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在钢琴上C 锕锕锕锕好大不要不要

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必自责,来,我扶你坐下。”

“郡主,药拿来了。”云香小跑着从内室出来,手中拿着一支白玉瓷瓶,司徒嫣伸手接过,将素儿的衣袖挽起小心翼翼的为她上药。

确定素儿身上的淤青全数上过药膏之后,司徒嫣方才将她的衣袖放下“好了,今晚你不必在这里伺候着了,回房去好好休息吧。”

“奴婢没事!只不过是一点小伤,不妨碍做事情的。”素儿为了证明自己没事,双手用力的挥了两下子“郡主您看,奴婢壮实着呢。”

司徒嫣心里知晓她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勉强一笑“就算没事今日也回房去休息,我这里不用伺候,云香,送你素儿姐姐回去吧。”

“是,郡主。”云香立刻应承,走到素儿身旁“素儿姐姐,云香送你回去吧。”

“那待会儿郡主您就寝时,就让云香来给您守夜如何。”

司徒嫣眼神无意间朝某个角落扫去,面色稍显异常,立刻摇了摇头“不必了,你们都回去吧,我这里不用你们守夜。”

素儿见司徒嫣坚持,也只好跟着云香一起走出了房间。

待二人离去之后,司徒嫣脸上维持的笑容瞬间消失,她侧目快速朝镜台扫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走到了案几旁坐下,这时,她藏匿在桌子下的手轻轻转动案子左侧的一座赤金雕花,只听咯吱一声机关开启,瞬间有数十只箭羽由司徒嫣的上方快速朝悬梁射去。

哐当。

一只琉璃盏被一支箭射中坠落在地上,在这异常安静的空间内显得有为明显。一抹玄色身影在箭雨射来之时,灵巧的翻身而下,稳稳落在了地面之上。

男子极其优雅的挥了挥身上的尘灰“呵呵,真没想到,一位女子的闺房竟然还设置了这么多的机关。”男子面带青铜鬼煞面具,只露出一抹清瘦的下巴与微抿的薄唇,此时他正在含笑看着司徒嫣。

后者清冷抬头,轻扫了他一眼,虽然这鬼面人整张脸都被隐藏在面具之下,可从他露在外面的双眼和下巴不难推测,此人定然是一名年纪尚轻之人。

几十只箭一同射出,来人却仍旧毫发未损,她毫不犹豫,又快速按动第二道机关,头顶之上,一道铁网应声而下,玄衣男子见此,瞬子内闪过玩味,脚下移步快速一闪躲开了铁网的攻击。

司徒嫣着实恼了,这留香阁内的机关暗器均是外祖父请来天下最好的奇门遁甲之人设置,如今却不想,她连用了两道机关,眼前这贼人都丝毫未受到影响。

见此,她又按下了第三到机关,地面之上的青石地板开始晃动,片刻之间,地面上原本平整的青石裂开一道一米左右宽窄的缝隙,而这道裂缝正是在鬼面人的脚下,鬼面人面色一变,立刻运气飞升而起,脚尖轻点,稳稳的落在了右侧一张硬木嵌螺三屏双人椅上,背身而立,眉宇之间带着不悦之气。

司徒嫣对上鬼面人此时的神色,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又按下另外一道机关,屋内四个角落均摆放着一尊蟾蜍摆件,在机关落下之后,蟾蜍内便放射出浓郁的烟雾,瞬间将整个房间都笼罩在雾气当中,鬼面人似乎并未想到屋内还设置着这么一道机关,等烟雾吹出时,他轻嗅了一下立刻知晓这蟾蜍内放射的究竟为何物,怒斥一声,他急忙抬起衣袖遮掩,脚下却快速朝案几前移动。

心里暗骂,他定要好好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教训一番不可。

司徒嫣早在按下机关之时就趁此机会捂着特质的丝帕打算开溜,外祖父曾经数次叮嘱,若有一日这三道机关都开启却仍旧对敌人毫无用处时,最后这道蟾蜍吐雾便是自救的最好办法,打不过就跑是保命的不二法则。

玄色身影幽暗的瞬子内闪过暴怒,当他来到案几旁时,这里早已经没有司徒嫣的身影,而这时,门边却传来清晰的开门声,玄衣人邪魅冷笑,转身快速挥手,衣袖内一根发丝一般粗细的金丝线犹如灵蛇一般飞射而出。

司徒嫣瞬间感觉腰间一紧,她低下头暗叫一声不好,还未及时回头来看,整个身子像是被一只大手牵制一般,被动的朝屋内退去,房门同时被身后的一股强势掌风应声关闭。

良久。

屋内的烟雾已经渐渐消散,可黑衣人的脸色却异常铁青,嘴角泛着紫色,虽看不清他的长相却仍旧给人一种妖艳阴郁的模样。

“死丫头,乖乖把解药给我,不然我非杀了你不可。”

此时的司徒嫣被五花大绑的困在一把鸡翅楠木椅上,身子丝毫不能动弹,一双大眼睛却十分淡然的望着眼前的鬼面人“什么解药?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若此时她给了这个家伙解药,她必死无疑。

黑衣人嘴角上翘,看似微笑却带着一股蚀骨的冷意“还装是吗?看来我不拿出看家本领,你定然是不老实了。”

“你要干什么?”司徒嫣警戒的盯着他,鬼面人邪笑一声,伸手从胸前掏出一抹青瓷药瓶,他轻轻拔开塞子,动作无比优雅,司徒嫣视线转移到他的手上,心里着实赞叹一声,若说这双手是出自女子到还说得过去,可若是出现在男子身上,就真有些让人惊叹了,葱白如玉的没有一丝瑕疵,在烛光的呼应之下简直如一件精雕细刻的玉石摆件一般,可煞风景的是,这么一双极其漂亮的双手,此时却趴着一条棕红色的蜈蚣。

鬼面人朝司徒嫣眨了眨眼,低垂下瞬子看向手背之上那只不断蠕动的蜈蚣,薄唇温柔一笑“小乖,看到面前这个丑八怪了吗,你给主子我好生伺候伺候她,看她还敢不敢欺骗你主子。”

他手上那只硕大的蜈蚣仿佛附有灵性一般,立刻听懂了自己主人的命令,扭转着它粗硕的身子,一双阴冷幽暗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司徒嫣。

见此司徒嫣吓得脸色发白,她平生若说最怕的是什么,她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回答——蜈蚣。

而如今,近在她眼前这只虎视眈眈的棕红色大蜈蚣,顿时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你……你别乱来,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司徒嫣双目圆瞪,放软了姿态,一脸防备的盯着那只硕大的蜈蚣。

此时她倒是可以肯定,这个怪人定然不会是郑子秋或者冯心婷派来杀她的,这天下间能夺过她房间内设置的机关之人没有几个,他不但轻而易举的躲开了机关,还毫发未伤,如今又身中黄铜蟾蜍吐出的迷兰香仍旧不倒,这等的身手定然不是郑子秋那等货色能雇佣的起的。

“很简单,把解药给我,我就放了你。”鬼面人眨了眨眼睛,原本明亮如星辰的瞬子内此时闪过一抹晕眩,虽然此时仍旧能清醒的说话,可他还是能明显感觉的到自己的内力在慢慢耗散,若内力耗散尽了他只怕也要晕死过去了。

“你如今将我五花大绑的捆在这里,我要如何给你拿解药啊,不如你将我放开,我去给你拿解药来如何?”

鬼面人扯了扯嘴角“小丫头,你这点小心思对我没用。”他抬眼朝周围轻扫了一眼“这房间如今最少还有四道机关未曾启动,若我放了你,你再启动了机关,我不是自寻死路么?”

司徒嫣撇了撇嘴“你武功高强,难道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

鬼面人饶有兴致的看向她,心里暗道,这丫头倒是有些胆识,若换做普通的大家闺秀,只怕此时早已经被他手中这只哈氏蜈蚣吓的昏厥过去了,哪里还敢在这里和他谈条件,还想以激将之法试图让他放了她。

“你这点小聪明最好收起来,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解药在哪里?我自己去拿了便是。”说话间,鬼面人还不忘将手背上的剧毒蜈蚣更靠近司徒嫣的面颊,蜈蚣的整个触须已经扫在了她的脸上。

这种既担心害怕又恶心想吐的感觉交加在心口,胃部一阵翻搅,司徒嫣恨不得将这几日所吃的全部食物都吐出来才能好受一些。

生死一线之间,司徒嫣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来分析此时她的处境。

若她不给这鬼面人解药,那么等着她的就是被这个恶心的蜈蚣啃咬致死,就算不死很有可能也因此毁容中毒,鬼面人在以此为要挟互换解药,按他的性子极有可能。

第二种结果便是,她老实的迎合他,主动将解药给他,这样一来,他也许会看在自己比较配合的面子上,放她一条生路。

如今敌强我弱,不是逞能的时候,后面这个办法相比之下才是自保的最好办法。

“大侠,我现在就告诉你解药在哪里。”

“嗯哼!这次变乖了。”鬼面人轻哼一声,手中的蜈蚣也同时撤离了司徒嫣的面前“说吧!”

司徒嫣喘了一口气,平定心神后,她呵呵一笑,带着拍马屁的口气讨好道:“小女子一看大侠就是英明神武、功高盖世之人,想必大侠在绿林好汉之中必然是一若千斤的大英雄,小女子若将解药给了大侠,大侠定然也会放过我的,是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842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