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代表哭着说不能再深了 被男朋友撩到浑身发软

隔日,李茵茵在去医院探望过父亲后,就急匆匆的乘上了返回帝都的火车。

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象,李茵茵揉了揉眼睛,疲惫的打了个哈欠。

她昨晚一夜没睡。

不仅仅是因为欠王胖子的那五十万,还因为她的腿上的伤。

昨天下午的时候,她就隐隐感觉到自己腿上的伤口好像裂开了,但她又不想让妈妈担心,便没去镇上的医院检查,而是直接回了家。

这小镇上家家户户基本都认识,她要是去了医院,这腿上的伤肯定瞒不住。

家里没有能替换的纱布,她自己又不会包扎,便只能把伤口就这样先放着,等到回到帝都了,再找家医院处理。

李茵茵买的是下铺,她小心翼翼的把受伤的腿搬上了床,决定在下火车前,就这样躺在床上不动了。

行驶中的火车有节奏的晃动着,李茵茵困意上来了,竟然就这样靠在床头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车厢里黑乎乎的,所有人都已经沉睡,只有她对面的床头,还亮着一抹暖黄色的光。

李茵茵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被子从她的肩膀上滑落,李茵茵看着身上雪白的被子,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这时,身旁传来了一道低沉悦耳的男音:“抱歉,是我吵醒你了吗?”

李茵茵愣愣地看过去,只见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身穿深灰色西装的男人,正坐在对面的床上,怀里抱着笔记本电脑,像是正在工作。

男人相貌英俊,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为他增添了一抹温和的书卷气息。

这相貌……

李茵茵突然想起了那天闯入她家的男人。

光看相貌,眼前的这人和那人长得真的好像!

“你……”李茵茵欲言又止。

顾念寒抬起头,把视线从笔记本电脑上移开,看着李茵茵身上的被子说道:“我上车时看见你睡着了,没盖被子,所以就把我自己的被子给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意。火车上空调温度打的低,如果不盖被子睡,容易感冒。”

顾念寒的声线轻柔,如同醉人的晚风。

李茵茵猛地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的想法。

怎么可能,大概是因为光线不好,所以她看走眼了吧?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

况且那人昨天还在他们镇子后面的山上不知道做些什么,此时怎么可能会衣冠楚楚的出现在她面前!

而且光是看眼前这人的打扮和气质,也与之前那个身手矫健,气势逼人的男人有很大的差别。

似是察觉到她的注视,顾念寒微微侧了侧头:“怎么了,是我冒犯到你了吗?”

他的声音温柔,带着些歉意,让人根本不忍责怪。

李茵茵连忙摇了摇头,否认道:“不不不,谢谢你替我盖被子。只是我刚刚错将你认成了我的一个朋友,所以这才多看了几眼。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60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