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常识崩溃的世界幼儿园——好大好湿好硬顶到了好爽

莫清看着前方对峙的两个人,有种微妙的囧意涌上

“当初我们只是想给她点教训,没想到弄成这样。”蓝衣蝶诺诺地缩了缩脖子。

莫清黑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原文中本该出现在木易寒第三个老婆宋梓晨身上的魔族血脉,现在却出现在二老婆身上,这让莫清更不爽了。

剧情君你是想调进度条吗啊摔!你让一直兢兢业业走剧情的我情何以堪!

“你们好好养伤。”莫清冷冷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回来再收拾你们这群小崽子!

既然剧情君已经出轨,那么事情便不会照着她预想的方向走去,而木易寒也就没有预想中的安全,当务之急该是找到他才行。

“不行!”莫林本来就清冷的神色越发冰冷,“你现在身受重伤,没有几年是恢复不过来的,现在去死亡森林绝对不可以。”

“哥,现在小寒生死未卜,我怎么可以安心养伤,再说,这伤也不打紧。”莫清坚持道。

“清儿,你何时……如此重情了?”莫林淡淡看了她一眼,“你那徒儿于你真就那么重要?”

莫林一愣,旋即眼中浮现出一抹坚定。“哥,无论如何,我要找到他。”

“一年,你至少一年后才可以出流云派,没得商量。”莫林看着她焦急的神色,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已经派人去死亡森林去找了,你不必太过担心,待你养好了伤再亲自去。”

“可是……”莫清欲言又止,因为莫林眼神里的担忧与坚决她看得清清楚楚。

“清儿,你现在若是强撑着去,怕是还没找到人,你就不行了,要是你徒弟知道了,也一定不会同意的。”

“好……”莫清缓缓点了点头。

“那你好好养伤,有事便去皓月殿找我。”莫林拍了拍她的肩膀,便离开了。

莫清有些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莫林确实没说错,这次的伤好像真的不轻。但是,木易寒现在不见了踪影,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心里空得厉害。

你何时如此重情了?

莫清苦笑,重情吗?好像是吧,怎么说也是花了她五年心血教出来的徒弟,就算是养盆花草养五年丢了也会心疼吧,更何况是人。

她还记得当年那个瘦小的男孩,即使被人踩在脚底下依旧倔强地不肯吭声,在看到自己时颤巍巍地伸出了自己的小手,紫葡萄般的眼睛里是令人心疼的小心翼翼。

那个一直师父师父地叫着自己的小男孩,如今长成了惊艳才绝的少年,却因为她的自以为是,失去了一条手臂,现在生死不明。

一开始她把这场突兀的穿越当做一场游戏,每个人物不过是游戏中的NPC,她只需要按着剧情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好,到时候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过自己的生活。

可是,她忘了是人就会有感情,当那些书中片面的人物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时,她已经忘了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那些人不会因为作者将他们写成那个样子而一成不变,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

不知不觉,她开始真正的活在了这个世界,尽管这里太过血腥残忍。

莫清看着门外开得绚烂的梨花,缓缓闭上了双眼。

“师父?”木易寒扶起地上的女子,有些紧张地看着她,“你怎么样?”

面色苍白的女子缓缓睁开双眼,轻轻摇了摇头,靠在木易寒怀中。

木易寒掌心凝聚起浑厚的灵力,一点一点轻柔地注入她的筋脉之中,渐渐地额头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

“小寒,不用了,师父好多了。”女子倔强地不再吸收他的灵力,清灵的眸子中含着粼粼水光,这清浅的笑容让天地都为之失色。

“没事就好。”木易寒替她将凌乱的发丝掖到耳后,手掌却被她轻轻抓住。

“小寒,我们不去死亡森林了好不好?”

“嗯。”

“那我们就永远生活在这里,不去管那世间俗事,只有你我二人,可好?”她将头靠在木易寒胸口,清冷的声音格外温柔。

木易寒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声音中透着一丝紧张。“师父可是当真?”

女子淡淡地看了看远处,又转过头来凝视着他,“小寒不愿?”

木易寒沉默了许久,紫眸中透出一丝笑意和温柔,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若是师父愿意,徒儿自当陪你。”

莫清眼中弥散开淡淡的笑意,嘴角微微翘起,好似得到了糖果的孩子般单纯。她仰起头,轻柔地吻在了木易寒的嘴角。

“小寒,我们再也不分开,就这样生生世世在一起。”

两人周围,是大片大片盛开的紫罗兰,那是莫清最喜欢的花。清风微漾,花香四溢,仿若迷醉了整个尘世。

木易寒看着莫清清冷淡雅的面容,修长的手指在她眉眼唇角处细细描摹,淡紫色的眸子中盛满了温柔。

师父,终于,是他的了。

他缓缓低下头,却在即将触碰到她唇边时轻笑出了声。

莫清睁开眼,有些迷茫地看着他,眼中还带着一丝迷离,“小寒?”

木易寒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冷笑一声。“你装得再像也不过是个壳子,你这幅模样,及不上她万分之一。”

莫清一改方才的柔弱,挥袖一扇,便显露了真容,却正是蓝浅浅。

她全身只着一层薄薄的轻纱,姣好的身材若隐若现,暗示着无限诱、惑,她双手攀上木易寒的脖子,娇笑一声道:“那个冷冰冰的女人有什么好?不过是养了你五年罢了,再说了,你们可是师徒呢,就算你有那份心思,人家也不见得会有啊。说不定一怒之下杀了你也未可知呢……”

木易寒灵力一动,将她震开,冷冷道:“多管闲事。”

“呵,这个可未必哦,不如做个交易如何?”蓝浅浅扶着脑袋,指尖点着红唇,露出一丝妖冶至极的笑容。

“哦?”木易寒缓缓勾起嘴角,饶有兴味地看着她,下一秒泷华剑却是直直穿透了她的心脏。他凑近她喃喃道:“真可惜,我一点也不感兴趣呢……”

言罢,一把抽出了泷华,温热的血洒在盛开的紫罗兰上,分外惊艳。

“这个样子炼制招魂幡刚刚好。”他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温柔的笑意,却让人感到莫名的可怕。“还有,忘了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碰我。”

蓝浅浅哈哈一笑,狠狠道:“木、易、寒,你……等着,你…永远都不会得到…她!”

木易寒脸色一黑,直接拧断了她的脖子。

他皱了皱眉。“聒噪。”

可笑,他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他只是想要一个心甘情愿罢了。

他环视四周,原本大片大片的紫罗兰,蓝浅浅气绝后,竟是变成了白花花的骷髅头,散发着诡异的荧光,他不屑地笑笑,刚想破了这迷阵,眼前却一阵眩晕,零零碎碎闪现过几个记忆中的片段。

“寒,此次你渡劫,我总是觉得心神不宁,你万不可大意。”一袭紫装的女子眉目清丽,神色中隐隐透出担忧来。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他揽过女子,眼中却没有一丝波澜。“渡劫期间,替我好好照顾好烟儿她们。”

“你放心便是。”紫衣女子嫣然一笑。

木易寒看到这里便知晓,这是他渡劫前夕。转眼间,他又来到下一个场景,只见天上乌云密布,滚滚天雷倾泻而下,正是九九八十一道缙云雷。

那个时候的他正盘坐在断念崖边,默念法诀,全力抵挡着天雷的攻击。

可是现在他却看到一道浓郁的黑气,从他佩戴的香囊中升腾而起,本来即将退散的缙云雷戛然而止,接着便是凶猛上数十倍的攻击。

修仙之人却又有着魔气,这是为天道所不容的,木易寒当初虽然隐隐感觉到天道是想要抹杀他,但是却一直不知道原因,如今看来,却正是因为这道不知何时便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魔气。

若不是当初他力抗不下选择爆体而亡,怕是现在早已被天道给抹杀了个干净。

想到这,他微微勾起嘴角,既然让他活了下来,那他便好好同这天道再斗一次,这次看看谁输谁赢!

至于那抹魔气,他迟早会查清楚的。

眼前的画面慢慢开始消散,逐渐显露出疏疏落落的竹林, 木易寒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果然呢,那秘、境就在这个地方呢。

“师父,徒儿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的。”

浅浅的呢喃消散在空气中,仿佛承诺,又仿佛是誓言。

莫清此刻正头疼地看着喋喋不休的宛烟,嘴角一阵抽搐。

当年的小女孩如今已经长成婷婷玉立的少女,清纯无辜的样貌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但是!

小姑奶奶你这么话唠我家徒弟怎么会看上你啊!为了将来老公你能闭嘴否!!

青源看着师伯眼中隐隐蹿起的小火苗,悄悄地拉了拉宛烟的衣袖,却被宛烟给瞪了回来,“大师兄,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寒师弟吗?”

青源欲哭无泪,我现在更担心师伯一巴掌把咱俩给扇出去啊!

“师伯,寒师弟他不会死的,你千万要好好养伤啊!不然……”宛烟说着说着,忽然感觉到一阵凉意,“师伯你这里好冷啊。”

莫清冷着一张脸,心里却在咆哮,你个臭丫头是来安慰我的还是来气我的,啊!?咱们友谊的小船还能不能扬帆远航了?

“师伯,师妹的意思是您千万要好好养伤,别思虑过重,寒师弟他一定吉人天相,不会死的!”青源一脸真挚诚恳道。

莫清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尼玛张口闭口死死死,还吉人天相,木易寒他就是要和天道过不去的好吗!你俩就是来气死我的对吧!

“师…师伯?”宛烟小心翼翼地看着莫清越来越冰冷的神色,这让她有些发憷,“你……您没事吧?”

莫清顿时哭笑不得,她朝这俩发什么脾气,人家还专门过来安慰自己来着,就是这水平令人不敢恭维罢了。

“没事,刚刚在想事情。”她脸色渐渐缓和下来。“我没事,小寒也不会有事,你们不必太过担忧。”

“对了师伯,你让我打听的事已经有了结果,光散真人一个月前便外出招募弟子去了,但是听说魏师弟受了重伤,现下已经回了名涧宗。”

“招募弟子?”莫清摩挲着袖口,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跑得倒是挺快,我倒要看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

“是,光散师叔这次要几年才能回来。”青源觉得刚刚那一瞬间,他从莫清身上感受到了明显的杀意,是什么让一直那么淡漠清雅的师伯,竟然流露出杀意来?

“……”莫清看着神色已经可以用“惊悚”来形容的青源,默默扶额,孩子你脑洞能不能别这么开的马不停蹄,很明显好么!

三年后。

锋利的剑飞速穿过一条帝王狼的咽喉,而后利落地挑出它的金丹,澄澈的金丹散发着淡淡的蓝光,接着便被随手扔向身后。

绯夜一脸无语地看着前面一边走一边杀的素衣女子,嘴角狠抽,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冰美人,没成想是这哪是冰,特么是残暴好吗?这修真界里你看看有哪个女修好日子不过,来这里杀帝王狼杀的酣畅淋漓!

明明是流云派供着的祖宗,她却偏偏跑到这鬼地方找什么徒弟,自己还犯贱巴巴地跟来,绯夜无奈的摇摇头,谁让他感兴趣呢。

莫清杀完了一片,回头看向绯夜,那家伙正一脸妖孽地看着她,似笑非笑地神情不知道能倾倒多少女子。

但是,莫清心里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背景找错了好吗?这一大片的帝王狼的尸体会让女孩子吐得。

“脸再笑就抽了。”莫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又扔给他一个金丹。“拿好。”

“你收集这么多金丹干甚?”绯夜嬉皮笑脸地凑上来。

莫清冷冷瞧了他一眼,“想知道?”

“嗯,非常想知道。”绯夜愉悦地弯起嘴角,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十分妖孽惑人。

莫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缓缓吐出一个字。“哦。”

然后在绯夜期待的眼神中潇洒地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但是我不告诉你。”

清浅的话语向一片小羽毛挠着绯夜的心,他哭笑不得的看着莫清淡漠的背影,“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

莫清看着地上的尸体,神情有些麻木。

她收集这些金丹是为了炼制寻境幡,她查了无数典籍,又问了莫林,木易寒的状况很有可能是掉入了某处秘、境,而那里面往往都有禁制,若木易寒无法打破那些禁制,只能等到秘、境再次开启。然而开启的时间却是无法确定的。有些上百年才开启一次,有些上千年才开启一次。

莫清知道后很狂躁,按这个节奏,剧情君的重孙子都要结完婚生孩子了好吗!

所以她才来死亡森林,不为别的,只为了碰运气能找到那个秘、境,但是都快三年了,只碰了一鼻子灰,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已经蠢得无可救药了……

她本来被折腾的快没了的修为如今又恢复了,还隐隐有突破的感觉,只是差了一个契机,至于这个契机是什么,约摸着就是徒弟回来吧?

“我说,这都三年了,你还想着那个臭小子干什么?”绯夜嘴里叼了根草叶,一脸不满地看着她。

“这都三年了,你还重复着这句话干什么?”莫清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你不会真看上那臭小子了吧?”绯夜皱了皱眉,“那小子不就是俊了点吗,再说我比他漂亮多了。”

莫清额头一片黑线滑落,冷冷道:“那是我徒弟。”

“啧啧,师徒什……”绯夜刚想撩、拨几句,看她发火的样子,却被她猛然转身的动作吓了一跳。

只见莫清似笑非笑地、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的脸,表情说不出的阴森。

“怎,怎么了?”绯夜讪讪道。

“确实挺漂亮。”莫清缓缓地点点头,绯夜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又见她一本正经严肃道:“你和小寒真的挺配的,待我找到他,你俩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绯夜一脸惊悚地看着她,感觉一阵冷风吹遍了全身,面色不善道:“不用了,我不好这一口。”

“是吗?”莫清心底的小人已经笑得捂着肚子打滚了,但是面上依旧高冷,淡淡道:“你一直跟着我,难道不是为早日找到小寒?”

“我只是想……”绯夜脸色一黑,关那个臭小子什么事!

“我知道了。”莫清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高深莫测,语重心长道:“我们走吧。”

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的绯夜泪目,你知道什么啊你知道了!!

这个女人好可怕,本尊现在想回家了,那个臭老头也比她可爱好吗!

“还不跟上。”冷淡的语气。

“来了!”欣喜的语气。

啊啊啊啊,本尊就是喜欢怎样啊!

莫清很是无奈,这个自从养好伤之后就像牛皮糖一样死活不走的家伙,不管多么打击他,他就是不走,还整天嚷嚷着报恩,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么知恩图报似得。但是莫清也知道,绯夜看起来很不靠谱,但是实际上本性不坏。

某处秘、境。

木易寒看着眼前的封印,不疾不徐道:“这么说本座回到了一千三百年前。”

“是的。您爆体而亡的能量无意间触发了时间传送符,元神便回到了这里,我也跟您回来,却是回到了这里,我已经等了您八年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道。

“那为何本座在此三年你都不曾现身?”木易寒紫眸微沉。

“主人明察!”那苍老的声音有些发抖,“我一直是这里的封印精灵,若不是主人破开这封印,我依旧无法与主人沟通。”

“嗯,看来我是刚好回到了三年前的本体里,很好,不过是重新开始罢了。”木易寒锐利的目光看向远处,“我刚来时看到了渡劫时的记忆虚像,本尊渡劫失败绝不是偶然!黑羽,待出去后这件事交由你去查明。”

“遵命,主人。”黑羽恭敬道。“还有主人……”

“什么事,说。”木易寒不耐地看向他。

“您的原身刚入此地时曾走火入魔过,您现在无碍吧?”

“不过是走火入魔而已,本座现在已经到出窍初期。”他紫眸暗了暗,缓缓勾起嘴角,“对付现在的那些人足够了。”

黑羽看着主人这幅模样,背上冷汗津津,不管过上几千年,他还是觉得主人好可怕啊啊!

“那现在的那些夫人们,要不要属下去找来?”

“一群没用的女人找来作甚,该遇到的总归会遇到。”木易寒不屑地冷嗤一声,旋即又看到自己的断臂,不悦地皱起眉。

啧,他可没有忘记当初自己在死亡森林里这么狼狈是拜谁所赐呢。当初他就觉得一剑结束了那个死女人的命太过仁慈,这一次,她可没有这么好命了。

就在主仆二人走出秘、境之时,莫清花了好久炼制的寻境幡终于有了动静,莫清心里喜不自胜,当下便同绯夜一起追着寻境幡赶去。

当她看清两人的方向后,心里顿时有种想掀桌子摔饭碗的冲动。

妈哎她当初不就是嫌弃了那个臭泥潭一下吗,犯得着每次有事都往那边跑吗!

话说我们还能不能开启新地图扬起我们剧情的小帆了!

她发誓现在这个低调奢华的臭泥潭已经和流云派有内涵的藏书阁一起,光荣列入黑名单了!

“你确定是在这里?”绯夜怀疑的摆弄着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幡。

莫清环顾一周,并没有发现人的影子,当下很是沮丧,莫不是小寒他……根本就没有掉入什么秘、境之中?

莫清抿着唇未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那个泥潭,刚刚,她甚至有种木易寒就在她身边的感觉。三年已经到了,不管怎样,木易寒都应该出现了才对啊。

“主人?”黑羽看着木易寒有些发黑的脸,小心翼翼地问道:“可是要属下现在就去杀了她?”

“哼。”木易寒冷笑一声,“我竟不知道她何时同卿子詹混在一起了。”

哎?黑羽纳闷地看着木易寒,主人这语气,相当微妙啊。

“可是要一块杀了?”

“杀了就不好玩了。”他食指和拇指缓缓摩挲着下巴,淡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算计。“本座这次要好好玩玩。”

黑羽狠狠打了个哆嗦,默默为下面两个人哀悼,主人的“玩玩”,要命那是轻的。

“你怕什么。”木易寒斜睨了他一眼,凉凉道:“我是不会动你的,放心好了。”

黑羽的冷汗哗一下全落下来了,诺诺道:“多谢主人。”

“真胆小。”木易寒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转而又去瞧外面的两个人。

杀人无数,在修真界号称“血煞修罗”的黑羽:是,我胆子小呵呵……

心头。你们小两口吵架作甚牵扯上我这个无辜的路人啊喂!!

木易寒单手执泷华,墨色的流光缓缓流动,带着上古的荒凉与寂寥,森林中的鸟兽虫蛇刹那间无声无息。

蓝浅浅饶有兴味的看着他,手腕一绕,一片血红的叶子便出现在手中,缥缈的乐声响起,轰鸣声由远及近,大批的烈焰马转眼间便到了几人跟前。

“吾等恭迎主人召唤。”为首的正是那天找儿子的那位爹,此刻再次出现,毕恭毕敬地看着蓝浅浅。

“男的生死不论,活捉女的。”蓝浅浅无聊地缠着头发,“别弄伤了。”

木易寒气势暴涨,二话不说朝蓝浅浅攻去,但是半路却被一匹烈焰马拦住,他剑尖一挑,一股强大的威压径直将它压趴在地上,他一脚踩在马头上,泷华一挥,顿时马首便离了马身,温热的鲜血溅到了衣摆上,摇曳出寒冬的艳梅。

其他的烈焰马亦是被这威压压制动弹不得,这是血脉的压制,来自神的不可抗拒。

“有点意思。”蓝浅浅摸了摸下巴,娇笑一声,便如离弦之箭般冲向木易寒,灵力尖啸刺耳,那力量竟是丝毫不输刚刚木易寒的那一击。

木易寒刚要蓄势一挡,眼前却出现了一抹温润的白色,莫清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击,双方均是被着冲力逼着后退了几步。

木易寒黑着脸扶住莫清,声音中带着莫名的怒意。“你出来干什么?”天知道看到她再次这么不要命地挡在自己面前,他呼吸都要吓得停止了。

“若师父都护不了你,要师父做甚。”莫清好笑地摇摇头,鬼知道她为什么冲上来,她只知道徒弟的修为低,而徒弟他……不能死。

木易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紧抿住薄唇,紫眸中暗流涌 动。护他吗?

“啧,真是师徒情深呵。”蓝浅浅毫不在意地抹了抹嘴角的血,冷笑道:“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言罢,密集凌厉的攻击向师徒二人袭来,莫清一边抵挡,一边从纳戒中、将那蓝色的笛子拿出来扔给木易寒,木易寒接过来,无须多言,径直吹奏起《降魔曲》。

这首曲子是他一千岁时创的,纵然现下功力不够,但是威力依旧不可小觑,蓝浅浅的攻击渐渐有些迟钝起来,莫清趁机攻向她的死穴,却被她轻巧地躲过,不轻不重地在莫清肩上拍了一掌。

莫清并未在意,再度转身刺向她的心口,却在剑尖离她心口不到一寸时突然停下,从半空中跌落,宛若一只白色的蝴蝶蹁跹落下。

“师父!”木易寒瞳孔微缩,泷华飞向蓝浅浅,而他一把接住莫清,呼吸却猛地一停。

触手的温度,冰冷。

没有呼吸……

“本座不会杀了你。”木易寒平静地看向蓝浅浅,竟是浮现起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本座会好好待你。”

“荣幸至……呃。”话还未说完,蓝浅浅便觉得脖子一凉,呼吸开始困难,而她甚至没有看到木易寒的动作!

木易寒手掌渐渐凝聚起冷光,“将你一点点炼成招魂幡,炼个三千年如何?”

蓝浅浅身子一抖,活人炼制招魂幡,远远超过抽筋剔骨之痛,而且日日受的痛楚均不同,一日强过一日,却还能保持清醒,魂魄从此不入轮回,不得超度。

“她……她没死,只是假死!”蓝浅浅咬咬唇,泪汪汪地看着他。

“晚了。”木易寒眸光一沉,默念法诀,蓝浅浅趁机却捏破了那片血色的叶子,一道刺眼的红光闪过,两人竟然均不见了身影,只留下满地狼藉。

凉风穿枝拂叶,轻轻滑过地上女子苍白的脸颊,有些凌乱的发丝被缓缓吹动着,竟有一丝脆弱的美感。

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拂了拂她的长发,缓缓的一声叹息宛若破碎的灵玉,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与心安。

“清儿……”

清冷缥缈的呢喃仿佛从九天之上传来,却带着缠、绵缱绻至刻骨的眷恋,转瞬间又消散在微凉的清风中。

宛若谪仙般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同样清冷的女子,女子面容苍白,眉头紧皱,不时有冷汗从额头滑落。

“清儿莫怕,哥哥带你回家。”

清冷淡漠的声音,却带着莫名的温柔,让人心甘情愿地沉溺其中。

莫清只觉得浑身疼得厉害,四肢也不听使唤,眼前时不时出现木易寒被蓝浅浅一掌掏心的血腥画面,蓝浅浅还笑得一脸“温柔娇羞”,“夫君,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咯咯咯咯咯。”

“卧……卧槽!”莫清冷汗津津地睁开双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好是个梦。蓝浅浅这个可怕的女人,乖徒弟我们还是不要了吧。

等等!莫清瞪大了双眼,她不是在死亡森林吗!?怎么回到了凌霄阁!

“清儿?”温柔又有些清冷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莫清吓得差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

她转过头,便看到一个谪仙般的男子正在静静地看着她,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偏偏又是那么清冷的气质,眉目清雅,俊逸淡然。

“翩若惊鸿照影来。”无端地,莫清便想到了这句诗。

“你是?”莫清皱了皱眉眉,坚决不能为美色所动,生命第一,安全至上。

“清儿莫要开玩笑了。”莫林伸手搭上了她的手腕,过了半晌才淡淡道:“脉象好多了。”

莫清无言以对,直到她瞄到这人腰间的掌门玉佩时,她缓缓的、不着痕迹的,抽了抽嘴角。

尼玛,这位仙气十足的美男子居然是她哥莫林!!

所以说五年前只见了一面现在认不出来很正常啦……个鬼啊!

“哥,小寒呢?”莫清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她昏过去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木易寒应该会无事的吧?

“小寒是何人?”莫林看着莫清眼中明显的焦急和担忧,不知道怎的,心里有些发堵。

“我徒弟,穿着白衣,大概和你差不多高,断了一臂。”

“我倒是还带回了七八个人,不过却是没有穿白衣的。”莫林面色微动,“亦是未见有断臂的。”

莫清心底微凉,却还是执意要去那几人养伤的地方去瞧瞧。结果果然是只有蓝家的几人和昏迷不醒的绯夜,却是不见了木易寒。

莫林看着莫清愈来愈苍白的脸色,安慰道:“我已派门下弟子去死亡森林寻人,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嗯。”莫清点点头,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终归是她强求了吗?自以为是地去改变剧情,却什么也改变不了。不,还是改变了一点的,把徒弟老婆弄成了徒弟的仇人……

呵呵,莫清无语望天,四十五度角已经表达不出她此刻的忧伤了好吗!

“这么说你们早就发现蓝浅浅不对劲?”莫清淡淡地看了蓝无介一眼。

“是,早在三年前,衣蝶无意中发现她在夺取外门弟子的金丹,便告知于长老,但是长老惩罚过后,蓝浅浅依旧不罢手,我们又找不到证据,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将她放逐到死亡森林。”蓝无介叹了一口气,“却不想短短一个月她修为进步如此之快,竟是也要将我们也要吸食尽修为,若不是无苏侥幸逃出去找到前辈,我等怕是命丧她手了。”

“多谢前辈为蓝家除去此害,蓝家上下感激不尽。”蓝衣蝶言罢,盈盈一拜,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莫清看着蓝家人,心里很焦躁。

妈蛋你们把我乖徒弟还给我我也感激不尽好么!!这种被人利用还得赔笑的事情真心令她不爽啊。

而莫清自己不爽时的处理办法就是令别人更不爽,所以高冷的清霄真人很淡定地瞥了几人一眼,面无表情道:“感激就不必了,我唯一的徒弟和蓝浅浅一同不见了踪影,我那蠢徒弟只有筑基期修为,如今生死未卜。”

看到蓝家几人渐变的面色,莫清又继续道:“这件事情,蓝家理应给流云派一个交代,你们说是不是?”

蓝无介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苦笑道:“前辈,我们……。”

“我也无意同你们小辈为难,你们伤养好了便回去罢,剩下的事就由蓝家的长辈来解决。”莫清冷笑一声,便要起身离去。

“前辈且慢。”蓝无介赶忙起身,他们本就不想让蓝家长辈知道才出此下策,这一闹岂不是越闹越大?“我们一定会给前辈一个交代。”

“那便实话实说。”莫清拂了拂袖子,端起桌子上的清茗,浅浅地饮了一口。

好久没说过这么多话了。

“蓝浅浅她……她其实,她身体里有魔族的血脉。”蓝无介深深叹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道:“是我们几个三年前强行给她注入的。”

“砰!”的一声,莫清将茶杯摔到桌子上,冷喝一声。“你说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27.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