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见面的老公像饿狼一样 可以以第一人称插NPC的游戏

四个人齐刷刷的行了一个军礼,带着韩奕扬转身离去。

  韩父韩母一点办法都没有,知道韩奕扬这一走,没有几年出不来。

  这可是他们韩家唯一的独子啊。

  韩父急忙走到沈临渊面前低声说:“临渊,你快想办法救救你表弟吧,就当是舅舅求你了。”

  沈临渊没说话,冷然的目光朝韩奕扬看去,完全没有要搭救的意思。

  “表哥,救我啊,救我啊表哥……”韩奕扬惊慌的大喊,却只能被带着越走越远,临上车前,发出歇斯底里的诅咒:

  “莫羡鱼,你不得好死,你这么对待你的丈夫,婚礼上把自己的丈夫送进监狱,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这世上没有男人会再愿意娶你,我韩奕扬就是做鬼都不放过你……”

  莫羡鱼非但不生气,反而频频点头,对,要的就是这效果。

  身旁冷不丁的响起一个声音:“当着所有媒体的面把自己的未婚夫逼入绝境,让所有人看着你的不择手段,让所有名门世家打消与你莫大小姐联姻的主意,也让你父亲打消利用你的主意,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莫大小姐对自己也真狠的下手!”

  莫羡鱼又是一惊,转头看着说话的人。

  沈临渊。

  自己的计划,除了她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怎么看穿的?

  这男人太可怕了。

  以后还是少惹为妙。

  她狠狠的瞪他一眼,掉头离去。

  沈临渊没动,目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这位莫大小姐真敢啊,一来,收拾了韩奕扬,再来,抓到了卖淫团伙,三来,取消了婚约。还顺便让整个北城的男人都不敢再打她的主意,真是够狠,够绝!”凌霄简直叹为观止。

  然后又问:“沈总,我们拦截莫氏材料的事……”

  “继续!”

  凌霄:“……”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跟人家莫家小姐那么暧昧,现在转眼又去对付人家,这不是把莫氏往死路上逼吗?

  也不知道他家总裁这是玩哪一出?

  ……

  莫羡鱼离开了婚礼现场,没回家,而是直接去了一所私人医院。

  进门的时候,老爷子正在看婚礼的回播,看到是她来,老爷子急忙把电视关了。

  “看啊,怎么不看了?”莫羡鱼大大咧咧的在他旁边坐下来,又把电视打开,说:“正好一起,我也没看呢!”

  虽说主角是她自己,可在荧幕前看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她看自己看的津津有味,嘴里还磕着瓜子。

  莫老爷子不由得一声叹息:“鱼啊,你说你这是干什么,就算不喜欢你爸利用你联姻,可你不还有爷爷吗,现在这么一搞,以后这北城的男人都不敢娶你了怎么办?”

  “那不正好,陪你一辈子。”

  煽情的话,可却是云淡风轻的语气,甚至都没看向老爷子。

  老爷子:“我不知道你爸怎么逼的你主动应下这门婚事,但想必跟我有关系。”

  他总担心他死了以后这个家里没人再护着她,可有时候又觉得,是他拖累了这个孙女。

  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没了他这个软肋,她说不定能过得更好。

  “想什么呢?”莫羡鱼猛地转头看他。

  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莫羡鱼:“别来这出哈,你心爱的孩儿们都还没回来呢,你舍得死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504.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