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H)/简易气囊 小东西帮我灭火

没想到他禁锢住我的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欣长的身躯压在我的身上,向我解释起来:“你还记得我在棺材里,那纸人吗?”

我轻微的点头,他邪笑着说了起来:“其实,那是冥婚的契约,只要滴上女人的血,都要成为我的妻子,娶妻随妻。你走到哪里我都会知道。这一辈子到死你也不会摆脱不了我的。”

他的手轻抚着我的脸颊,擦拭着我的泪水。

我用颤抖着声音回道:“你这是干嘛?”

安少勋停止了在我脸上的动作,又抚摸上了我的唇瓣:“只有和你有过肌肤之亲,我才能让我的功力更上一层!”说完堵住我的唇瓣。

一条长腿挤进我的双腿之间,手掌也是极不安分,开始肆无忌惮地在我的身上来来上上,我的腿间一阵瘙痒。

“唔......快......松开!”我呼吸有些不顺畅,急促地说着。

他这才不舍的离开我的唇瓣,和我的距离非常近,膝盖轻轻往上移动,抵住了我的双腿之间.......

“女人,接个吻你都不会,没关系,反正来日方长,还可以慢慢调教,但现在,我们先把事给办了!”

可惜他还是没有离开,他撩起我的睡裙,我有些惊慌地喊道:“啊!安少勋你敢动我试试!”

可人家根本就不信我这气势,捂住我的嘴不想让我叫出声来,还恶狠狠的威胁我:“莫小郦,你要是再敢叫一声,我就立马办了你!你说,活着的女人若是和恶鬼生出来的孩子.......”

这货太邪恶了,我被他吓得哭了起来,同时感觉小腹一股热流,我实在憋不住,就流了出来。

安少勋脸色黑了黑,对我是满眼的厌恶,“你胆子有多小啊!竟然被吓得尿裤子!”

我也不怕了,反过去冲他叫道:“还不都是你,说那么可怕,你说哪个女孩子不害怕!”

安少勋起身,我的身体顿时轻松了许多,我立刻起身来,想要离开这里。

“别想跑,你是跑不掉的,就算逃跑,也要换件衣服吧。”他了瞟了我一眼下身,好像会读心术一般,能够知道我的心思。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逃跑,我知道自己是跑不掉的,也就顺了他的意。

我去卫生间脱下自己的睡裙,看着镜中的婀娜身姿,真是前凸后翘,忍不住地摸了自己一把,哭嗓着,无奈地喃喃道:“都怪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才会引来这只色鬼。”

我换了睡衣,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等我出来的时候,色鬼安少勋则躺在我的床上,不知在想什么。

我悄悄地走了过去,坐在一边和这个大色鬼保持一定的距离心里会比较安心,一想到以后,我的下半生要和一个鬼过日子,还是一头色鬼,想想都可怕!

好在这个鬼长得不赖,虽然色了一点......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我按下接听键室友叶莹莹的大嗓门刺激着我脆弱的耳膜:“莫小郦!你赶紧下楼,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不安的把目光移向安少勋,他这时在窗边站着,我觉得吧,能和这个危险男色鬼相处时间少一点越好:“嗯嗯,好我换了衣服就下去哈。”

收起手机,我抿着唇:“那个,安少勋,我有事先出去了。你自己看着办。”

安少勋转身看着我:“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出去不安全的。”

我心里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出去也总比和一个色鬼独处一夜好。

根本就不搭理他,换了衣服拿了东西我就走,留给他一个潇洒美丽的背影。

我下楼刚好看见了叶莹莹,今天不知为何,她穿的很性感,上面是一件低胸的衣服,胸前的一大片雪白毫无遮拦的暴露在空气中,杨柳腰下是一件堪堪遮住娇嫩臀部的超短裙,一双又长又细的大白腿,令我这个女孩子都忍不住羡慕她,这大概就是女人的资本吧。

她拉住我的胳膊就把我塞进车子里,我被硬塞进了车里的后座,叶莹莹坐在副驾驶,而她的旁边则是一位男人。

叶莹莹看都没看我一眼,光明正大的搂住了男人的颈子,亲吻了起来,我依稀看见了两条灵活的舌在纠缠.......

“咳咳。”我假装咳嗽的一声打破了他们的亲热,叶莹莹的脸上还带着不可名状的红色,“小郦啊,你就多担待些哈。”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

车子没开多久没多久,叶莹莹就把我带到了一家KTV。

刚才经过走廊的时候,昏暗的灯光下有很多的男女拥抱在一起亲吻,情不自禁地互摸着。

她一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这包厢里糜烂的气息,这种气息让我很难受,果然,这里的男女虽然没做出过分的事,但眼里都是浓浓的x暗示。

我想走,可是叶莹莹拽住我的手,绽开了红唇介绍我:“各位啊,今天给你们介绍个小美女,莫小郦!”大概害怕我被其他人欺负,她还特意强调:“莫小郦可是我的室友,你们今天要是谁敢欺负她,我给你们说没完啊!”

很快她就把我安放在一个卡座,周围都是大老爷们,我有都不认识偶尔有几个搭讪的我都礼貌性的一一回绝了。

我无聊间看见叶莹莹在和一群男生围在一起商量这什么,时不时地往我这瞅。

染着黄发的男生塞给叶莹莹一大笔钱:“莹莹啊,那妞儿不错,今天哥哥的艳福就全靠你了。”

叶莹莹家里不缺钱,但还是收下,笑着推了一下黄发男的肩膀:“放心吧,今天晚上就送到你房间里去!”

喝了太多的果酒,中途去了趟厕所。

我把水龙头打开,湿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一点不只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我眼花了,我从镜子里看见一个红色长发的影子闪过去。

回到包厢后仍然有几个男生死心不改,拿了一杯酒递给我:“小妹妹啊,出来玩就得玩的尽兴来,干了这杯酒!”我拿着装有黄色液体的玻璃杯,男生把豪气的把酒一饮而尽看到我还没喝催促着:“你该不会不给你哥我个面子吧?”他说话的时候,我能感受得到他浓浓的威胁。

轻轻珉了一口,那男生才放心。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427.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