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偷香村医全文免费阅读 半夜家里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哇,这句话感觉好温暖啊。我没谈过恋爱,但是我一直幻想过谈恋爱,而幻想中谈恋爱的对象就这么对我说话的,感觉超级感动,如今安少勋说这句话我感觉自己像是完成了一个梦想一样。

“倒是跑路的时候你记得把衣服脱光啊,不然你跑不动还要连累我!”

“我去你的,安少勋你说的这是人话吗?跑路的时候还嫌弃我?你真是够了!”这个大色鬼又开始了他的日常嫌弃的调调了,我现在都有些习惯了。

“我本来就不是人,说的肯定不是人话啊,莫小郦你是不是昨晚上兴奋的脑子坏掉了?”

“昨晚上谁兴奋了?你还好意思说啊你,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做的所有行为都属于猥亵啊,我要是起诉你还能让你赔一大笔钱呢!”想到昨晚的种种,脸上不自觉的就红了,不过好在现在在野外,黑灯瞎火的他也看不见。

“切,你连吃我的奶这样的话都敢当众说出来,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我现在倒是要重新审视一下你了,你这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啊!”

“肥你个大头鬼啊,我这是真性情,我就是这样的,你要是嫌弃我就离我远点啊,不知道哪个色鬼总是趁别人睡觉的时候占人家便宜。”

“先说清楚啊,第一我没占别人的,因为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未婚妻。第二我也没占你多少便宜啊,倒是在那些过程中你反而露出那种很享受的表情,说明占便宜的明明是你,我还觉得吃亏了呢,尿裤子都能弄一身……”

“够了,你闭嘴。”我感觉这个色鬼每次都要把我那个丑事说出来,然后极尽所能的添油加醋,再加上色情挑逗,我感觉要是再说下去他又要干出什么事。

“嗯好,不说就不说。”

然后,这个色鬼转过身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然后趁我立足未稳之际,一张大嘴巴包了下来,只剩下我微微挣扎的声音了。

这个混蛋又开始他色情的表演了,真是可恶!

他吻了我很久,慢慢的我竟然放弃了挣扎,任由他索取我的嘴巴,还伸出舌头和他纠缠。我想我大概是疯了……莫小郦啊莫小郦,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就不能矜持一点,就不能稍稍抵抗一下,就不能狠狠的他一口?

然而所有的抵抗和排斥都在他的亲吻中消失不见,我竟然发现我很享受这个过程,甚至有些期待和他新婚之时……

但是他摸在我身体上的冰冷的手提醒我,这个男人他只是个鬼,是我阴差阳错之下被选中了做他的妻子,说到底我的内心还是有些抵触,毕竟人鬼之间真的可以相恋?可以结婚?可以生子吗?就像他第一次威胁我说的那样,人和鬼交合之后,生出来的会是什么呢?我简直有些不敢想象了。

慢慢的我被放在了地上,安少勋爬上我的身体凝视着我,然后又吻了下来,双手掀起我的连衣裙,情到深处我知道他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本来我几乎是放弃了抵抗,但一想到他与我之间,人鬼殊途,我们的交合是否该继续呢?如果以后真的生了孩子,孩子是什么样的?会不会不为世间所包容呢?

一想到此处我就有些后怕,于是一伸手就按住了游离在我双腿之间的手,“安少勋,我们,我们冷静一下好吗?”

他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的眼睛,我也没再说话,也这样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里有火花,但也有疑惑,有不甘,甚至后悔。

“莫小郦,你总是关键时刻这么扫兴!”

安少勋说完之后就翻身下来了,然后将我扶起来,伸手怕我后背上的尘土,动作很细腻也很温柔,如果他不是个鬼的话,我觉得他应该就是我喜欢的那类男生。

“莫小郦,别发呆了,你看寨子的后山那里,你是阴阳眼,你应该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吧!”

我转头望去,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我们找了个比较干燥,而且也没有草的地方坐下,我将随身带的东西都拿出来检查一遍,一一清点之后,我最后拿出一把很精致的小刀,这个刀其实是以前宿舍里拿来削水果的,这次出来我就带了来,希望能有一点作用。

“你这是什么啊?防身武器还是秘密武器?”安少勋看见我拿出这把小刀的时候一脸鄙夷的看着我,“你不会是准备那这个跟今晚上遇到的鬼物打吧?”

“对啊,怎么了?”我问完就后悔了,因为安少勋肯定要用超级无敌难听的话来打击我,而且是不带脏字的那种。

“你拿这个出来还没开始打估计会被他们拿去做刀叉,然后等抓住你之后,把你放在火上烤,就用你带的这把刀将你吃掉,你想想难道不觉得可怕吗?”

“啊……”听他这么一说,我觉的暗中观察我们的东西似乎离得更近了,吓得我一把将刀扔了出去,双手开始了颤抖。

“胆小鬼,早知道你这么怕就不带你来了!这样随口一说你就吓得不行了?那到时候真见了面,你还不得尿……”

“尿你个头啊,”趁他还没说出尿裤子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就打断他了,“你个大色鬼知道什么,人第一眼见到鬼都是很害怕的,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你也是很害怕。”

“第一次见我?你第一次见我很害怕吗?我完全没感觉到啊!”安少勋一脸的疑惑,这一句话倒是勾起了我的回忆。

说句实话,当时我的确没怎么害怕,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没埋在棺材里的时候已经几乎绝望了,害怕几乎用光了,再见到安少勋的时候反而没什么害怕的了,再就是,这个家伙不是电视剧里演的那些非常可怕的鬼,而是一个长得飞非常帅,甚至比得上薛冷学长的人,由于少女心作祟,对他是鬼这个身份已经不那么害怕了。

“不过到了晚上,莫小郦你千万要跟紧我,因为这儿的情况非常糟糕,不是那么容易应对的,”安少勋还是有些担忧,但是紧接着他似乎啊找到了一个好方法,“哦对了,上次不是有个老鬼死之前给你本鬼书吗?那本书你看了吗?”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43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