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要主动摸你的甜甜圈 男生第一次也会疼吗

姜韫接到了温良的电话,说会在第二天早上的十点去接他,问他方不方便。

姜韫答应了。

他行李不多,就装了简单的换洗衣服,还有一台电脑和电子产品。

一路上,温良都没有说话。

等车子进了江畔小区,他才是开口:“姜先生,请跟我来!”

姜韫微微颔首,态度不冷不淡的跟上去。

电梯里,姜韫笔直的站着,他只穿了简单的衬衫和黑色的牛仔裤,配上那张帅气的脸,整个人显得朝气蓬勃。

好看是好看,但到底稚嫩了些。

温良垂下眼睑,有点不懂林桑怎么会喜欢小孩子。年纪太小,不好沟通,而且幼稚不会包容,而林桑的脾气……

“温助理,你有什么话想说吗?”到了门口,姜韫敛眉问。

温良抿唇,无声笑笑:“林小姐脾气不算好,你多担待一点。”

姜韫没想到温良是说这个,他有点不悦,他家桑桑脾气哪里不好了?他觉得特别好!

林桑表面冷冷地,但内心比谁都柔软。

“谢谢温助理提醒,慢走不送。”姜韫客客气气点头,但眼底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林桑给的这套房子面积很大,巨大的客厅连接一个整齐排列的书架,以及一面全江景落地玻璃窗。

卧室做得很大,卫生间,衣帽间,里面还有走廊连接着书房。还有两间客房,但是看里面的床连床单都没有,应该是没有住过人。

姜韫安静的收拾好简单的衣服,这才是拎着电脑坐下打开,手指噼里啪啦的敲着代码。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姜韫眼睛都红了,这才是停下手,关好电脑,而文件夹里整整齐齐的摆满了资料,按照昨晚包厢里的人头,一个都不少。

几乎在同时,一段极具博人眼球的视频在B大校园论坛匿名发布,视频里的主人翁是还躺在医院的张志存,他趾高气扬的正教训着一个男同学,还时不时的说几句侮辱的话……

正值大学的期末考,快被考试压垮的学生们像是蚊子见了血一样,打鸡血似的观看,而后迅速传播这则视频。

传播范围大了,网络新闻媒体注意到了,立即转发并且谴责这种校园暴力行为。

热度发酵开来,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学校这边,被打的男同学戴着眼镜,身上还穿着校服,硕/大校徽想让人忽视都不行了!学校要求各方删除视频,并且口头承诺会严肃处理这件事!

这时候又有人发布了匿名贴,是专门写张志存的,介绍身家背景后还揭露他多年来常常欺负同学,甚至还欺负过一个女同学,女同学慌忙逃跑从三楼坠落残疾辍学……

反正,劣迹斑斑。

这一下地,网友们统统愤怒了,要求学校严查事情,如果属实开除人渣还要报警抓他坐牢!最后呼吁受害者们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愿意请律师帮忙!

其中一些大V还艾特了网警,请求调查。

B大学校这下头痛了,B大也是国内有名的名校,进来的大部分都是天才或者学霸,当然还有一部分是靠着特殊渠道进来的,张志存就是靠着捐款来混个文凭的!以前没人来举报,学校也不好查,现在事情闹出来,校长只好报了警。

之前被张志存欺负过的,大部分都忍气吞声,但也有那么几个见到机会了,大着胆子主动去了派出所,其中就有那个被残疾辍学女同学的父母……

张志存本来在医院吃好喝好的养伤,但没想到还没趟热乎就被警察同志请去了喝茶!

林桑接到消息的时候也正好在翻阅张志存的资料。

她微微蹙眉问温良:“知道是谁做的吗?”

温良摇头:“我刚找人查了他,黑料一大堆,但我们还没来得及放出去就被人捷足先登了!而且,我们没查到是谁做的。”

“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林桑合上资料,撑着下巴想了一会才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这时机也太巧了!你找人查一查看看是谁要搞张志存!”

温良点头:“好!我会去办的!”

“对了,君豪派人过来送了很多你爱吃的牛肉,送回林家去吗?”

听到何君豪送来的,林桑有点不高兴,但想想他们家明光牧场出来的牛肉确实不错,于是点头道:“送一半回林家,一半放我车上吧!”

温良愣了一下,难得的问了句:“你要亲自下厨?”

做给谁吃?

“你今天话很多!”

“好吧!那我先走了,你有事打我电话。”温良颔首,脑子里却是想起姜韫来,而后又觉得不可思议,林桑大概喜欢他长得好看,但真的要为他下厨,那这还真的……

林桑将张志存的资料撕掉丢进垃圾桶。

本来还想帮她家小朋友报仇的,结果被人抢走了,真气人!

江畔小区。

林桑拎着东西进门,室内一片安静,不管是沙发还是餐桌都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

姜韫不在?!

林桑将牛肉放进冰箱,洗了个手这才是迈步去找人。

卧房的床铺也很整齐,连个褶皱都没有!她绕去书房摸一下闪着光的电脑,发现很烫,使用的时间应该很长。

姜韫这一天都在玩电脑?

“桑桑,你回来了?”倏而地,背后响起姜韫特有的冷清嗓音,她回眸,视线瞬间的被烫了一下。

姜韫刚洗完澡,黑发湿漉漉的还带着水滴,清隽五官氤氲水汽后比平时要更加朦胧一点,修长脖颈下/身躯还带着少年的单薄,但不瘦,肌理流畅覆盖薄薄一层肌肉,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对于林桑的打量,姜韫并不在意。

他随手拨拨头发,偏眸:“好看吗?”

林桑挑眉,“你倒是挺自信的!”

姜韫不可置否的点头,自信满满:“当然!学校的男生都特别羡慕我,因为我不但脸长得好看,身材也特别好!”

林桑被逗得耳朵有点红,睨他一眼:“去穿上衣服!”

姜韫遗憾的摊手:“你真的不想多看几眼?”

“穿上!”

“好吧!”姜韫不能再耍赖了,只好去穿好T恤,随意擦了擦头发又急急的出来。

林桑正坐在沙发上,背脊挺直,瞧见姜韫她招招手:“过来!”

“你一天都没吃东西吗?”

“一直在玩电脑?”

林桑对姜韫这种生活方式很不赞同,亦或者是她现在不懂年轻人的生活了?

“有点事做,忘了吃!”姜韫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垂着头,好一会才是软声哄林桑:“桑桑不要生气,我以后不这样了。”

林桑突然有点后悔。

自己把姜韫这样带回来,是不是太冲动了?但转眼一想,都把人带回来了,后悔也没用了!何况……这张脸她是真的喜欢,放在眼前看着,心情也会好!

“你吃饭了吗?我之前看冰箱里有吃的, 你想吃什么我去做一点!”

闻言,林桑有点惊讶。

“你会做饭?”

“嗯……会……”姜韫的厨艺,勉强还行吧,但要做给林桑吃,他有点担心对方会嫌弃。

“冰箱里有牛肉,你看着做吧。”林桑一时起意,而后又道:“我有点累,去躺一会,好了叫我!”

姜韫话放出去了,但真的拿出食材才觉得刚才话是不是说早了!?牛肉这种食材做得好吃还挺难的!

他探头出去,发现卧房里没动静,迅速的打开手机发信息问孟胥:“牛肉怎么做?”

孟胥秒回:“你做?”

“快点发个步骤和材料过来!”姜韫没有废话,孟胥这货虽然不靠谱但是从小做饭,所以在做饭这方面姜韫承认孟胥比他要强那么一点点!

“不是……你不是说去实验室吗?做什么饭啊?”孟胥精准提问。

“嗯!今天有用到牛肉的实验,不想浪费了打算吃掉!”姜韫也精准的掐住了孟胥的弱点,孟胥没有怀疑,飞快的给他发了好几个做法。

其中有个牛扒的做法,不太难。

姜韫边看边记步骤,然后从冰箱里找配料,幸好用得上的材料都有!姜韫费了一点时间煎好牛扒这才是洗干净手去喊人。

“桑桑!”

林桑没睡着,只是眯着眼休息。

听到声音,她立即睁眼起来,拉好裙子出去餐厅。

“给!你试试看!”姜韫将盘子端到林桑跟前,自己也跟着坐在她旁边,林桑愣了一下。

在林家吃饭,所有人都离她很远。

林桑也习惯了那种距离,突然的这种安全距离被侵入,林桑有点不习惯的蹙眉。

“你坐过去一点!”

“我喜欢坐你旁边。”姜韫直白的话又是让林桑一愣,继而她抿唇笑笑,“你倒是挺会讨我欢心!”

姜韫撑着下巴笑:“当然!现在我所有的服务时间都是你的!”

服务时间?

也对……自己养着他可不是有钱没地方花!现在,姜韫是她的!

“你快试试!凉了就不好吃了!”姜韫催促她。

林桑切了一小块放入嘴里,细细嚼几下,牛肉是好牛肉,不过做得真的不怎么样!

“还行吗?”姜韫有点担心。

林桑看着大男孩期待又忐忑的眼神,将牛肉吞下,又吃了一口,表扬他:“味道不错,我挺喜欢的。”

其实也算不上难吃,只是比起大厨来肯定是比不上的,而林桑又很挑。

“你喜欢就好!”姜韫弯着笑,嘴角跟着上扬,灿烂的笑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眉眼精致,黑瞳里涌动着星辰。

林桑不免多看了几眼,觉得姜韫这小混蛋年纪不大,倒是挺会撩人,处处都戳中她的点。

为了缓解气氛,林桑主动的问:“你之后打算怎么办?成绩什么时候出来?”

“要是考得不好也没关系,我可以帮你……”

“还有好几天才出成绩,等出了成绩再说吧。”姜韫随意应和着,“大学总是能考上的,你不用担心。”

“那你……喜欢的人呢?”林桑又问。

她其实不想提起这个话题,可姜韫都说了,现在他是她的人了,虽然她也只打算维持一段金钱关系,但姜韫要是有喜欢的人了,总让人心里不舒服。

“喜欢的人?”姜韫有点迷糊。

“你上次不是说有心上人了吗?你……”

“跟你开玩笑的!”姜韫一顿,声线突然有点沉:“不过现在有了,有喜欢的人,也有了女朋友。”

林桑迟钝的反应了好几秒才醒悟过来,他说的是她。

尽管,他是在哄她。

但林桑却觉得心情变好了,仿佛大脑之中突然分泌了大量的多巴胺,愉悦四处乱蹿,连带着舌尖都多了丝丝地甜味。

“不是女朋友!”林桑略微认真的解释,接着问:“那你家人呢?你住在这里他们……”

“我是外公外婆养大的,我跟他们说一声就好了,他们不会生气的。”姜韫的话很简单,但林桑心里却多了几分的怜惜。

敢情是没了父母啊!难怪要去会所那种地方赚钱!

“这是我的副卡,拿着平时用!”林桑从包里摸出准备好的卡,递过去,“偶尔也给老人家买点好的。”

姜韫捏着卡,乖巧的点头:“嗯!我知道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大部分都是林桑在问姜韫,而姜韫没有问林桑的任何事情。

饭后,姜韫收拾好盘子,顺便洗了点水果出来。

林桑刚接到钟妈的电话,说张海棠闹着找她,林桑的好心情一瞬间就被破坏了!

“我有事,要走了。”林桑冷着眉眼,还是跟姜韫打了个招呼。

姜韫眼里有点失望。

但他很快扬起笑,从果盘里捏了一颗葡萄放在她唇边:“吃点水果再走!”

但凡碰到张海棠的事情,就让她很焦虑。

“不想吃。”林桑蹙眉,冷清的眉眼有点像是发脾气的小孩。

“吃一个!我刚才偷偷试了,很甜!”姜韫哄她,还将葡萄放在她鼻子下:“你闻闻,真的一点不酸!”

姜韫微微弓着身子,垂着脑袋,轻轻抬眼就能看见她微仰的下巴和漂亮的樱桃红唇。

她的唇,一定比葡萄还甜。

几乎没有犹豫,姜韫伸臂揽住她的腰吻上她的唇。她的唇很软,而且比想象中的还要更甜一点。

唇瓣传来浅浅的啃咬。

林桑震惊、失神,一时间忘了推开他,而且姜韫身上有淡淡的木调香草味,不浓烈,却令人觉得异常的舒心。

见林桑没有拒绝,姜韫揽着她往后靠在高脚椅子里,林桑被揽着顺势的坐在了他腿上。

青涩又冒进的吻,横冲直撞,搅乱温度,暧昧腾升……

吻,在磕磕绊绊中越发深入。

牙齿轻微的碰撞声在寂静空间里,尤为清晰。

林桑终于醒神,她几乎在一瞬间就推开了姜韫,非常不高兴:“姜韫!”

她的气息有点不稳,尾音在热辣辣的空气里震荡,隐隐的显出几份恼羞成怒的意味来。

她害羞了!

姜韫没有被吓到,反而跃跃欲试。

他以前听孟胥说过,谈恋爱就像吃棒棒糖,能甜到你掉牙!姜韫不喜欢甜食,所以觉得这个比喻一点都不好!不过他现在知道了,他家林桑比棒棒糖还甜,而且他想一口一口吃掉。

他不是不吃甜食,他是只吃林桑这颗棒棒糖。

“姜韫!不准过来!”林桑挑眉,瞧见姜韫跃跃欲试的样子有点头大!这小混蛋想干嘛?

他明明是她的家养小宠物,怎么有种欺负到她头上来的感觉?

林桑抬起下巴,给他一个冷眼,但姜韫满眼狼光的瞅着她,大有马上要冲过来的架势,林桑倒是没在怕的,只是怕这么缠下去要出事。

头一次,林桑落荒而逃了,等进了电梯,她才突然觉得有点腿软的靠在电梯壁边。

光鉴可人的光璧里,林桑能瞧见自己有点红的嘴唇。

上面的口红被亲得糊了!

“该死!”林桑忙抽出纸巾擦嘴唇,边气姜韫胆大妄为,又觉得刚才那个吻她还挺喜欢的!

那颗沉寂的心也开始蠢蠢欲动,差点要跳出来了!

……

何家别墅。

何采薇刚接完电话,气得将手机丢在了地上,飞快的跑着去找何君豪。

“哥!”何采薇着急的差点跺脚:“张志存的事情肯定是林桑搞的鬼,他是我朋友,你不能见死不救!”

何君豪看着这个妹妹,真是觉得她天真无邪!

“采薇,现在你管好自己的事,张志存的事情张家会自己搞定,要是不能搞定也是他自己命,我帮不了他!”

“你也别说哥哥不帮你,林桑没有第一个出手动你,已经是看在何家的面子上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自己做过什么!”

何采薇嚣张跋扈,在学校也是欺负过很多同学的,只是无伤大雅何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哥!张志存是我的朋友!”何采薇气得眼眶都红了,但是她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是何家小姐,可实权都在何君豪手里,出了事她的话根本没人听!

林桑这是在杀鸡儆猴,是做给她看的,也是在警告她!何采薇光是看着就一肚子的气,胸闷得完全咽不下这口气。

“哥,林桑这是在做给我看的,她都欺负到我头上了,我忍不下这口气啊!”

“你帮帮张志存!张家跟我们平时也很要好的!”

何采薇的话让何君豪很头疼,他蹙眉板着脸教训:“何采薇!我再说一次,这件事到此为止!”

“这段时间你哪也不准去,好好在家复习功课,你马上就要期末考了!我会打电话给你的老师,不准给你放水!要是成绩不合格,我就送你出国去读书,自己好好想清楚!”

何君豪不想再跟这个妹妹解释。

张志存的事情现在不是简单的能够撤销热论的问题了,学校那边和警察都介入了,已经变成了暴力伤害事件,何家没必要惹上麻烦。

而且,林桑出手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何采薇没牵扯进去就偷笑了,她居然还主动的想要惹麻烦,脑子太蠢了。

只何采薇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何君豪不忍心说这些重话。

“哥!我不要出国!我……”

何君豪不想听何采薇说话了,吩咐佣人把人送回房间,这才是打电话给林桑。

林桑正开车回家,心忽上忽下的,总想起姜韫那个冒失的吻。

“什么事?”被打扰思绪的林桑很不高兴。

“桑桑,以后我对采薇严加管束,不会再让她找姜韫的麻烦!”何君豪没提张志存的事,继续道:“对了,今天送过去的牛肉你还喜欢吗?试过了吗?”

林桑脑子里还在想姜韫,淡淡嗯一声:“还行。”

“你喜欢就好!”何君豪知道林桑的性格,能从她嘴里听到‘还行’两个字已经算是夸赞了。

“你要喜欢我让再人空运一批过来送到你家去!”

对于何君豪拉家常的对话,林桑一点都不感兴趣,她抿唇,车子开得很快:“还有别的事吗?”

林桑的不耐让何君豪很是无奈,他开玩笑似的道:“桑桑,你就不能对我多点耐心?怎么说我们一起长大,也算是……”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林桑就淡淡打断:“何君豪,我们顶多算是从小认识的关系,所以别说得我们好像很熟的样子。”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电话了!”

“桑桑……”何君豪情绪起伏,脱口问出:“你对那个姜韫是来真的还只是玩玩?”

真的还是玩玩?

林桑挑眉,语气很平静:“这是我的私事,我没必要跟你说。”

“桑桑……”

“我再说一次,不要这样喊我,我不高兴。”林桑平静的说完,没管何君豪直接挂断了电话。

到林家的时候,林家上下已经乱成一团。

张海棠又犯病了,而且因为没看好人,张海棠往自己手腕上划了一刀,林桑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激烈反抗的张海棠扫了一巴掌。

她手上沾满了血,一巴掌糊得林桑半张脸都是血痕。

那模样吓得钟妈和家庭医生都不敢动,“大小姐,你……”

“别管我,李教授给她打镇定剂!”林桑吩咐家庭医生李教授,李教授立即点头吩咐保镖按住张海棠,给她打了一针。

等张海棠冷静下来,李教授这才是低声道:“大小姐,太太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多,我看还是直接送到疗养院吧,这样你也不用这么……”

“对对对!把你妈送到疗养院去,天天在家闹,你不烦我看着都觉得难受!我会给她请最好的护工的……”

林桑还没说话,带着酒气赶回来的林明辉非常赞同的开口。

林桑眼神冷淡的看一眼林明辉,鼻子里传来女人的香水味,她眼底寒光乍现:“你要是能管好下/半身,别总是把那些护工拐到床上去,我倒是可以考虑这个建议。”

几年前,张海棠被送进了疗养院,结果林明辉跟照顾她的女护士搞上了,还被张海棠看见,让张海棠病情加重到开始自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14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