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让同学玩隐私位置的游戏作文 粗大按摩器调教H

飞天舞坊的六位台柱被安排住在迳庭里面的合欢楼,这边也是绿荫繁茂,安静恬雅,两个大窗被支撑起来,可以看到里面简单别致的摆设,楼外有一簇别致的假山,假山周围种植着各种奇花异草。

这侯爷府给人的感觉很特别,这主人家似乎很喜欢花草,而且不是那些高贵难养的花,只是一些易养又简单的植物。而且,就以她看到的地方来说,这侯爷府大而不奢,豪而不俗。如果卸掉侯爷这个身份应该很不错吧。

佟若雨站到假山后面往里面看去,屋子外站着两个脸色淡漠的男子,他俩手握冷剑谨守在门外;屋子里的六位女子也没有穿嫁衣,骤眼看去,清灵的,艳丽的,各有不同的风格。

两个人在悠然下棋,其中一人蒙着脸纱。刚才表演惊鸿舞的雪儿姑娘坐在右边,高傲的脸上还带着未散的怒气,另外三个女子绕着她,似乎在碎碎不休地安慰她。

“你到这做什么?”身后的赫连翊探眸好奇问道。

“叫嚣呗。”佟若雨留下三个字便傲气凛然地走过去,赫连翊想抓她一把已经来不及。

守在门外的两个男子旋即阴下眼眸,佟若雨连忙拿出通行令扬给他们看,两个男子对看一眼才收回谨慎的目光让路。

她才往门口一站,六人阴柔各异的目光便齐刷刷射来,尤其是那受了委屈的雪儿目光隐约带有几分恶毒的气息。

佟若雨冷目横扫也不作任何铺垫,直接开门见山问道:“各位美人也想着成为小侯爷的姬妾?”

雪儿忙站起来不悦反问:“你是什么人?这是你随便能进来的吗?”

佟若雨随即扬起手中的通行令,六人眸色诡秘对看一眼,佟若雨健步走上前,像女主人一样直接上座,继而傲慢扫睨过去冷声说道:“相信我的身份不必详细跟你们介绍,说多了也没意思,因为你们不可能在这里呆太久。”

“好霸气。”站在外面的赫连翊轻蔑低念,原来她真的是过来叫嚣的,拿着令牌当令箭,这女人不但心机重而且狂妄嚣张,丝毫不动得收敛。

本来还以为她真的有那么一点特别,结果熊嚣刚给她一个虚假承诺就以为自己是女主人了,俗不可耐。

雪儿正要反驳,一袭红衣的女子摁了摁她的肩膀示意让她别说话。这女子红衣似火,棱角分明的五官,更人一种胜似男子的刚毅感觉,只是柔目如纱,显得多情火热,她就是红枫名号的主人,红儿。

“是小侯爷让你过来的?”红儿上前一步淡若问道,清晰的声息里没有丝毫卑微之色。

佟若雨摇摇头站起来继而勾起一抹浅弯笑道:“不是,是我自己过来的。听说六位姐姐长得娇美动人,而且舞艺非凡,还被小侯爷深藏在迳庭里面,享受不一样的殊荣。我心里妒忌着,所以忍不住过来瞧瞧,顺便请你们离开。”

“直接。”红儿嫣然淡笑,又不以为然笑问,“除了这通行令,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离开?”

“就是说……”佟若雨扫看过去阴柔笑问,“你们非要跟我抢咯?”

“姑娘别担心,我的姑娘们并有有意思跟你争小侯爷的爱宠。

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细腻的女声,单听那声音就知道这女子涉世已深,有点沧桑的沉稳,但不骄不躁,没有丝毫挑衅的意味,而且圆润细腻,低沉而温婉的声线给人一种舒适之感。

佟若雨好奇扭头看去,珠帘后面走来一个姿容姣好的女子。

美,不仅在于她细腻的肤色精致的五官,更重要是她的气质,看见她的一瞬间,那种高贵典雅之气袭来,如雪山寒梅,如绿丛牡丹。一双看破万千红尘的乌眸,深澈清幽,嘴角那抹天然而成的优雅笑弧让人不由自主地欢喜。

她是飞天舞坊的班主,秦洁岚,四十岁出头,长得确实天生丽质,如果不是她眼里深藏秘密的折射,透露些许年龄的秘密,骤眼看去,只宛如二八年华的少女。

“师父。”六位女子恭谨地朝她拜了拜。

秦洁岚稳步上前看向佟若雨,看到佟若雨的一瞬间,她眸光微怔,顿了一会再微笑说:“我是飞天舞坊的班主,秦洁岚。姑娘不必担心,我们飞天舞坊只是来献一支舞,晚宴结束后我们就离开。”

“是吗?”佟若雨忽地笑了笑继而轻扬嘴角欢喜低念,“既然如此,我不打扰了。”

“……”站在外面的赫连翊禁不住抹了一把冷汗,这女人不是很有心计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笨,别人说一句话就相信了?刚才不是来势汹汹要压到对手吗?

飞天舞坊的六位台柱也愣了一下,再迷惑地看着佟若雨——这女人刚进来的时候还一脸傲慢,完全是目中无人。可现在却只因师父的一句话就打退堂鼓了,态度还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变,变得笑容可掬。是因为师父太厉害呢?还是这个女人还差劲呢?

秦洁岚试探问道:“姑娘是小侯爷的姬妾?”

佟若雨诡秘笑笑不语转身走去,秦洁岚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小侯爷喜欢看我们跳舞,如果姑娘想在芸芸女子中脱颖而出,我授你一段舞如何?”

“……”雪儿她们又一起怔住了,看着秦洁岚眼里的期盼,她们心头微震。

她们从小跟在她的旁边,接受她特别的栽培,在她们的记忆当中,尽管各种权贵千金用黄金堆砌也不能得到秦洁岚的惊鸿一瞥,秦洁岚从不在外人面前跳舞,即使整个飞天舞坊,也就只有她们六人看过她跳舞。

没想到,她现在竟然主动向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传授舞艺,而且眼里闪耀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期盼,太不可思议了!

佟若雨止了止脚步又扭头看向她微笑说:“对不起,你的美意我心领了,我对跳舞没有兴趣。”

六个台柱惊乍地看向她——她拒绝!她竟然拒绝!她知道这是多大的损失吗?

看见秦洁岚眼里失落的亮光,佟若雨忙补充一句话:“你别见怪,我不是看不起你们,我只是对其他事情更感兴趣。”

秦洁岚没有生气反而笑笑说:“我还以为姑娘会怀疑我别有用心,以为我是为了巴结你。”

“呃,这个还没想到,经你一提,要不,我们到里面详谈一下。”佟若雨恳切地看着秦洁岚,秦洁岚微笑点头然后把她请到珠帘后。

赫连翊纳闷地往里面看了看在心里默念:“那丫头说的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别人要巴结她所以一口拒绝了,现在突然想起来呢,就拉着别人进里面商量如何巴结她吗?这女人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

雪儿把站在门外的赫连翊请进来,红儿给他倒了茶微笑问道:“早听雪儿说侯爷府来了一位瞿京的世子,长得一表人才,果真闻名不如见面。世子是哪位王爷的爱子?”

“荣亲王。”赫连翊淡若回应,心里又多了一丝纳闷,谁见了他都想了解他到底是谁的儿子,为什么“那个她”不问呢?

随后,秦洁岚从里面走出来,赫连翊往她身后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另一个倩影,他连忙站起来问:“秦班主,流沙姑娘呢?”

“呃……”秦洁岚轻扯嘴角笑了笑说,“她走了。”

“她走呢?”赫连翊略显激动问道,“她什么时候走的?”

秦洁岚微微浅笑说:“流沙姑娘对我说,她喜欢清幽,为免被某些人打扰,所以从窗边溜走了。”

赫连翊气急败坏握紧拳头低念:“死丫头!”

佟若雨顺利摆脱赫连翊之后脚步轻快沿着荫道走去,但是,现在赫连翊这家伙行色阴森恐怕还会穷追不舍。而且,不知道赫连翊有没有察觉除了他这么不要脸之外,还有一个人像甩不掉的狗尾巴一直跟着,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熊嚣刚的人。

她借助秦洁岚为她开溜,一来为了摆脱阴魂不散的赫连翊,二来为了摆脱熊嚣刚的眼线,否则怎么能顺利地给他们制造惊喜呢?

但是……

她往四周围扫看了一眼,这侯爷府都是熊嚣刚的,如果他非要派人跟踪她,不用一会儿功夫就会被他的人找到了。

“那就先跟你们玩玩,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佟若雨诡秘一笑继而又折回去往熊嚣刚那清幽怡人的竹楼走去。

佟若雨动作轻盈躲进楼外的竹丛里面,往里面一看,她就怔住了。

熊嚣刚在跳舞!像个女子一样捻着兰花指独自在起舞!

“男人也好这个?”佟若雨不可思议在心里默念,她又轻轻冷嗤,“这熊嚣刚可不是一般男人,美得跟女子一样,行为举止自然跟女子差不多,这样才叫做妖孽。”

她又溜到窗台下借着竹影遮挡探眸看去,熊嚣刚的舞姿笨拙不耐看,但他杏眸里的陶醉幻化出的万千柔情,却比女子更加销魂妩媚,如果不知道他是男子,谁都会以为他是一个落入凡间的仙子。

一会儿,独自陶醉的熊嚣刚忽而停了下来,眼里的柔情顷刻间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轻蔑和不屑。

佟若雨见他戛然而止,还以为被他发现了,忙缩了缩脑袋。好一会儿,她再探眸瞄了瞄,只见熊嚣刚在另一边采了一株花放在手里。

“贱东西。”熊嚣刚缓缓将手中的花儿握紧,直到将那花捏得粉碎才把它向外扔了,眼角的锋芒流露着继续狰狞之色,这辣手摧花的举动让人看着毛骨悚然。

“小侯爷……”突然传来下人恭敬地请示声,“小人有事汇报。”

“进来吧。”熊嚣刚淡若应了声,又冷厉拂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酒杯自品自赏,冷声问道,“如何,容颜都毁了?带进来看看。”

“……”佟若雨微吃一口寒气,没想到在胭脂里下毒手果真是他!

这男人到底有多恶毒,如果不是她出手干涉,这么多姿容妖艳的女人就被他白白糟蹋!

下人躬着身走进来然后跪到他跟前,不敢抬头看他,战战兢兢汇报:“小侯爷,您让小的把外园的十六位夫人请过来,但是,小的过去一看,那十六位夫人已经被遣散出府了。”

“遣散出府?”熊嚣刚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眼里的厉色倒瞬间暗沉,他放下手中的酒杯冷声问道,“谁敢擅自做主?”

“小的不知道!”下人惊颤叩了两个响头,又瑟瑟发抖回答,“听说是小侯爷您指派了一个行教姑姑,那行教姑姑让那些新夫人洗了脸卸了妆,然后就让她们选了丈夫离开了。”

“什么?”熊嚣刚顿时拍案而起,拧紧的眉头差点没把眉毛给挤了下来,他捡起杯子狠狠摔到地板上凌厉叱喝,“洗了脸?卸了妆?还选了丈夫?谁敢我叫嚣!哪里出来一个行教姑姑?”

当然,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赫连翊。

佟若雨尽管捂住自己的耳朵,否则耳膜就被刺破了,没想到这世界上还有人的咆哮声能跟他的爹爹较劲。这熊嚣刚长得像女人就罢了,骂起来人来还像个泼妇骂街一样,声调尖而锐利,又混杂着那霸气的粗犷,真让人耳朵难受。

“小侯爷请息怒!”下人差点没被他的咆哮声吓晕过去,他伏倒在地上浑身发抖说道,“小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流沙!那女人叫流沙!她还进百花园了!”

“流沙?”熊嚣刚霎时冷静了些许,又纳闷低念,“这名字在哪里听过?”

“……”躲在窗台下的佟若雨纠结地眨了眨眼眸,这么快就被捅出来了,看来得加紧动作才行,否则不知道会不会被这个癫狂的妖孽掐死。

熊嚣刚想了一会儿,又猛地睨向佟若雨坐过的地方,是她!刚才盛气凌人向他挑衅的女子!

“小侯爷,小人有事汇报。”外面又转来另一个喊声。

“进来!”熊嚣刚怒气未平吆喝一声。

随后另一个下人惊颤走进来,看见气氛不对,他又忙扑跪下来战战兢兢说:“请小侯爷恕罪,奴才跟丢了。”

“跟丢呢?”熊嚣刚又似骤怒又似欲哭无泪的样子睨向他冷声责备,“侯爷府都是我的人,你竟然把区区一个小女子跟丢呢?你还敢回来复命?”

“小侯爷请息怒,奴才知错!”负责跟踪佟若雨的下人也伏倒在地瑟瑟发抖解释,“那姑娘到了合 欢楼那边,奴才以为她去向飞天舞坊的台柱施压叫嚣,所以不敢靠得太近。但她是为了摆脱世子的纠缠。”

“你说赫连翊一直跟她纠缠?”熊嚣刚试探问道。

下人稍稍抬眸,又忙压下头去拼命点头。

熊嚣刚没有说话坐下来,白如青葱的纤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杏眸里缠绕着复杂的锋眸。

他正纳闷着这流沙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太岁都上动土,她真的是来取悦自己的吗?连赫连翊都盯上她了,不能小觑她。

这女人不仅有姿色而且有叫嚣的头脑,竟能在半会的功夫遣散了他的姬妾,还顺利进入百花园,骗取了他的通行令,还摆脱了自以为聪明赫连翊,这女人的确值得利用。

“你说她到合欢楼呢?”熊嚣刚忽而平淡问道,下人怔了怔又惊颤点点头,熊嚣刚杏眸一睨试探问道,“她们可有起争执?”

下人回想了一下连忙回答:“好像有,那雪儿姑娘和红儿姑娘跟她闹得特别僵,后来秦班主出来了,场面才缓和了下来。”

“给我派人把流沙带过来。”熊嚣刚淡若吩咐,淡漠的声线让人猜不出他的下一步是什么。

躲在窗台下的佟若雨也顿时觉得他有几分令人捉摸不透的气息,好想伸手去把他杏眸里的迷雾一层一层剥开。

“小侯爷,是向毅。”外面又转来一个请示声。

熊嚣刚挥挥手说:“你们退下去,让向毅进来。”

随后一个手握冷剑的男子健步走进来,他双手抱剑恭敬低头拜了拜说:“小侯爷,胤国公来了。”

“胤国公?韩之演?”熊嚣刚迷惑低念,“我们熊家跟他向无交割,他怎么突然过来呢?”

向毅低想了一会儿说:“属下猜想,可能跟翊世子的到来有关。翊世子跟太子一党,胤国公跟太子不和,胤国公此行到来,很有可能跟翊世子有关。”

熊嚣刚会意点点头,他又端起酒杯低想了一会儿,迷茫的杏眸里浮上阴险的秘色,他微翘嘴角冷声说:“我让你准备的药送过去了吗?”

向毅点点头,顿了顿,他又试探问道:“小侯爷,真的要对飞天舞坊下手吗?她们在全国各地都享负盛名,如果她们在侯爷府出事,恐怕影响会很大。而且,她们并无心攀龙附凤……”

“代她们求情?可怜她们?”熊嚣刚阴翳的目光寒戾射去,向毅忙低下头去沉默不语。

熊嚣刚慢步向窗边走去,佟若雨怔了怔旋即小心翼翼躲进绿荫里面,熊嚣刚摘了一片竹叶让它自由落下,继而冷哼一声讥诮:“她们只不过是一群仗着有小小舞艺便目中无人的小丑,自以为自己舞绝天下,沾沾自喜,我倒想看看她们没了一双腿,会怎样?”

“……”佟若雨忽感背后凉透,熊嚣刚阴冷的声音让人浑身发毛,什么烂理由就要了她们的腿,对跳舞的人来说,腿比什么都重要,他竟然这么狠毒,这群舞姬跟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不仅仅是这群舞姬,还有外园的那十六位新夫人,他要毁了她们的容颜,他到底要做什么?

她又忽然想起熊嚣刚辣手摧花时的狰狞目光,当时他说了一句“贱东西”,这件东西该不会指女人吧?外面一直说他不喜欢跟女人亲近,侯爷府因此没有一个丫鬟,莫非他憎恨女人?

所以这次纳妾并不是惜花,而是摧花!

“去会会胤国公……”熊嚣刚勾起一抹阴险的冷弧,正欲迈步的时候,目光一凝,凌厉的锋芒旋即捕捉到藏在绿荫里的倩影。

佟若雨猛然瞪大眼眸,略显惊恐地看着他。

熊嚣刚淡漠地盯了她一阵子才冷冷说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站在后面的向毅迷惑愣了一下,他并不知道熊嚣刚发现了一个不速之客,忙单膝跪下来说,“属下并不知道哪里错了。”

熊嚣刚不紧不慢转过头来冷睨他一眼,没有说话,又转过去睨向佟若雨。

佟若雨从竹丛间钻出来说:“你还没看到我给你的惊喜,我敢保证,我给你的这个惊喜绝对比你杀了我更有价值。”

“美色诱惑?”熊嚣刚冷声问道,妖孽似的脸浮上一丝不屑之色。

向毅纳闷地愣了一下,听到大窗户外的女声,这回才知道自己会错意了。他随即好奇,什么女人敢躲在这里偷听?

佟若雨浅淡笑笑说:“侯爷府铜墙铁壁,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插翅难飞,就算小侯爷到最后也不满意我的惊喜,最杀我也不迟。如果你还是不放心,还可以给我一颗毒药控制我的生死,这样就不怕我背叛你了。”

“我到哪里给你弄颗毒药来?”熊嚣刚白了她一眼,淡漠转过身边走边吩咐:“派人到合欢楼监视着,如果她赶去通风报信,就地解决。”

“是……”向毅应了声,他还没站起来就有一抹烟紫色的倩影从窗户窜进来擦肩而过,卷过的逆流还夹带着些许香气。

“小侯爷不必为我操心。”佟若雨话音未落已经到了熊嚣刚的身旁,挽着他的手臂笑意盈盈说,“我跟着你就是了,你不介意吧?”

熊嚣刚冷哼一声反问:“你不是还要给我准备惊喜吗?”

佟若雨挑起灵澈的乌眸笑容诡秘道:“该准备的已经准备了,待到适当时机,流沙必定将惊喜双手奉上。”

熊嚣刚没有推开她,任由她挽着自己的胳膊向外走去。

向毅捎带不可思议站起来,在他的影响中,这主子从来不喜欢被任何女子触碰,甚至到了厌恶的程度,可现在,他竟任由一个窃听的女子施展媚术!

佟若雨跟在熊嚣刚的身后往前院走去,侯爷府的“后宫”清新优雅,但侯爷府的“前殿”却极具奢华,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到处雕梁画栋,金雕玉砌,假山绿水,水光滟潋不止。

这里虽然不及皇宫规模巨大,但景色楼阁绝对能够跟皇宫媲美。因为熊嚣刚的祖母和母亲都是公主,他们远嫁到屿古城来,因为思念瞿京,所以皇帝下令允许侯爷府依照宫中某些宫殿样式设计院林殿阁。

还没入夜,侯爷府已经宾客盈门,府内似乎很久没办过这么盛大的喜事,所以下人有点忙不过来,张灯结彩的熊府留下一个个忙碌的身影。

佟若雨却纳闷了,这熊嚣刚既然想辣手摧花,为什么请那么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回来,难不成还想自己阴暗的一面宣扬看去不成?

“咻……嘣!”喧闹声中突然传来射箭中靶的声音。

佟若雨愣了一下回过思绪扭头看去,看见池边有一个男子在弯弓射箭,不少宾客围着他大家赞扬,他身后还背着一把剑。她曾从自家爹爹那里听说过这柄剑的事情。

剑鞘虽然精细奢华且镶满了璀璨的宝石,但暗黑的底色给人一种不好的感觉,再加上剑柄那个个似狼头的东西,显得更加诡秘震慑,令人望而却步,由心底产生一种敬畏。

这柄剑有一个特别的名字,狼旋剑。

他的主人曾经杀了十匹嗜血的野狼而救了先皇,因此而得名。先皇不但赐赠这炳象征着忠诚和勇猛无畏的剑给他,作免死金牌,而且还给了他一个特大的恩许——见剑者如见天子,冒犯剑主人者如同弑君。

而这狼旋剑的主人,韩之演,被封为胤国公,他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没有人敢招惹他。

某日再痛心回想的时候,她恨得咬牙切齿,痛得撕心裂肺,如果早知恶梦来得如此凶猛,她宁愿这一刻成为历史的罪人,将在场的所有人杀个精光,一个不剩。

如果……便不至于在日后沾染更多的鲜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1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