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学一天弄了好几次小作文 月子里老公睡我妈

但是最可恨的是当我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噗嗤”一声笑出来的安少勋一口奶喷在我坚挺的胸脯上,白花花流了一地……

“额,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感觉脑子越来越热,并且天地都在旋转,关键是眼前还出现了金色的星星。

“车,师傅停车!”

晕倒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安少勋说的,然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而且鼻尖闻着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芬芳清香,第一次觉得洗衣粉的味道也这么好闻!

我这是在哪儿啊?

睁开眼睛才看见我正躺在安少勋的怀里,而我们正坐在车站的候车厅了。

“你终于醒了?”

“我,我怎么晕过去的?”

“不知道,估计是脑子充血过量了吧!”

脑子充血过量?我慢慢想起了晕过去之前的事。

当时我怒吼了一句特别丢脸的话,当我吼出去的时候特别痛快,但是一说出去我就后悔了,并且安少勋一口牛奶喷在了我的……我的奶上。

对,罪魁祸首!

“我知道错了,不过当时确实没忍住啊,你自己说喝你的奶啊,我明明喝的是牛奶,那你不是说你自己是牛吗?所以就喷了出来!”

“你这个混蛋。”

我一伸手发现自己胸前已经干了,再一看发现自己衣服都换了,这个大色鬼不会趁我昏迷的时候以给我换衣服的借口对我实施了什么吧。

“诶,你这是什么眼神啊?”安少勋被我看的有些发毛,赶紧解释,“是我给你换的衣服,但是我什么也没做,你不要总把我想的那么坏,好不好?”

“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人!是个色鬼!”感受着下身没有痛感,我也就放心了下来,但是想到安少勋给自己换衣服,我就有些脑子充血。

“别多心啊,我可什么都没看着啊!再说了,就算看着了那又怎么样呢,摸都摸了何必在乎看不看你呢!”

摸都摸了?

“你个大色鬼,给我滚蛋!”

我再一次爆发了我的嗓门,然后成功吸引了整个候车厅的目光,而安少勋转过头去,假装不认识我。

“这小姑娘干嘛呢,这么大声音,小心把我耳屎给震出来。”

“小心吓出心脏病啊!”

“老头子我们还是理她远点吧!”

候车厅里议论纷纷,但都是关于我是不是神经病这个讨论,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无奈之下的我,只好慢慢的坐了下来,戴上自己的耳机,听着歌,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很快就到了上车时间,我跟在安少勋后面,看着他拿着我的行李箱走进人群,我忽然有些分不清他是安少勋还是薛冷,或者说我分不清他到底是人还是鬼。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老照片一样的温暖充满了心房,那么温馨,那么自然和谐。

车子行驶在公路上,天也慢慢的变黑了,看着窗外黑色的景象,对这未知的旅途还是充满了一丝恐惧。

尽管此刻我身边就有一个鬼,但接下来要面对的可能不只是鬼怪这么简单,也许每一个鬼都不是善良的呢?就像那些电影里演的那样。

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之后了,我们就近找了一家旅店,并且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开了两个房间。

终于躺在软软的床上了,正当我睡觉要进入梦中的时候,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了脚步声,而这脚步声不远不近,似乎就在我睡得这间房里。

起初我也没太在意,毕竟这儿离车站近,很多深夜下车的旅客都会来投宿。但是慢慢的我感觉有些不对劲,脚步声不像是从门外的走廊上发出的,而是就在我身边,或者说是床前发出的。

大半夜的还有谁能进我房间?不过我想应该是安少勋吧,也只有他喜欢大半夜摸进女生房间,这个大色鬼估计又要做什么坏事了。不行,我得整他一下。

我听着动静,好像慢慢的没了声音,于是我闭着眼睛等着安少勋靠近,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什么东西靠近,正在我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依然环绕在床前。

一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这个声音应该不会是安少勋,因为他每次来都不会走路,是直接瞬移到我床上来的,那么这个人就有两种可能了。要么就是小偷,要么就是什么不干净的鬼怪。

相对于鬼怪来说我更害怕第一种,毕竟我和安少勋这个鬼相处了这么久,心里还是有预防的,但是如果是个小偷的话,万一找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然后恼羞成怒对我图谋不轨可怎么办啊?

听着床前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我突然想起了安少勋,如果此时他出现的话我就不必这么害怕了。

悄悄的安慰了下自己,我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了,不然会死的很难看,我清楚的记得我的背包里有一把水果刀,只要拿到那把刀我就安全了。但是那个包在椅子上,离床还有点距离,这可如何是好啊。

床前的脚步声依然不紧不慢的走动着。最终我咬了咬牙,心一横死死的握紧了双拳,然后偷偷的睁开了左眼,本来以为我会看见一个彪形大汉,然而却什么都没有,这让我很是纳闷,但是眼睛所及之处并没有任何的人影,即使是在黑暗中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但是很明显,那个脚步声依然没有停下来,这让我的心有些凉,因为如果没看到人却听到声音的话,那么进入我房间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鬼了。

我感觉身体有些颤抖,然后略带紧张的张开了有眼,这只有眼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可以看见那些人类肉眼看不见的东西。

就在我有眼张开的那一刹那,就看见一个背影佝偻的背影在我床前左右踱步,因为佝偻着身体显得身形比较小,但是我依然可以看见他白色的头发和陈旧的衣服。那些衣服根本不是现代人的衣服,更像是清宫剧里面那些人穿的袍子,这让我的大脑短暂的停顿了一下。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432.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