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换着玩又刺激又爽 轻轻挺进少妇苏晴身体里

 “怎么验证?”

  大壮瞪着吕星问道。

  吕星看向北方,眼神中的疑惑似乎正在消退:“抓几个活的美洲士兵,将他们脑海里的这个东西拿出来,若是士兵能够恢复理智,不就验证了我的说法吗?”

  大壮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北方:“这倒是个好办法,那行,就这么干,咱们现在就走吗?”

  吕星低头看向掌心,突然发现五颗芝麻粒大小的微型飞行器似乎在分解的模样,于是疑惑的用食指和拇指捻起一颗,放在眼前仔细打量,同时精神力也集中在上面。

  “哎……大壮,你有没有觉得这玩意似乎正在分解,之前我试过它们的硬度,绝对是我所见过最坚硬的物质之一,就连我的精神力都无法将它碾碎,可是现在你看,它居然可以被我的精神力轻松挤成粉末!”

  吕星说着,指尖的颗粒状飞行器果真被挤压成更加细小的碎屑状粉末。

  大壮从他掌心捻起一颗观看,发现这颗连同吕星掌心里的几颗也正在迅速分解,没有几分钟就彻底化作一堆墨绿色的粉末。

  “这是怎么回事,氧化能够这么快吗?”

  突然,一股极为微弱的生命气息传进吕星的脑海中,这是一种濒死之前的感觉,仿佛指尖的微缩型飞行器里边的生命正在随着飞行器的分解而逝去似的。

  以精神力仔细感知掌心里的一撮粉末,然而那股微弱的生命气息已然搜寻不见了,似乎是随着飞行器的分解而烟消云散了。

  这时吕星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不过此时,一种天马行空的想法突然涌现在脑海里……也许这是一个人类都不曾见过的文明也说不定呢,随着大灾变之后,许多事情已经超出了人类的理解范畴了,比如会飞的人,会移动的植物,那些无处不在的进化动物,众多诡异的异能,不正是生命进化的新篇章吗,没准这玩意就是随着流星一起来到地球的‘天外来客’呢!

  吕星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就是真相,或者说距离真相已经不远了,这货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猜测其实真的距离真相不远了,这些哆姆人的确是天外来客,不过却不是和流星一起来的,他们的到来,起码要比流星晚了近两百年。

  “阿星哥,我们先去安顿一下瓦莎妮他们再去抓人吧?”

  吕星点头,突然,地面那个被大壮削掉了尾部的飞行器引起了他的兴趣,这玩意的飞行简直打破了他的三观,它们仿佛可以克服地球的重力似的,飞行起来全无一点声音,这种飞行可以说已经打破了当前人类的飞行动力学了。

  “等等,咱们先看看这玩意是怎么飞行的,看着非常科幻的样子,要是这技术能够弄回去的话,组织的飞行器怕是直接得到跨越式提升呢!”

  大壮看了看另外几架飞行器,结果发现除了自己斩落的这架还算是完好之外,其他全都毁坏的不成样子了,尤其是两架相撞的,已经彻底成了残骸,那些飞溅的零部件甚至已经抛洒到几公里开外去了。

  “阿星哥,你是对自己没信心吗,出手这么狠,你看四架飞行器连一个囫囵个的都没有?”

  “去你的,少贫了,这玩意速度那么快,我敢不尽全力吗?”

  最后,两个人将大壮斩落的那架飞行器拆吧拆吧,扒去外壳,露出一个不足一米的葫芦状引擎来,这玩意谁也没有见过,但是整个椭圆形的飞行器里边,除了这玩意有点像引擎之外,其他没有一样跟引擎有联系的物件,所以两个人都一致笃定,这玩意就是飞行器的核心部件……引擎。

  将疑似引擎用两只手掂了掂,大壮说道:“这玩意也就几百公斤的样子,是怎么让这个数吨重的铁疙瘩飞上蓝天的?”

  吕星一伸手,抓住引擎的一根管子说道:“这玩意哪里是由重量说了算的,走吧!”

  一座无名山脉的某处,一头硕大的金雕站在一块凸起的巨石上,下方是瓦莎妮和自己的父亲、姐姐以及几个傻乎乎的卫兵,这些卫兵虽然已经被注射了哆姆虫,但是眼下哆姆虫还没有被激活,他们就像是失去心智的几个傻子一样。伊万则屁颠的坐在艾米莉的旁边,一副听喝的模样。

  突然,两道人影出现在人群外围,其中一个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大铁疙瘩。

  “看看,他们不是回来了吗?”

  伊万献宝似的对艾米莉说道,似乎这个胖女人有些担心吕星和大壮一去不返的意思。

  艾米莉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担心他们而已,毕竟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嘛!”

  瓦莎妮看着大壮肩膀上的铁疙瘩:“这是什么东西?”

  “这玩意可能是美洲人飞行器的引擎,阿星哥说他要比咱们得翼装飞行器先进了不知道多少倍,带回去给组织的研究人员研究一下,没准咱们就有自己的先进飞行器了。”

  大壮对瓦莎妮的问题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霍华德.艾德洛夫看到两个人神出鬼没的回来,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些个追兵解决了?”

  “放心吧,几个飞行器被我们斩落云端了,这不是吗,我们连他的引擎都给拆了一台,准备带回去研究!”

  吕星浑不在意的说道。

  “呵呵呵……难怪传言说现如今是神明的时代,你们俩个人赤手空拳居然能将那么诡异的飞行器斩落,这是科学已经输给神学了吗?”

  公爵苦笑,他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现在还有闲心在这讨论科学和神学。

  吕星再次将三个傻乎乎的卫兵仔细感知了一下,然后尝试以恐怖的精神力移动其中一个脑部的斑块,几分钟后,斑块被从大脑移动到脖子附近的微小血管里。

  这时吕星随手一挥,金属元素在手中聚集,不一会就凭空凝聚出一个金属容器,然后将其按在卫兵的脖颈上。

  “噗嗤……滴答滴答!”

  下一刻,卫兵脑部的斑块从破裂的血管和皮肤上流出来,直接滴到金属容器内,吕星仔细的感知着,尽量将之全部移出来。

  两三分钟后,卫兵体内由哆姆虫形成的斑块被移出体外,全都进了金属容器里边,又被吕星彻底封住口。

  几个人全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卫兵,他脖子上的伤口在吕星收起精神力的时候,生理性止血开始工作,血小板开始在撕裂的创口凝结,最终伤口不再流血。

  这时卫兵的眼神开始变得清澈,仿佛久睡的人目光在对焦一般。

  “这是哪里……艾德洛夫王,您和艾米莉女士没事真是太好了!”

  看到卫兵重新恢复,艾德洛夫公爵十分开心,这些人为了救他连生死都不顾了,其忠心简直日月可鉴。

  “契科夫……你能恢复真是太好了,吕星,能不能麻烦你再救救他们俩?”

  艾德洛夫看向吕星祈求道,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小女儿瓦莎妮,毕竟吕星不仅救了他们一家,现在还要麻烦他救自己的卫兵。

  吕星笑了笑,没有开口,而是直接如法炮制,将另外两卫兵脑部的哆姆虫斑块也给用精神力摄了出来。

  收起金属容器后,吕星看着艾德洛夫公爵和艾米莉说道:“现在你们需要考虑一下自己该何去何从了,因为我估计没错的话,这场美洲人的入侵之战恐怕会范围极大,你们整个本土都会被波及,搞不好等解决了你们的国土后,他们还会向南方蔓延,甚至会延伸到我们的家园也未可知!”

  吕星从经过的几个聚居地情况不难判断,这些美洲人的武装势力极大,而且人数众多,科技手段也极为先进。

  他们一路向南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东欧人的聚居地一个一个攻陷,更是像蝗虫过境一样掠夺尽所有能源,那些年轻力壮的人类族群都成了他们掠夺的目标,被非人的手段对待,然后失去心智,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的为其劳作。

  艾德洛夫公爵苦笑了一声:“国府都被攻陷,本土也面临着被奴役的可悲境地,我一个六七十岁的糟老头子还考虑个什么劲,只是艾米莉还年轻,看她怎么选择吧?”

  公爵一生戎马,为东欧一统立下汗马功劳,现如今被异族人入侵,眼看着大好河山尽落强虏之手,老人眼里的不甘已经溢于言表了。

  吕星看了看已经老去的公爵,心知他纵有不甘也是廉波老矣,不过看他身子骨倒是壮实,曾经的领兵经验也应该不凡。

  于是劝慰道:“公爵其实不必太在意年龄,我看你身体还行,曾经的领兵韬略又不会因为年龄蜕化,所以我有个建议。

  眼下这场灭族断种的战争,你们本土武力还真的有些回天乏力的架势,你没看到美洲人所过之处几乎都没有费什么周章,别说其他的聚居地了,就连国府所在的库克姆聚居地都没有阻挡住入侵,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美洲人继续南下的话,那么他们就必然会跟我们本土势力对上,他们才是阻止和反击美洲人的终极力量。

  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的武装力量有些太弱了,弱到对美洲人的入侵连一场像样的阻击战都没有发起!”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7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