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2 纯肉高H啪短文公交车

莫清看着面前笑得一脸纯良的小徒弟,默默的捂额:乖徒儿,为师把你老婆忘了神马的,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到你为师过于激动了而已……所以说老婆嘛,等你长大了为师一个一个给你挑,绝对物美价廉,啊呸,倾国倾城……

木易寒看着眼前不动声色吃着饭的女子,只见她清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霾,心中冷哼一声,果然给吃饭是假象,绝对是又有什么阴谋了。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给她机会来羞辱自己,也不会那么简单的一剑结束她的性命。他要莫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她后悔来到这世上。

“小寒,你便住在为师隔壁可好?你现在年纪尚小,远了也不便为师指导。”莫清抬头看向木易寒,孩子清澈的眼睛中满满的全是惊喜,再配上那本就不俗的五官,整个人都散发着愉悦的气息。

莫清唇角微弯,旋即又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小徒弟的脑袋,心中暗道:这孩子,怕是吃了不少苦头吧?自家弟弟这个年纪正是没心没肺闹腾的时候……

事实上,低着头的伪小孩心里却要呕出血来:卧槽,居然又被这死女人摸头了!还本老祖的威武霸气来!!

一顿饭就这样在伪其乐融融,真剑拔弩张的愉快氛围中过去了。

莫清领着木易寒来到他的房间,淡淡道:“小寒你先歇息吧。有事的话就说,为师就在隔壁。”

仔细看过房间,确认没有什么问题,莫清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房间里的小小少年冷冷盯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微微勾起嘴角:师尊,日子还长呢,我们慢慢玩。

莫清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叹了口气,自己才到这里不到一天,除了收了一个徒弟外什么都不清楚。要知道,修真界并不是什么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相反的,修真界以实力为尊,杀人夺宝、暗害明杀都不足为奇。

虽说原主已经是元婴期大圆满,但是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到底还是太过年轻,要不是有一个合体期的哥哥罩着,被大能捏死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好么,所以说自己到底是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穿到这种破地方来啊啊摔!

莫清吐槽完毕,但是日子还得过,再穿回原来的世界可行性太低,自己到底怎么来的都不知道,还谈什么穿回去,怕是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玩死了。而且自己也有金手指好吧,作为看到故事最后的一名读者,知道全部剧情什么的,当个先知啥的不要太美好哈哈哈!

而且,根据主角不死定律,主角奇遇原理,主角逆天法则,紧抱主角大腿才是人间正道。只要自己好好教育男主,未来修真界霸主他师父,说出去也好有面子啊……

想罢,莫清试着运行所谓的真气,只觉丹田处一股热、流升起。她一阵欣喜,然后……呵呵,然后试了几次就没有然后了……话说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

莫清气结,气着气着就睡着了,然而在梦里面,她却来到一个四周纯白的空间,中间是一个清澈的水潭,水中盛开着一朵冰蓝色的莲花,一个婴儿大小的女童正在沉睡,粉粉又嫩嫩的小手含在嘴里,煞是可爱。

不知不觉中,莫清便来到了女童身边,她看着小孩,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软软的脸颊,那女童猛地睁开眼,周身迸发出浓烈的杀气。然而当她看清人后,杀气却立刻消散,反而很是亲昵的蹭了蹭莫清的手指。

莫清傻兮兮的笑了,艾玛萌死了萌死了~ 好想抱回家啊抱回家~

然而在莫清没有注意的时候,一股清冽的真气顺着她的手指进入到小孩体内,小孩满足地咂咂嘴,舒服的眯着眼睡了过去。

当莫清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周身轻灵了许多,又想起昨夜那个奇怪的梦,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我去,那是本宝宝的元婴有木有!自己调戏自己神马的太惊悚了有木有!

我们高冷优雅的清霄真人默默的捂脸,我想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谁……

及时调整好心态的的莫清又再次来到小徒弟的房间,却听到里面有女孩子的哭声,刚平静下来的小心脏又再次惊悚:乖乖徒弟你还没成年啊!怎么能这么心急地踏上种、马的康庄大道啊啊!!

莫清表示虽然很想听墙脚,但是为了不崩坏自己高冷的人设,她还是冷着脸推开了门,暗暗祈祷着场面不要太那个啥才好。

然而面前的景象却让她抽了抽嘴角,只见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女孩坐在地上,自家徒儿冷冰冰的看着她,而青源正一脸焦急地看着两个孩子,看到莫清走进来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道:“师伯您终于来了!”

莫清踏进门的一只脚微微顿了一顿: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但她依旧还是硬着头皮进了门,看向青源道:“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木易寒听到她的声音猛地抬头,眼睛红红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似落非落,莫清的心瞬间就被揪了起来,不管谁对谁错,反正她心疼自己的小徒弟就是了!

莫清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冷然道:“青源,你来说。”

“是这样的师伯师父昨日晚出关收了宛烟师妹作弟子今日宛烟听说师伯这里有一个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师弟就过来找寒师弟玩且想让寒师弟叫自己一声师姐然而师弟抵死不从两人就吵了起来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青源一口气说完了故事经过,而后一脸期待的看向莫清。

莫清讶异地看着青源,少年你这么牛你师父造吗?师伯真心怕你一口气没上来把自己给憋死了,而且抵死不从什么的,为什么有种徒弟被强的即视感……

莫清过去摸了摸木易寒的脑袋,又看向地上的宛烟,顿时亚历山大,说好的温婉可人的小师妹呢?一秒钟变无理取闹大师姐是几个意思?剧情君我们来好好谈一谈!!但是开口却依旧高冷十足。“宛烟莫哭了,寒儿应当叫你一声师姐。”

刚刚还在嚎啕的宛烟立刻止住了哭声,怔怔地看了看莫清,又用带着几分期待的目光看向木易寒。

可怜木易寒刚从“卧槽,死女人又摸本老祖高贵的脑袋”的悲愤中缓过来,就听到了这句决定他男人尊严的话,果断黑了脸。本老祖现在就要杀了这个女人谁也不许拦!但是旋即又想到自己已经变成炼气期的修为,只好默默咬牙。

他冷冷地黑着脸,万般不情愿道:“师姐。”

宛烟顿时喜笑颜开。“师弟乖~”

青源大师兄看到小师妹与小师弟之间的充满同门爱的互动,感动得一塌糊涂。只差捂心高歌:啊~这就是爱~~

莫清眨眨眼睛,呼,这世界终于清净了。

乖师弟木易寒:感觉自己的尊严每天都在被师尊践踏好想杀人怎么办……

好不容易哄走了宛烟,莫清准备好好哄哄自己的的小徒弟。毕竟管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孩子叫师姐,小少年心里都是会很不服气的,虽然说归根结底是她的失误……

“小寒,过来师父这边。”莫清向木易寒招招手,木易寒极其不情愿的走到她面前,低低的唤了声:“师父”。

“小寒可是心里不服?”莫清神色不变,乍看上去很严肃,但眸中却满是温柔。

木易寒扭过头去,不想看见她这种虚伪到好似真实的温柔,讷讷道:“徒儿不该惹怒师姐。”

莫清看着木易寒看似傲娇的神情,心中却是微微发酸:“不开心的话说出来就好,你可以埋怨师父,也可以发小脾气,但不要憋在心里。”

“师父?!”木易寒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其实不全是做戏,他本身也是很惊讶的,他打死都想象不到,这个成日里冷冰冰的女人可以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感觉比他爆体而亡还惊悚。

“为师不希望你整日生活在厚厚的壳子里,乐也不显,苦也不说。为师只希望你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随性自在的生活。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可好?”

木易寒沉默了许久,而莫清也不着急,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他。她本来没打算向木易寒说这些话,只是看到他倔强到令人心疼的模样,一时没忍住。但是看着少年沉默的样子,她心里又有些忐忑,还是操之过急了么?

其实,若是真的木易寒在这里,说不定早就感动到哭了。

曾经的木易寒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少年,他自幼父母双亡流落街头,小小的孩童跟着一个好心的老乞丐整日里以捡烂菜叶过活,当捡到一些好一点的东西时,便足够令他们高兴一整天,哪怕那是别人扔掉的垃圾。

然而没过几年,在阴暗的胡同里,老乞丐当着木易寒的面被一些市井混混活活打死。小小的木易寒害怕地躲在木筐中极力不敢发出声音,直到那些人走后他才从木筐中爬出来。

他呆呆地看着老乞丐的尸体,他以为老乞丐还会像以前那样笑呵呵地爬起来,温柔地摸摸他的脑袋。

可是没有,小木易寒不明白,老乞丐怎么还不醒呢?他瘦小的身子依偎在老乞丐怀里,企图获得一丝温暖,可是只有冰冷一片。

第二天木易寒被人叫起来,那些人告诉他,老乞丐死了。

“什么叫死呢?”他问。

“就是没了,再也不会有这个人了。”有人长叹了一口气,“死了就该埋了。”

当木易寒看到他们要抬走老乞丐时才知道那种感觉,那种一旦死去便再也不会有的绝望与悲哀,再也不会有人给自己捡吃的,再也不会有人给自己盖衣服,也再也不会有人温柔地摸着自己的头……

他木然地看着黄土一点点没过老乞丐的尸体,不哭不笑,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撕扯自己,疼的喘不过气来,却又不知道哪里疼,那种感觉让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后来,长大后的他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心痛。

可那时的他却已经没有了心,他已经看了太多的生离死别,自己的手上也已经沾染了无数鲜血,有很多人为他而死,即使表面上很痛苦愧疚,但是他顶多是失落一阵。

那时有无数人匍匐在他脚下,陪伴在他身边,可是却再也没有那种老乞丐的不含杂质的温暖笑容;那时他可以品尝无数佳肴珍馐,却还不如曾经吃捡的菜叶时来的喜悦……即使他后来想尽一切办法去为老乞丐报仇,可是失去的终归是失去了。

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拒绝那些所谓的温暖与感情,他想,若是一开始就不曾拥有过,那就不会再失去了。

他便是这样,对别人冷情至极,对自己残忍至极。

莫清也想起原文中木易寒悲惨的童年,暗暗自嘲,果然是异想天开了。想要木易寒改变,可不是几句话的事情。

她拍了拍木易寒的肩膀,极力想表现出一个温柔的笑,然而作为面瘫一枚,还是笑得僵硬,看起来就像冷笑,莫清果断放弃,只好放缓声调道:“好了,快洗漱一下,等会师父带你出去逛逛。”

言罢,她便欲起身离开,刚要迈步时衣袖的一角却被人拉住。

只见木易寒低垂着头,缓缓道:“徒儿会……会尽力的。”莫清差点感动得落泪,男主终于迈开了远离黑化的第一步有没有!

她微微勾起唇角,捏了捏徒弟软软的脸颊,道:“师父会看着你进步的。”

房间里,一袭白衣清冷,眉目如画的女子温柔地看着小小的少年,碎金般的阳光静静洒下来,一地斑驳,落在两人身上,仿佛给两人蒙上了一层淡金色的轻纱。轻风扬起两人的发梢,静谧恬淡的画面,美好到令人不敢呼吸。

等到许久之后,待木易寒再回忆起那一幕时,他想,岁月无忧,现世安好,也就大抵如此了。

木易寒神色复杂的看着莫清离去的背影,自己刚刚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抓住了她的衣袍。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觉得那个死女人很温柔,那个表情很受伤,他什么时候也有了同情心这种东西?

还是说……其实自己也是渴望温暖的?想到这里,木易寒的眸子暗了暗,哼,在这个女人身上栽一次还不够吗,自己一定是被宛烟吵傻了。

确认自己被吵傻了的木易寒由莫清牵着手,正嫌弃地看着自己现在瘦小的身板,居然只到那个死女人的腰,老祖表示本来就不好的心情现在更不好了。

一路走来,路边的弟子纷纷向莫清行礼,不时向木易寒投去或嫉妒或鄙夷或不屑的目光,甚至有些胆子大的暗自嘟囔道:“啧,真是走了狗屎运,五灵根也配做真人的徒弟……”

而莫清耳力极好,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她淡淡地瞥了那人一眼,低头对木易寒道:“小寒,你要知道,只有那些没有能力的人才会计较资质的好坏,修仙之路最讲求的不过是一个心字,心性坚韧,则万物可破。”

“徒儿记住了。”木易寒恭敬地垂首,看似随意的瞥了那人一眼,跟上了莫清的步子。莫清默默地为那位弟子在心里点了一排蜡:恭喜你踏上了炮灰之路呵呵。

自打莫清领着木易寒逛了一圈流云山,流云派上下都知道了清霄真人有多么重视自己的小徒弟,而木易寒这个名字也越来越多的被提及,包括他年幼时做过乞丐,后来被名涧宗的弟子捡回去做了扫院子的家仆云云……

而莫清自是也听到了这些传言,但是现下她却无心去管这些事情,她正在专心致志地帮木易寒修复拓宽经脉。

木易寒是天生五灵根,再加上这些年来受过的大大小小的伤,经脉多少都有些受损,若是不及早修复,待到他步入金丹期这种弊端便会显露出来,每次进阶都会有极大的痛苦。不要问莫清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早就说过了她看过原文了好吗。

所以流云派好师父为了让徒弟少受点苦,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寻找修复拓宽经脉之法,所幸被她给找到了。而对于那堪堪占了一座山头气势恢宏的藏书阁,莫清发誓,她再也不想踏进那里半步了……

要知道,虽说修真界以灵根越少为好,但实际上只是灵根越少修炼的难度越小,进阶越快罢了。而相对的,灵根越多,虽然修炼的时间和难度大大增加,但是其掌握的元素与能力也就越多。

所以说若是同级比拼,五灵根虐单灵根妥妥的,这也便是后期男主越级挑战稳赢的原因所在。莫清表示,现在已经无法直视自己的变异单灵根了肿么破?

木易寒看到这几个月来莫清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料,那原本的厌恶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自己一边嘲笑讽刺着这个女人的虚伪造作,一边却又贪恋着这种令人着迷的温暖。

现在看到她为了自己专门去学经脉修复之法,那颗早已经冰冷的心仿佛是被谁轻微地戳了一下。

他从一开始便是靠自己去摸索修炼,没有谁会为他去专门修复经脉,待到他成佼佼者之时已经为时已晚了。而那种进阶时的痛苦他记得太分明,也极力不愿去回想……

他木易寒从来不是什么好人,谁对他不好他定以百倍还之。同样的,谁对他好他便会护着谁,虽不会倾付感情,但却是成为了一种习惯。

上一世他有许多女人,他可以对她们好,可以护着她们,却不会因为她们乱了心动了情,从未有谁真正走进过他的心里。而那些所谓的兄弟,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又有谁真的以生死交付?

他护着他们,不过是想护着那些为数不多的……虚假的温暖罢了……把这些温暖牢牢地拴在自己身边,才让人安心不是吗?而对于莫清,他不介意给她一个机会,若是她再次欺骗,他自是不介意送她入地狱。

少年看着面前闭着眼睛,正专心为自己梳理经脉的莫清,缓缓的勾起唇角,淡紫色的眸子中沁出点点意味深长的笑意。那么,师尊,你究竟能坚持多久呢?在我给你机会之后,在我不想放手之前……

莫清觉得脊背莫名一阵凉意划过,又看到木易寒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瞬间释怀,淡淡道:“小寒,我会先给你找一些适合你练的基本功法,先把基础打扎实,之后便容易些了。”

“师尊陪我一起吗?”木易寒拽着她的衣袖,大眼睛眨得无辜,正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就好像一只正在撒娇卖萌的小奶狗。

莫清摸了摸小徒弟的脑袋 ,无奈道:“为师要去掌门那里处理些事情。”心里的小人却在暗搓搓的狂笑,艾玛我家徒弟头发真软……

木易寒的眼神暗了暗,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小脑袋,只留给莫清一个可爱的小发旋。

莫清看到他失落的小模样,半是好笑半是心疼,又缓缓道:“好好修炼,等为师回来用饭。”

“嗯,徒儿一定会用功的。”木易寒用力点点头,扬起小脸,一副笑眯眯求表扬的小表情看着她。莫清失笑,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尖,随即便御剑向主峰飞去。

木易寒怔了良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脸上浮现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这一招还真是百试百灵啊……

流云派作为修真界排名第三的修真大派,占据了大大小小几十座灵气浓郁的山脉,凌空俯视下,悬泉瀑布在一片郁郁葱葱中错落有致,半空中不时有仙鹤或御剑的弟子飞过,而精致典雅的亭台阁楼,恢弘庄严的广殿玉宇,在云雾缭绕中更是仙气十足。

莫清一边欣赏着如画风景,一边暗搓搓地想着,若是哪一天能把这里开发成旅游风景名胜区什么的,想必也是极好的……

流云派主峰为凌渊峰,凌渊峰上坐落着皓月殿,皓月殿是平时掌门处理事务之地,而流云派现任掌门莫林,便是原主的哥哥。莫清看着面前恢弘庄严的皓月殿,心里的小人正捂着小脑袋哀嚎,这种即将面见皇帝的即视感是怎么个意思!

定了定神,莫清还是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所以说面瘫是个好外挂,就算心里再苦逼,面上依旧女神范……

和想象中的华丽辉煌不同,宽阔的大殿由八根玉石圆柱支撑,在大厅中心是几张议事用的桌椅,好在几盆大大的竹枝花给这个大殿添了几分生气,也不显得那么冷清了。一袭宽袍广袖的男子端坐在椅子上正在闭目养神,淡漠的神情将俊逸的外貌都遮去了几分。

真不愧是莫清的哥哥,莫清暗暗咋舌,这兄妹俩的神情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见他静静不说话,莫清也没有开口的打算,只是默默的打量这个便宜哥哥,心里小人疯狂刷屏 ,这逼格我给满分!白衣长袍逼格神器有木有!这个哥哥有点帅啊!莫非莫林不仅是面瘫还是哑巴来的?

直到一个温雅的声音打破这诡异的沉默,“我听说清儿最近收了一个五灵根的徒弟?”

莫清点点头,并未多言,这种时候必然是多说多错,幸亏原主也不是多话的人。而莫林也没有不满,只是顾自说道:“罢了,五灵根未必不能有大造化。只是莫过于娇宠了,这对他而言未必是好事。”

“是。”莫清垂首应着,却听见一声轻笑。“咱们兄妹两个何时如此见外了?”

莫清心里咯噔一下,暗暗道,还不是你一开始那么正经,怪我咯?面上却不动分毫,只是默默瞪了他一眼,而莫林却是不在意,又继续说道:“此次出关只是意外,过几日我便会继续闭关,派中事务依旧由光散打理,他回来后你多少帮帮他。”

莫林看着面前清冷的女子,无奈的笑了一下,前些时候广选会光散不在,名涧宗少主那件事自家妹妹处理的真是简单粗暴,烂摊子又都丢给了光散,这两个人从小到大就一直这么不对付,真心令他头疼。

“嗯。”莫清淡淡地应了一声,下一秒手心却一凉,只见一抹淡绿色光芒印在了手背上,旋即又隐去不见。她讶异地看向莫林,莫林只是笑得温柔,道:“这是一道禁制,若是你有性命之逾,我便能感知到,毕竟我无法时时刻刻在你身边……”

莫清神色变得有些微妙,沉默一会才看向莫林,眼中带着一丝感动:“哥,谢谢。”

莫林听后却神色微怔,仿佛想到了许久以前的事,他伸出手想摸一摸她的头,却又猛地停住,有些尴尬的收回手,苦笑道:“清儿你……许久不曾叫过我哥哥了……”

“……”莫清在心里默默捂脸 ,少年你为毛满满的都是戏啊?你想让我怎么回答啊啊摔!“噢哥哥其实我一直都在心里默默叫你!”“不你永远是我最亲爱的哥哥傻妈~”

估计不用木易寒出手莫林就呵呵一笑把自己给灭了。所以此刻以沉默应万变,任你千言万语,我自面瘫依然。

莫林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与受伤,但依然温雅一笑,道:“行了,你也累了,快些去休息吧。”莫清嘴角微抽,哥哥大人你敢不敢再敷衍一点,有没有一点修仙之人的自觉!

莫清默默退了出去,忧伤地仰望天空,剧情君已死有事请烧纸。

原文中,莫林作为莫清的哥哥自始至终都在闭关,直到莫清被木易寒杀死后一百年才出关,而得知莫清死讯之后反应淡淡,也始终未给她报仇。

现在这位大神却突然出现来刷存在感什么的,总让莫清有着隐隐的不安。

还有那位光散真人以及他的徒弟,也就是那位一出场便将木易寒踩在脚下的名涧宗少主魏思淼,这两个人一个视莫清为最大的对手,一个视木易寒为眼中钉,而木易寒在流云派的五年间除了莫清,便是受这两师徒的迫害最多……莫清微微蹙起眉头,这两个人……

回到清霄阁,莫清并没有看到木易寒的身影,心中纳闷,这小子应该不会乱跑才对。沉思半晌,莫清起身向山后竹林飞去,果不其然,竹林里有几个身影影影绰绰,想了一下,莫清还是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停下,刚好可以看清林中的动静又不会被几人发现。

魏思淼正一脸厌恶的看着木易寒,恶狠狠道:“木易寒,你凭什么能被清霄真人收为弟子,明明只是一个低贱的仆人!”

“就是,以前还不是个臭要饭的!”旁边有人附和着。

“哎~不对不对,他就是个捡破烂的叫花子,要饭人家也不会给啊!”

“哈哈哈哈,木易寒,你叫我们几声大爷,再从这里爬过去,我们就放了你如何?”其中一个少年抬起一根腿踩在旁边的石头上,几个人见状纷纷大笑,起哄道:“爬呀,快点爬呀!哈哈哈哈……”

木易寒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几人,就像看几名小丑。说实话,看着曾经惨死在自己手里的人再次作死,他现在心情着实很微妙……

“你那是什么眼神!!”魏思淼怒喝一声,那种不屑悲悯的表情着实让他厌恶,随即阴沉道:“给我打,只要别死就行!”

木易寒淡紫色的眸子划过一丝流光,好久没杀人了,啧,该怎么弄死他们呢?但是下一秒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他隐晦地弯了弯嘴角,旋即聚集在掌心的灵力片刻散去,脸上却狠狠挨了一拳,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下,竟有一丝惊艳的感觉。

但是几名少年却被他眼中刹那间流露的狠戾震住,诺诺不敢向前。那种只一眼,死亡的气息便凉至心底的感觉……

“都傻愣着干什么,给我打!”魏思淼愤怒地又吼了一声,几人便又要扑上去,却被一股强大的威压压迫径直跪在了地上,冰冷中带着一丝怒气的声音从林子后传来。“我竟不知道我的弟子都能轮到你们来教训了。哼,果真是光散教出来的好徒弟。”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让魏思淼抖了起来。“弟子……弟子知错了,求师伯,求师伯千万不要告诉师父……”说着居然惊恐地要哭出来。

这让莫清有种欺负小孩的错觉,孩子你这般怂到底为哪般?当下只好冷声道:“还不快滚。”

待几人屁滚尿流地离开,莫清才得空看向自己的徒弟。

当她发现木易寒受伤后,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所以说刚刚到底是为什么在那么关键的时候走神啊!她小心地看了木易寒一圈,确认没有其他伤口才放下心来,捏了个清水诀将伤口清洗了一下,才愠怒道:“谁让你乱跑的?”

木易寒咬住嘴唇不肯说话,只是沉默,眼里尽是倔强。少年淡紫色的眸子固执地不肯看她。

莫清看着莫名有些心疼,又想起刚刚那些孩子对他的羞辱,轻轻将他揽在怀里。“对不起,师父不是故意要凶你。”只是太着急……

木易寒任由她将自己揽在怀里,嘴角却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他轻轻蹭了蹭莫清的腰,缓缓道:“徒儿只是……怕他们弄脏了清霄阁……”

一时间莫清感觉心里涨涨的,我家徒弟好窝心肿么办?

“以后不许再让他们这种人欺负知道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还,懂?”

木易寒难得一噎,师父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善良来着……

莫清虽然想将木易寒拉离黑化之路,却绝计不会将他培养成什么白莲花,白莲花什么的想想就浑身恶寒有木有?

“徒儿明白了。”木易寒点点头。“那师父我能杀了他们吗?”

“……”徒弟你一点也不萌了为师心好累。莫清木然地扭过头,道:“他们若是想杀你,杀了便是。”呜呜,感觉自己也黑了肿么办

清霄阁坐落在离凌渊峰不远的白屏峰上,清霄阁虽称阁,实际上只是一个古香古色的院落。

前院长着几株桃花和墨梅,用青石板铺就的小径蜿蜒至廊下,一棵老松树盘旋在小池边,树下放着石凳石桌,闲来无事,莫清也会坐在这里附庸风雅一下,品品茗,谈谈棋,或者是看木易寒在院子里练剑,倒也是有一番清雅。

然而此刻她正看着木易寒嘴角的伤口,轻轻地给他上着药。

木易寒看着她认真温柔的神情和聚精会神的模样,恶趣味地瘪了瘪嘴,眼睛红红地看向她,撒娇道:“师父,疼。”

莫清忙停下来,紧张地看着他。“哪里疼?”

“这里。”木易寒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瘪下嘴角,一副不开心的小表情,“都出血了。”

莫清好笑又无奈的看着他,徒弟这是,会撒娇了?忍不住用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头,淡淡道:“这点出息,忍着。”说完,还是轻轻地吹了吹他的伤口。

然而,千年没被人用这么低级幼稚的手法安慰的老祖,被自己师父的惊人之举震住了。而莫清看着木易寒不知是因害羞还是恼怒而微微发红的脸颊,还有那瞪得圆溜溜的大眼睛,瞬间笑了出来。

清冷的笑声像是一片片小羽毛轻轻挠着他的心,木易寒木然扭过头去,暗骂一句,死女人竟然敢得寸进尺,他能不能现在就杀了她……

莫清看着小徒弟悲愤的小表情,乐得心肝胆颤,调戏自家徒弟简直不要太美好啊哈哈哈!徒弟你这般纯情作者他知道吗?

上一世老婆无数的木易寒:纯情?呵呵,师尊你要不要试一下。

日子说快也快,莫清平常除了修炼便是指导指导自己家的小徒弟,虽然知道木易寒五年后才会开启剧情,但多少她作为师父,应该给他打下一个好基础不是?

而木易寒上一世爆体而亡,如今魂魄重回到年少时的身体中修为早已所剩不多,但是好在上一世他掌握了不少功法,只要勤加修炼,修为恢复是迟早的事情,甚至要比上一世快上许多。

光散真人回来后便一直忙于派中的事务,一直在等着他来找茬的莫清很不爽,你丫到底几个意思,难不成还得让我跪着求你“快来打击报复人家嘛,人家等不及了啦~”啊呸!

而那位渣少主魏思淼自从那一次被警告过后也没再来找过木易寒,这让莫清纳闷的同时也能够悠闲地“调戏”徒弟,“调戏”哥哥家的徒弟。

没错,自从宛烟被叫了师姐后,时不时地拉着青源过来找木易寒,而莫清秉承着小孩子就应该多交朋友的原则,乐呵呵的将徒弟双手奉上,于是在清霄阁经常会出现这样一幕:

“师弟师弟,师姐这身衣服漂亮吗?”宛烟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木易寒,一脸期待。

木易寒默然:……

他觉得自家师妹蠢爆了能说出来吗?

“师兄你看他~”宛烟嘟起了小嘴看向青源,老好人青源忙打圆场,哈哈一笑说道:“真是的,小寒那是不好意思了,宛烟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木易寒和宛烟齐齐嘴角一抽:“大师兄你好虚伪……”

虚伪的大师兄:我容易吗我?我到底是为了谁啊一个个小没良心的……

“咳,你们几个,吃饭了。”莫清强忍住笑意,看向三人。三人面上不显,脚步却是快了不知多少,一阵风似得便到了饭厅。莫清嘴角微抽:你们有没有一点辟谷的自觉……虽然她做的饭确实是很好吃罢了。

无论如何,渐渐的流云派都知道清霄真人突然很喜欢做饭,而且做的相当的好吃,只是一想起那冰冷如霜的目光,众人齐齐打了个冷战,蹭饭什么的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当然,除了面前的三个吃货,莫清阴恻恻一笑,看着小包子们抱大腿求喂食的感觉本尊真是一点也不享受呵呵呵呵……

亭江阁。

光散看着墙角里瑟瑟发抖的魏思淼,阴柔的面庞浮现起一个诡异的笑容,而他的面前影影绰绰好像有一团黑影,那黑影动了动,有些尖锐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蠢货,连一个练气期的小子都打不过。”

而光散却是微微蹙起眉,道:“清霄一直把他看的很紧,我们的确很难找机会下手。”

“怎么,你这是想毁约?别忘了我们的死契,我若死了,你也不会独活。”黑影有些不屑的语气,让光散精致的面孔有一瞬间的扭曲,他笑道:“弟子自然不会忘,只是那娃娃资质太差,有只有练气期,想必您也不会得益太大,若是等其长大我们再下手,届时……”

光散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而黑影却是轻笑了一声,“虽然很冒险,但是值得一试,木易寒毕竟……”然而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声嘶哑的叫声打断,魏思淼此刻正被光散抓着颈子提在手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眼中哗哗流着眼泪,惊恐地看着笑得一脸温柔的师父。

光散凑近魏思淼邪邪地笑道:“小东西你还想逃,嗯?”最后的尾音拖得婉转妖娆,却让魏思淼绝望至死。

他抽泣着看着面前的男人,小声应道:“不…不敢……我不敢……了……求你……师父,师父别……别杀徒儿,徒儿愿意做任何事,绝不背叛师父!”

“哦~是吗?既然如此,你便好好侍奉尊者吧。”光散又看向黑影,“他虽然修为不高,但也是水木双灵根,够您缓个四五年了。”

黑影不屑地冷哼一声“记住,我最终目的是木易寒。”言罢,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魏思淼却忽然感觉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那是一种撕裂灵魂般的痛楚,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但脑子却比平时清醒了十倍不止,似乎让他刻意去记住这种痛入骨髓的感觉,他颤抖地拽住光散的衣摆恳求道:“师……师父,救……救我……”

光散却只是笑着看着他:“尊者看得上你自是你的福分,放心,不会持续太久的,每天只会有两个时辰而已。等到尊者能凝体了,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说完,头也不会的离开了,任凭身后传来那凄厉至极的叫喊。

而魏思淼在那种痛苦中只记住了一个名字,木易寒!木!易!寒!这本是你应该承受的痛苦,凭什么要让我来承受!“木、易、寒,我不会放过你!!”疯狂到泣血的声音似要穿透耳膜,然而终是没能穿过亭江阁的结界,流云派上下依旧安详和平,与世无争。

入夜,一片黑暗中一道闪电划破苍穹,紧接而来的是一阵又一阵轰鸣的雷声,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狂风大作,吹得门窗一阵又一阵摇晃。莫清不耐烦地翻了个身,真是的,谁又渡劫了,还能不能让人睡个安稳觉了!

猛地,莫清忽然坐起来,木易寒小时候好像怕打雷来着?后来还特不要脸的凭借这个童年弱点泡到了一个心地善良的软妹子来着,尽管那时某只已经可以玩着雷面不改色的杀人了……

挣扎了一会,莫清还是认命地下了床,来到隔壁门前敲了敲门,心中默叹一口气,谁让木易寒现在只是一个孩子来着,她才不承认想看男主惊吓的样子呢!

门里传出一个有些颤抖地声音,“谁?”

“是我。”莫清一本正经地自责,看你把男主吓得,该打。

“师父?”有些惊喜的声音响起,莫清推开门进去,只见木易寒缩在被子里,仅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正眼巴巴地看着她。

莫清在床边坐下,好笑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道:“为师来看看你,这雷太大恐怕你睡不好,会误了明天的修炼。”

木易寒感动得看着莫清,用手抓住她的袍子一角,糯糯道:“谢谢师父,徒儿不怕。”

莫清头上滑下几道黑线,少年,你此地无银三百两用得妙极啊!为师自愧不如。手上却是拍了拍他的小臂,“师父在这里看着你,等你睡熟了再走。”

木易寒乖乖闭上了眼睛,嘴角却微微上扬,他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这个傻女人雷是他弄出来的好了,毕竟她这么想陪着自己来着……

一夜无话。

待木易寒再次睁开双眼时,便看到莫清正微闭着眼在一旁打坐。

他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仔细地观察过莫清,说实话,莫清不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不是最温婉的,也不是最清雅的,但却是最舒服的。

五官哪一个都不够绝色,但是搭配在一起却莫名舒适,多一分太多,少一分有太少。即使她成日里淡漠冷然,也不会使这种感觉减少一丝一毫,但却总有种隐约的违和感,就好像,她总是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稍有不慎,便会消失不见……

木易寒慵懒地眯起双眼,像一只发现猎物的豹子正在优雅地观察着自己的猎物:自家师父果然很有趣啊。

然而下一秒额头却被狠狠敲了一下,莫清似笑非笑地看着呆愣的傻徒弟,凉凉道:“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从未被人敲过脑袋的道凌老祖,讷讷道:“师父……”

你敢敲本尊的脑袋想死是不是!!

莫清笑得意味深长。“徒儿应该专心修道才是,年纪小小不要净想一些污秽之事……”

木易寒:又想杀了这死女人怎么办!!

所以说,到底谁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2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