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们再做一次好嘛作文完整 白洁张敏被5人玩一夜

佟若雨和佟振邦并肩回到忠义将军府外,才到大门口就看见佟夫人带着家奴满心忧急地拽着手中的丝帕站在阶梯出着急盼望。

“娘……”佟若雨扬起笑脸欢喜跑上去。

看见自己的心肝宝贝平安无事回来了,佟夫人差点

佟若雨慢步走进来,马鞭子轻轻拍打着手心,带着一抹阴柔的笑弧冷扫问道:“刚才……谁要我给他洗脚的?谁……要我每天晚上都很销魂的?谁要天天做饭,还生二十个孩子的?谁……要当小将军的?”

“嗯!”佟若雨闷哼一声冷睨过去。

他们忽地心脏无力抖了一下,紧噎着唾沫沉默不语。

藏在身后的六双手暗地切磋了一下,最后不约而同把邱凌空给推了出去。

邱凌空猛地扑了上前,看见佟若雨眼里悍然的杀气又连忙退回去,结果又被他们“众志成城”地推了出去。

佟若雨一鞭子扫了下去。

邱凌空“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又惊慌失色挤回他们中间,不爽地瞪着他们责备:“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家伙,每次都是我给你们背黑锅,你们倒好,每次都推我去死!刚才谁最贱的?谁把主子当母猪看的!罪大恶极!”

“就是你!就是你!”他们众口一词反驳。

“你们……”邱凌空气急败坏瞪了他们一眼,差点没躁跳起来反驳,“丁狗你这个狗娘养的,刚才明明是你……”

“都给我闭嘴!”佟若雨凌厉叱喝一声。

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她沉了沉气冷声说道:“我警告你们,谁敢打我的主意,都不会有下场。”

“知道。”他们挺胸收腹回答,“主子是我们的天仙,我们哪敢亵渎高贵的你!”

“别给我拍马屁。”佟若雨不悦道了句,走桌子旁边。

他们又唰第一下子转过身来看向她。

她双手摁在桌面上一脸严肃又说:“现在又该是你们立功的时间,抛绣球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屿古城了,你们只有一天的时间,给我彻底将这件事压下去。如果明天我看见有一个不知好歹的人来抢绣球的话,你们……”

听着她意犹未尽的警告,六人忽地背后一凉,他们又暗地互推了一下。

还是邱凌空当代表轻扯嘴角苦涩笑说:“主子,这是大将军传出去的消息,要控制,恐怕……”

“如果容易的话,我会让你们去办吗?”佟若雨不悦瞪了他一眼。

邱凌空焉焉低下头去不敢继续说话,他扭头瞪了一眼不停向它使厉色的人。

佟若雨没有理会他们的表情,她沉了沉气又一脸平和说:“我已经将屿古城分成东、西、南、北、中、西南六个部分,你们每人负责一处,不管你们‘打砸抢’,还是威逼利诱,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什么办法都好,明天务必给我营造一个大街萧条的样子出来。”

六人不约而同打了一个嗝,继而像只受惊的小麻雀缩起脖子点头应声:“是。”

“记着……”佟若雨才吐了两个字,声音就戛然而止,凌厉的锋芒霎时流过一丝哭笑不得之色。

他们愣了一下顺着她的目光扭头看去,才知道佟振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这里了。

他们齐齐吃了一口寒气,忽感背后凉嗖嗖的,胸口也跟着拔凉拔凉。

“经过上次的教训,口头的誓言是不行的。”佟振邦迈步走进来没有任何开场白,直奔主题说道,“你们六个一同立个军令状,如果明天佟若雨嫁不出去,提头来见。”

“呃……”六人不约而同打了一个嗝,又悻悻地扭头看了看煞气凛然的佟若雨。

“求助”无门,佟若雨忿忿不平离开军营。

独自往回家的路上走去,走了好一段路,才猛然察觉背后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

她缩了缩目光向后瞄了一眼,又下意识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从小巷走出来又穿过大街转入另一条胡同。

背后的脚步越来越接近,她把手轻摁束在纤腰的马鞭子上,一抹银光映落在旁边的墙边上。

她厉目一扬,随即躬下身去躲开袭来的利剑,继而随后抽出鞭子凌厉翻身甩过去。

如灵蛇的鞭子缠绕到对方的手腕上,她把鞭子一抽,这突然袭击的男子一个翻身摔到地上。

只听见“嗷”的惨叫一声,佟若雨旋即蹩蹙眉心暗下冷目,继而向后甩出鞭子弹出,恰好弹中了另一个袭来的人的脸。

那人拧紧眉头踉跄倒退一步,仓惶的挥着手中的剑抵挡佟若雨凌厉的攻击。

“什么人?”佟若雨把鞭子一甩箍住他的脖子,随即提起脚向后踹了一脚爬起来的人凌厉责问,“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

“小侯爷请佟千金到侯爷府走一趟。”被她用鞭子勒住脖子男子急切说道。

“你这也算请?”佟若雨使劲把鞭子一抽,继而凌空踏步而起越到他的身后,收回鞭子再往他的后背狠狠踹了一脚。

男子猛地向前扑去,又把刚爬起来的男子扑了下去。

佟若雨扫睨一眼冷声说道:“回去告诉你们的狗屁主子,想邀请我上门,先给拜帖。”

说罢,她冷哼一声转身走去。

走了好一阵子,还发现有脚步声紧随在后,佟若雨又加紧脚步绕到小巷里面。

走了几步,她缩了缩眸光随即翻墙进到一个院子里面,等外面的脚步声过去后,她才吐了一口闷气转身过去。

脚跟未稳,就被两柄风寒的利剑架到了脖子上,她定眼一看,才知道是飞天舞坊的徐日旭、旭日杨。

“什么人?”徐日旭盯着这个不速之客冷厉责问。

佟若雨轻扯嘴角笑了笑:“是我呀,你们忘了?”他俩迷惑对看一眼,佟若雨轻轻拈开他们剑苦笑说,“忘了吗?我们在侯爷府见过面的。”

他俩还没反应过来,倒是秦洁岚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了,她看了看一身软甲的佟若雨,先是愣了愣,继而试探问道:“流沙姑娘?”

红儿她们随后从侧门里走出来,她们看了看佟若雨软甲裹身、妆容简朴凌厉的模样跟那日在侯爷府的模样截然不同,也怪不得她们认不出来。

佟若雨一副豪气拱手笑笑道:“让各位见笑了,其实,我不叫流沙,我是佟若雨。”

“佟若雨?”红儿愣了一下,再打量了一下佟若雨的衣服迷惑问道,“该不会是忠义大将军的女儿吧?”

佟若雨微笑点头。

她们又不可思议对看一眼。

红儿略显惊讶说道:“早就听说过忠义大将军的女儿是女中豪杰,没想到竟然被我们遇上了,还救了我们。”

“什么女中豪杰,只是一个闯祸的胎儿,我这不是闯祸了吗?”佟若雨抿唇笑笑说,她又扫看了一眼屋里屋外好奇问道,“这地方冷冷清清,就是你们的舞坊吗?”

见她们怪异的神色,她又连忙摆摆手说:“你们别误会,我不是奚落你们的意思,只是好奇……”

“佟千金不必担心,我们没有误会什么。”秦洁岚连忙微笑说,“这不是舞坊,只不过是我们临时的落脚处,再过些天我们就离开了。”

“你们要走了?”佟若雨惊乍低念了声,她又嘘了一口气微笑说,“我还想这么有缘遇上了,请你们到将军府上舞上一曲。”

秦洁岚低想了一会温婉说道:“我们过些日子才离开,如果佟千金喜欢的话,我们可以为你献一舞作为上次你出手相助的感激之礼。”

“真的吗?”佟若雨喜出望外问道,“明天是我爹五十岁生辰,我爹娘都喜欢观赏舞蹈,尤其像你们这么优秀的,我特别想让我爹娘欣赏一下。”

“佟千金过奖了。”坐在红儿身旁的蓉儿淡笑道。

她是六人之中衣着最华丽的,装扮最妖艳的,翡翠金钗挂满枝头,华而不俗。她正是凤舞的主人。

雪儿因为上次“惊鸿舞”被盗的事情,到现在还郁郁寡欢,一病不起。

蓉儿跟她又是最好的,所以对眼前这个佟若雨多少有点厌恶,语气里也带了些冷意。

她妖媚一笑轻淡说:“佟千金在舞蹈里的造诣也不差,对仅看一眼的舞,甚至比我们雪儿更加青出于蓝,厉害。既然是令尊的生辰,由你这闺女亲自献舞岂不更有意思?”

“我哪有什么造诣,你们才是高人。”佟若雨抿唇轻弯嘴角微笑说,“我只是模仿,没有那个神韵。”

“佟千金过谦了。”秦洁岚温婉笑说,“你放心,我们明天一定会到府上的。”

“真的?”佟若雨喜出望外笑了笑。

婚事不成,拿个舞蹈来巴结一下也好呀!

她忙欢喜笑问:“你知道我家在哪吗?要不,我派人过来接你们?”

“不必了,只要问一下,我们就知道忠义将军府在哪。”秦洁岚微笑说道。

等佟若雨离开之后,红儿再看向秦洁岚试探问道:“师父,你打算让谁到将军府去?”

秦洁岚扫视过去,蓝儿努努嘴率先说道:“我可不要去。”

蓉儿也可以侧过身去说:“我这舞华贵雍容,大将军是见惯场面的人,看我这舞会腻。所以,师父还是让其他人去吧。”

“我们也不要去。”其他人纷纷拒绝。

秦洁岚看出她们的心思冷嗤一声笑道:“你们都那么没自信,怕被她抢了你们的舞?”

蓉儿迫不及待回应:“她看一眼就记住了,雪儿还为此事病着,能不防吗?”

“她说得对,她只是模仿,并学不到雪儿的神韵。”一直沉默寡言的磬儿开口了。

她是飞天的主人,挂着雪白脸纱,沈静得有点淡漠的清眸隐约透露着几许不屑。

她眸色淡雅,娓娓说道:“而且,她那舞算不上是惊鸿,只是怒鸿罢了。或者是她本来就胆大豪爽的缘故,她还没真正领会到真正的‘惊’。”

“既然你这么不怕被她模仿,要不就你上将军府吧。”红儿迫不及待说道,“反正我们六个之中,你的飞天造诣最高。”

磬儿眼无惊波,淡漠的声线却隐藏着几分不容亵渎的冷艳,不紧不慢说道:“我虽然不怕被她模仿,但是,我不希望我的飞天被任何人亵渎丁点。”

“嗬!”蓉儿闷哼一声冷笑说,“说来说去,不也还是不愿意。跟我们没什么两样。别老摆出一副自以为高深莫测的样子,结果还是俗人一个。”

磬儿淡然不应。

红儿忙拉了拉蓉儿的手,向她使了一个眼色。

蓉儿无趣地吐了吐闷气,看向磬儿说:“我心直口快,你是知道的。”

“罢了,”秦洁岚站起来走了两步说,“既然你们都怕被她模仿,那就来个群舞吧。就明珠报喜吧,应景。”

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秦洁岚走到窗边看向外面的景色说:“磬儿,你说得不全对。”

磬儿愣了愣,脸纱下的清眸泛起丝丝好奇的涟漪,仍旧平淡问道:“师父,我哪错呢?”

秦洁岚扶着窗柩若有所思反问:“她不是没有领悟到真正的惊,而是领悟得太深了。由惊生怒,越是无助越是桀骜不驯地挣扎,越是害怕彷徨越是显得不卑不亢,你了解这种情感吗?”

“徒儿不明白,师父为何对她特别不一样?”磬儿一语道出其他人同样的疑惑。

“是的!”蓉儿连忙应和,“磬儿问得很对,师傅为什么对她不一样呢?”

“像个故人吧。”秦洁岚勾起一抹苦涩的浅弯。

回想起佟若雨那“惊鸿一舞”,心底深埋的记忆顿时泛上脑海,尘封的心也跟着隐隐作痛。

“师父是说,她比我更适合这舞?”脸色苍白的雪儿突然走出来问。

她看上去还是病怏怏的,走起路来脚步虚浮,像是随时就要跌倒一样。

蓉儿忙迎上去搀扶着她劝慰说:“师父不是这个意思。”

“雪儿你不舒服就回去歇着吧。”红儿稍显急切说。

雪儿没有说话,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秦洁岚,苍茫的双眸凝满了恳切之色。

秦洁岚低想了一会儿说:“每个人都不一样,所感知道的,表达出来的,都不一样。你们六人虽为我的徒弟,但都有属于自己的舞蹈,这就因为你们的性格不一样……”

“我只想知道……”雪儿含着泪打断她的话,她哽咽了一下轻声说道,“她比我更适合惊鸿?”

“各有千秋。”秦洁岚吐出四个字来。

雪儿脑袋一轰,脚跟顿软差点没晕阙过去。

没哭了出来,佟若雨窜入她怀中微笑说:“娘,女儿回来了,你别担心。”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佟夫人含着泪光轻轻摁抚她的后背,她哽咽了一下又看向走来的佟振邦。

“进去再说吧。”佟振邦连忙说道。

佟若雨忙搂着通夫人的胳膊往里面走去,边走边说:“娘,我知道你一定很担心,不过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你不知道呀,他们对我这抢婚骗婚还挺满意的。”

“你还敢炫耀!”走在后面的佟振邦严肃叱喝一声,佟若雨和佟夫人缩起眸光向后溜了他一眼,佟振邦冷嗔一声责备,“你这一次是侥幸免罚,差点闯大祸了,还一副得意洋洋的嚣张样!”

佟若雨躲到佟夫人身后说:“我知道骗婚抢婚是不对,但是,我这鸳鸯指得不错嘛,至少比你们这些媒妁之言好多了。”

“还敢顶嘴!”佟振邦抖了抖厉目不悦责备,“婚姻大事,岂由你胡诌乱编,仗着自己的小聪明乱指鸳鸯……”他顿了顿忽而闪过一个想法激动说道,“你是喜欢乱指鸳鸯是吧?我也给你来个乱指鸳鸯!”

他随即睨向身后的下人说:“传令下去,近日给大小姐抛绣球选夫择婿!”

“……”众人猛地愣了一下。

“爹……”佟若雨愣了愣连忙绕到他跟前说道,“你疯了……”

“我没有疯!”佟振邦一字一顿冷声说道,“你不是对自己胡编乱诌的婚事很自豪吗?你把别人的女儿胡乱嫁了,还沾沾自喜,我就让你亲自尝一下用运气择夫的滋味!”

“爹!”佟若雨一下子急了。

佟振邦毫不理会她忙转向下来凌厉吩咐:“立即传下去,说我们佟府千金后日抛绣球成亲,十八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未成亲男子都可以参加。”

“后日不是你的五十大寿吗?”佟若雨似乎抓到救命稻草激动笑说,“爹,不适宜纳夫,两件喜事会冲撞的。”

“那正好,双喜临门,不必准备寿礼了,你就给我送个女婿吧。”说罢,佟振邦不顾她鼓红的眼圈,潇洒沉稳转身走去。

“爹!爹!”佟若雨看着佟振邦远去的背影竭斯底里大喊,“才刚出了个熊嚣刚全城纳妾,你又来个全城择婿,你疯了吗?你真要全城动乱吗?现在战事在即,你闹什么脾气?爹!爹!”她又一脸急切转向佟夫人说,“娘,赶紧劝劝他!”

佟夫人轻叹一口气说:“给你选婿是应该的,你的性子太野了,得找个人治治你。但是,我们佟夫的闺女怎能以抛绣球的方法择婿呢?万一接到绣球的是个瘸的聋的哑的怎么办?”

“赶紧劝劝他呀!”佟若雨欲哭无泪说道,“我不要成亲!我不要这么早嫁人!我才不要抛绣球!”

翌日

邱凌空、妖风、丁狗、炫虎、益阳、铜钱秘密聚集在营地的宿舍,六人搂抱着肩膀口耳相接嘀咕了好一阵子,又禁不住仰天哈哈大笑。

“如果我接到绣球的话……”邱凌空诡秘窃笑一下,率先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学着佟振邦的样子冷嗔一声指手画脚说道:“佟若雨,马上给为夫打水洗脚!”

“哇!你太坏了吧!”另外五人白了他一眼。

益阳旋即摸着下巴一脸邪佞的笑容说:“主子说了,妻子是用来疼的。如果我接了绣球的话……”他严肃地窃笑几声,又看向他们一脸猥琐笑道,“我一定要她每天晚上打扮得销魂妩媚来侍候我。欲仙欲死……呃……呃……”

“淫贼!”五人不约而同往他脑袋拍了一下。

丁狗又跑到前边摆出一副潇洒的样子说:“听说……主子就是不懂厨艺嘛……娶了她之后,我要她给我,还有我们将来的二十多个孩子每天做饭。”

“你把她当母猪呀!”他们不约而同脱鞋子砸他叫喊。

“天天给你生孩子,谁带我们去保家卫国,谁带领我们建功立业!”炫虎撑大他的喉咙讥诮,“兄弟们,绝对不能让他抢到绣球!”他又诡秘窃笑了几下说,”如果我接了绣球,你们放心,即使我当了大将军的入门女婿,成了小将军,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给更多的机会你们建功立业……”

“砰!”话音未落门就被踹开了,随后煞气凛然的佟若雨往门口一站,手中的马鞭子蠢蠢欲动,身上软甲也发出骇人的银光。

六人噎了一口唾沫忙挺胸收腹绷住身子昂扬不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1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