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生人粗大猛烈进出高潮;新婚娇妻被朋友粗大高潮白浆

张媒婆也是一个会来事的,“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我拿得动。”林敏还真不想用她帮忙。

“你能抬下脚吗?”没搬苞米是因为张来娣一脚正踩在袋子上。

“啊!我没注意看……”张来娣尴尬的笑道。

“没事。”林敏把苞米粒分散倒在石磨上,还只倒了一半,多了也不好推。

张来娣看着林敏一个人慢慢的推着石柱,“林知青就没想再找个人?”

“大娘又在说笑了,就我这样的,还拖着两个拖油瓶,谁要?”

“有,有!”张来娣觉得有戏。

她走到林敏身边,抓着木棍跟着她一起推。

“谁家这么好心?”林敏可不觉得这事好事。

“其实吧!许山两口子后悔了,你说说这养个小猫小狗,养久了还有感情呢?更何况是……”

张来娣觉得自己被挡了一下,扭头一看,才发现林敏停下了,正一脸怒气的看着她。

她又连忙说道:“林知青,虽然说这生恩不及养恩大。可他们也大了,许山一家又都后悔了,不如……”

林敏使劲把她一推,让她坐在地上。这也惊动了不远处,出来晒太阳闲聊的人。

“你知道他们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吗?知道他们是烈士的儿女吗?还记得你现在过的好日子是谁给的吗?”

“我,我……”张来娣被林敏这三连问直接整蒙了。

林敏又接着道:“你真的是为了钱连良心都不要了!许山一家那是人吗?一家子畜牲,他们是怎么对待两个孩子的,你不知道吗?你是耳聋还是眼瞎?上我这里说瞎话来了?”

“我……”张来娣也真的急眼了,“我……我还不是为了你!”

林敏才不相信她又那么好心呢!有些东西为了钱,啥话不敢往外说,黑的都能说出红的。

“你和我什么关系呀?要你为我怎么处心积虑的考虑?”

“我不是看你可怜吗?养自己都难,还要……”

不等张来娣说完,林敏直接打断,“不劳你操心,我们娘几个饿不死。还有帮我给许山一家带句话……”

林敏眼露凶光的看着张来娣,“如果再有下一次,我让他全家不得安宁。”

“你,你真的不识好人心。”张来娣后退几步才站起来对着林敏喊道。

“你是好人吗?”林敏问道。

“我……我怎么就不是好人了?”张来娣可不想担这个坏名声。

林敏想了一下,“你收了小屯王家的钱,要给他家的病秧子说一个好闺女,你打算着把咱们村谁家的闺女说过去?”林敏的声音越来越大。

“是不是叫王长富的人?”这还真有人问。

“我不知道,前天在医院就听了这么一耳朵。”林敏也没说的多详细。

可越是这样,越有人信,村里很多人都开始质问张来娣。

“你给我提的人,是不是?”兰花娘指着张来娣大声质问道。

“哪的人?”铜鼓媳妇好事的问道。

“小屯的。”兰花娘回了一句。

“不会是真的吧?”

兰花奶奶迈着小脚走了过去,“管他是真的假的,赶紧给我推了。”

“对对对……”兰花娘立马应道。

“我们不相了,你以后也别来我家了。”兰花娘说完扶住兰花奶奶就走了。

“你!你……你真是害人不浅。”张来娣心里那个气呀!要是这事成了她能拿五块钱。

许文昌扛着地瓜干来了,老远就听到他们说的话。

他上来就是一脚,把张来娣踹倒在地,“是你想害人!”

碰到许文昌,张来弟也是敢怒不敢言。

“滚!”许文昌丢下一个字就往石磨走去,走到一半他想起一件事来,“你来找林敏什么事?”

铜鼓媳妇立马替她说道:“给林知青说个媒,顺便把招娣两个再送回许山家去。”

许文昌把布袋一丢,大步走向张来娣,“你的良心喂狗了?”

“你别……别过来!”张来娣吓到连滚带爬的跑了。

许文昌咒骂一句,然后转身推开林敏,“一边呆着去。”自己推着碾滚。

看着气呼呼的许文昌,林敏还真不敢往她身边凑。

张来娣看到许文昌没有追上来就放慢了脚步,开始诋毁林敏。

这正好和葛婆子传出来的八卦相应合。

听的许大柱都开始双腿打颤,许三仓也是一脸的难看。

许建设听了则是露出了笑容,这样正志的事情就好处理了。

原以为林敏会很快把半雪送来的李小草,早就停了手上的活,静等半雪来洗衣做饭。

“大嫂你等什么呢?这么一大盆衣服你还指望谁来给你洗?招娣吗?不,人家现在叫林半雪。”

田苗苗一边搓着她的衣服,一边说道:“你恐怕还没想明白吧!从林敏给他们改姓那一刻起,招娣就回不来了。”

“你觉得哪个女人会真心疼爱别人家的孩子。”

“你忘了你的诅咒了?”田苗苗随口说道。

“你!”

“赶紧洗你的衣服吧!耽误了做饭,婆婆可饶不了你。”

许宏金就站在门口看着李小草和田苗苗。

田苗苗回堂屋时,还被他吓了一跳。后退几步抱怨道:“金子你站在着做什么?”

虽然是抱怨却没有骂,这让许宏金刚刚下定的决心又松动了。

“三婶很不喜欢我娘?”许宏金问道。

“她不是也不喜欢我吗?”田苗苗倒了一碗水,坐下来看着许宏金,这小子一直跟着自己不会是没按好心吧。

“我娘只是不喜欢别人抢了她的东西。”

“你这话就不对了……”

田苗苗看着许宏金又说道:“什么是她的东西?家里的一切都是你爷爷奶奶的,他们想给谁就给谁。与你娘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和她娘说的不一样呀!

“你现在还小,学的也少,等到大一些学到法律就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你说是,它就是你的。”

听到田苗苗口苦婆心的劝大孙子,许山甚是满意,大孙子跟着他娘时间太久了,一些想法太偏执了。

“像这老屋?”许宏金的心开始动摇。

田苗苗看了许山一眼说道:“他们是属于你爷爷奶奶的。”

许宏金静等田苗苗继续往下说。

“就算以后没了你爷爷奶奶,这个家也是由你爹和你三叔平分,与我和你娘,你和宏银都没关系。因为他们才是家产的合法继承人。

难受!

苏七七醒了过来,只觉得浑身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样。

她习惯性翻了个身。

突然,一张冷毅俊俏的脸庞映入她的眼帘。

苏七七吓得呼吸一滞!

瞳孔震惊,大脑在空白了几秒后,她忽地才想起来。

昨夜,她在毕业会上被人下了药,逃走的过程中她误入了这个男人的房间。

此刻,男人未醒。

苏七七咬牙忍着痛,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放眼看去地上一片狼藉,她的衣服都被撕的七零八落的,无奈的只能捡起男人的白色衬衣套在身上,轻声离开。

在苏七七离开酒店后不久。

霍斯年醒了,身旁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唯有现场的凌乱,以及床单上的小红花,证明他昨夜确实睡过一个女人。

他眯了眯双眸。

自从五年前的一场意外事故,造成了他对女人产生了过敏,因此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近他的身,导致他恶闻缠身,最为致命的是他无法为家族正常的传宗接代。

然而昨夜的那个不知来历的女人,对他来说,却是一个医学上都无法解释的奇迹。

几乎不带犹豫,霍斯年拿起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马上过来。”

很快,助理唐森出现在套房内。

“查监控,把进我房间的女人找出来。”霍斯年在穿戴整齐后,转身对唐森吩咐道。

“女人?!”

“怎么?有问题?”霍斯年的语调冷了两个度。

唐森当场愣住,他可记得总裁对女人过敏,靠近女人就会浑身起疹子。

在国外治疗了三年都没有用,怎么一回来就要找女人?

“没问题”在总裁面前,唐森不敢有疑惑,正准备去办的时候,却又听霍斯年没有温度的声音响起:“让路律师到我办公室。”

......

苏七七回到霍家景园,已是将近九点。

望着院落里打扫的佣人们,苏七七停住了脚步。

她一夜未归,势必会引人口舌和猜测。

苏七七正犹豫,要不要避开时,管家却朝她走了过来。

“少夫人,您回来了?”

“嗯。”

这时,管家注意到了苏七七身上的衣服不对劲,“少夫人,您这衣服?”

苏七七大方的扯了扯身上的男士衬衣,“我刚买的新款,是不是很不错?”

只要她不露怯,管家也不敢有疑问。

这件男士衬衣虽然大,但长度刚刚好,到苏七七的大腿根部,露在外面的一双玉腿,显得又细又直。

见此,管家应了声,也没在多说什么。

苏七七挺了挺脊背,朝屋内的二楼走去。

管家回头望了眼苏七七消失在房间的身影,接着转身走到没有人的角落里。

房间的浴室里。

苏七七把自己整个人都泡进了浴缸里,以此来缓解身体的痛楚。

她闭上眼睛,回忆起昨晚的事情,“真是气死我了!”

她发誓一定要查出给她下药的人,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再联想到昨夜的事情,苏七七更是打碎牙齿往肚子咽了,这件事肯定不能闹大。

因为她那个结婚三年,却从未谋面的丈夫最近几天就要从国外回来了。

如果被他发现了自己被戴了帽子,传到苏家,那将是一场大麻烦。

苏七七正在头大的时候,门外响起了管家的敲门声:“少夫人。”

“有事吗?”苏七七收敛起情绪,应声道。

“少爷他......”

“他回来了?”苏七七神色一紧。

这么快?

不是,是少爷的律师来了,要见您。”

律师?

这个时候,律师来干什么?

苏七七兀自思忖着,然后慢慢起身穿衣。

客厅。

路律师端坐在沙发上,他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两份文件和一只英雄钢笔。

苏七七走了过去,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路律师,你来了?”

“少夫人,这是霍总让我给您的。”路律师没有客套话,直接拿起茶几上的文件递到苏七七的面前。

苏七七接过,出于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这份文件不简单!

当她翻开文件夹,目光落在文件的第一行大字上。

“离婚协议?他要和我离婚?”事发突然,苏七七有些吃惊与疑惑。

“是的。”路律师点了下头,“在您和霍总终止夫妻关系后,苏家的五千万礼金作为对您的补偿无需退还。”

“他是认真的?”苏七七还是不敢相信。

三年前,苏家濒临破产,继母汪敏跟她那个无情的亲爹合谋把她送到了霍家换来了霍家的五千万。

本以为要与霍家的婚事耗个五年八载的才能摆脱,这不过三年,就离了?

“是的。”路律师点了下头。“霍总,已经签好字了。”

“他为什么要和我离婚?”

“霍总没说。”

“行!”

苏七七痛痛快快翻到最后一页,在霍斯年的旁边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虽然她对霍斯年为什么一回来就离婚的原因一无所知,但是她也不想多了解,反正是他要离的!

这样也正正好,还她自由,而苏家也没有话说。

律师离开后,苏七七高兴的正准备上楼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

“少夫人,夫人来了。”佣人忽然疾步从外走了进来,说道。

闻言,苏七七转身抬眼朝门的方向看去,只见年过五十,依旧保养得体的霍夫人,优雅迈着步子从外走了进来。

在苏七七的注视下,霍夫人走到客厅沙发的主位上坐下,然后缓缓抬头,与苏七七对视。

“你这是有什么高兴的事?”见苏七七高兴,霍夫人有些不悦,情绪一下子显现在了脸上。

“我高兴是因为我和霍斯年离婚了,从今儿起我就不住这里了。”

霍夫人一向瞧不起出自小门小户的苏七七,打从苏七七进门第一天起,就让苏七七称自己为霍夫人。

对于这个强势傲慢的婆婆,苏七七也没有什么好感。

说完,她就迈步上楼。

霍夫人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显然她没想到自家的儿子和苏七七已经离婚了。

那她来这里,岂不是多此一举?

“站住!”见苏七七要走,霍夫人定了定心神,厉声叫住。

反正她也来了,霍家的颜面还是要维持住的。

“我今儿来,就是想问你,你是不是给我儿子戴绿帽子了?”

苏七七愣怔,转身看向面色不佳的霍夫人,又随即看着管家,勾了勾唇,从容镇定的说道,“没有的事。”

苏七七没觉得理亏,一来她与霍斯年面都没见过,所以没有感情背叛一说。

其次,她也是受害者。

“还不承认,来人,去搜!”霍夫人显然不相信苏七七的话。

家里的佣人在听到了霍夫人的指示后,连忙上楼去搜苏七七的卧室。

很快,苏七七还未来及处理的男士衬衣被找了出来,交到霍夫人的手里。

“这是什么?”霍夫人捏着衣服,脸色清白交错的质问道。

“早上刚买的衬衣裙。”苏七七镇定的继续说道。

这件事,她是肯定不会承认的,因为闹起来的话,霍家肯定是不会放过苏家的。

虽然苏家对她来说无所谓,可这样一来殃及鱼池的效应会给母亲带去麻烦。

见苏七七脸不红心不跳,霍夫人都快怀疑自己是真的错怪了她,可手里明明就是一件男士衬衣。

而且仔细看,领口处还有一个金丝线秀制N的字样,显然还是一件高级手工定制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8410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