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细节描写 轻轻挺进少妇苏晴身体里

明明是烈日炎炎的盛夏,乔绾绾却感觉格外的冷。

  “老大,那个女的被一个男人救走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报警啊?”

  “怕什么?你没看到那个男的朝我们这看了一眼就没管了?他肯定是不认识这个女人,又怎么会多管闲事?”

  对话落到了乔绾绾耳中。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浑身冰凉,血液几乎要凝固,心脏仿佛被人撕裂了般的痛。

不知道是出于愤怒还是不甘,她对着男人又打又踹,手脚并用,极力反抗,像极了发了疯的小兽。

“啪!”

一个巴掌猝不及防地甩在了她的脸上,紧接着后背不受控地撞击在了背后的架子上,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乎乎的,彻底没了力气。

鼻尖像是被什么堵住了,热气不断的翻涌,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绾绾!”

  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落入耳中。

  看到来人是苏远墨后,乔绾绾的心凉了半截。

  不是俞瑾琛。

  又是一阵骚乱之后。

  乔绾绾感觉自己身上一沉。

  是苏远墨把他的外套搭在了她的身上。

  随后,她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绾绾对不起,我来晚了。”苏远墨的声音中是无尽的谴责与后悔。

  乔绾绾往苏远墨的怀里缩了缩,没有说话。

  她好累。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A市中心医院。

  “病人的伤并不是很严重,还好没有对腹中的胎儿赞成影响,怀孕两个月了,事事都要注意点,调养几天就可以准备出院了。”安静的病房中传来了医生的声音。

  乔绾绾模模糊糊地听到了这句话。

  腹中的胎儿?

  她怀孕了!?

  忽然想起一个月前俞瑾琛醉酒回家的那一晚,两个人也没有做什么防护措施……

  本想着离了婚就再也不用和俞瑾琛牵扯上任何关系了。

  可是这个意外来得太突然了。

  听到这句话的不止乔绾绾一人,还有同在病房里的苏唯希,苏远墨以及……

俞瑾琛。

他抿着唇站在门口,看着缩在床上的女人。

  当时情况紧急,他只能先救下一人,而林妤柔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自然不能弃她于不顾。

  本想着把林妤柔救走之后回头再去救乔绾绾,可是他返回时乔绾绾已经被苏远墨救走了。

  他当时远远地看到乔绾绾靠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像是自己的一个玩具,哪怕他不喜欢,可是某天被别人抢走了他的心里还是会不舒服一样。

得知她也在这个医院之后,打听了病房后,他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恰好就听到了这么个消息。

当下就忍不住脱口而出:“她怀孕了?”

  两个月?

  两个月前,他确是因为应酬醉酒和乔绾绾发生了关系。

  也是结婚这三年里两个人的第一次。

  当时乔绾绾也在家安分守己,绝对不可能和别的男人有染。

  所以说。。。。。。乔绾绾怀了他的孩子?

  闻言,医生皱了皱眉,问道,“请问先生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老公。”俞瑾琛下意识的回答。

  说完之后,他刚才意识到他和乔绾绾已经离婚了。

  “他是我前夫。”乔绾绾单薄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点儿倔强。

  但是两人的对话在其他人的眼中就像是闹别扭的小夫妻一样。

  “你们小两口闹别扭也好,闹脾气也罢,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作为老公连你老婆怀孕两个月了都不知道,以后得多上点心啊。”医生似乎是早就已经见惯了这种场合,只是叮嘱俞瑾琛要负责。

  在医生的嘱咐下,俞瑾琛僵硬的点了点头。

  医生这才放心的出去了。

  “孩子是我的?”

  尽管心里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俞瑾琛还是想听乔绾绾亲口承认。

  “孩子自然不是你的,否则我怎么会跟你离婚呢?”乔绾绾双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一张小脸惨白如纸,清澈的眼眸中却带着一股坚毅。

  要是让俞瑾琛知道了她怀了他的孩子,以他的性子,指不定要把孩子抢走。

  更何况他和林妤柔好事将近,将来他们结婚了那她的孩子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这可是她的亲生骨肉,她说什么都要亲自抚养!

  “你不告诉我,用不了几天我也能查出来!”俞瑾琛见乔绾绾是铁了心地不想告诉他,只好对她放出狠话。

  “那你尽管试试。”乔绾绾毫无血色的小脸上尽是冷意。

  俞瑾琛抿了抿唇,看着乔绾绾没有说话。

  房间里有一瞬间的沉默,气压降低到了极点,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瑾琛。”随着吱呀一声,一道柔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妤柔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病床上好好躺着?”俞瑾琛冷着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柔和了,语气也温柔到了极致。

  “我醒来没有看到你,有点担心就跟过来了……我感觉身上好难受,都使不上力气了。”林妤柔说着就倒下去。

  “我抱你回去,妤柔你先撑一会儿。”俞瑾琛抱起林妤柔,而后就惊慌地离开了病房。

  从头到尾,把乔绾绾忽视了个彻底。

  尽管乔绾绾极力克制着,但是听到俞瑾琛对林妤柔的态度后还是感觉揪心的疼。

  结婚这么多年,她费尽了心思想让他开心,让他喜欢上自己,可是她的这些努力到头来还不如林妤柔的一句撒娇示弱管用。

  “绾绾……”旁观了全过程的苏唯希忍不住开口,满眼心疼。

  任谁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和别的女人亲密都会心痛,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乔绾绾喜欢了整整十年的人。

又怎么可能说不爱就真的放下了?

刚才她真的很想冲上去给林妤柔一巴掌,但被乔绾绾拦住了。

  乔绾绾挤出了一抹笑,轻松地说:“我可是国家一级厚脸皮代表、铁心脏传统技艺指定继承人,这算什么?”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苏唯希心疼的问,“孩子,是他的吧?你打算怎么办?”

  “嗯。”她的手轻轻地覆上了小腹,甚至都觉得不可思议,这里居然会有小生命了,是她和俞瑾琛的孩子。

  “我需要一段时间考虑一下,这件事你们帮我保密可以吗?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爸妈。”

  看着她恳求的眼神,苏唯希哪里会拒绝,用力的点了点头,偷偷抹去了眼角的泪。

  “让绾绾好好休息吧,我们别打扰她了。”苏远墨知道乔绾绾需要安静,贴心地说道。

  只是没人注意到,他的脸色在听到乔绾绾怀孕的那一瞬间苍白了不少。

  苏唯希只能点点头,和苏远墨一起出去了。

  病房里重新落入寂静。

  乔绾绾藏在被子里,消毒水的味道贯穿了口鼻,刺得她胃里一阵难受。

  但她的手覆在小腹上时,却又像是被治愈了似的。

  宝贝,我一定会保住你,把你好好养大,绝不会让你被抢走!

  虽然你没有爸爸,但妈咪会给你所有的爱!

  与此同时,中心医院的另一间病房。

  “医生,妤柔的检查结果如何?她怎么会晕倒呢?”俞瑾琛紧握着林妤柔的手,担心的问道。

  那位医生微不可查地看了一眼林妤柔,推了推金丝眼镜框,才说道,“这位病人本身就有体虚,所以容易晕倒,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刚才做了全身检查以后发现,这位病人……宫寒很严重,恐怕很难生育。”

  “什么?我不能生孩子?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林妤柔说着就要一头撞在坚硬的床头上。

  俞瑾琛连忙制止,并且柔声安慰道,“妤柔你先冷静一点,你告诉我,你怎么会突然有了宫寒?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511.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