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让秘书穿情趣内衣调教 小柔在舞蹈室里被蹂躏

顾小慧见沈傲用一双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寒声说道:

“我的态度很明确,你赶快把我丈夫的不雅照删除了,从此以后,咱们进水不犯河水,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沈傲笑了笑,说道:“删除你老公的不雅照可以,你先坐下,咱们慢慢谈!”

顾小慧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问:“谈什么?”

沈傲走到她跟前,说道:“你也知道,念大学的时候,我就喜欢并追求你,却遭到了你的拒绝,选择了当时的校学生会主席马俊豪,我知道自己比不过他,便没有继续追求你,但为了报复你,我才选择和你的闺蜜叶萍在一起的。

“与她结婚后,我才发现,我心里只有你,因此,我和叶萍的婚姻并不幸福,在参加你们婚礼的时候,发现新郎并不是马俊豪,而是吴旭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时,简直替你感到惋惜……”

顾小慧打断沈傲的话,说道:“于是,昨天晚上,你故意让你老婆叶萍去勾引吴旭,然后玩仙人跳,以吴旭上了你老婆为由,让人将他打成重伤,拍摄他的不雅照,用来恶心我,要挟我,试图让我就范,对吧?”

“你觉得我沈傲是愿意牺牲老婆那种卑鄙小人吗?”沈傲沉声说。

“谁知道呢?”顾小慧瞥了沈傲一眼,冷笑道:“像你这种人,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手段,拿老婆来做出点牺牲,有什么不可以呢?”

“随你怎么想,”沈傲忿忿地说:“叶萍这个臭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和你家那个小白脸搞在一起了,居然敢跟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要跟她离婚,”

一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一脚将雅间的房门踢开,看见叶萍趴在吴旭怀里时的情景,沈傲就觉得喉咙里卡了一根刺似的,憋得心里发慌。

昨天晚上,他让自己手下的兄弟,强行将叶萍带回家后,不管怎么打她、骂她,她始终不承认与吴旭有关系,一口咬定她是在蓝天会所偶然遇见吴旭,为怕撞见熟人,才在雅间里喝酒,喝得脑袋晕乎乎的时候,才头枕着吴旭的腿,躺在沙发上的。

“你少跟我说这些,你要不要与叶萍离婚与我无关!”顾小慧再次从沈傲嘴里听到“小白脸”这几个字,心里很是不舒服,冷声说道:“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老公怎么就是小白脸了?再怎么讲,也比你这种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强!”

沈傲一脸讥诮地说:“他不是小白脸是什么?如果不是小白脸的话,昨天晚上来这里消费的时候,想让我老婆买单,我将老婆带走后,他连一万八千元钱都拿不出来付账,被人打得跟死狗似的?”

一提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顾小慧就感到来气,厉声问道:“我问你,吴旭到底是被你们打伤的,还是被会所里的人打伤的?”

“是谁打伤的并不重要,关键是我手里有几张你老公的不雅照,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吧?”沈傲一脸得意地说。

顾小慧冷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你最好当着我的面把这些照片删除掉,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也是已经说过了,删除这些照片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沈傲毫不示弱地说。

“什么条件?”顾小慧明知故问道。

“你老公昨天晚上上了我老婆,你得和我亲热一次,否则,我得让你老公身败名裂,你也跟着抬不起头来!”

说着,他一屁股坐到顾小慧身边,伸手将她抱住。

顾小慧像触电似的将沈傲甩开,即刻站起身,厉声问道:

“你干什么?”

沈傲也跟着站起来,舔着脸,说道:“只要你答应和我,我就把手机里的照片删除掉,好好的爱你、疼你……”

“姓沈的,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把我顾小慧当成什么人了?”顾小慧用手指着沈傲的鼻子,冷声说道:“我劝你还是别痴人说梦话了,我就是喜欢一头猪,也不喜欢你这种卑鄙小人,你滚开,要不然,我就喊人了!”

“我已经给会所里的人打招呼了,你喊吧,就是你喊破天都没有人理你。”沈傲皮笑肉不笑地说:“只要你今天依了我,我把你老公的不雅照删除掉,回家与叶萍离婚,一心一意地对你好,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说着,再次向顾小慧扑来过来,准备再次抱她。

顾小慧向后退了一步,顺手拿起茶几上沈傲还没有喝完的那杯咖啡,朝着他的脸上泼了过去。

沈傲被顾小慧泼了一身,本能地用手去抹脸上的水珠。

“你如果敢把我老公的照片发到网上,我就以故意伤害和敲诈勒索罪上法院起诉你,你尽管试一试!”

顾小慧说完,将空杯子放回茶几,拿着自己放在沙发上的手提包,快速冲到雅间门口,拉开房门,逃也似地从房间里跑出。

碰!

一声门响,顾小慧将自己关在门外。

“臭女人,简直是不识抬举,看老子以后如何收拾你!”沈傲望着顾小慧消失的背影怒声骂道。

随后,他朝房门口狠狠地啐了一口,即刻拿起顾小慧放在茶几上那个空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哐当!

一声脆响,杯子被砸碎,碎片四处飞溅。

沈傲觉得仍不解气,狠狠踢了一下茶几,这才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扯出茶几上的几张卫生纸,擦拭顾小慧泼洒在自己脸上和衣服上的咖啡。

一名服务员推门进来,站在房门口,问:“先生,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沈傲正在气头上,即刻将怒气发到服务员身上,只见他恶狠狠地瞪了服务员一眼,然后不耐烦地朝她挥了挥手,怒声说道:

“没你的事,滚出去!”

服务员见沈傲一副怒容满面的样子,顿时吓了一大跳,生怕自己惹火烧身,急忙退出雅间,轻轻将房门关上。

……

“这个臭不要来脸的东西,竟然想占老娘的便宜,简直是痴心妄想!”顾小慧怒气冲冲地离开雅间的时候,心里暗自骂道。

“顾大小姐,你这是要走吗?”刘大壮从雅间的走廊里迎了上来,一脸堆笑地问:“你和沈公子把事情商量好了吗?”

“他压根儿就是一个流氓,什么沈公子?”顾小慧朝雅间门口啐了一口,对刘大壮恶狠狠地说道:“你进去告诉沈傲这个牲口,如果他把我老公的照片发到网上,败坏我老公的名声,影响我们顾家的声誉,我就上法院告发你们故意伤人,敲诈勒索,找人把你这家会所给封了,不信,你们就尽管试一试!”

不待刘大壮开口,顾小慧便与他擦肩而过,离开走廊,经过大厅。

随后,她在大厅里那些客人们惊讶的目光中,走出蓝天会所,钻进了她停靠在门口那辆宝马轿车。

在驾驶位置坐稳,系上安全带之后,顾小慧才长舒了一口气。

想起刚才沈傲说吴旭与叶萍在一起鬼混,并向自己表白的那番话,以及他对自己动手动脚时的场景,就感到一阵恶心。

“叶萍是昨天晚上与吴旭在蓝天会所偶遇后,才在雅间里喝酒的,还是真如沈傲所讲,早就鬼混在一起了呢?”顾小慧暗自寻思道:“如果他们俩早就在一起了,叶萍赶去病房后,会对吴旭做些什么呢?”

尽管顾小慧看不起吴旭,对他毫无感情可言,但他名义上是自己的丈夫,不希望他与叶萍有什么绯闻,闹得满城风雨,使得自己的名誉受损。

她要探个究竟,吴旭到底是不是早就和叶萍在一起了。

如果是的话,这不失是一个与吴旭离婚的理由,她就好不顾父母的反对,名正言顺地与吴旭离婚了。

于是,她发动汽车,手握方向盘,脚踏油门,加足马力,径直朝着市人民医院的方向驶去。

……

顾小慧在维多利亚咖啡厅的卡座里与沈傲通完电话,气冲冲地离开之后,叶萍也就跟着离开了。

她在楼下乘坐一辆出租车前往市人民医院住院部门口。

当她乘坐电梯上楼,来到11楼8号病房,轻轻将房门推开,走进里面那间病房时,吴旭正躺在床上打点滴。

此时,吴旭正两眼直盯盯地望着天花板,脑海里不停地反复闪现出自己昨天晚上在蓝天会所大厅里与叶萍偶遇,两人一起走进雅间里喝酒的情景,以及自己被叶萍的老公等人打成重伤的事情。

“叶萍在与我去雅间之前,说好她买单的,为什么在向服务员点好酒水的时候,没有把钱付了,而是要等她喝得半醉,她的老公带人闯进雅间,将我打伤之后,随他们一起离开,我因没钱付账,再次被会所里的人暴打,难道是她和沈傲一起事先设计好,玩仙人跳的把戏?”吴旭暗自思衬道。

她越来越觉得叶萍这个女人不简单,不知道她在自己面前的表现出的热情,以及她昨晚对自己说过的话是真是假,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想起自己昨天晚上,被沈傲等人扒光衣服,打成重伤,拍摄他的不雅照时的情景,吴旭感到非常难过,很是气愤。

“我与叶萍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害我?她打电话将顾小慧约出去,会添油加醋地向顾小慧说些什么呢?”

想到这里,吴旭心里是一阵紧张。

他已经认定是沈傲夫妇设计陷害他,自己是中了叶萍的圈套,她和沈傲只不过是在自己面前上演一场“苦肉计”而已。

哒哒哒……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病房外传来。

吴旭将目光移到房门口,忽然发现叶萍一脸忧郁地出现在房门口,就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似的。

他先是一惊,然后用手指着叶萍,质问道:“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吴旭试图从床上坐起来,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动弹了几下,始终没有成功。

叶萍见吴旭身上缠着绷带,包得跟粽子似的,想起他昨天晚上在蓝天会所雅间里被沈傲等人暴打时的情景,感到一阵心酸。

想到这一切都是由自己造成的,叶萍忍不住流出几滴眼泪来。

于是,她哽咽着向吴旭道歉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们一起在雅间里喝酒的时候,沈傲那个畜生会突然出现,是我连累你,让你受苦了……”

“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了,别以为在我面前挤出几滴眼泪,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没有用的,”吴旭恨恨地说:“没想到我把你当成朋友,那么信任你,还把我和顾小慧之间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你,你却和你老公一起串通起来陷害我,我真看走了眼,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叶萍扑到吴旭的病床前,向他解释说:“吴先生,你误会了,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我根本不知道沈傲那个畜生会跟踪我,突然闯进雅间里把你手机摔坏,将你的衣服脱下来划破不说,还把你打成重伤……”

“你他妈的少在我面前提付账的事情了,”吴旭一听见付账这件事,就感到来气,厉声骂道:“你他妈的如果是成心请我喝酒,为什么不在点完酒水的时候买单,非得等你老公带人来将我打伤,然后一走了之,害得我没钱付账,再次被会所里的人暴打一顿,让顾小慧过来结账,在她面前丢丑?”

“我以前在蓝天会所消费的时候,都是在离开的时候结账的,真不知道沈傲会突然带人闯进来,节外生枝,你也看见了,当时,我也是身不由己,我是被他扇了两个耳光之后,他们强行将我拖出雅间的,致使我没有机会付账,才让你丢丑的,”叶萍一脸无辜地说:“沈傲那个畜生将我带回家之后,非得让我承认和你有关系,我不承认,他对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见吴旭始终用一副不信任的目光看着自己,便将自己的裙子撩起来,说道:“不信,你看,我身上这些伤,全是被沈傲那个畜生打伤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17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