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换着玩又刺激又爽 岳今晚让你弄个够

 大将张郃沉吟着问道:

  “我军还有多少粮草?”

  沮授摇头叹息道:

  “只剩下不足五日的存粮了。”

  此言一出,众文武尽皆哗然。

  许攸对袁绍说道:

  “大王也不必心忧,想必曹阿瞒手中还能有些存粮。

  明日可以先让阿瞒调些粮草过来,以解燃眉之急。

  只要能支撑一两个月,咱们就可以继续从河北调粮。”

  袁绍无奈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许攸和袁绍的愿望是美好的,可惜曹操的回答却让他们极为失望。

  翌日聚众商议之时,曹操苦笑着对袁绍道:

  “本初兄,我与楚军连年征战,手中的粮草早已告罄。

  现在唯一剩下的粮草只够我军半月之用。

  若是调拨来分发给三国将士,恐怕只能维持五日左右。”

  袁绍和曹操两军加在一起,也只剩下十日的军粮了!

  至于刘备…刘备只带着五万张嘴来到汝南,根本就没带粮草来。

  想让他从长安运粮过来就更不可能。

  长安到汝南运粮,一来一回的时间何止一个月!

  等刘备的粮草运来,百万大军早就饿死了!

  曹操头疼不已,他感觉自己的头风病又犯了。

  之前联络袁绍的时候,曹操一直有一种预感,袁本初不靠谱!

  在与楚军作战的过程中袁绍一定会暴雷。

  所以曹操一直小心谨慎的防备着,希望能把袁绍暴雷的后果降到最低。

  他在汝南苦苦撑了这么久,一次次的拯救了大军失败的命运。

  却没想到燕国内部又出问题了!

  曹操顿时觉得老天这是在玩儿他!

  坐在盟主之位的袁绍环视众人道:

  “如今我军只剩下了十日的粮草。

  诸位说说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袁绍把烂摊子丢了出来,营中文武尽皆默然。

  大军缺粮,谁也没有办法。

  任你武力绝顶,智谋超群,也不可能凭空变出粮食来。

  过了好一会儿,刘备出言道:

  “要不然我们暂且撤军吧…

  十日的粮草,应该能够大军撤到安全的区域了。

  待到秋收之后,粮草充足,吾等再聚集于此,共讨国贼!”

  刘备性格坚韧,能忍常人所不能。

  他自认为只要一息尚存,就能跟袁术战斗到底。

  反正败了那么多场,这次再退也不丢人。

  曹操却忍着头痛摇头道:

  “这次我们联合攻打袁术,是我们战胜大楚的唯一机会了。

  此战绝不可退!”

  曹操心里非常清楚联军聚在一起的不易。

  为了请动袁绍,他跟郭嘉不惜亲自前往邺城。

  如果这次再败了,以河北的烂摊子,袁绍还有可能再次南下吗?

  更何况三国联军退了,汝南的楚军能退吗?

  袁术好不容易调集了这么多的军队,如果失去了联军的制约,势必会横扫曹操麾下的兖、豫、司隶等地。

  到时候大魏怕是要亡国了。

  所以这一战联军绝不能退!

  就算跟袁术拼死一战,打得两败俱伤,也不能退!

  曹操麾下的重要谋臣郭嘉、荀攸等人也深知这一点,都默默支持曹操的决定。

  袁绍对曹操问道:

  “我军这么久都不能战胜楚军,现在只剩不到十天的军粮。

  再坚持下去,如何能敌得过袁术?”

  曹操沉声道:

  “缺粮虽然是我军的危机,却也很可能是胜机。

  以袁术的情报能力,自然会知晓我军只剩下了十天的军粮。

  在这种情况下,袁术对待我军的策略一定会有所改变。

  我们如果能利用好这一点,未必不能反败为胜!”

  曹操坚定的立场最终说服了袁绍和刘备,也给压抑的联军文武带来一丝希望。

  因为燕地的混乱,让袁绍没有任何心情指挥大军。

  他这个当盟主的也做起了甩手掌柜,此战从谋划布局到指挥,袁绍全都交给曹操处理了。

  众人散去,曹操却和郭嘉、荀攸两位谋士彻夜在营中谋划。

  一身蓝色锦衣的郭嘉一边用笔在书简上写着什么,一边朗声道:

  “楚军长于情报收集,因此我军只剩十日军粮的情况必为袁术所掌握。

  甚至在某看来,大燕的内乱和军粮被劫全都是袁术在后面策划!

  咳…咳咳!”

  郭嘉说到这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他连忙用手帕捂住了嘴,好一会儿才把咳声压抑下去。

  曹操担忧的看着郭嘉道:

  “奉孝,你怎么样?

  要不然休息一夜,明天再定计吧?”

  郭嘉脸色变得极为苍白,轻轻摇头道:

  “老毛病了,无碍的。

  袁术知道我军缺粮,必然不会急于进攻,反而会采取守势,耗光我军粮草。

  而且楚军还会派出数支部队,对我军进行骚扰。

  让我军不得安宁,进退不得。”

  曹操追问道:

  “当真如此,我军该怎么办?”

  “没什么好的办法…”

  郭嘉眼神之中显出一丝坚定,对曹操道:

  “楚军这是阳谋,怎么打都是我军吃亏。

  现在唯一能把楚军拖下水的办法,就是趁粮草还在,让大军猛攻汝南。”

  曹操皱眉道:

  “野战我军尚且不是袁术的对手,若是猛攻汝南,一定损失惨重。”

  “没错,但是不攻城损失更大!”

  郭嘉解释道:

  “攻城不是目的,是为了消耗楚军士卒,同时伺机诱敌军来攻。

  这几次大战我们都败在楚军之手,袁术定然不惧一战。

  只要楚军出城,我们就有与之殊死一搏的机会了!”

  荀攸面色平静的对曹操道:

  “出城之后的战斗就由攸来谋划吧。

  攸有一策,可以调动大军士气,与楚军一决生死。

  成与不成,就在这一战了。”

  曹操心中稍安,再次对两位谋士问道:

  “如果楚军不出城应战,又当如何?”

  郭嘉无奈叹道:

  “那便是天意如此,我们只能退兵了。”

  曹操下定决心道:

  “就按两位军师之策,明日攻城!”

  三人商议妥当之后,便各自回营帐休息。

  皎洁的月光将郭嘉的影子拉得很长,显得非常寂寥。

  郭嘉掏出刚刚止咳的手帕,上面已满是鲜血。

  他对此浑不在意,仰头望向天空道:

  “此战若胜,曹魏还能有一十二年国运。

  接下来的路,就要靠大王自己走了。

  嘉已无法继续辅佐大王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6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