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裙公车被直接进入被C 竹马弄青梅BY

莫清沿着记忆中的路向森林中心赶去,半路上便听见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莫清心头一跳,加快了脚步,她现在只恢复了几成功力还不足以御剑,无法看到具体的场景,心下更是着急,若是木易寒遭遇什么不测……

她摇摇头,怎么会呢,木易寒可是男主啊……

然而当她到达那个泥潭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断肢残骸零零落落地散落在地上,血腥味一阵一阵,让她有些眩晕,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稳了稳心神,她极快的在地上搜寻,没有,还好没有,不知怎地,那满地的残肢也不那么骇人了……

“师父。”

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莫清惊喜地转过身去,却看见木易寒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长发松散披在肩上,他淡紫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薄唇勾勒出一个邪肆的弧度。

他毫不在意地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直直盯着莫清,浑身散发出凌厉危险的气息,仿佛是踏着尸山血海一步一步向莫清走来,宛如嗜血的修罗,残忍冷漠。

莫清被他强大的威压逼着后退了一步,她皱了皱眉眉头道:“小寒?”

木易寒此刻已经走到她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着她仰头看向自己,他缓缓笑出了声。“师父,你往后退什么?”

莫清下巴被捏的极疼,她心里却是很生气,任谁养的可爱善良正直纯洁的乖徒弟一会不见就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都会生气好吧!

她灌注灵力一把拍掉木易寒的手,冷冷看着木易寒,有些微怒道:“小寒,好好说话。”

木易寒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师父生气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清看着态度反常的木易寒,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木易寒凑到她面前轻声道:“不过是未能如了师父的愿,徒儿侥幸活了下来罢了。”

莫清听罢瞳孔微缩,剧情竟终是发生了!

然而这幅表情看到木易寒眼里,却是十足十的心虚与惊讶,他冷笑一声道:“师父是不是很失望?”

“小寒……”莫清张口欲言,但是当她看到木易寒那冷冽的目光,到嘴边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

一时间,莫清竟无法向木易寒解释清出这来龙去脉,怕是连她自己也无法相信。这一切都太过巧合,就像是一个精心谋划的局,无论她如何解释,都只是会让木易寒更恨自己罢了。

她看向木易寒,少年那不带丝毫温度的眼神让她的心有些微微发疼,她定定看着他,语气却是平静淡然。“我从未想过要害你。”

木易寒不屑的嗤笑一声。“师父觉得我会信?”他看着她始终淡漠的神情,心里堵得厉害,上一世也是这样,为什么她永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莫清很生气,自家的熊孩子固执起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她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随你。”言罢,便转身欲走,却被一把通体漆黑的宽剑挡住了去路。

她转过身来,木易寒正抱臂悠闲地看着自己,只听他懒懒道:“怎么,师父打算就这样一走了之?”

莫清知道木易寒不会善罢甘休,冷笑道:“这些年我对你如何你自己清楚。既然你不信,杀了我便是。”

“呵,师父想死可不行,杀了师父,徒儿就变成了欺师灭祖之人了。”木易寒邪邪一笑,紫眸中仿佛含着漫天的星光。

“不如徒儿给师父一个机会,师父现在便杀了我如何?”

莫清嘴角一抽,今天遇到的人就没一个正常的!她懒得再看眼前抽风的徒弟,索性闭上眼,面无表情道:“有病去吃药,别在这里碍眼。”

木易寒噎了一下,看着眼前毫无防备没有一丝杀意的女子,心下的暴虐微微平静了一点。

但是他终究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人,他一直是宁叫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的性子,宁可错杀一千也决计不会放过一个,如今让他变作从前一般乖巧懂事,即使只是演,他也是懒得了。

可也正如莫清所言,这些年她对自己可谓是宠着惯着,看在这个的份上,他不会亦不想杀她,放过她却也是不可能的。

“师父确定不要杀了我?”他凑到莫清面前,看着她温润细致的眉目,语调里带着上扬的愉悦。

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痒痒的。莫清猛地睁开双眼,却看到少年放大的俊颜,淡紫色的瞳眸清澈依旧,却始终少了些什么。

她默默别过脸去,心里却泪流满面悲伤成河:徒弟黑了……弟黑了……黑了……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师父随我一起吧,直到徒儿自己能够走出这死亡森林如何?”木易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模样着实令人不爽。

莫清淡淡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径直走在了前面。

木易寒看着前面倔强的女子,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宛若优雅的猎豹在等待自己的食物自投罗网。

莫清此刻脚步已经有些虚浮,但是速度却没有慢下来,此刻的木易寒让她有些畏惧,但是更多的却是生气和担心。

一开始她确实是抱着“若是好好待男主,抱紧主角大腿捡条小命”的心态来对木易寒的,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看着那么瘦瘦小小的一只长成如今俊逸潇洒的少年,有时她也会很欣慰,孩子长大了啊。

说实话,她当初孤身一人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不害怕是假的。但是,她一开始收下了木易寒,师徒两个人这些年一起这样陪伴下来,莫清其实是感激的。并且木易寒的存在也给了她支持和希望,若是,若是她注定会被木易寒杀死……

莫清垂下眸子,那也是挺好的,木易寒可以开始属于他的光辉人生,而她也会回去……的吧?

“怎么了?”木易寒看着面前突然停下来到的莫清,微微蹙起眉头,她现在的气息很不稳定,细查之下竟是微弱到几近消失。

莫清看着眼前的少年,微微一笑,缓缓道:“小寒,如今你也已经长大了,师父也不该自私地拘着你,是时候去开始你的人生了。”

莫清在赌,木易寒生平最讨厌那些刻意远离、疏远他的那些人,在他的理念里,这就是背叛。现在他本就厌恶自己,倒不如让他厌恶的更彻底一点。

果不其然,木易寒的脸有些发黑,他半眯起眸子,冷冷地盯着莫清。

莫清感觉就像被蛇盯上了似的浑身发麻,却依旧强装淡然道:“可好?”

木易寒幽深的眸中仿佛在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眼前的女子有着淡然的疏离,两人之间仿佛隔着巨大的鸿沟,再不似以前的温柔与宠溺。

而刚刚即使他对她那般无礼也不见她这般疏离……

木易寒一步一步逼近莫清,目光森然阴冷,“师父这是要赶我走?”

莫清心里的小人已经在颤巍巍地抱住了脑袋,妈妈呀,徒弟好可怕,嘤嘤嘤,人家要回地球……

她垂下眸子,不去看木易寒那摄人心魂的目光,一句话也没说,相当于是默认了。

木易寒轻笑一声,呼吸打在她有些颤抖地睫毛上,莫清甚至能感受到他越来越近的灼热的呼吸,莫清蓦地转过头去,温热的唇擦过她的脸颊,让她心底一颤。

“木易寒!”莫清恼怒地往后退了几步,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发疼。心里的小人已经在咆哮,孽徒!孽徒!胆敢调戏师父,她是该清、理、门、户呢还是清、理、门、户呢!

这种报复手段当真恶劣的紧。

木易寒毫不在意地笑道:“师父还从来没有完整叫过徒儿的名字呢。”说完,还故意舔了舔嘴角,端的是一个邪魅狂狷。

邪魅狂狷……个鬼啊!!莫清心里疯狂刷屏,卧槽,这货一定不是我徒弟……一定不是我徒弟一定不是!剧情君,求你表出轨……

“孽徒!”莫清愤愤一摔袖,转身继续向前走。她发誓她要是再去招惹这个精分变态徒弟,她莫清就跟他姓!

然而后来的莫清每每回想起这誓言都泪流满面,一语成谶,不带这么玩的啊掀桌!

木易寒看着莫清愤愤离去的样子,竟没有十分在意那“孽徒”二字,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抚过嘴唇,若有所思地看向莫清的背影。

师尊,你现在于我,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呢……

莫清本就重伤未愈,如今被他一气,心中更是憋闷的厉害,别说御剑,走路都有些不稳了。

但是归根结底,她还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木易寒没事了不是吗,想到这里,心里好像也不是那么闷了?

木易寒远远的跟着她,看她一个不稳差点跌倒,便不自觉的伸出了手,哪怕离她这么远。他怔怔看着自己伸出的手,眸子中是一丝不可置信。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如此在乎了吗……

莫清一路冷着个脸,心里却一直在碎碎念。木易寒这个小王八蛋,自己一心为他好,他却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翻脸不认人!妈蛋到底是哪个精神病写出来的这个神经病啊啊啊!最好别让她活着回去,不然她一定上演一部现实版的“手撕作者”……

“禽兽,你快放开我姐姐!”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清脆而急切的女声,莫清停下脚步,看向身后的木易寒,而木易寒微微皱眉,也停在了原地。

莫清转过头来,心里的小人暗搓搓地捂脸,不是说好不招惹的吗?!你脑子是面粉和水做的吧!一摇就成浆糊得治啊。

“哈哈,小美人,不如你也和我一起回家怎么样啊?”轻浮又调笑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莫清额头的青筋狠狠跳了一下,这声音怎么和山洞里的那个二货这么像呢……

“呸!你个畜生,快放了我姐姐!”娇喝声还带着羞恼的意味。

“浅浅你不要管我,你快点走!”另一道声音响起,话音里带着一丝留恋。

然而听到“浅浅”两个字,师徒两人额头的青筋齐齐一跳。

木易寒:这名字好耳熟……

莫清:我勒个去去,男主的一号小老婆你终于出现了。

只是这演的是哪一出?

“不,姐姐,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蓝浅浅美眸中含着楚楚动人的泪光,端的是人比花娇。

“浅浅……不!你快走,不要管我……”蓝衣蝶已是眼中含泪。

“不!姐姐,浅浅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完全插不上话被隔离在姐妹二人之外的“禽兽”绯夜:能不能考虑一下禽兽的感受……

看到这里,莫清已经无力吐槽了。

看看这你侬我侬浮夸的演技,你俩除了一直在废话外还能不能办点正事了啊摔!

观众瓜子都嗑完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还有那个狐狸精能不能有点“禽兽”担当,你一副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脸摆给谁看啊,啊!?

但是看在蓝浅浅是自家徒弟的小老婆的份上,莫清还是很负责地看向木易寒,眼神中带着询问:救不救?

木易寒则是眸中含笑:师尊你怎么看?

莫清:……

你老婆你问我?

叹了一口气,莫清还是认命地从林子中走了出去。在她考虑要不要喊一句“禽兽,放开那个贱人!”时,红红火火的狐狸眼睛一亮,一把扔开蓝衣蝶笑意盈盈地看向她,欣喜道:“美人,咱们又见面了!”

莫清一句话卡在嗓子里,心中哀嚎道:“年轻人,你不按常理出牌啊……”

“咳,那个小禽…呃,小红……呃,小狐啊,”莫清挑了半晌,决定还是不要叫名字好了,“你腿麻吗?”

果不其然,正在朝她蹭过来的绯夜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但是他依旧笑嘻嘻道:“一点也不麻,劳烦美人记挂。”

他笑得一脸不在乎,前提是忽略掉他咯吱咯吱的磨牙声……

接着绯夜却感到一道冰冷刺骨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他看向莫清身后的木易寒,挑衅一笑:“吆,美人何时挑了这么一个俊俏的小郎君啊?”

莫清木易寒脸齐齐一黑。

“他是我徒弟。”莫清很想翻白眼,却为了自己高冷的形象生生忍住了。顿了顿,才看向不远处抱在一起的蓝家姐妹,淡淡道:“你调戏小姑娘。”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啊哈哈……”绯夜干干一笑,为毛他有种淡淡的心虚感呢?“我只是见她们无聊,同她们玩玩。”

“哼,你这无耻之徒还敢狡辩!”蓝浅浅狠狠瞪了他一眼,又用无辜又无助的眼神看向莫清。“还请前辈为我们姐妹二人做主!”

蓝浅浅生的清丽秀婉,一双杏眼泪珠轻垂,贝齿轻咬住红润的小唇,瘦瘦的肩膀微微颤抖着,看上去十分惹人心疼。

但是,你不是应该向你未来老公求安慰求抱抱吗,你这样看着本真人是几个意思啊摔!

“浅浅。”蓝衣蝶看到莫清似有犹豫的神色,轻轻拉了拉蓝浅浅的衣袖,盈盈道:“这位前辈同他熟识,还是莫要让前辈为难了。”

言罢,还悄悄看了一眼莫清身后一直在充当背景板的木易寒,见他没有反应,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眸子。

莫清面上不显,心里却挥舞着小鞭子,看到没,妥妥的心机婊有木有!妥妥的白莲花有木有!不仅责怪她不主持公道,还将自己的伟大高尚不计较的品质尽情凸显,同时含沙射影暗指蓝浅浅不通情达理,我擦,你咋不想想是谁救的你呢!!

关键时刻,木易寒向前走了一步,冷冷地瞥了姐妹二人一眼,缓缓道:“我师父救了你们。”

意思就是我家师父好心救了你俩,你这小婊砸还敢返回头来乱咬人?

莫清心里暗暗竖起大拇指,少年好样的!

登时,蓝衣蝶和蓝浅浅的脸上都有些不好看。蓝衣蝶有些委屈地看着木易寒,轻轻咬着嘴唇,弱弱道:“这位公子,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几个意思呢?”绯夜凑热闹不嫌事多地插嘴道。

“我……”蓝衣蝶尴尬的语塞,于是只好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蓝浅浅见状立刻向前一步,挡在蓝衣蝶前面:“话是我说的,你们尽管冲我来就是。”

莫清嘴角微抽,妹子哎,讲真,你被你姐丢在死亡森林等死我现在真的一点也不奇怪了……

“好了。”莫清不耐地打断这毫无看点的对话。她看了蓝浅浅一眼,这可是男主的妹子啊,怎么着也不能就这样丢在这里不是?于是便道:“你们就跟着我们吧,我们也正准备出去。”

蓝浅浅和蓝衣蝶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所以说你为何要跟来?”莫清面无表情地看向眼前正笑得妖娆的男子。

绯夜灿烂一笑,道:“美人,我迷路了啊。”

木易寒上前一步一把捏住他欲伸向莫清的手,笑得一脸邪魅。“再靠近我师父一步,我就剁了你去喂狼。”

绯夜嬉皮笑脸地看着他。“我看你倒是像一只护食的独狼。”

“那我不介意把你给撕了。”木易寒手上的力道加强了几分,绯夜也不甘示弱,暗地里较着劲。

“咳咳。”蓝浅浅看着两人,干咳了一声道:“前辈已经走远了……”

两人默默对视一眼,松开了各自的手。木易寒加快脚步向前走去,而绯夜默默捂住了发红的手腕,暗自咕哝道:“臭小子,手劲儿还挺大……”

说完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人,他笑眯眯地看向蓝浅浅。

蓝浅浅赶忙抬头望天,讪讪自言自语道:“风好大,我什么也没听到……”说着,立刻向前面几人追去。

蓝天悠悠白云飘飘,树叶纹丝不动的死亡森林:呵呵……

绯夜:我这是被鄙视了??

……

死亡森林:我就静静地看着不说话。

莫清几人此刻坐在一棵巨大的榕树下休息,榕树繁盛的枝叶将阳光完全挡住,而它众多的茎盘根错节地缠绕在一起,恰好为几人提供了休息的天然座椅。

然而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融洽,蓝家姐妹一直戒备着绯夜,木易寒一直保持着冰块脸,而莫清……

莫清在极力回想着剧情,就算原本该由木易寒与蓝浅浅的二人行,变成了如今的五人行,但是根据剧情君的尿性,莫清发誓,他们绝壁会一丝不拉的走剧情!血淋淋的事实已经证实了这件事,莫清悲痛地捂脸。

如果不出意外,过不了多久木易寒就会遇上一头名叫烈焰马的幼年魔兽,这是一种火属性的七阶魔兽,相当于修士的元婴初期。原文中,木易寒差点被它咬掉另一只胳膊,几乎被它给踩死。

但是木易寒作为自带主角光环的男人,气运逆天地催动了体内隐藏的远古青龙血脉,威武霸气地令心高气傲的烈焰马认了主,并且成功地俘获了蓝浅浅芳心一枚。

莫清看向木易寒,只见他正抱着泷华剑斜倚在树干上,微微阖着眼。他俊美的脸上还带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头发纠结在一起被他随意扎在脑后,原本洁白无瑕的云锦衣袍被乌黑的血渍染地乱七八糟,妥妥地狼狈至极。

不知怎的,莫清只觉得木易寒这幅样子格外刺眼,心里极不舒服。

木易寒猛地睁开双眼,便看见莫清正在看着自己,清澈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心疼。莫名地,一股甘冽的清流在心底弥漫而开,他眨眨眼,一派无辜的回望回去。

卧槽!莫清僵硬地扭过头去,心中小人泪奔中,再次毫无节操毫无下限地被徒儿萌到了~

说好的黑化呢?男主你这么调皮剧情大大他老人家知道吗……

木易寒嘴角微微勾起,狭长的紫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果然呢师尊,就算被我这样误会,你依旧还是这么在意我,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你的心里,我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那一个了呢?

莫清几人此刻坐在一棵巨大的榕树下休息,榕树繁盛的枝叶将阳光完全挡住,而它众多的茎盘根错节地缠绕在一起,恰好为几人提供了休息的天然座椅。

然而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融洽,蓝家姐妹一直戒备着绯夜,木易寒一直保持着冰块脸,而莫清……

莫清在极力回想着剧情,就算原本该由木易寒与蓝浅浅的二人行,变成了如今的五人行,但是根据剧情君的尿性,莫清发誓,他们绝壁会一丝不拉的走剧情!血淋淋的事实已经证实了这件事,莫清悲痛地捂脸。

如果不出意外,过不了多久木易寒就会遇上一头名叫烈焰马的幼年魔兽,这是一种火属性的七阶魔兽,相当于修士的元婴初期。原文中,木易寒差点被它咬掉另一只胳膊,几乎被它给踩死。

但是木易寒作为自带主角光环的男人,气运逆天地催动了体内隐藏的远古青龙血脉,威武霸气地令心高气傲的烈焰马认了主,并且成功地俘获了蓝浅浅芳心一枚。

莫清看向木易寒,只见他正抱着泷华剑斜倚在树干上,微微阖着眼。他俊美的脸上还带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头发纠结在一起被他随意扎在脑后,原本洁白无瑕的云锦衣袍被乌黑的血渍染地乱七八糟,妥妥地狼狈至极。

不知怎的,莫清只觉得木易寒这幅样子格外刺眼,心里极不舒服。

木易寒猛地睁开双眼,便看见莫清正在看着自己,清澈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心疼。莫名地,一股甘冽的清流在心底弥漫而开,他眨眨眼,一派无辜的回望回去。

卧槽!莫清僵硬地扭过头去,心中小人泪奔中,再次毫无节操毫无下限地被徒儿萌到了~

说好的黑化呢?男主你这么调皮剧情大大他老人家知道吗……

木易寒嘴角微微勾起,狭长的紫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果然呢师尊,就算被我这样误会,你依旧还是这么在意我,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你的心里,我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那一个了呢?

魔界。

一派森冷诡谲的魔殿上,黑衣华服的男子坐在黑曜石王座上,威严的眸子里不辨喜怒。

骷髅头中跃动的冰蓝色火焰诡异非常,时不时发出爆裂声,在这死寂的大殿上格外突兀。

“哦?这么说,你们还是没有找到子詹?”低沉却又不羁的声音在大殿中缓缓响起。

跪在地上的几名魔使顿时大气都不敢出,大滴大滴的汗珠从脸上滑落,在大理石地板上溅起,让侍立在两旁的侍从抖了几抖。

未等那几人答话,男子便不耐烦地伸手一抓,只见地上的几人发出一阵痛苦的嘶鸣后,竟是化作了黑烟消散在空气里。

侍从冷汗津津,竟是魂飞魄散!魔尊竟让他们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永不得超生!

“没用的废物。”魔尊轻嗤一声,“折西你去,找不到人就不用回来了。”

还未等侍从看清,一个黑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只见魔尊懒懒地眯起双眼,又恢复了那副不羁轻狂的模样。

“王,那人来了。”一名侍从自外殿进来禀告道,垂下的头不敢抬起。

果不其然,魔尊眸子中闪过一丝暴虐,冷喝道:“滚!”

“是。”那侍从急忙退下。

“重风你又何必发那么大脾气?”清润的声音传来,只见一袭白衣锦袍的男子缓缓踱步进来,他轻摇着手中的折扇,似笑非笑地看着座位上的卿重风。

“滚。”魔尊冷冷一声不带一丝波澜。

只见那人轻笑一声。“我只是来和你做一笔交易,别那么急着赶人呐。”

“不感兴趣。”

“上古传承呢?”

卿重风猛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

而这边莫清看着眼前四五米高的烈焰马,心里泪流满面,剧情君你是坏银!原文中说好的只有半人高的萌萌的幼年小马驹呢?你把它爸弄来得是多么丧心病狂!!

一个幼年马驹就元婴初期了,那它爹……呵呵,莫清看了看面容肃穆的几人,是想团灭吧,是吧!!

木易寒也是微微纳闷,和上一世不一样啊……

而绯夜和蓝家姐妹均是一脸愕然,这是个啥玩意?

烈焰马眼睛中含着怒火,火红的鬃毛张开,威严的声音从它嘴里传出,只听它愤怒道:“尔等卑鄙人类,还不快快将吾儿还来!”

莫清除了震惊它居然会说话之外,还暗搓搓吐了个小槽,还真是爹呀……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抢了你儿子了?”绯夜笑得一脸灿烂。

“哼,人类就是会狡辩,这个人类的身上有我儿子的血味!”烈焰马喷了喷鼻息,愤怒地看向木易寒。

“小寒?”莫清疑惑地看向他。

而木易寒冰着一张脸,冷声道:“不记得了。许是一不小心把它杀了。”

完了……莫清心里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烈焰马听到他说的话,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巨大的马蹄狠狠向几人踏来。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地上弥漫厚厚的尘土,地面上也裂开了一个几尺宽的大口子。

莫清几人早在它抬脚时便飞身躲开,但是多少都被烈焰马强大的气流震伤了内脏。而莫清本来就负伤在身,猛的被来了这么一下,脸色瞬间苍白。

只是在这浓重的尘土中,谁也看不清谁,嘈杂的打斗声中,只听木易寒喊了一声,“快走!”

看不清楚木易寒在何处,莫清只能凭借声音寻过去,然而待她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逆流,手脚冰冷。

木易寒一手执剑抵挡住烈焰马的,另一只手臂……却是没有了!只有大股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莫清赶忙给他拍了个止血符,瞬间到他身边,聚集起的寒冰球和各种攻击符不要命地朝烈焰马放。

烈焰马似乎被这种不要命地打法唬了一下,但是看清莫清的修为后,不屑一笑,道:“愚蠢的人类,还敢回来找死。”

莫清面色苍白的吓人,但是也冷静的骇人,她冷冷地直视着烈焰马,眸子中闪动着怒火,声音却出奇的平静。“你胆敢伤我徒儿!”

言罢,莫清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又或者是这具身体的本能,一朵巨大的蓝色冰莲渐渐在她头顶上方凝聚成型,精致的莲瓣缓缓张开。下一秒莲瓣却齐齐脱落,整齐地悬浮在两人前方,散发着骇人的寒意。

莫清手一挥,莲瓣齐齐射向烈焰马。

烈焰马嗤笑一声。“哼!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大嘴一张,火红的烈焰喷向莲瓣,两股灵力相撞,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和刺眼的白光,竟是让大地都轻微的摇晃起来。

一时间,死亡森林中的魔兽或者来历练的修士,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望向那个发出巨大声响的地方。

几个身着蓝色道袍的修士互望一眼,齐齐向那个方向飞去。

流云派皓月殿中,俊逸的男子猛地睁开双眼,凌厉的目光看向死亡森林的方向。

阴冷潮湿的山洞中,莫清看着已经失血过多昏过去的木易寒,长长舒了口气,又给他拍了一张治愈符,把山洞里布好结界,才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师兄,这是……”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年看着满地的断肢残骸,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像是有人爆体而亡。”年岁稍大的青年眉目温润雅致,旋即眸中闪过一丝喜色,“竟是成了厉鬼!”

“师兄,师傅说过,万万不可再炼制那等阴煞之物。”另一名圆脸修士道。

“罢了罢了,我们还是去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被叫师兄的男子无奈叹了口气,几人便继续向前赶去。

只是一缕黑气,悄悄挂在了那名小少年的衣摆上,而急着赶路的几人,却并未发觉。

山洞中。

木易寒缓缓睁开眼睛,便看一袭白衣的女子正倚着石壁,浅浅的呼吸有些虚弱,脸上苍白地吓人,而他的手臂已经止住了血。

他缓缓叹了口气,一只手撑地站起身来,走到莫清身边坐下,手掌聚起冰蓝色的灵力,轻柔地注入她的体内,直到莫清的脸色完全恢复才停下来。

木易寒伸手将她拥在怀中,修长的手指轻轻拢了拢她耳边有些凌乱的发丝,竟是低低地笑出了声,笑声中带着的浓烈感情让人忍不住落泪。

“师父……师父……师父……”一遍又一遍的呢喃,仿佛要将这个称呼狠狠烙进心底,生生世世不再忘记。

她舍命来救他。

只因为自己断了一臂,她便要和修为高她那么多的对手不死不休。

若不是关键时刻他清醒了那么一瞬间,她便真的要自爆元丹与那畜生同归于尽。而他却是故意让烈焰马咬掉一臂,上一世亦是如此。

渊厷告诉他,只有断一臂才能将泷华的煞气除去,而他的青龙血脉也可以被激发,所以他叫她快走。

心里也不是没有期待,可是她却要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

他跌落泥潭后,心中是毁天灭地的恨意,却出奇平静地听完魏思淼近乎疯狂的宣泄。

他知道了师父不是故意的,只是为了救自己,也知道师父是故意引走了光散,只为护住自己,那一刻他欣喜若狂。

但是他还是生气,气再次见面,莫清竟是连解释都不解释,依旧是那副淡漠的样子,于是便假装误会……

可是,却未曾料到师父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凝视着怀中的女子,眼中弥漫着淡淡的喜悦,他轻轻吻上了她额头,虔诚而圣洁,无关风月,无关情爱。

只为在这尘世,有那么一个人,肯护自己如此,如此纯粹地……只为他一人……

湿冷狭窄的山洞中,一千三百年来,木易寒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活了过来,不再是靠着那些所谓的恨与怨,可悲地度过这一生。

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荒芜千年的心底破土而出,以肉为壤以血为泉,疯狂地抽条生长着,直到快将他淹没。

“师父。”少年宛若珍宝般小心地拥着怀中的女子,脸上第一次,洋溢起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26.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