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上司丰满人妻被强行入侵

“瑾琛,你在哪儿?”林妤柔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楼。

  闻言,俞瑾琛从婚房出来,顺手带上了门,走向她,“你怎么上来了?”

  看到他从他和乔绾绾婚房走出来时,林妤柔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她就掩饰过去了。

  “天色已经晚了,伯母说反正咱们也是要结婚的,所以让我在这儿住下……”她一脸娇羞,媚眼如丝。

  俞瑾琛自然也明白了她口中是个什么意思,当即就打断了她,“我让人送你去客房休息。”

  林妤柔当下就变了脸色。

  这么多年以来,俞瑾琛都对她好到了极点,可从来不曾碰过她,甚至连情侣间的亲吻都没有过,那时候他是已婚之人,要保证婚姻的忠诚,她也明白。

  可万万没想到他都离婚了,居然还会拒绝她。

  “瑾琛,你是不是不想娶我了?你难道不爱我了吗?”

  她看着面前清俊出色的男人,指甲嵌进了手心里。

  “妤柔你想多了,我们还没结婚,我不能毁了你的名声。”俞瑾琛语气软了下来,温柔的说。

  “你都已经和乔绾绾离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呢?”林妤柔继续试探他,眼眶微微泛红,令人怜惜,这样的她,俞瑾琛是不会拒绝的。

  可是俞瑾琛抬手揉了揉眉心,眼中中多了几分不耐烦,“最近公司的事多,等我忙完再说吧,我让佣人带你去客房。”

  林妤柔的眸子黯淡了,没有再阻拦,因为她知道俞瑾琛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只是她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重了。

  躺在客房的床上,林妤柔翻来覆去怎么想都不甘心。

  她爬起来摸到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我要尽快嫁给瑾琛,需要你帮我……”

  翌日。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乔氏企业门口。

  十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首先落了地,露出一抹洁白的脚踝。紧接着是一身白色西装,干净利落,气势十足。

  如海藻般的长卷发披散在肩后,随着撩头发的动作,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蛋。

  她姣好的容颜和妗贵的气质不禁让众人侧目。

  “乔总好!”乔绾绾刚下车,总裁特助秦时带着几个股东恭敬地欢迎道。

  乔绾绾点点头,淡淡的扫了一眼,就知道还有二叔那边的几个股东还没来。

  不过也无伤大雅。

  “我们先去会议室吧。”乔绾绾淡然道,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

  “可是……”一位股东犹豫道。

  还有将近一半的股东都没有来,乔天文那边肯定是故意的。

  “放心,他们会去的。”乔绾绾红唇微勾,眸光中闪烁着自信。

  得到乔绾绾的回应之后,几位股东方才将信将疑地跟了过去,簇拥着她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门一打开,就看到其他的几位股东都整整齐齐的坐在了座位上。

  只是他们的脸色难看至极,身后都跟了一位保镖。

  他们好歹都是公司的大人物,刚才居然就这么被保镖拎到这儿来,脸都丢尽了,恐怕整个公司这会儿都在看他们的笑话。

  “好了,你们可以下去了。”乔绾绾吩咐道。

  话音刚落,那几位保镖就离开了。

  “乔绾绾,虽然你是乔家大小姐,可你也不能这么放肆!”其中的一位股东忍不住先开了口。

  乔绾绾一眼就看到了她的二叔。

  她坐在最中间的总经理的位置上,双手交叉,透露着一股自上位者才会有的压迫感,“同样是请,你们自己选择了这种方式,可怪不得我。”

  “绾绾,我们这些股东高管也都不是闲着的,你总不能因为自己胡闹而让这么多人陪着你浪费时间啊?”乔天文对这个话题避之不谈。

  “这是我作为总经理的权力,怎么,二叔你有意见?”乔绾绾冷冷的瞥了乔天文一眼,压迫感十足。

  一句话硬生生的让那群股东开不了口。

  一开始乔天毫这边的股东也摸不清她的底,害怕她一个新人会被乔天文这样的老油条震慑住。

  但是现在看来,属实是他们多虑了。

  “昨晚我看了看公司这三年的报表,里面的端倪不少,我们慢慢的算清楚。”乔绾绾让人打开了投影,扫了一眼以乔天文为首的那群股东们。

  果然,他们一听这话,神色立马齐刷刷的变了。

  “城东收购地皮建立游乐场的项目是王伯伯负责的吧?这个项目本来是稳赢的,可最后成本超出,亏损了10亿,而且这账目却不清不楚的,请问,钱呢?”乔绾绾抬了抬眸子,目光直逼在座的那位姓王的董事。

  对上乔绾绾犀利的目光之后,王董事脸色一白,身上直冒着冷汗。

  “我查了一下,在项目款到账十天后,您家里多了个高尔夫球场啊,你说这项目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见他闭口不说话,乔绾绾继续说着,最后一句反问更是直指要害。

  此时的王董事已经不敢抬头了,饶是他见过这么多世面,听到这儿大腿也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隐瞒的天衣无缝,但是还是被这个新上任的总经理悉数查了出来。

  会议室的气氛已经压抑到了极点,没有人敢出声。

  “还有,去年10月23日,公司收购了威尔集团,这是个本地老牌企业,哪怕破产,底蕴也足够的,可收购以后不到三个月,又亏损了十五个亿不说,底下几个子公司也宣告破产,昨天我查了一下,你们猜怎么着?有人把子公司卖给了某个外商,通过瑞士银行存入了私人账户,周伯伯,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本来以为到这儿就结束了,没想到她又开了口,而且一开口就能要了在坐某些人的命。

  被当众点名的周董事怎么也没想到也牵连到了自己,当即被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既然两位董事都无话可说,那二位的职位和项目暂且由秦特助和张董事代替。”乔绾绾冷冷的瞥了一眼周董事和王董事,言语不容抗拒。

  “你一个总经理凭什么自作主张?”王董事一听自己要被降职,当下也忍不住翻了脸。

  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走到王董事面前,红唇微启,说出来的话却极具讽刺意味。

  “将来整个乔氏都是我的,王伯伯,我没有这个权利,你有?”

  “散会!”

  说完,她就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会议室的各位股东才像是恍如初醒般,一个个瘫在了座椅上,满头大汗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51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