锕锕锕锕好大不要不要 公路多汁多肉的糙汉文

兰颖扯动嘴角,看似勾起一抹笑意,瞬子内却满是讥讽,汴梁城内谁人不知东平王府郡主目不识丁、胸无点墨?心里冷笑一声,就她这脑子即便每日扎首在书堆里也照样一事无成。

“嫣儿妹妹可真是辛苦了,其实你和雅儿妹妹均在白鹿书院读书,若有什么不会的询问她便是,雅儿妹妹可是你们白鹿书院有名的才女呢。”

一旁的郑思雅脸上闪过一抹骄傲,朝司徒嫣温柔一笑“是啊姐姐,这些时日你未曾前去书院授课,这几日若觉得落下了什么,妹妹我倒是可以给姐姐你说道说道。”

“多谢二妹妹和表姐的好意,不过目前我对另外的书籍更感兴趣。”

她此话一出,三人纷纷朝她手中的书籍看去。

秋瑾双眼明亮,带着欣喜的呵呵笑了两声“原来姐姐喜欢看《莲香记事》啊,前阵子我拖人前去书馆内买都未曾找到,原来姐姐这里就有,姐姐看完之后可否借我看看呢?”

对于这个秋瑾,司徒嫣相较之下还算看得过去,也并未多做思考点头应承下来“好的,等我看完了就托人给你送过去。”

“呵呵,那感情好。”

秋瑾又和司徒嫣讲述了一番《莲香记事》里的故事,一旁的郑思雅、兰颖二人却从未插话进来,兰颖一双瞬子快速转悠,将司徒嫣书房内仔仔细细巡视一圈,心中感叹,这东平王府果真是寸土寸金之地,只一间书房内的古董就已经是价值连城的。

嫉妒的朝司徒嫣扫去,一个如此无能的废物,竟然也能住在这等奢华的房间内,心中就不免愤恨,无意间撇了一眼却硬生生将视线定格在了司徒嫣的手腕之上“妹妹这只翡翠珠链可真好看。”

她的话打断了司徒嫣和秋瑾的交谈,秋瑾顺着兰颖的视线朝司徒嫣手腕上看去,也着实惊艳一番“的确是很美的翡翠珠链呢,嫣儿姐姐,这只珠链定然值很多银两吧?”

值钱?

司徒嫣心里冷笑一声,的确是值钱,这一件镜绿琥珀石万年难寻一石,而她这只珠链和镜台多宝格内放置的一对翡翠镶钻双圈耳坠均是这种材质制作而成,其价值早已经不能用金银衡量,这是祖父在她去年生辰时送给她的生辰礼物,从那日起,这珠链就寸步不离的随身佩戴。

看出兰颖贪婪的目光,司徒嫣装作若无其事的道:“还好,只是一些小玩意而已。”

兰颖听司徒嫣说的如此轻巧,心里更是痒的难受,这么好的一串珠链也就是司徒嫣这蠢货不明白,如果这串珠链能带在她的手上,那该是如何完美?

舅父和外祖母让她住进东平王府,为的不就就是抬高她的身份么?

毕竟父亲只是任上的一名五品知府,和舅父的三品大员是不能比的,更何况舅父背后还有整个偌大的东平王府撑着门面,若她住在这里,京城那些贵妇圈子里的人才能明白她的身份,她才能更好的在京城为她寻一门体面的婚事。

郑思雅也寻着司徒嫣的手腕看去,一双看似温柔乖顺的瞬子内却闪着嫉妒狠厉的光芒,心里愤愤不平道,若不是司徒嫣这贱人迟迟霸占着东平王府郡主的位置,她又有什么资格样样都得最好的?

若父亲世袭王位,她郑思雅才该是名正言顺的郡主,司徒嫣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本该就属于她的。

“我大姐姐可是东平王府的小主子,她佩戴的东西岂能是劣品?呵呵,兰颖姐姐只怕有所不知呢,我家大姐姐手上这串翡翠珠链可是世间罕见的镜绿琥珀石。听闻当今天下除了皇后的凤印乃是这种镜绿琥珀石雕刻而成,便只有我家大姐姐手上所带的这串珠链和一对翡翠镶钻双圈耳坠了。”

“是吗?这东西竟然如此稀缺?”兰颖眼睛伸出的贪婪目光更加的深沉。

郑思雅早就瞧出兰颖的心思,继续煽风点火道:“自然是难得的宝贝,这等至宝只怕早已不能用银两来估算其价值,试想能和皇后拥有同样独一无二的玉石,这本就是一件无比荣耀之事。”

郑思雅一席话使得兰颖越发心动,眼神又飘忽到司徒嫣的手腕之上,心里闪过了一个想法。

司徒嫣朝郑思雅和兰颖二人脸上寻去,嘴角的笑意不减“哪有我二妹妹说的那么神乎,我手上这串珠子也不过是一串普通的翡翠珠链,表姐可莫要被我二妹妹忽悠了!”

“呵呵,看表妹你说的,怕不是害怕被我们给讨了来吧?”

兰颖的话已经摆在了名面上,明目张胆的告诉司徒嫣,她看上这支珠链了,若司徒嫣聪明就该老实的把它送出来,这样大家也不会弄得太过难看。

司徒嫣岂能不知兰颖话里有含义,按道理说,兰颖把话说道这里,她本应该谦虚一把,说一些和睦的话来,可她太了解兰颖的性格,若她说了谦让的话,对方会毫不犹豫的讨要了去。

她偏就不让她如意,所幸司徒嫣只是友好的微笑一声,立刻转移了话题“素儿、云香,去将昨个儿晋嬷嬷做的那几盒子点心拿上来吧,对了,在烹制一壶好茶来。”

“是!郡主。”候在门外的素儿、云香二人立刻得了话下去准备。

司徒嫣从案几旁站起身含笑道:“晋嬷嬷做的点心可是咱们府上最拿手的,待会儿咱们到偏厅一起去尝尝鲜。”

“那感情好,我正是饿了呢。”秋瑾听到有吃的立刻来了兴致,孩子的习性倒是十分讨人喜爱。

“既然饿了咱们这就过去吧!”司徒嫣率先朝门口走去,秋瑾紧随其后走了出来,倒是身后的郑思雅和兰颖脸色各异,均是一肚子气不好发泄,尤其是兰颖,窥视司徒嫣手上的珠链,她本想着用方法让司徒嫣自己乖乖主动相送,却不想,这个死丫头根本没回她的话,也不知是真蠢不可及还是故意装聋作哑。

几人来到偏厅坐下,素儿立刻端着几碟子点心走了进来“让郡主和小姐们久等了,参茶马上就到。”素儿陆续将一碟桂花糖蒸栗粉糕、如意糕、鸳鸯卷和七巧点心摆放在圆桌之上,随即朝司徒嫣和众人福身行礼之后方才撤了下去。

云香紧随素儿身后而来,将烹制的参茶恭敬的为四人摆上,行了一礼后转身出去。

郑思雅、兰颖、秋瑾三人纷纷朝桌子上摆放的点心看来,无论心中有何想法,可此时几人脸上均是一脸的惊艳之色。

秋瑾率先夸赞道:“这桂花糖蒸栗粉糕极具考究,若薄一分或厚一分都将失去原有的味道,还有这如意糕、鸳鸯卷、七巧点心,哪一样无论从外观色泽到鼻尖闻到的香味,均是上品,不得不说姐姐这里的厨娘可是比外面点心坊做的还要出色呢。”

“秋瑾表妹看来的确对吃食颇为深解,赶紧的尝一尝味道如何?”

司徒嫣请三人坐下。

“嗯!”秋瑾也不客气,用筷子夹起一块糕点轻轻咬了一口,入口的味道酥嫩清甜,忍不住连连点头“味道更是极品。”

“有你说的这么好吃?”兰颖鄙视的撇了秋瑾一眼,后者并不在意含笑点头“你不信吃了便知。”

兰颖心里赌气,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鸳鸯卷吃了一口,随后又接着吃了第二口,虽不见她发言,可从她面色上便能看出,这点心定是得了她的口味。

郑思雅也夹起来吃了一块,入口的感觉的确是让人流连忘返“不曾想咱们府上竟然会有这等的糕点师傅,姐姐可真是好口福。”

“你们喜欢就好,若闲来无事,倒是可以经常过来吃些点心。咱们姐妹之间也好多亲近一番。”

郑思雅含笑朝兰颖看去,话里有话的道:“大姐姐说的是,呵呵,看来咱们来这留香阁就是来吃点心的。”

话外之音便是,想要拿司徒嫣其它东西看来是别想了,她这句话正好打在了兰颖心口上,点心好吃她却根本食不知味,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怎么从司徒嫣手中将那串珠链得到手,若实在不行,她倒是不介意去舅父那里讨要,相比与司徒嫣这个女儿,舅父更疼爱她。

故此,兰颖的胆子更大了起来,脑子里灵光一闪,开口道:“咱们姐妹几人这几日相处下来着实融洽和睦,如今想来,我们都是到了快出阁的年纪,今后若出嫁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像如今这样坐在一起闲话家常、说说笑笑呢。”

郑思雅立刻含笑迎合“兰颖表姐说的不错,所以咱们在府里这些日子,定要好生互相关照才是。”

司徒嫣低头吃着糕点,含笑不语。

兰颖将视线转到司徒嫣的身上“如今我倒是有个提议,不如咱们姐妹互换呼唤信物如何?”

秋瑾挑眉“如何个换法?”

“我们自己选择一个想要交换的物件,今后也当是留做纪念,也许多年之后看到这样东西,我们还能回想起如今的彼此来,到是个不错的念想。”

郑思雅品了一口茶水“表姐的提议不错,不过咱们要交换什么?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421.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