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老师感受到它在你里面了吗作文

“暖暖——”

穿着白色公主裙,头戴定制mini皇冠的小女孩儿迈着藕节似的小短腿,哒哒哒走到男人面前。

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眼珠子像黑葡萄一样,睫毛浓密又卷曲,一开一合,像两把小扇子。

她朝傅律霆伸出肉窝窝的小手:“抱!”

男人原本冷淡的眉眼稍稍软化,俯身将女儿抱起来。

徐汉阳极有眼色地请走宾客,把独处的空间留给父女二人。

“爹地,你不要订婚。”

“为什么?”

“我不要坏阿姨!”

傅律霆皱眉:“暖暖——不可以没有礼貌。”

小女孩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即使这样搞怪的动作,由她做起来也是说不出的可爱:“我要妈咪!不要坏阿姨!”

“暖暖!”

她开始挣扎,胖乎乎的小腿一通乱踢:“我就是不要!爹地是妈咪的!谁也不能抢走!”

“傅暖暖——”男人嗓音发沉,“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这就是你的家教?!”

说完,把她放回地上,“站好!”

暖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漂亮的小脸写满无措和受伤:“爹地!你凶我?!你为了坏女人凶我?!暖暖不要你了,暖暖要去找妈妈——”

“徐汉阳!”

“傅、傅总……”

“把小姐看好,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走出这个房间!”

说完,大步离开,门摔得震天响。

暖暖小嘴一瘪,眼泪流下来,不是那种嚎啕大哭,也不是眼泪鼻涕混在一块儿,只是默默流泪。

不愧是小公主,连哭都透着仙气儿。

配上粉扑扑的小脸蛋,奶甜奶甜的。

徐汉阳一个钢铁直男看得心都融化了,比女朋友哭还焦虑:“乖暖暖,别哭了好不好?叔叔给你拿糖吃。”

“我才不吃糖!吃了要长胖,还会生蛀牙!然后就不漂亮了,我怎么可以不漂亮呢?”用最萌的小奶音说最硬的话,泪珠子也毫不含糊地往下掉。

“哎哟,你、这可怎么办……”

突然,暖暖身上的小猪挎包动了动。

“啊——”她惊呼一声,“差点忘了小呆毛……”

拉链拉开,一只黄绿相间的鹦鹉从包里飞出来,背羽覆盖大片黑色条纹,头顶有一撮白色水滴状的毛。

只见它扑棱着翅膀在房间里飞了一圈,大叫:“坏女人——坏女人——”

最后落到暖暖肩头。

一人一鸟,都朝同一个方向歪头,动作神同步。

就、好可爱!

想rua!

“徐叔叔,小呆毛饿了,暖暖不要糖,暖暖想要谷子,你能给我一把吗?”

谷、谷子?

徐汉阳抓抓脸,“酒店应该没有吧?”

“可小呆毛会饿死的,小呆毛死了,暖暖会很伤心很伤心……”

小呆毛落到地上,啪唧一声倒下去,无条件配合演出。

徐汉阳目瞪口呆:还能这样?

“那……我去酒店后厨问问吧!不过暖暖,你答应叔叔,一定乖乖待在这里,不要乱跑,知道吗?”

“嗯嗯,暖暖保证不乱跑!”

徐汉阳走了。

很快,门再次打开,一个小脑袋探出来,她肩上的鹦鹉也跟着歪头歪脑打量四周。

“没人——没人——”

“嘘!小声点!”

小呆毛像是能听懂一样,立马不叫了。

暖暖:“爹地是个大坏蛋,我们一起去找妈咪……”

“妈咪——妈咪——”

“哎呀!你又叫了。”

……

上午十点,订婚典礼在一阵悠扬的音乐声中准时开始。

苏颜穿着白纱礼服,手持捧花,一步一步朝红毯尽头的男人走去。

她含情低目,双腮粉红,眼里满是喜悦与娇羞。

可就在最后两步,一道奶里奶气的声音响起——

“爹地!”

傅律霆第一反应是暖暖,可声音不对!

虽是童声,但能够听出来这是一个男孩儿的声音。

宾客哗然,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头戴鸭舌帽的小男孩儿不知何时出现在婚礼现场,矮矮小小的一只,打扮很潮范儿。

就站在红毯的另一头,与傅律霆遥遥相望。

他手里拿着扩音话筒,哭腔颤颤:“爹地,你不要我们了吗?虽然妈咪说你又小又短,技巧也差,可是她一点都不嫌弃你,我也不嫌弃你。可你为什么还要跟其他阿姨订婚呢?”

这话信息量有点大,众人都惊呆了。

又小又短……技巧差?

外面有个女人,还生了个儿子……

音乐停了,现场一片死寂。

再看傅律霆那张脸,啧啧,比锅底还黑。

苏颜愤怒:“哪来的野孩子,胡说八道!保镖呢?快点把他给我抓起来!”

保镖闻声而动,迅速朝小孩儿围过去。

小宝一边跑,一边拿着话筒,灵活地左闪右避:“你这个阿姨坏得很!不仅想霸占我爹地的人,还想侵吞他的财产,对妈咪和我赶尽杀绝,你一定会变得又老又丑,浑身长疮流脓……”

苏颜疯了,不顾形象地尖叫:“抓住他!给我抓住他!”

她要把这个破坏她订婚宴的小孩儿打死!

可惜,小宝身形灵活,一群保镖被他当猴子一样耍。

“来呀!抓我啊!抓不着!嘿嘿——”

一边说,还一边朝苏颜和傅律霆做鬼脸。

傅律霆眼神一暗,总觉得这个孩子莫名眼熟……

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他暗暗琢磨。

而此时,苏颜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对着保镖大骂:“你们是废物吗?干什么吃的,连个小鬼都抓不住?!”

众保镖只能更加卖力。

可那小孩儿就像条滑不溜手的鱼,每次眼看要抓住了,最后都让他给逃了。

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小孩儿体力不该这么好,身手也不该这么灵活才对。

就像……

练过一样!

思及此,傅律霆眉眼骤沉,转头朝身后一个穿西装的黑衣人微微颔首,那人立马上前。

小宝见状,知道这人不是那群保镖可比的,眼珠一转,对着苏颜大喊:“阿姨,你长得真丑!而且一点也不善良,不善良的人会受到惩罚哦!”

苏颜表情扭曲,抬起手臂指着他,气到浑身发抖:“你……”

小宝眼里闪过狡黠,开始默默倒数——

三,

二,

一!

开始了!

突然,苏颜身上的白色礼服从后背开始自动崩裂,最后整件脱落滑到地上。

为了穿出最佳效果,她里面只穿了条丁字裤,贴了两张薄薄的乳贴。

这一落,光溜溜的身体不加遮掩地出现在全场所有人面前。

哗——

“掉、掉了?”

“这白花花的皮子哦,就是柴了点,不知道傅总怎么下得去口?会塞牙吧?”

“啧啧,长得仙气飘飘,原来内里这么骚!”

“……”

记者很快反应过来,拿起相机冲上去就是一顿狂拍。

明天的头版头条稳了!

事情发生得太快,苏颜根本没意识到,她呆愣地站在原地,两眼茫然。

直至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议论和嘲笑,才反应过来,然后抱头尖叫!

“啊——”

现场的混乱成功绊住了那个西装男,小宝隔着骚乱的人群站在高处朝傅律霆吐舌头,墨镜和鸭舌帽成功挡住他大半张脸,让人认不出这究竟是谁家的小鬼!

“爹地,妈咪让我送你一件订婚礼物,注意看哦,千万不要眨眼!”

话音刚落,一个花圈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刚好砸在傅律霆头上。

完美!

小宝满意地吹了声口哨,然后对着耳机说:“准备撤退——”

那头立马回应:“好嘞!”

等傅律霆踢开花圈,再抬头时,那小孩儿已经不见了。

还好,暗一追了上去。

陆凌霄:“老傅,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来看看颜颜……”

哦,是了,苏颜还光着。

……

小宝仗着身形小,动作快,灵活地闪出酒店。

接着,跳进路边一辆黑色尼桑的副驾驶。

“溟澈叔叔快开车!”

“坐稳了,走你——”

车如离弦之箭,绝尘而去。

直到开出一段距离,小宝才轻舒口气,拿出今天出门前妈咪叠好放在包包里的小手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然后又照原样叠好,规规整整地收回包里,最后小手在包上拍了拍。

很是珍惜的模样。

“宝子?宝子?你出来了吗?还需不需要掩护?”这时,耳机里突然传出一道声音。

然后,另外几道也紧跟着响起——

“宝哥不会被抓了吧?”

“不能吧?当年他入侵帝国安全局内网都没被抓到,就闹个婚礼而已,小case啦~”

“也是哈,宝哥那么强,如果他都被抓了,那我们还玩儿什么?”

“咳!”小宝清了清嗓,“我已经脱身了,今天谢谢大家帮忙,一会儿我到群里给大家发红包!”

顿了顿,他一本正经补充:“大红包!”

那头顿时一片欢呼。

大家都不缺钱,但平时抠抠搜搜的小宝居然要发红包了?

啧,稀罕!

“宝哥宝哥,你怎么还用变声器啊?都认识这么久了,让大家听听你的原声呗?”

小宝两眼略懵:“啊?这就是我的原声。”

“别闹,这明明是正太音嘛,你原声要是这样,那你不得是个小屁孩儿啊?”

小宝纠正:“我是小孩儿,不是小屁孩儿。”

那头哈哈大笑:“宝哥,咱别闹了行吗?你?小孩儿?”

“你要是小孩儿,那我就是巨婴哈哈哈……”

小宝很忧伤,为什么实话总是没人信呢?

他们相识于暗网,大家都是世界级的顶尖黑客。

彼此没见过面,但英雄惜英雄,所以拉个群,平时都通过线上交流。

小宝来得最晚,但实力却最强。

所以,大家都称呼他“宝哥”,偶尔打趣也叫“宝子”。

宝哥什么都好,但就是喜欢用变声器,还爱角色扮演,经常说自己是个五岁小屁孩儿。

谁信呢?

小宝:“对了,你们教我的那个——又小又短,技巧不好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渣男听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哈哈哈哈……”那头狂笑,“是个男人听到都会生气啦!宝哥,你就别装了,我不信你不懂,嘿嘿~装小孩儿装上瘾了?搁这儿扮纯情呢?”

小宝叹气:“算了,懒得跟你们解释……我要回去陪妈咪午睡了,掰掰~”

“诶?”

“别啊,等我切个萝莉音,咱们再聊会儿。”

“那我换御姐音。”

小宝:“……”为什么他们不信这个世上真的有天才呢?

愁死了!

就在他准备结束通讯的时候,那边突然严肃起来——

“宝哥!我刚才通过卫星监控发现有辆车一直跟在你后面。”

小宝瞬间警惕。

脑海里闪过傅律霆那个黑衣手下的脸,可恶,居然被他跟过来了!

“幺鸡,帮个忙,把他拦住。”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一顿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后,某个路口的红绿灯突然失控,直接从绿色跳转成红色,顿时惊起一片急刹声。

而暗一的车被堵在中间,进退不得,他骂了句脏话,一拳捶在方向盘上。

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那辆黑色尼桑绝尘而去,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

“到了。”溟澈把车停在别墅外。

小宝磨磨蹭蹭不肯下去:“那个……溟澈叔叔,你能不能不告诉妈咪我今天去闹婚礼了?你知道的,女人不能生气,一旦生气就会变老,妈咪辣么辣么好看,怎么能让她老呢?你说对不对?”

溟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既然知道你妈咪会生气,那为什么还要去?”

“渣男天诛,我要替天行道。”

“……”

“那我们就说定了哈,你别告诉妈咪,嘻嘻,走吧,回家睡午觉喽~”

溟澈:“?”谁跟你说好了?

……

订婚宴现场,鸡飞狗跳落幕后,只剩一地鸡毛。

徐汉阳拿出红包,送走最后一个记者:“多多担待,傅总的意思是,明天不想在报纸上看到任何有关这场订婚仪式的报道,当然,也包括某些照片,明白吗?”

记者掂了掂手里的红包,眉开眼笑:“放心,规矩我懂。”

休息室内,一阵柔弱的嘤嘤哭泣声传出。

“我没脸见人了,当时大家都看到了,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完,又是一阵梨花带雨。

陆凌霄陪在苏颜身边,小声安慰:“都封口了,不用担心照片会流出去,谅他们也不敢乱传。”

“那孩子到底是什么人?他居然叫霆哥哥爹地?”

这才是苏颜最介怀的。

“不过是个小崽子,你管他做什么?”

“凌霄,我现在心很慌,总觉得有些事情要失去控制。”苏颜皱眉,突然眼神骤凛,“你确定当年是亲眼看着那个女人和两个孩子被活生生烧死的?”

陆凌霄目光一闪:“当然。”

苏颜这才稍稍安心,“霆哥哥呢?”

“暖暖不见了,他在找人。”

苏颜嘴角一紧,想起这五年傅暖暖那个小魔女对自己的捉弄,眼里飞快闪过一抹恨意:“早知道当年干脆连她也一并烧了,一了百了,也不至于如今处处碍眼!”

陆凌霄皱眉,看她的眼神多了一抹震惊和复杂。

这还是他印象中那个温柔善良,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颜颜吗?

此刻,另一间休息室内。

傅律霆坐在椅子上,眉目冷峻,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寒气:“找到没有?”

徐汉阳擦了把汗:“暖暖小姐走的时候,酒店监控其实都拍下来了,她还去了仪式现场,之后……”

由于场面太过混乱,加上所有现场监控都被黑客破坏。

“所以,暂时还没有消息。”

傅律霆面无表情:“继续找!暗一回来没有?”

说曹操,曹操到。

暗一入内,低眉敛目:“老板。”

他跟徐汉阳不同,他属于傅律霆的暗势力部分,走的是刀口舔血的路子。

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人追到没有?”

“……被他逃了。”

傅律霆狠狠皱眉:“一个小孩儿你都追不上?!”

暗一把头埋得更低:“他……应该有同伙。”

“怎么说?”

暗一把红绿灯突然切换,导致交通瘫痪,他被堵在路中间的事说了。

傅律霆陷入沉思,今天现场安排了暗字辈五个人,暗一在明,其他人潜伏在暗处,层层防护之下,按理说不该出现这么个小屁孩儿才对。

除非……

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徐汉阳,把我昨天穿的那件衬西装拿过来!”

“啊?好的!”

衬衫取来,傅律霆拿在手里端详,突然,他目光顿住,落在右边那颗袖扣上。

接着冷笑一声,一把扯下来,攥在手心。

脑海里闪过昨天机场小孩儿往他腿上撞的场景,那个小身影和今天大闹现场的小屁孩儿重叠在一起。

鸭舌帽,小夹克……

很好!

“去,把机场的监控调出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处心积虑!”

还送他花圈?!

说他又小又短?技巧不好?

暗一有些为难:“……机场属于公共安全重点防御区,想拿到录像可能会费些时间。”

“两天之内。”

“是!”

傅律霆摆手:“下去领罚吧。”

暗一恭敬离开,转身的时候,轻舒口气,还好只是领罚,至少命保住了。

虽然罚完,离死也不远……

徐汉阳:“傅总,明天跟顾氏集团CFO的见面,还是照常吗?”

“嗯。”

……

夜阑人静,凉月如水。

巨大的落地窗前,一道纤细的身影正眺望远处,旗袍,盘发,纤腰袅袅。

晕黄的灯光照在她身上,更添神秘与朦胧。

一只素白的手托起高脚杯,轻轻摇晃,红色酒液随之轻漾,犹如鲜血般赤红夺目。

南烟仰头,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

修长的脖颈在灯光下覆上一层暖色,白璧无瑕,纤纤易折。

可灯光再暖却照不进她遍布寒霜的眼底。

突然,手机响了。

“喂。”

“……又喝酒了?”那头传来男人儒雅温淡的嗓音,比刚才的红酒更香醇。

“嗯。”

“明天就是和傅氏约好的时间,你确定要亲自去?”

南烟勾唇:“当然,我等这天等了五年,为什么不去?”

“南烟,其实你可以放下……”

“血海深仇,你让我怎么放?曜曜从会吃饭起就会吃药;我割肉换皮,五年苦训,历尽艰辛;还有那个刚生下来我甚至都没见过一眼就下落不明的孩子……时渊,换成你,能放下吗?”

当年,南烟拼尽力气,好不容易生下三胞胎,却被陆凌霄扔在手术台上自生自灭。

不仅如此,他还抱走了二宝,说是死胎要拿去扔掉。

但南烟分明看见二宝的脚丫子在动!

她产后脱力,根本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被抱走,她甚至连那个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陆凌霄离开后,大火烧起来,如果不是三姐及时赶到,把她和两个孩子救走,后果不堪设想。

可翻遍别墅,甚至连垃圾桶都看过了,却怎么也找不到二宝。

这也是南烟为什么坚持回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她要找到二宝!不惜一切代价!

一声叹息自那头传来:“也罢……照顾好自己。”

南烟结束通话,转身凝望茫茫夜色,红唇上扬,划出一道凌厉的弧度——

傅律霆,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你可不要太惊讶。

……

第二天南烟出发去傅氏,刚坐进后座,就碰到一团温热软绵的东西。

居然是个小女孩儿!

粉雕玉琢,脸蛋儿红扑扑,此时正蜷在后座睡得正香,好似一只慵懒的小猫。

鸦黑的睫毛又长又密,小嘴是自然的樱粉色,被梦口水糊得亮晶晶,别提有多可爱。

旁边还有一只黄绿色的鹦鹉跳来跳去,圆溜溜的小眼睛正警惕地盯着南烟。

“唔……”暖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下一秒,“妈咪!”

她藕节似的小手臂抱住南烟的腰:“妈咪!暖暖终于找到你了!”

南烟愣住。

自从那场大火以后,南烟就很反感与陌生人肢体接触,可当小女孩儿抱住她的时候,她竟然一点排斥都没有。

“小宝贝,你是不是走丢了?还记得家在哪里吗?”

“不是哦,暖暖是专门来找妈咪的!”小胳膊把南烟圈得更紧,脸蛋儿还贴在她腰上轻蹭。

妈咪好香香呀……

南烟目露了然,果然是走丢了。

现在这些父母也太不负责了,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让她随便乱跑?

“宝贝,还记得你妈咪的电话吗?我打给她,让她来接你好不好?”

暖暖眨眼:“你就是我妈咪呀!可我还不知道你的电话呢……”

南烟目露无奈,并未把孩子的童言童语放在心上。

此时,溟澈已经看完车内监控,发现小女孩儿竟然是昨天大闹订婚宴的时候,悄悄爬上车的。

当时小宝坐在副驾驶,他也没注意看后座,没想到……

“嘶!”突然,南烟倒抽一口凉气,“怎么这么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2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