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腿上吃早餐H调教&惩罚小核不停高潮H

不说紫灵的墨灵院终于恢复了安静,就说紫府大厅,现在是闹成了一团糟,四个女儿、两个儿子、三个姨娘,他们全部的目标都是主位的紫铎,想从他口中得到未来高人一等的身份。

“老爷,太子殿下说的对,要知道太子妃,那可是未来的皇后,肯定不能是庶女!”二夫人首先开口了,这些年她自认是身份地位都够,早就有资格成为主母,可惜紫铎忌讳当年紫老太爷的那一句话,不许有继室、不许有平妻,这让她堂堂的尚书嫡次女只能窝在姨娘的位置这么多年。

“这我也知道,可是……”说道这个紫铎不由的喊冤,他知道二姨娘一个尚书嫡次女本就有资格成为紫府主母,要不是爹爹的交代,他早就让她成为主母,太子的考虑,他更是知道,只是……

“爹爹,你该知道太子妃和太子侧妃那是多大的差别!”紫岩看了许久突然说了一句,这么多年,他自认为他娘亲有资格成为主母,最次也是平妻,这样子他就是嫡子,到时候整个紫府都是他的。

“烟儿?太子殿下具体是怎么说的?”看了座下那么多双眼睛,都盼望着自己抬个平妻或者其他的,可紫铎更清楚的知道,他爹说的话,他不能不听,这么多年他能做到丞相这个位置,多亏了他爹的谋划,更何况他爹留着紫灵的命,就有什么的地方要用到紫灵,所以这些年他虽然讨厌,但决不允许有人威胁到她的性命。

“泽哥哥说,他娶的是紫府嫡女,至于哪个,他可以选择!”一见大家都把目光转到自己的身上,紫烟扬起高傲的头,得意的说道,她就知道太子哥哥对她是特别的。

“紫府嫡女,紫府不是只有一个嫡女吗?那还讨论什么?”紫烟一说完紫封就迫不及待的鄙夷道,既然他妹妹是最没有资格的,那就所有人都没有资格。

“不对!太子殿下的意思应该是说,紫府可以用其他嫡女代替紫灵,或者是紫灵是其他人,毕竟谁也没有见过紫灵,也不知道紫灵长什么样!这样子紫玉可以是紫灵,紫萍也可以是紫灵。”紫岩冷漠不带一丝感情的分析道,他知道这种情况下,他最需要的是冷静,再怎么说紫萍都是有一半几率的。

“换了紫灵,可是紫灵的名声已经毁了!”说道这个紫铎不由的暗恨,要是早知道太子殿下会有这么一个要求,他能早一点知道这一办法,那么他也不用养着她那么多年了。

“什么意思?紫灵不是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吗?”

一听说紫灵的名声已经毁了,紫岩的脸色就难看了,谁都知道紫府就紫灵一个嫡女,要是她的名声毁了,就算嫁入皇室也没有什么好结果,除非迫不得已,但太子殿下又十分的喜爱那人,那才有可能。

“岩哥哥,你不知道这些年,我们的好姐妹们,可出了许多招毁紫灵的名声,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紫灵的名声已经和西凤鬼王站在同一高度了!”说道紫灵的名声,紫萍眼中明显有些不满,想到每次折腾紫灵,她都是最后那个被设计的,紫萍就满眼的不甘,现在哥哥回来了,她有了靠山,绝不会让紫玉她们这么猖獗。

“岩儿,还有其他的办法没?紫灵的名声是真的不能用了。”说道这个紫铎也后悔,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紫灵的名声已经毁了。

“现在还是这两个办法,第一个想办法让要嫁给太子殿下的姐姐或者妹妹成为嫡女,第二个先恢复紫灵的名声,既然曾经我们可以让她的名声那么臭,现在也可以变好,再变好了以后,再拿来用。”虽然满心的不甘,但紫岩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方法,其实第二种根本就不需要,但他决不允许那个唯一的嫡女踩在他的头上。

“哥哥的意思是说过继成为夫人的女儿,紫灵的妹妹?”不愧是兄妹,紫岩一说我,紫萍就明白了,这一刻的紫萍有了紫岩这个靠山,气势变化了许多。

“这不可能,当年你爷爷就禁止过,紫家有紫灵就不可能有其他嫡子嫡女,除非紫灵亲自开口!”紫萍的话一说话,紫铎就连连摇头,要是可能他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一个嫡子什么的,不过他话里话外还透着一种恨,一种根深刻骨的恨。

“那就只能第二种办法了,最后再由紫灵在世人面前开口,允许某些人成为她的兄妹!”紫岩阴险的说道,因为询问紫灵,让紫灵开口,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这么多年,紫府内没有一个人真正的对紫灵好过,紫灵又怎么可能为他们说话。

“好,那就先恢复她的名声,然后再决定由谁当这个嫡女!”一锤定音,一家人在这个厅上,毫不犹豫的决定了另一个人的生命,而这个人还是他们的血肉至亲,至于那个被他们像面粉样揉捏的人,他们丝毫没有为她考虑过,甚至也没想过现在的紫灵,还那么容易揉捏吗?

你们知道吗?咱们东辰第一淫/妇竟然得到了儒雅公子的爱慕!”路上好事者甲很惊奇的对着身边路过的人咬着耳朵,不过这咬耳朵的声音好像太大了些,连咬耳朵的人都好像是不熟悉的人。

“什么东辰第一淫?妇?”这个明显也是一个好事者,一听说关于儒雅公子的,马上就凑了上来。

“就是紫府嫡女紫灵啊!”不屑的翻着白眼,这人的尾巴直接就翘上了天。

“紫府嫡女,紫灵,你胡说,说她被儒雅公子爱慕,我赞成,但那什么第一淫、妇明显就是诬陷,是有人想抢了她的太子妃妃位,才诬陷她的,我可是知道西凤的鬼王爷对她可是青睐有加,要知道紫府嫡女虽然长相不怎么样,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紫府唯一的嫡女啊!那身份可不是一般人娶的了的。”第二个人肯定的打断了第一个人的话语,笃定的说道。

“好了,我也听说那什么淫贱,是有人陷害的,要知道紫灵可从未出过府,怎么可能有淫贱这样子的名声出来。”

“那个,我们在凤仙楼见到紫灵小姐出来过的!”

“去……去……你知道什么,紫府小姐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可能出现在凤仙楼。”一巴掌推开刚刚插话的人,几人推推搡搡的想把那人推出面前的圈子。

“明明就是啊,前些日子还传出紫小姐被紫府的姨娘、庶妹虐待!”语气有些哀怨,这个明显是真相君,可惜再他再开口前,那些人已经把他隔离了那个圈子,要知道人家那都是有组织有计划的,你个真相君明显就挡住人家的路了,人家怎么可能让你开口呢。

凤仙楼顶楼,紫灵一身白色男装站在窗户边,望着下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脸上神色平静而淡然,身边随侍的男子看着这样子的主子有些捉摸不定,但心中根深蒂固的维护之心,让他不由的开口问道。

“小姐,要不要封了他们的口!”

“不用,魑你传令他们下去,让他们这么说!”摇了摇头,附耳在男子耳边嘀嘀咕咕了一会。

“小姐,这……这不好吧!”魑摇了摇头,要知道紫府众人现在这样子说,就是为了让小姐的名声变好了,好让他们宰割,可现在小姐竟然毫不犹豫把自己和那人绑在一起,要知道和那人相比,那个什么儒雅公子根本就是个灰尘。

“你不知道你家小姐本来就和他有关系吗?现在只不过加一把火而已,你着什么急,我倒想看看要是紫府那些人知道事情变成这样子了,会有什么好脸色。”

想到紫府那些人听到这些传言后的脸色,紫灵就忍不住的想笑,她还真的没想到那个紫岩可比紫铎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了,竟然想到让其他人代替她,进而取她的性命,不过那天厅中的一幕,也让紫灵怀疑自己或许根本就是紫家的人,虎毒尚且不食子,可紫铎那根深蒂固的恨,和对紫灵的不在乎,本来她还以为是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所以他舍不得杀她,现在看来,可能是那个紫老太爷让紫铎没办法杀她。 不得不说紫灵的想法非常正确,当未来那一天的到来,紫灵真的很感谢紫铎那天厅中的一幕,不然她最后恐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是!”知道改变不了紫灵的想法,魑只能无奈下楼吩咐人手去办紫灵安排的事情了,他真的不敢想象当远在西凤的那个鬼王爷知道自家小姐这么埋汰他,会不会气得直接从西凤赶到这边来找?小姐算账。

一想到刚刚小姐在他耳边说的话,他就头皮发颤,竟然说西凤摄政王心慕紫灵许久,东辰太子有心成人之美,甘愿退掉婚约,娶紫家两位庶女为侧妃,不日西凤摄政王将亲自到东辰迎娶。这一句话下来是彻底的把西凤给得罪了,真不明白他家小姐怎么有这么大的魄力,竟然敢惹上人人都不惹的摄政王。

“魑,我知道你的担心,但你该明白,他和你家小姐的名声早就拴在一起了,现在只不过是废物回收利用罢了,对了欧阳泽现在有什么举动。”知道魑的担心,紫灵淡然的说道,只要收尾工作做的好,这个流言最后不是紫家、就是太子传出!而她向来相信自己的本事,不过是道流言,那个曾经告诉她流言,说好好当她兄长的人,现在已经不知道在何处了!

“在楼下那间包厢!”说道太子欧阳泽,魑这才想起,今天欧阳泽来凤仙楼了,要不是一直跟踪他们,他们真的没想到欧阳泽和欧阳鸿之间看似一伙,其实内有悬殊。

“嗯!你按我的要求去安排,我先下去看看!”说完紫灵就往楼的另一边走去,在那里她可以到达暗室,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之间的聊天,这也是上次那人后来设计的!对于魑安排的事情她是一点都不担心。

此时的紫灵不知道自己小看了那个传言中的人,当那个人真正找上门的时候,紫灵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天生就被人仰望的,任何事情都别想在他眼中隐瞒,可惜此时的紫灵不知道,当她在闹了许多笑话以后,才发现这世上的确有神的存在。

太子殿下是决定不退婚了!”同是凤仙楼,楼上楼下却是不同风光,三楼是包厢紫灵谋划着怎么反抗,而二楼那个让事情变成这样子的罪魁祸首却是悠闲的享受属于他的时光,或许是对于欧阳泽行事的疑惑,欧阳鸿忍不住的问出心中的想法,在他看来欧阳泽这个色胚只要是碰上了紫府四姐妹,绝对无下限,立马就解了和紫府嫡女的婚约,这才是他这个太子正常的做法。

可现在,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太子殿下一定会解决了和紫灵的婚约,可太子却虚晃一枪,不请求退婚,反而悠闲的给紫府几位小姐出了一个难题,谁都知道紫府不允许有继室平妻,又从哪儿冒出另外一个嫡女,这不是把紫灵往死路上逼吗?这一刻欧阳鸿有点为那个无辜的女子悲伤。

紫家人今天的做法已经注定了那个叫做紫灵的真正女子,就要成为了过去,不过也让他明白了,欧阳泽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一句话就让一条鲜活的性命消失无踪,不过紫灵什么时候得罪了欧阳泽,让欧阳泽这么的对待她。

“退婚!换一个人而已!”端着酒杯遥望着下面堆堆挤在一起讲述紫灵事迹的人,欧阳泽眼中闪过阴狠,紫灵那个平淡的本就不该存在,既然不该存在,那就永远不要存在了。

“看来那个女子得罪你了?”同样端着酒杯,欧阳鸿略低着头、清秀的脸上有着不合他眼中精光的傻气。

“得罪我!”嘴角一片嘲讽,眼底明显的厌弃,那样一个女子会得罪他吗?恐怕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吧,这么一个女子竟然背着她的未婚妻名头十几年,真让他感到耻辱,现在竟然和西凤摄政王扯上了关系,虽然他清楚的知道那些都是紫家后院那些女人搞的鬼,他欧阳泽是什么人,东辰国的太子殿下,他身边的每一条狗,就算他不要也该给我衷心,不许有丝毫的流言,就算是有流言,那也该是烘托他英明神武的形象,他决不允许有人人任何渣点出现在他的身上。

“没得罪你?那你干嘛要跟一个无辜的女子过不去!”

“哼!她是无辜,但她千不该万不该挂着我欧阳泽未婚妻的名号,更不该让其他人把这个名字毁的一无是处,更不该和西凤鬼王扯在一起,既然是本殿的未婚妻,她就算是没本事,也该好好守护名声,等着让本殿退婚,而不是懦弱的一无是处,这样没资没色没本事的女人,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还有本殿可是什么都没做!”

放下手中的酒杯,欧阳泽双手一摊,高傲中带着鄙夷,那样子一个女子根本不值得他动手,至于她还能活多久,就看她的本事了!

“是!”看着高傲的像个孔雀般的欧阳泽,欧阳鸿眼中闪过鄙视,他是没做,但他一句话,已经决定了那个女子的归路,除了死在无人知道的角落,再没有第二条路,皇家赐婚又岂是一般人抗拒的了的,更何况还有一个不当她为子女的父亲,她一个女子能活十几年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你说紫铎会让那个女儿替嫁?还有紫家那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么?”说完紫灵的事情,欧阳泽就把目光转向他所想要的一切,紫家到底有什么秘密,这个秘密他要尽快的查出。

“太子殿下可以多去紫家走走!”欧阳泽所说的一切,正是他也想要知道的,对于紫家,看似平平常常的官宦之家,却有着让皇室都觊觎的势力,可这势力到底在哪里,是由谁继承,这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父皇让他们必须娶一个紫家女子,可紫家有五个,不,应该说四个女儿,这个势力最后到底会由谁继承,这还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紫家的势力,他很久以前就知道,只是他一直不知道怎么入手,直到现在太子殿下被皇上委任,他才有了机会,可惜上一次进入紫家,欧阳泽有意识的把他排除在外,这让他没机会接触关于紫家的一切,现在欧阳麟又回来了,这让本就为难的情势,更加的严峻了。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在父皇的心中欧阳麟是最宠爱的,可是他却是唯一一个不入朝的王爷,这也让他改变了想法,而父皇对欧阳泽的宠爱,那是有目共睹的,太子之位、紫家婚约更是在十几年前就定下了,欧阳泽也聪明,从未在父皇面前显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这让欧阳泽这个太子在这么多年一直都稳稳当当的坐着,甚至还得到了百姓的爱戴。

“的确!我也是这想法,可惜父皇不允许!”说道紫家,欧阳泽脑中第一印象就是关于紫家那四个国色天香的女儿,可惜的是父皇下令禁止他去紫家折腾,还说要想折腾也要等到大寿之后,他不想他的大寿之期闹出什么不好的流言。

“为什么?”心中了然,但欧阳鸿还是傻傻的问了出来。

“真笨!还不是因为父皇大寿要到了,也对,现在的确不适宜闹出其他不好流言!”说道这儿欧阳泽不由的有些失落,现在这几天怎么都不见紫家那几个小姐出来,这让他这个孤家寡人等的很是心焦。

“哦!”拖长了尾音,欧阳鸿眼底是隐晦的不满,然后有消失无踪,这么多年对于欧阳泽的冷嘲热讽他已经习惯了,低垂着头,还是平常一样的懦弱。

墨灵院,紫灵淡定的看着手上传回的信息,看着紫家人因为突然流言的掩盖,让原本儒雅公子的传言成为了过去式而跳脚,紫灵不由的猜测接下来紫铎他们又会出什么招,至于欧阳泽,本来她还不想和他有什么的关联,可是欧阳泽要置她于死地的心,让她不爽。

墨染,最近不知道哪里去了,虽然看似她没担心,但心底紫灵却是知道他把墨染放在心中,而欧阳麟在流言四起后,频繁的出现在墨灵院,美起名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其实紫灵知道,欧阳麟只是无聊刚好碰到个好玩的事情,就赖上了,对于他口中的负责什么的,她实在没兴趣,也没有上心,这辈子好不容易认了个亲人,可亲人却消失无踪,紫灵有时不由的猜测,她做人是不是太失败了,还是说她命中注定不该体会到亲人的感觉。

“紫灵,我说话你听见没有?”

其实很想知道紫灵手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欧阳麟知道,紫灵不像他平常碰到的丫鬟什么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心中虽然好奇,但却不敢太过放肆。

“有事?”收起手中的纸条,紫灵冷漠的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欧阳麟。

“你……紫灵,你真的不像是一个女子!”望着相处这么久,还是面无表情的紫灵,欧阳麟的信心大受打击,他还从没见到一个女子像紫灵怎么不像女子的,忍不住的出口讽刺了起来。

对着欧阳麟的白目,紫灵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欧阳麟身上没有恶意,要不是欧阳麟没对她太过分,最重要的是她打不过欧阳麟,她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丫的,真不明白,那欧阳鸿和欧阳泽一看都不是好人,为什么这个欧阳麟就是个小白兔,每天就会叽叽喳喳的烦她。

“我不是女子,你是!”

“我不是,你才是!不是,我说的是,你把自己弄的不像女子!”绕了半天,欧阳麟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表达的话,他还真的不习惯和人这么针锋相对的。

“不像,就不像,若是我是真正的女子,我已经死了!”看了欧阳麟一眼,紫灵无感的说道,要是她是真正的女子,不管在现代还是这里,她早就没有活着的权利了,这一世她已经有了新的生命,她只想好好的活着,体会下平常人的幸福,为什么就这么难。

说这话时,紫灵浑身弥漫着哀伤的气息,整个人空灵而悠远好似随时就会消失一般,沉闷的气息萦绕着整个院子,整个院中瞬时都陷入了低气压,让欧阳麟不由的感到后悔,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只不过想要闹一下紫灵,可是就这么一句平常的话,却让紫灵和他自己像是两个世界一般。

从见到紫灵那一刻开始,他一直嚷着要负责,其实他是真的要负责,他从没见过一个女子像紫灵一样那么的令人心疼,虽然他或许有一丝的冲动,但冷静下来,他的心告诉他,他很想照顾这个柔弱的女子,再看到她坚强的一面,他发现原来她根本就不需要他的照顾,可是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他绝不会改变,现在看到她这哀伤的模样,欧阳麟真的很恨自己,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那个,我听说我父皇今晚要办游园会!”诺诺嘘嘘了半天,欧阳麟才说出一句自认为还算可以的话。

小心翼翼的看着紫灵,见她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再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还特别点名要你去参加!”

“什么?哪个杀千刀的闲着没事干?”一听说要参加什么游园会,紫灵被刺激的直接站了起来,她都愿意当弃妇了,可婚约退就是退不了,好不容易破坏了紫铎他们的诡计,现在又来这么一出,难道就不能清闲下吗?

“那个,是我父皇!”

一看紫灵发飙,欧阳麟吓的直接就往后面退,他还从没有见过有人发过这么大的火。

“你父皇,你不说我还忘记了,你不是说你会帮忙我退婚吗?为什么现在一点进展都没有,我还差点被人害死了。”一说到皇家,紫灵就没好印象,实力没人家大就算了,本以为没交集了,可谁知道交集反而更深了,现在更

是有了仇恨,她只不过想平平淡淡的生活,为什么就这么难。

“我……”

“我什么我,别以为你长了一副小白兔的样子,本小姐就可以饶恕你啊,我警告你啊,今天晚上你一定要让你父皇退婚,不然的话,我就直接赖上你!”一看到欧阳麟出现小白兔的样子,紫灵就忍不住的强势起来,这让本就十分强势的她,看起来是御女范尽显。

“我……”

“马上给我滚蛋,不然别怪本小姐不客气!”眼底一闪,紫灵脸色突变,对着欧阳麟厌恶的下着逐客令。

“我……”

“滚蛋!你没听到是不是?是不是要本小姐打的你出去。”声音暮然的变大,甚至带了一丝急切。

“魑,把麟王爷打出墨灵院,送到麟王府!”脸上焦急,但紫灵还是努力的让自己的心平静,只是声音不知不觉中带了一些慌张。

“小姐……”

“麟王爷,请吧!”从紫灵的脸色看出了一丝什么,但魑知道,小姐不喜欢有人违背自己的命令,只能恭敬的示意欧阳麟离开。

“出来吧!”沉默了许久,心中推算他们可能的距离,紫灵松了一口气,沉声命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21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