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校花小柔H 小茹的性荡生活全文阅读

南烟也不傻,见对方来者不善,又看她手上有酒,便朝薇薇安使了个眼色。

后者上前,将李思雅拦下。

“让开!”

薇薇安:“公共场合,请您自重!”

李思雅扫了她一眼:“你也是外包公司的?”

薇薇安:“?”外包公司?什么鬼?

“别以为换个衣服,混到这种地方,你们就成上流社会的人了。不让我过去是吧?行,有的是办法治你们!”

李思雅抬手叫来克里斯蒂的工作人员,指着南烟和薇薇安:“你们拍卖行怎么搞的?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吗?”

“这位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李思雅:“这两个外包公司的工作人员居然混进了拍卖厅,还拿了红酒在喝,你们安保是怎么做事的?”

“这……”工作人员朝南烟和薇薇安看了眼,外包公司的?

感觉不太像啊!

尤其是南烟,相貌绝佳,气质出众,外包公司怎么可能有这种员工?

但李思雅不依不饶:“现在克里斯蒂的档次已经下降到这种地步了吗?让嘉宾跟外包公司的服务员同处一个空间,这就是你们拍卖行的待客之道?”

“这位小姐,您先消消气,我马上核实一下,如果情况属……”

“核实?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还需要核实什么?赶快把人给我弄走!”

“可是……”

“没有可是!”李思雅态度强硬,“跟她们在同一个空间多待一秒我都觉得恶心想吐!”

工作人员目露犹豫:“这不符合规定,我不能擅自……”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戴着“经理”铭牌的工作人员上前。

一见李思雅,立马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孟太太也来了?克里斯蒂为有您这样的贵客光临而感到无比荣幸!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

“魏经理,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两个外包公司的服务员混进来了,你的员工拖拖拉拉不肯处理,没办法,那我只有找你解决了。”

魏经理狠狠瞪了那员工一眼:“孟太太是我们拍卖行的贵客,她吩咐你做事是看得起你,你怎么不识抬举呢?抱歉啊孟太太,他新来的,不懂事,您多多包涵!”

李思雅不为所动:“如果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大家犯了错,就动动嘴皮子,光道歉好了啦?”

经理眼神一狠:“行了,你被开除了,明天不用再来上班。”

那名员工脸色苍白,动了动唇,想为自己辩解,可在经理冰冷的注视下,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孟太太,您看这样行吗?”

李思雅面色稍缓:“勉勉强强吧,赶紧把这两个外包公司的也处理了,一看见就心烦。”

“是是是。”经理点头哈腰,转向南烟时,又变得颐指气使:“你们两个立刻给我滚出去!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得罪了孟太太,当心饭碗不保!”

南烟面无表情,薇薇安直接被气笑了。

“滚出去?你确定?”

经理眉心一拧:“什么确定不确定的?注意你说话的语气。还不走,磨蹭什么?等我用八抬大轿抬你们吗?!滚滚滚……”

说话的同时,手上做出赶苍蝇的动作。

薇薇安:“你谁啊?凭什么赶我们?”真是瞎了狗眼!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经理当即抬手招来两个负责维持厅内秩序的保安,语气发狠:“把这两个人给我丢出去!”

“是——”

薇薇安挡在南烟身前:“你们干什么?!”

经理:“不用管她,两个直接扔!”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保安听命行事,任凭薇薇安如何出言震慑,都充耳不闻。

经理朝李思雅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孟太太放心,很快就处理好了!”

李思雅得意勾唇:“还是魏经理懂事。”

“嘿嘿……”

就在薇薇安护着南烟退无可退,准备直接掏出邀请函砸到对方脸上的时候——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

魏经理见到来人,立马恭敬上前:“张总,有两个闹事的,保安正在处理,很快就可以……”

“哎哟!南总!您今天怎么亲自过来了?!”只见原本还一脸严肃的男人径直越过魏经理,笑着走到南烟面前。

然后主动伸出手。

南烟回握,淡淡开口:“好久不见,张总的地盘倒是越来越难进了。”

“这话从何说起啊?克里斯蒂的大门永远为您敞开。”

“哦?可是这两个保安正准备把我丢出去。”

张总面色微变:“到底怎么回事?!”

魏经理傻眼。

南总?谁?那个外包公司服务员?!

这这这……怎么可能?

孟太太不是说……

他转头看向李思雅,发现她比他还夸张,两眼瞪大,嘴巴半张,脸上写满错愕与迷茫。

李思雅看着这个被叫“张总”的男人热情地走到南烟面前,言辞间明显带着讨好与奉承,她瞬间愣在原地,难以置信。

“……什么南总?北总?这个人是外包公司的服务员啊?”

谁知男人听了,先是一愣,接着嗤笑出声:“这位小姐,你是对外包公司的服务员有什么误解吗?”

“南总是我们克里斯蒂的超级VIP,钻石级客户,今天就是把我这个老板丢出去,也绝不能碰她一根汗毛!”

张总冷冷看向那两个不知所措的保安,斥道:“有些人不懂事,连你们也不懂事吗?还不给我滚下去?想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

这话,也不知道是骂保安,还是骂谁。

反正李思雅双颊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魏经理已经双腿打颤,冷汗如注:“对、对不起南总!我有眼无珠,心盲眼瞎,我……”

南烟直接别过头。

张总见状,轻描淡写地摆摆手:“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魏经理瞬间面如土色。

什么叫“现世报”?

这就是。

之前他一句话开掉员工,现在老板抬抬手又开掉他。

“至于这位不太礼貌的客人,”张总看了眼尴尬到无地自容的李思雅,倏地转向南烟,客气询问——

“南总,您看该怎么处理比较好?”

南烟轻描淡写:“丢出去吧,看着碍眼。”

张总:“愣着干嘛?还不动手?!”

李思雅被两个保安粗鲁地提拎起来,在众人看戏的眼神中,被硬生生架走!

“你、你们敢这么对我?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

张总:管你老公是谁,总之都越不过南烟。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南烟被请到头排正中间的C位就坐。

“那个员工不错。”她突然开口。

张总立马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被魏铭开掉那个:“刚给人力资源部打了招呼,让他接替经理一职。”

南烟点头:“处理得不错。”

“那是!”张总陪坐在一旁,笑着摸摸鼻子。

过了两分钟,他半边身体不动声色朝南烟那边斜过去,轻咳两声:“咳咳!老板,我刚才表现得还可以吧?”

南烟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中肯评价:“戏挺好,就是态度过于谄媚。”

不像经理,像个狗腿子。

“唉,那也没办法嘛,谁让你是我老板呢?谄媚是每个优秀员工的必备素质。”

南烟:“……”

“诶?那人什么来头?居然一句话就能让克里斯蒂把客人丢出去,简直闻所未闻!”

“这后台是有多硬才有这种排面啊?惹不起,惹不起。”

“我好像听见张总称呼她为——南总?怕不是个女强人!”

“她那身旗袍好好看哦,有木有?”

“我正想说呢,以我多年做服装的经验来看,她那件旗袍用的是最顶级的云锦丝,纯手工刺绣,从针脚来看绝对出自名家之手,造价绝对不低于这个数。”

“嘶!上百万啊?”

“可能还不止,因为她盘扣的编织也很特殊,如果我没猜错内外应该缀有两颗极品珍珠,颗粒饱满,大小均匀。”

“就这一身居然会被当成外包公司服务员?那些人怕不是瞎吧?”

“……”

听着前面几个豪门千金叽叽喳喳地谈论南烟,语气里不时流露出惊艳与赞叹,苏颜就恨不得冲上去告诉她们——

假的!都是假的!那就是个不值钱的弃妇而已!

但最终她还是强行按捺下来,阴沉的目光逡巡在前排低头交谈的南烟和张启之间。

倏地,女人嘴角漾开一道冰冷的弧度,拿出手机,对着两人的背影按下拍摄键。

……

拍卖会顺利进行,南烟连续叫价,拍下一套翡翠珠宝和一个元青花瓷瓶。

金额高达九位数。

在场众人看她的眼神瞬间又不一样了。

苏颜也好几次举牌,可惜最后叫价超出预算,她不敢再举,只能作罢。

苏家的财力还远远达不到可以让她挥霍的程度。

傅律霆倒是愿意给她钱。

但苏颜从来不会用,好像用了她就跟外面那些图他财产的妖艳贱货没什么区别。

这“清纯自立倔强小白花”人设拿捏得死死的。

反正她从来不觉得钱是什么要紧的东西,直到……看见南烟豪掷千金,在众人惊叹的注视中拍走全场最贵的两件拍品,一时间风光无限,苏颜竟第一次觉得自己寒酸?

南烟坐在头排正中,有克里斯蒂老板全程作陪,左右都是商界大佬,可她呢?

只能挤在后面,跟一群叽叽喳喳的豪门千金扎堆。

一种羞愤油然而生,苏颜猛地起身,朝拍卖后台走去。

……

南烟在工作人员和鉴定师、安全员的陪同下来到后台,核验拍品无误后,他们将现场打包,交由安全员配送,然后南烟就可以付款了。

“……没问题,装箱吧。”

“好的。您请这边支付,请问是支票还是刷卡?”

“支票。”说完,手伸进包里,蓦地动作一顿。

糟糕!居然忘了带支票本!

“南总?”

“抱歉,稍等一下,我……”

“是付不起钱吗?”苏颜讥笑的声音传来。

几个安全员立马围上前,按照规定买方在付款的时候,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你们干什么?我可是南总的朋友。”

几个安全员一听,又见南烟没有否认,犹豫间,还是让她闯了进去。

苏颜笑着上前,目光扫过桌上已经装好的两个密码箱:“上亿的钱呢,举牌一时爽,付款火葬场啊?”

南烟压根儿没搭理她,直接朝工作人员解释:“抱歉,我支票本没带,麻烦你们这边安排一个工作人员跟我去趟公司。”

“嗤——支票本没带?这种蹩脚的理由都想得出来,南烟,你还真是没有下限!”

“苏小姐,我跟你很熟吗?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不熟,但我想是个人都看不下去。”

“呵,”南烟觉得好笑,“看不下去什么?”

“没钱还当众充大款啊,出尽了风头,却让拍卖行来承担这个损失,你还真是虚伪呢。”

说完,苏颜转头看向拍卖行的工作人员:“像她这种拍下了又付不出钱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了吧?”

“这……”工作人员皱眉。

常年做这行,他们见过太多赖账的买家,再加上南烟的理由听起来确实不大靠谱,所以一时间也有些犹豫了。

苏颜继续拱火:“有人吃饭逃单,有人坐车逃票,不过这些都是小钱,随时能补上,可这两件拍品价格得上亿吧?如果让人逃了,不知道你们这些工作人员要不要承担责任呢?所以,我还是建议你们报警处理,这样最好不过。”

工作人员听完,已经彻底动摇了。

但碍于南烟好像跟张总交情匪浅,又不能真的把人得罪死了……

“南总,不如这样吧,按您之前说的,我派一个财务人员随您到公司去取支票……”

“不必了,我刷卡。”

“啊?那、当然最好不过!”

苏颜撇嘴,还刷卡?

国内根本没有那么大额度的银行卡,装什么装呢?

然而下一秒,只见南烟从包里拿出一张黑卡,放到工作人员手上。

现场顿时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

居然是运通黑卡?!国内不限额度!有价的东西都能买!

据说,国内发行总共不到十张。

南烟居然有?!

顺利刷卡付钱,工作人员毕恭毕敬双手奉上:“南总,您的卡,请收好。”

南烟拿回来,突然,眉眼一动,把卡片拿到双目圆瞪的苏颜面前晃了晃——

“觉得眼熟吗?”

“……什么?”

南烟红唇轻勾:“傅律霆给的。”

苏颜瞳孔骤缩:“不可能!”

“国内黑卡应该不常见吧?傅律霆有没有你不知道?”

“你给我——”她伸手来抢。

南烟早就防着,后退两步,把卡放回包内。

“你说得对,只有失败的女人才会处处靠自己。也不知道我现在刷男人的卡,用男人的钱算不算有人靠了?”

南烟漫不经心拨动着手上的翡翠镯子:“一张卡而已,其实我不太稀罕,但架不住他拼了命往我怀里塞啊,还说……”

苏颜嘴唇颤抖,脸色苍白:“说什么?”

“他说,不花他的钱就是不给他面子,让我想买什么买什么,想花多少花多少,他都替我兜底呢!”

苏颜摇头:“你胡说!我才不信!霆哥哥那么讨厌你……”

“讨厌我?你确定?如果送钱花是他讨厌人的方式,那苏小姐你这些年岂不是什么都没捞到?无名无分跟在他身边,还花不到男人的钱,啧啧……那你也太惨了。”

苏颜像被戳到痛脚,脸色难看。

这些年除了医药费之外,她确实没怎么花过傅律霆的钱。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是个拜金捞女?!”

“呀!看来我猜对了,你真没花到他的钱啊?”南烟受惊地拍拍胸口,“难怪我看你今天几次举牌,最后都放弃了,原来是缺钱,你早说啊!我让傅律霆给你转点,也不至于混成这副寒酸样儿,怪可怜的。”

“南烟!你闭嘴!你凭什么让霆哥哥给我转钱?你以为你是谁?”

“我谁也不是,只是一个攥着傅律霆黑卡随便刷的人而已。”

得意的语气,再配上一脸欠打的表情,简直气死个人!

苏颜脸颊涨红,胸膛起伏不定:“霆哥哥给你卡,只是出于愧疚,想要为当年做出补偿。我拜托你拿了钱就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再没脸没皮地打扰我们的生活!”

“一张卡而已,你觉得很了不起吗?”苏颜冷笑,“可能这就是我们的不同之处吧?我无价,而你,南烟,是用钱就可以打发的!”

“是吗?”南烟回以一笑,“你这么无价,这么高尚,都没见傅律霆把你娶回家,反而跟我这个拜金捞女打得火热,一副舍不得、放不下的样子,你难道不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这句话瞬间戳中苏颜的痛点。

是啊,她都这么好了,听话懂事,百依百顺,一颗心全部放到他身上,为什么他还是无动于衷?

距离上次住院傅律霆来病房探望,至今两人没再见过第二面。

就连拍卖会邀请函都是让徐汉阳送来的。

“南总,麻烦您在账单上签个名。”

南烟刷刷两下签完,转身离开。

而拍品会直接送去银行,作为私人收藏,放进南烟专属的保险柜内。

富婆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不知过了多久,苏颜也失魂落魄地离开后台。

如果她聪明一点,或者仔细一些,就会发现账单上持卡人签名一栏,其实签的是南烟本人的名字,而非傅律霆。

没错,那天在酒吧南烟是连同房卡一起收了傅律霆塞过来的黑卡,不过当晚回家之前,就被她折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

呵,都是出来混的,谁还没张黑卡?

看不起谁呢?

……

李思雅被安保强行驱逐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等在拍卖厅外。

见苏颜出来,她立马堵上去。

“为什么不告诉我南烟的真实身份?还指使我找她的麻烦,然后看我颜面扫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丢出来,你很得意?”

苏颜抬眸:“难道不是你自己认为南烟是外包公司服务员?我有说过她是吗?本来就是你自己看不惯她,想找她麻烦,再顺便来我这儿卖个乖,讨点好处,算盘打得挺响,可惜,百忙一场。”

“你!”

“怎么?不服气啊?去找南烟算账啊,她才是把你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李思雅皱眉:“她现在的身份,我怎么找她算账?”又不是头铁!

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她再蠢,心里也还是有数的。

“呵,身份?一个表子能有什么身份?不过是攀了男人的高枝,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罢了。”

李思雅眼里闪过一抹精光:“你什么意思?”

“南烟之所以吃得开,不过是别人给她金主几分薄面,这才对他的小情人格外殷勤。”

“你说——南烟给人当情妇?!”

苏颜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走了。

留下李思雅站在原地,眼神忽明忽暗……

下午四点,傅氏集团。

男人放下文件,捞起西装搭在臂弯:“让司机准备一下,去接暖暖放学。”

徐汉阳一愣:“您亲自去吗?”

“嗯。”

小丫头今天早上居然破天荒主动叫醒他,让他送她去上学。

作为老父亲,傅律霆十分欣慰,决定奖励一下小乖乖,带她出去吃顿好的。

“傅总,苏小姐来了,吵着要见您。”

男人眉心稍紧:“让她回去,我没空。”

“霆哥哥,你现在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吗?”苏颜闯进来。

“抱歉傅总,我没拦住……”

也是不敢拦。

毕竟,这位动不动就要发病,一发病就昏倒,谁敢挨她?

傅律霆摆手,秘书和助理都退出去。

“找我有事吗?”他看向苏颜。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接暖暖。”

“好,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你回去休息吧。”

苏颜:“为什么不让我去?因为你女儿讨厌我?所以你就纵着她?就是因为你的放任,才惯得她无法无天!”

“够了!”没有哪个父亲能眼睁睁看着别人说自己女儿坏话而无动于衷。

苏颜深吸口气,想起今天来的目的,慢慢平复了情绪,笑意重回脸上——

“霆哥哥,你黑卡能借我用一下吗?”

傅律霆微愣:“你要黑卡?”

“对,可以吗?”

男人抬眼,目光没有丝毫心虚闪躲,他说:“我给南烟了。”

苏颜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浑身冰凉。

“为什么?你喜欢上她了?”

男人沉默,没有回答。

“呵,你对她这么好,黑卡说给就给,但人家似乎不怎么领情呢……”

傅律霆皱眉。

苏颜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把一张照片举到他面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2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