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小慧的yin荡生活小说 初尝少妇李梦茹

丹道交流,本就是丹师间最常见的交谈话题,在一问一答间,双方都能够收到自己苦苦参悟都无法得到的丹道经验。

  “三百五十种五种属性灵草,各属性能量并不平均,相互间的属性冲突极为剧烈,当年鸿某与海莲丹君都无法驾驭,勉强将之融合,损失了不少灵草药效才粗略凝聚出了丹药,但不知道友如何做到如此完美的。”

  鸿振非常直接,开口就问到了关键。

  “哈哈哈……各位有所不知,秦道友在符纹一道上造诣极高,能成功炼制单一属性灵草绝阳丹,用的便是符纹之力,现在只是均衡五属性灵草的能量,自然算不得什么难事。”

  青海莲开口,替秦凤鸣解释了一番。

  秦凤鸣点头,淡淡一笑道:“青道友所言不错,秦某正是用符纹之力均衡的灵草各属性能量冲突,并将各种灵草的药效大肆凝聚激发,让其药效达到了玄阶丹药之境。不过这种丹药不能保存,需要尽快服食炼化,半年后,就算有玉瓶封印,怕也会药效损失大半。”

  秦凤鸣没有隐瞒众人,说出了瓶中药汁的虚实。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虽然是符纹之力加持,但谁都知道,要想将千年年份的灵草药效全部激发,让其显现出玄阶丹药的药效,这并不是说说就能够做到的。

  可以说秦凤鸣做到了,就算胜出了赌丹。

  “符纹之力加持在丹药之中,就算我等知晓,想来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这需要符纹一道造诣达到极高才行,秦大师能够有此手段,已经超出了丹君水平,怕是能与我丹皇阁传闻的那位前辈相比了。”

  夏叔丹君神情凝重,目光之中忽然涌现出了一股奇异神采,缓缓说道。

  “前辈?夏叔丹君是说药圣前辈?”黄姓修士双目圆睁,口中接口道。

  众人神情大震,有的更是显露恭敬神色。

  “药圣前辈留下的手札,就有提到符纹加持在炼丹之中的情形,并有数个丹方有专门详细符纹标注。只是我等无法完全参悟炼制。现在秦大师能够操控符纹加持在炼丹之中,如此手段,我丹皇阁这次大会,定然会完满。”

  夏叔神情显现热烈之意看向秦凤鸣,口中忽然说道。

  听到夏叔丹君言语,众丹皇阁修士目光无不圆睁,青海莲更是点头道:“夏叔丹君所言极是,这也是因何雷松丹君极力劝说秦道友前来北嵩岛的原因。要想弄明那一丹方,想来只有精通符纹一道的丹道大师才可。”

  众人纷纷身躯坐直,转头看向秦凤鸣,目光忽然显露出了灼灼之意。

  怀哲丹君目光异芒一闪即逝,他来到大殿,一直没有开口,只是看视秦凤鸣,似乎在思虑着什么。

  “丹方?但不知是什么丹方?”秦凤鸣心中大动。

  丹方,对于一名丹师,可以说是无比吸引之物。尤其是那些不世出的顶尖丹方,更是丹师的最爱。

  “此是后话,等秦大师去到了北嵩岛就会知晓。”

  夏叔丹君微微一笑,打断了这一话题。

  “小辈,老夫知道你就在云离岛出云殿之中,速速出来受死!”突然,一声如同滚滚雷鸣的呼喝响彻在了出云殿广场之上,将广场上数以万计的修士惊扰,纷纷现出惊惧神情。

  众人急速抬头,发现在坊市之外的虚空之中,正有一团雾气弥漫悬浮,一股磅礴的恐怖气息散发,如同一尊杀神临空。

  众人感应的清楚,那恐怖气息,乃是大乘存在才会有的气息。

  声音传递进出云殿之中,秦凤鸣神情立即一变,这声音,他有些熟悉。

  “是冰螫老祖!我们出去看看,他因何在我云离岛大呼小叫。”夏叔丹君眉头微皱,口中冷声道。

  听到‘冰螫老祖’四字,秦凤鸣眉头急皱而起,他立即知晓了是何人到了。

  当初在幽森界,他曾经被冰螫老祖追杀过。没想到,冰螫老祖并未放弃,竟一直追遁到了这里。

  秦凤鸣心中虽然紧绷,但还是跟随在众人身后,出离了出云殿。

  “冰螫道友,这里是丹皇阁云离岛,难道道友不知规矩吗?”始一出离大殿,怀哲丹君立即看向远处空中悬浮的雾气,口中冷冷开口道。

  “原来怀哲丹君与夏叔丹君在此处,今日老夫前来只为擒拿一名小辈,希望两位道友勿要阻拦。”

  冰螫老祖目光森寒,扫过众人,口中冷冷开口道。

  他话语说出,同时手指点出,指向了秦凤鸣,目光也随即冷幽幽的锁定在了秦凤鸣身上。

  众人心中一惊,立即看向了秦凤鸣。

  “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执着,竟追杀秦某到了这里。不过秦某听闻在北嵩岛丹皇阁之中,就算是十殿殿主也不能动手争斗,难道你身份比十殿殿主还要尊崇不成?”

  秦凤鸣表情泰然,脚步轻移,直接跃出到了众人身前,目光看向冰螫老祖,神情一点也没有害怕的说道。

  “不错,不得在丹皇阁所属之地争斗,本就是十殿共同发布的规定,谁敢在丹皇阁闹事无礼,必受十殿共同追杀,不死不休。不管你与秦大师有什么恩怨,只有离开了丹皇阁才能动手。”

  青海莲身形一闪,站立在秦凤鸣身边,口中冷冷道。

  “哈哈哈……想拿丹皇阁压老夫,你们想的太简单了,今日就是十殿殿主到了这里,也休想阻拦老夫擒拿此子。”

  冰螫老祖一阵狂笑响彻,恐怖气息散发,根本就无惧什么规矩。

  “冰螫道友好大的口气,很好,今日怀某就看看,道友如何在我丹皇阁云离岛动手擒杀他人?”

  怀哲丹君脸色阴沉,目光冷冷的看向冰螫老祖,身形忽地一闪,直接悬浮空中,直面冰螫老祖,停身在了他面前。

  丹皇阁威严不可犯,犯着必诛。

  丹皇阁有三位实名大乘坐镇,均是丹道大师,在真鬼界一向备受尊崇,从未被人直接忽视过。现在在数以万计的修士面前,两位大乘更是不容许他人在丹皇阁所属的云离岛闹事。

  “何人在丹皇阁闹事!”突然,云离岛边缘空间波动一起,二十多位修士身影忽然现出了身形,同时一声厉喝响彻而出。

  “北嵩岛巡查使到了。”广场上众人惊呼。

  随着二十多人再次模糊,二十多道身影已经阻挡在了冰螫老祖的身前。

  从冰螫老祖发难,秦凤鸣众人站立出云殿广场,短短时间,北嵩岛的护卫力量就知晓,并急速而至,这速度与效率,让在场所有修士心中震动。

  “如果冰螫道友是前来参加我丹皇阁大会的,我丹皇阁欢迎,如果是争斗而来,那就请离开我北嵩岛海域,丹皇阁不欢迎道友。”

  夏叔丹君身形一闪,也悬浮空中,脸色阴沉的冷冷道。

  “不欢迎老夫今日也来,不管何人阻拦,今日老夫势必要擒下此子。谁要阻拦,老夫不介意出手。”冰螫老祖面色冰寒,口冷冷出声。

  他话语说出,身形竟直接上前,逼迫向秦凤鸣。

  广场上上万修士,众人目光惊恐,面色苍白,大气都不敢出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68.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