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偷香村医全文免费阅读 月子里老公睡我妈

我没有,才不会喜欢上他呢!”

“是吗?那就好办了,我们现在回去,然后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尸体吧!”安少勋听我说完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准备带着我回去。

“等等,安少勋你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对不对?”

“我能有什么秘密啊,顶多想晚上跟你同床共枕罢了,怎么样,同不同意啊?”

看着他挑逗的神情,本来有些想笑的我突然想到薛冷学长的尸体还在这儿,瞬间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再次向安少勋投去求助的目光。

“安少勋,你不是说你之前曾上了薛冷学长的身吗,那你可以代替他去学校啊,这样不仅可以让人世间少一个死者,你也可以借此机会活下来啊!”

“你个白痴。”我正为我的主意高兴的时候,安少勋却一脸的嫌弃,“我现在这种状态多好,自由出入女生宿舍,还可以悄悄爬上你的床,这样岂不美哉!”

“你,你这个大色鬼,果然没安好心,你也不怕长鸡眼啊?”

“看都看够了,还怕什么鸡眼,就算长鸡眼此生也无憾了。”安少勋继续发挥他那欠揍的色狼精神。

“好了不逗你了,我上他的身代替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哥条件。”

安少勋一脸坏笑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都有些发毛,不过想到自己即将能让薛冷学长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继续让学校的女生拥有丰富的精神食粮,我也豁出去了。

“好,我答应你!”

“莫小郦,你听好了,以后你不许对任何一个男的产生一丁点的情愫,只能无条件的爱着我!”

看着他认真的眼睛,我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拒绝的,毕竟他是一个鬼啊。但是看着他此时认真的神情,突然觉得他和薛冷真的长得挺像,都是一样的帅,我对此没有免疫力……

“好,成交!”

于是第二天校园的新闻再次爆炸,有人目睹深夜薛冷学长和一女子从漆黑的后山回到学校,并且手牵着手……

此事一大早就在学校传开了,而学校的食堂里此刻也是议论纷纷。

一女生说:“薛冷学长真的被那个贱人抢走了吗?”

另一女生说:“怎么可能,那个贱人有哪一点比我强了?薛冷学长会看上他?”

还有一女生说:“哼,别让我知道那个贱人是谁,否则我一定让她好看。”

……

议论声纷纷,我舀起一勺子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在瑟瑟发抖,但我的心里却刚强无比,痛骂着那些八婆,你才是贱人,你兄弟姐妹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

“小郦,你怎么了?怎么脸色通红手在发抖啊?不会是犯病了吧?”舍友冯暖看着我的样子有些好笑但又有些担心。

“哦,我没事,快吃早餐吧,一会还有课呢!”

“诶,小郦,你听见了吧,昨晚上学生会会长薛冷带着一个女孩从学校后山下来,看把她们那群人气的。”冯暖低声忍着笑,打趣着她们,但只有我知道那个女孩是谁。

等我结束了心里对骂的戏码后,喘着课本去了教学楼,但是一路上总感觉有人盯着我,这种感觉让我心里有些发毛。

中午回到宿舍,爱八卦的舍友又开始讲起了薛冷的事来,而我也对这个安少勋版的薛冷充满了期待,不知道那个老色鬼会不会借机揩油,降低薛冷学长的档次呢!

“听说啊,今天的薛冷学长跟变了个样似的,不仅和同班的男生谈论学校哪个女生有女神的风范,而且还和他们班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有说有笑呢!”

哇,我的天啊!这个安少勋果然是个大色鬼,借着薛冷学长的皮囊去招蜂引蝶,昨天晚上还跟我说要我不去惹任何男生,他反而去招惹一大堆女生,真是可恶!

“诶,不对啊,今天不是还有传闻说薛冷学长昨晚带着一个女生深夜回学校吗?”

“哎呀这你都信啊!他们班的人说了,薛冷学长亲口说的,那都是造谣者故意散发的消息,而且他的室友都可以为他作证的。”

“那也就是说,我的薛冷学长并没有移情别恋,依然钟情于我?”

“得了吧你,薛冷学长怎么会看上你,你胸那么小,长得也不好看。”

“哼,我胸小怎么了,我屁股大好生养啊,哪像你啊,长的跟黑炭似的,薛冷学长看都不会看你。”

“你才跟黑炭一样,姐姐我这是健康,你懂什么啊,就你那样长得跟吸血鬼一样。”

……

宿舍里再一次因为薛冷这个名字展开了新一轮的争吵,我只好翻翻白眼,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就上床了,昨晚上折腾大半夜,只有趁中午休息一下了。

也许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这个午休让我谁的格外香甜,并且坐到了薛冷学长。

也不知因为什么事,薛冷学长的手游走于我的身体之上,甚至吻上我的嘴唇,然后狠狠的亲了下去,而我也任由他索取,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那并不是薛冷学长,而是安少勋,而我也不是做梦,是的的确确被这个色鬼压在身下,认他索取。

你这个混蛋!

我想大声的骂出来,但是嘴巴被他占据,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并且不管我怎么挣扎,到头来都发现还是被牢牢的禁锢住,而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热。

不会吧,我莫小郦保持了十八年的处子之身,难道就要被这个大色鬼夺走了吗?呜呜呜,我不要啊。想着想着,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安少勋终于放开了我,起身离开我的嘴巴,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仿佛刚刚被压在身下的是他一样!

“你哭什么啊,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我的眼泪哗哗的往外流,这个家伙却一脸的风轻云淡,敢情不是你的处子之身险些被夺走,你当然不会哭了。

“你这个大色鬼,你混蛋……”

“天天骂我是色鬼,我告诉你我是一个痴情鬼,不要这么贬低你的男人好吗?”他转过身,将我身上褶皱的睡裙整理好,伸出大大的手掌擦拭掉我眼角的泪珠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42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