无忧,像女孩子的名字呢!夜微凉心道。“没了,父母双亡。”月微凉不加思索,她在这个异世真的一个亲人都没有。至于月家,在她心里屁都不是。

回到同生堂,吴忧把她送到掌柜那就出去忙了。

见月微凉进了同生堂,月家药铺的伙计一溜烟的往回跑,终于找到她的踪迹了,看来自己的饭碗是保住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31.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