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扒开我的胸罩吸奶头,抱着娇妻让领导一起弄

蒋佩蓉看见叶青青这样子,赶紧说道:“迟煊你先走吧,青青身体不好,受不的刺激,她现在心疼她姐姐,也没有多余的精力跟你说别的,至于联姻的事,等我们家处理好了家事,再去你家与你父母详谈。”

邵迟煊也怕刺激到叶青青,赶紧说道:“青青,我走!我走!你别气着了身子,但是这件事,你一定要好好想想,我是真的爱你,想要娶你。”

邵迟煊满脸不舍得走了,从头到尾没有关心过叶久久一句。

外人走了,叶明阳这才怒不可遏,一脚踢翻了茶几。

他脸色森然可怕。

蒋佩蓉和叶青青母女互看一眼。

最后还是叶青青上前,温声劝着。

“爸爸,姐姐虽然不是你亲生的,可也是你把她养大的,就算有错,错的也是韩阿姨,和姐姐有什么关系?算起来姐姐也是无辜的,长这么大,连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她也很可怜的……”

叶青青这话,看似劝慰,却实则是火上浇油。

叶明阳想起韩如意平日里端庄贤淑,背地里却背叛了自己,生了一个父不详的孽种。

而且,还让他叶明阳把那孽种当做亲生的养大,那个孽种何德何能配得上他叶明阳这个父亲?

叶明阳目呲欲裂,“韩如意!”

而叶久久的房间里,秦妈急的团团转,不住的走来走去。

叶久久揉了揉太阳穴。

“秦妈,你不要再走了,晃得我脑仁疼。”

秦妈说:“小姐,这可怎么办啊?”

叶久久神色淡淡的。

虽然她也受到了打击,但却并没有多伤心。

叶明阳从小就不喜欢她,她也不亲近叶明阳,如今闹出她不是叶明阳的女儿,她竟然莫名的觉得松了一口气。

秦妈替叶久久担心。

“原以为那邵少爷是个好的,没想到小姐你出了这种事,他竟然反倒去安慰二小姐,还提出要跟小姐你解除婚约……”

叶久久心里一疼,可很快就没什么感觉了。

她心里心里有种麻木的痛觉。

她说:“秦妈,那些事,你不要再说了,你先告诉我,叶明阳说的事,是真的吗?我真的不是叶明阳的女儿?”

秦妈一时噤声,说不出话来。

叶久久一看秦妈这样子,就知道她是知情的。

那个赵妈是当时外婆身边的人,可秦妈却是母亲身边的人,自小照顾母亲,既然赵妈都知道的事,那秦妈肯定是知道的。

“小姐……”

叶久久平静的说:“跟我说说吧。”

“小姐,你会怪你母亲吗?”

叶久久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我相信我母亲不是那样的人,无论她在别人心中是怎样的人,但在我心中,她始终是那个温柔善良的女人,秦妈,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事到如今,你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告诉我吧,我到底……是谁的女儿。”

秦妈一下红了眼眶,拉着叶久久的手。

“小姐,你母亲知道你这么信任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件事发生后,叶明阳根本没去追究其中的原因,就一口一个韩如意贱人的,让秦妈也觉得心寒。

当初叶明阳刚进韩家的时候,是多么优秀的一个后生。

可后来暴露了贪婪的本性,实在是让人心寒不已。

秦妈的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大小姐,这不是你母亲的错,不是啊,你母亲她是……是被强的!”

叶久久没料到秦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愣住回不过神。

“怎么会?”

自己母亲韩如意是韩家的独生女儿,谁有那个本事动的了她?谁敢对她?

秦妈哭着将事情娓娓道来。

“小姐,当年老爷子看中了你父亲,询问过你父亲的意思,你父亲愿意入赘韩家娶你母亲,你母亲才嫁给他的,可是没想到婚后几个月,你父亲他就开始在外面找女人了,并且还被你母亲无意中撞见了,你父亲对你母亲撒谎说是去出差,实则是带着那个女人出去旅游了,你母亲跟着去,亲耳听见你父亲跟那个女人说,你父亲娶你母亲只是逼不得已,只是为了钱,你母亲伤心欲绝,回途的时候……就出了事,她后来跟我说,她出事的时候,跟你父亲打过电话,你父亲却没有接,她一个周后回来,也什么都不肯跟家里说,直到发现怀上了你,去医院打胎被老夫人知道,被老夫人逼问,她才说了出来,小姐,这件事你母亲也吃了亏,她也是受害者啊,她何尝不想将这件事说出来?可是,这件事对你母亲来说、对整个韩家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她即便受到了这样的伤害,也只能默默的忍下,你不知道你母亲的苦,她受不了丈夫的背叛,更受不了心里的折磨,最后怀着孕离开了韩家,这一离开就是五年……”

叶久久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

小时候最清晰的记忆,就是母亲带着自己流浪时灿烂温柔的笑容。

她从不知道,那样温柔的母亲,受到过那样的伤害。

她突然无比的憎恨叶明阳。

“那个女人,是蒋佩蓉?”

秦妈点头。

叶久久又问:“那伤害母亲的那个人呢?”

秦妈说:“你母亲从来没说过她是谁,大概是怕提起了心中的伤心事,心头难过……”

看见叶久久沉默不言,秦妈抹了一把眼泪。

“大小姐,是叶明阳先背叛了你母亲,你母亲却因此受到了伤害,这本就不是你母亲的错,你也没有错,即便你不是叶明阳的女儿,但你也是韩家的人,叶明阳若不认你,尽管带着他一家老小搬出韩家去就是了,韩家的房子和公司,却是你的,当年老爷子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叶明阳所做的丑事,所以偷偷留了遗嘱……”

叶久久此刻却依旧出神,没有听的进去。

秦妈想着如今叶久久的身世被叶明阳知道,叶明阳肯定是要把叶久久扫地出门的。

不过这里是韩家的宅子,他叶明阳有什么资格把叶久久赶出去?

要走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秦妈想把遗嘱的事跟叶久久说清楚,突然听见了门外沉重的脚步声。

随后,门突然被推开。

叶明阳脸色阴沉的站在门口。

秦妈赶紧垂着头站到了一边。

叶明阳目光冷冷的看了秦妈一眼。

秦妈没有儿女,是一手把韩如意带大的,韩如意的那些事,秦妈肯定知道。

可这些人,竟然骗了自己那么多年。

他没有管秦妈,只是看着叶久久说:“你现在有什么话说?”

叶久久说:“我不是你的女儿,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我要替我母亲说一句,她没有错,她唯一的错,就是嫁给了你,在她出事前,是你先出轨的,所以你根本没有任何资格辱骂她。”

叶明阳冷笑一声,“我是男人,她是女人!她出轨就是在给我带绿帽子。”

叶久久不知道叶明阳这么霸道的道理是怎么悟出来的。

她只是看着叶明阳说:“照你这么说,她是韩家大小姐,你又是什么?你能娶到她、能有今天的位置,都是韩家给你的,不管韩家对你做什么,你都该受着。”

叶明阳怒不可遏,“都这时候还敢牙尖嘴利,果然是个养不熟的野种!”

说着,一巴掌又要朝叶久久的脸上挥过去。

秦妈赶紧上前抓着叶明阳的手。

“老爷,这不是小姐的错,你不要打小姐。”

“给我滚开!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这个野种!”

叶久久怕秦妈被叶明阳推到,说道:“秦妈,你走开,别怪我。”

秦妈却听到叶明阳骂叶久久是个孽种,却有些愤怒了。

叶久久是野种,那叶青青又算个什么东西?

“老爷子,有些话我本不该说,但如今却不得不说,如意小姐生前,本就是个十分骄傲洒脱的人,嫁给你之前,她四处流浪不着家,但是嫁给你之后,你扪心自问她到底有没没有做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她对你关怀备至,一心一意的对你,但你呢?结婚刚不久,就在外面跟蒋佩蓉勾搭成奸,还让如意小姐给撞见了要不是因为你们,如意小姐怎么会跑出去?最后又怎么会出那种事?她受到了伤害,打电话给你,你那时候在干什么?她遇到了那种事,一个人无法面对,而你更让她觉得心寒,你以为她远走他乡是因为看不起你?那是因为她无法面对你的背叛!如意小姐对你原本也是有感情的,是你把这份感情消磨没了,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来怪小姐和如意小姐?韩家给了你身份地位,仅有的要求就是希望你好好的待小姐,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

叶明阳被秦妈一声声的质问弄的有些心虚。

“不、不是我的错!是那贱人水性杨花!是她私生活不检点,在嫁给我之前就和男人不清不楚了!”

秦妈听到叶明阳反咬一口,气的指着叶明阳。

“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如意小姐都死了这么多年,你还要玷污她的名声!如意小姐是韩家的大小姐,家世好相貌好,寻常人她看得上?又怎么可能跟人不清不楚的?你自己去问问外面的人,他们哪个不说如意小姐温柔漂亮,才情过人?谁会说如意小姐私生活不检点?你不要自己做了不知羞耻的事,还往别人身上扣屎盆子!”

叶明阳面红耳赤,但秦妈这么一说他也想起来。

韩如意的确如此,在学校的时候,几乎都不跟男同学说话。

这样的韩如意,怎么可能如蒋佩蓉说的那样,是个私生活不检点的人?

叶久久这时也淡淡的说:“我母亲品行如何,懂她的人自然相信她自然觉得她好,不想让她好的人自然有的是话来诋毁她,谁都有资格说我母亲的不是,可叶先生你却没有,先对不起我母亲的是你,你说我妈水性杨花是贱人,先看看你自己做的那些事。”

叶明阳气的不行,手又抬了起来。

叶久久却梗着脖子,不服输的看着叶明阳。

想起韩如意是怎么死的,她现在就想杀了叶明阳。

叶青青这时突然冲了进来,抱住了叶明阳的胳膊。

“爸,你不要打姐姐,你不要打姐姐,你养了她二十多年啊,即便不是你亲生的,你又怎么忍心?”

“她不是你姐姐,你以后不准再叫她姐姐!”

叶明阳虽然生气,但是想到叶青青有心脏病,还是先放下了手,免得吓着了叶青青。

“姐姐,你不要跟爸爸犟了,你跟爸爸求个绕,爸爸以后一定还会对你跟以前一样的,叶家不会把你赶出去的,你也还是叶家的大小姐,但凡是我的东西,我都会分你一半的……”

叶久久目光冷冷的看着叶青青,“没有韩家,就没有叶明阳,没有叶明阳,你叶青青算什么?我如今享受的一切,不是叶家的,是韩家的,我就算不是叶明阳的女儿,我享受这一切也是理所应当,你以什么立场来施舍我?叶青青,不要搞错了主次顺序,我是孽种,你同样也是,不同的是,如今你这个孽种找到了爹而已,而你爹刚好还把别人家的东西抢到手。”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我知道你没错,那我又有什么错?你说这种话来诛我的心,伤害了我,你心里难道就好受吗?你说我爸爸抢了别人家的东西,他抢了什么?他本就是韩家的女婿,名正言顺的继承韩家的一切,在姐姐你眼里却是抢吗?如果姐姐真的要这么说,那姐姐不如也去把你的亲生父亲叫来,问问他有没有本事来替你把东西抢回去。”

这话已经是在挑衅叶久久了。

也明里暗里的说叶久久的亲生父亲是个上不来台面的,不能给叶久久撑腰。

叶久久只是淡淡的扫了叶青青一眼,看向叶明阳。

“叶先生现在准备把我如何?”

秦妈也紧张的看着叶明阳。

她当然不希望叶久久被赶出去。

说句不好听的,叶久久才该是这个家的主人,她怎么能被赶出去?

但现在韩家在叶明阳的手里,如果叶明阳真的生气,把叶久久赶出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叶青青也在等待着。

但最后,叶明阳还是没说把叶久久赶出去的话,只是让下人好好看着叶久久,不准叶久久出门。

叶青青心里不舒服,“爸,姐姐的房间这么大,你把姐姐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姐姐肯定会无聊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17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