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野花香无删减版免费阅读全文 在公交车上很享受的做作文

“懒得跟你争辩了,你带好你要带的东西,古寨里肯定有很多诡异的事情,你可要做好准备哦,别被吓得尿裤子,那可就糗大了!”

一提到尿裤子我就想到第一次被他压在床上的时候,这是我最难堪的事情了,这个家伙总是取笑我。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别到时候你自己吓得尿裤子了。”这么多天都和你这个鬼生活在一起,我难道还怕什么诡异的事?

“记住一点,鬼是不需要尿尿的!”

安少勋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不见了,就像他出现的时候。而我的室友终于回到了现实。

“诶,我还没洗澡呢,冯暖你洗快点啊!”

“我也没洗澡啊,我刚刚才到卫生间的。”

“那个我刚刚不是吃了那么多吗,怎么现在肚子又饿了?”

“你们刚刚说什么呢?都这么半夜了,你们还不弄自己的事?天天就知道八卦八卦。”

“是吗,那以后你别听薛冷学长的消息啊!”

……

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句的吵闹着,又想到自己即将踏上古寨之旅,我发现自己好像最近都被倒霉的事缠上了。

以前的我总是想经历些不一样的事,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我其实一直生活在很普通很简单的世界里,就像我从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安少勋这样的鬼存在。或许从我拿起族里那一只凤头钗开始,我的世界就发生了改变,我的人生轨道已经开始脱离了现实,正朝着未知的雾霭深处行驶。

安少勋对我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只是鬼魂?还是未来的丈夫?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疑点,阴婚的事情让我不敢去面对家人,叶莹莹的事让我不敢面对社会上的男人,难道我就注定了要跟安少勋这个鬼结婚吗?

找到留尸珠之后,薛冷学长的尸体就会得到保存,安少勋是不是可以一直寄托在他的身体里呢?而我们可以通过薛冷实现阴阳爱恋的转变吗?那到时候我爱上的是薛冷还是安少勋,和我同床共枕的是人还是鬼呢?

想着想着忽然就感觉困了,迷迷糊糊的进入了睡梦中,在梦里我见到了爱我的父母,开心的叶莹莹,帅气的薛冷,以及站在我身后的安少勋。

第二天我没有去上课,而是在宿舍里用电脑查找昨天安少勋说的那个地方,将那儿的风土人情,天气变化都一一了解了一遍,然后将自己要带的衣服手电筒和备用电源都装进行李箱。

至于安少勋我想我不必为他担心,不管怎么说人家是个神通广大的鬼,照顾自己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而我很纳闷的是今天安少勋怎么没来找我呢,就算他在薛冷的身体里需要去上课,但现在已经中午了……想到这个家伙昨天中午趁我午睡的时候借机揩油,我就心中愤懑。

冯暖她们中午见我在宿舍纷纷询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所以没去上课,我感谢这她们的好意,并告诉她们老师让我去鉴定古物的事,还说晚上我要去市中心最大的图书馆,然后在那边找个房子住几天。也让老师别担心我了,借此找到理由可以开脱了。

大概下午五点的时候,安少勋终于出现了,他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顺带吐槽起了大学课程。

“这学校真没什么意思,天天学什么古物鉴定和判断,都是照着课本上来,也不让这些学生们去现场看看,他们怎么有兴趣来了解啊。而且有些东西都是错误的。”

“大学教授讲的课还有错误的啊?你是不是不懂装懂啊?”难不成这个家伙生前也是个老师?还是个历史老师。

“我是从那个年代死去的,经过这么长的岁月了,但我还记得那时候的一些生活习惯和生产工具。”

“哇,你这么厉害啊,那我的鉴定报告有希望了!”我非常满意的盯着他看,觉得这是我今天最高兴的事了。

“什么古物报告啊?管我什么事啊?”安少勋撇了撇嘴,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本来我就是以研究古物报告为理由请的假,我还怕到时候交不了差呢,现在有你这么个历史人物,那写这个报告还有什么难的啊,哈哈到时候不仅可以找到留尸珠,还可以在学校得到表扬,嘻嘻想想就很高兴!”

“你想得美……”

安少勋刚要表达他的不满就被我回绝了。

“好了不要多说了,我东西都收拾好了,我在网上买了两张去那儿的车票,还有两个小时,我们抓紧时间吧!”

说完就拉着行李箱当先出门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安少勋独自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随便买了几个面包和牛奶就站在校门口等车,没一会儿就看见薛冷在众人的惊叹声中出现了。

众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就这么笑眯眯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顺理成章的拿过我手中的牛奶喝了一口,然后……我就听见了无数声红色的心破碎的声音,当然还有无数道投过来可以杀人的目光。

“那个女的是谁啊?怎么薛冷会喝她的奶啊?”

不远处一个听着大胸脯的妹子一脸嫌弃的议论着我,这就让我很生气了,你有胸了不起啊,你喜欢的男神最终还不是喝我的奶……哦不对,是喝我买的牛奶。

“看她那个狐狸精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天天就知道勾搭男人,要不是薛冷在这儿我就上去削她了!”

大胸脯旁边还有一个卷毛女一脸的嫉恶如仇,仿佛我把校草绑架了一样,但她这表情我好爽啊,你打我啊,你打我啊,你倒是打我啊!

“我知道她,她之前就勾搭一些有钱的老头儿,听说还怀孕堕胎了,被老头的儿女们打的不像样子呢!”

我去,不带这么污蔑人的啊,我什么时候勾搭有钱老头子了,还堕过胎?我怕是你才堕胎了呢!我简直快要忍不住了。

“贱人就是这样的,看她长的那么丑,要不是会勾搭,薛冷怎么会喝她的奶。”

我已经不能忍了!

“他就是喜欢喝我的奶,因为我的奶特别好喝,怎么样,你不服吗?”

我使出了我今生最大的怒吼,直接让校门口来来往往几百号人停下脚步投来异样的目光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431.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