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和同学一天弄了好几次小作文

肖若水坐下来,说,“对不起,我当时有急事就先走了。”

“什么急事能比得上我订婚?”徐菲菲端起茶,吹了吹,然后小酌了一口。

“菲菲,你妈跟你爸是前两年才结婚的吧?”

她抬起头,“是啊,我记得上学的时候就对你说过。”

肖若水点点头,鼻子有些发涨,“没错,你好像是对我说过。”

感觉肖若水脸色不大好,徐菲菲试探的问,“你怎么了?”

“从一上大学开始,我们俩关系就一直很好。”

“对啊,就跟亲姐妹似的。”徐菲菲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菲菲,假如,我真是你姐呢?”

徐菲菲一怔,突然笑了,“若水,别开玩笑了,你怎么也不会是我亲姐的。”

“为什么?”

“因为我爸跟我妈在一起很多年了,他们很恩爱的,双方从来没有过**。”徐菲菲说这番话的时候,肖若水能感受的到,她一如既往发自肺腑脱口说出来的。

肖若水此时竟然有些犹豫了,如果把事实说出来,她承受的住吗?

这件事能包住火吗?

纸是一定包不住火的。

“你妈跟你爸在一起的确是没有,但是你妈跟你爸认识之前,她就有了老公和女儿,你爸跟你妈前两年才结婚,那是因为前两年,你妈才离婚的。”

“你胡说!”徐菲菲腾地站了起来,“若水,你怎么能这样,我把我爸妈的事情告诉你,不是让你来造谣是非,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的。”

肖若水站起来,认真的看着她,“我没有发挥想象力,也没有造谣,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因为,我就是你妈和她的前夫的女儿,以前我不知道,也是昨晚我才知道的,原来你是我的同母异父的妹妹。”

“你不要再说了!”徐菲菲果然受不了这个结果。

“我觉得这件事你早晚都会知道,你妈是不会告诉你的,不如由我来告诉你,这样,做不做的成朋友大家都明说。”

徐菲菲脸上乌云密布,冲她喊道,“你觉得呢,都这样了,我还有可能跟你继续做朋友吗?肖若水。”

“你妈昨天说了,让我以后不要再跟你来往,你也这么说,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她转身出了门,买了单,离开了酒吧。

真正将话放到台面上来说,肖若水才觉得,心真的静了。

此时刚刚九点,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

回到卧室,将门关上,躺在床上静思,没多大会,手机便响了。

她扯出一丝冷笑,妈蛋的,这么快?

掏出手机看着陌生号码,按下接听键。

“喂。”

“谁让你对菲菲说这些事情的?!”徐母的声音很抓狂。

“我想说的,怎么了。”

“肖若水,无论你跟菲菲说什么,我过的再穷,都不会趴在你脚下问你要钱,你大可以放心。”

“如此最好。四个字放出,都改变不了你在我眼中的地位,我早就说了,你不再是我女儿,我也不是你妈,我们早就断绝关系了,希望你从今以后,摆正自己的位置,还有,我已经听菲菲说了,你结婚了,老公外面还有**,零花钱都不给你,虽然知道你过得很惨,但是,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的。”

肖若水轻笑,“自始至终,我朝你要一毛钱了吗?这么多年,没有尽一点母亲的责任,我怪你了吗?”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肖若水握着手机,坐在那里,眼眶红肿。

肖若水下午去上班了。

她一下午都被挤压的工作忙的团团转,以至于在下午到晚上加班的时间里,都没有吃饭。

到了忙完,看了看时间,又八点半了。

办公室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阵阵高跟鞋清脆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膜里。

“嘎哒……嘎哒……”

肖若水手一顿,她看向传来高跟鞋声音的方向,什么都没有。

想着公司还有别的同事在加班。

肖若水没多想,继续收拾东西。

灯光随着闪了几下,一阵阴冷的风突然蹿了进来,将她的裙子都刮了起来,门腾地关上,发出一声‘砰’的巨响。

肖若水浑身绷紧,一动不敢再动。

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肖若水微微侧过头,看见的是一只五节骨头的手。

她侧过头,和一张灰色面容的女鬼魂对上视线。

“你是谁!”肖若水心慌乱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仍然看出她五官长得很漂亮。

一双无神的眼睛带着死亡之气,盯得肖若水浑身发冷。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514.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