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扒开衣服揉吮奶头 高H禁伦没羞没躁

纪云舒无辜的抬眸争辩:“女儿冤枉啊,女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大夫人愤怒的瞪着她:“纪云舒,你少装傻充愣,昨晚上雪儿就是跟你一起敬茶之后,才突发疯病,你还敢说不是你动的手脚?”

纪云舒将双手交叠,惶恐的跪在地上行了大礼:“母亲,女儿自知不受你的喜欢,可你也不能把罪名就扣在我的身上。”

她接着又道:“敬茶是姐姐提议的,女儿又不是未卜先知,怎么可能提前会从茶水中下毒?”

旁边的夜随风懒洋洋的接口:“那就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大小姐是知情人。”

纪云雪惊得面色大变,她咬牙争辩:“夜神医,你不能这样说,我怎么可能会给自己下毒?”

夜随风淡定挑眉:“你当然不会给自己下毒,你不过是误喝了毒茶。”

纪云雪还以为他要查清楚真相是要帮着自己,却没想到,这话里话外,他都是在帮贱丫头说话。

她面色变了几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悲戚呜咽:“明明是别人害我,偏偏夜神医还要把此事污蔑到我的头上,女儿不孝,实在是没有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哭完,她竟是起身朝着旁边的桌子狠狠撞去,随着嘭的一道声响之后,鲜血从她的额角蜿蜒流下,看上去触目惊心,十分骇人。

大夫人急忙扑了过去,一把将她用力箍紧,心疼的泪水直落:“好孩子,你做什么这般傻?只要有母亲在,谁还敢欺负你?”

伏在地上的纪云舒险些没被母女俩的这场大戏给逗笑了,纪云雪受欺负?如果她没有看错,她的额角只是破了层皮流血罢了。

可她是如何对她的呢?直接要了她的命还不算,甚至还在她死后用匕首刺穿她的额头,毁了她的容,这样的人能算的上良善吗?

大夫人为了给纪云雪争个好名声,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那又怎样,她向来就愿意拆她们的台。

她怯怯的抬头,一本正经的看向夜随风:“夜神医,我能冒昧的问你一下,我姐姐中的是什么毒吗?”

夜随风凝眉打量着她,心中忍不住犯起了嘀咕,这难道真的是出口威胁月王的纪家二小姐,怎么看怎么不像啊?

哪怕心头再是怀疑,但是面上却是不显,他淡漠的回答:“疯麻散。”

纪云舒乖巧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纪德:“爹爹,想要查清此事并不难呀,只要派人前往各大药堂打听一下咱们纪府之人是谁买过疯麻散不就行了吗?”

看似无害的一句话,只把大夫人和纪云雪惊得浑身手脚冰冷,她们原本还想着借着此事倒打一耙,哪成想,竟然不但让贱丫头轻飘飘的避开,甚至还把火又烧回她们身上。

这下夜随风终于相信月王所言,眼前的纪府二小姐可真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纪德也觉得她的提议有道理,况且大女儿还因此受了委屈,当下便焦急的命令身边管家:“你赶紧派人去打听。”

“不要!”大夫人和纪云雪同时出声阻拦。

纪德不解的眼眸落在两人身上,只见大夫人率先开口:“老爷,如果这般大张旗鼓的去彻查此事,岂不是落人口实?毕竟那疯麻散是害人的毒药啊。”

纪德恍然大悟,是啊,这九幽城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凡是官家贵族发生些什么事情,用不了多久就会传的人尽皆知,也会成为政敌攻歼的把柄。

犹豫良久,他才转变了神色道:“夫人说的言之有理,此事暗中调查即可,无须闹的人尽皆知。”

“是!”身边管家应下,匆匆带人离开。

纪云雪面上闪过担忧之色,毕竟这药是她买回来的,如果被父亲的人查出,那她一顿责罚定然是跑不了。

大夫人给她一记安抚的眼神,面上带着笑意转移话题:“老爷,夜神医此番治好雪儿的病,你难道不该款待一番吗?”

纪德眼眸暗了暗,他何尝不明白自家夫人的暗示,那就是赶紧想办法把他的嘴堵上。

只见他面上带着笑意道:“夜神医,请?”

夜随风冷幽的眼眸落在依旧跪在地上的纪云舒身上道:“事情好像还没结束呢?”

纪德拧着眉心训斥:“还跪在这里干什么?赶紧退下!”

哪成想纪云舒非但没有离开,而是垂下眼眸淡定开口:“父亲难道愿意让女儿背上毒害长姐的污名吗?”

纪德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咄咄逼人的想要事实真相,他隐忍着怒气道:“为父已经派人去查了,一时半会也没结果啊。”

纪云舒却无辜瞪大眼睛道:“既然没结果,那大家就都等着呗,夜神医应该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在暗中下毒,对不?”

狡黠的眼眸朝着他看过来,让夜随风忍不住想笑,这世上还鲜少有人将他给拉下水,这纪家二小姐是除了凌景月之外的第二人呢。

他故作深沉的开口:“纪大人乃朝廷命官,府中若是有人居心叵测,暗下毒手,理应请大理寺介入了。”

大夫人和纪云雪面色大变,尤其是纪云雪吓得几乎瘫软在地上,若不是身边娘亲一直抓着她的胳膊,她几乎都要站不稳。

纪德更是颤声询问:“大……大理寺?这不至于吧?”

夜随风来回的在屋内踱着步道:“当然至于,纪大人乃国之栋梁,深得皇上信赖,此番是给大小姐下毒,那么明天兴许就毒到你的头上,到时候你让随风如何给皇上交代?”

纪云舒忍不住在心里给夜神医点赞,寥寥几句话就已经让纪云雪母女吓得心惊胆战。

大夫人咬了咬牙,快步走到纪德面前拉住他的袖子道:“老爷,我有话要跟你说。”

纪德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才跟着她往一旁的偏厅走去,而纪云雪也紧紧跟在后面。

此时整个花厅只剩下夜随风和纪云舒两人,他打量的视线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我要见血封喉的解毒方法!”凉凉的声音骤然在她的头顶响起,让她原本镇定的面色旋即一变。

“你是那个人派来的?”她挑眉询问。

夜随风愣了愣神,感情这位二小姐还不清楚自己救下的那人身份,不过倒也不怪她,毕竟凌景月常年征战在外,她不认识也情有可原。

他慢悠悠的开口:“不用管我是谁派来的,你只要明白,我夜随风轻易不帮人,但凡帮人,必然要她付出代价。”

纪云舒眼眸又垂了下去,她没想到那个人竟然这么快就要讨回利息,但是她现在还没有站稳脚跟,如何就把解毒方法贸贸然的告诉陌生人呢?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6126.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